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终于有了我偶像的新消息.(从藏人文化网转的)

已有 1192 次阅读2007-11-16 16:34 |系统分类:心情

十世班禅爱女国外打拼纪实

                        口述 尧西.班.仁吉旺    整理  豫良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十世班禅的女儿,美丽的“西藏公主”尧西.班.仁吉旺在父亲圆寂后遵母命赴美国求学时,年仅13岁。10年的美国生活,她从受欺负的小女孩到成为黑人学生中的“大姐大”,从纽约的布鲁克林贫民区学生到加州著名的贵族中学的尖子生,一路打拼,酸甜参半。这期间,她婉言拒绝“驾机求爱”的美国小伙子,淡化爱情,最终实现到美利坚大学政治系读大学的愿望。

近日,尧西.班.仁吉旺姆在北京接受记者的采访,含泪说:“阿妈是我前行的航标,没有阿妈的泣血培养,就没有我的今天”。

爸爸圆寂,阿妈含泪送我出国读书

1983年6月,我出生在北京一个特殊的家庭,爸爸是第十世班禅大师,阿妈李洁是前国民党将领董其武心爱的外孙女。爸爸和妈妈的相识相爱奇妙浪漫,他们于1979年1月喜结伉俪。婚后,父母深深相爱,阿妈身兼爸爸的秘书,是爸爸生活和工作中的好伴侣。

爸爸自小非常宠爱我。自打我会走路,爸爸每天早晨念经时总会把我抱在他的身前,虽然当时我不知道爸爸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嘴里说的什么,但我能感觉到在爸爸的身边可以享受到更多的呵护。中午吃过饭后,尽管爸爸很忙,总是抽出时间把我抱在身边,陪着我一起玩。自小我就知道,爸爸的汉话说得很好,他还会许多汉族小朋友喜欢玩的游戏,如“你拍一,我拍一……”等。

爸爸把我当成了他的至爱珍宝。如果他在家里开会,要求绝对的安静,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随意走动,唯有我可以跑出跑进,一会儿跳到他的大腿上,一会儿搂着他的脖子腻着他,爸爸从来没有说过我半句,甚至连不高兴的眼色都没有。

在我记忆里,爸爸和妈妈从来没有吵过嘴,家里天天荡漾在欢乐的笑声中。每次爸爸外出回来,总会给妈妈带个小礼物,给我带只小猫或小狗……

就在我享受着幸福的家庭所带来的快乐时,厄运悄悄袭来了。

1989年1月,爸爸前往西藏扎什伦布寺主持五世至九世班禅大师遗体合葬灵塔祀殿开光典礼仪式。临走那天,天空布满乌云,天空弥漫着不详的气息。当我和妈妈把爸爸送到机场时,爸爸显出从未有过的恋恋不舍,一次又一次让工作人员把我叫进机舱内,一遍遍叮咛我:“要听妈妈的话,要好好学习,将来报效国家,还要帮助贫穷的藏民们。”早慧的我一字一句记在心里,却不知这是和爸爸的最后一次对话,从此再也见不到疼我爱我的爸爸了。

爸爸乘坐的飞机起飞了,我们一家如往常一样盼望着他归来。可是,1989年1月28日,我亲爱有爸爸十世班禅大师因心脏病发作圆寂了!

噩耗传来,妈妈一下晕倒。当时我只有5岁半,妈妈也只有30岁。我经常看到妈妈白天在家人面前很坚强,却在夜深人静时一个人偷偷落泪。

妈妈将爸爸遗留的事情一一办好后,把全部心思放在我身上。1991年9月,我读小学了。因爸爸的离开,我比同龄伙伴显得要懂事,学习一直名列前茅,年年被老师和同学们评为很称职的班长。

1995年,妈妈在纽约的五姨回家探亲,与妈妈商量后,决定我小学毕业后到美国读书。

1996年7月21日,我在家人的簇拥下来到了北京机场,刚满13岁的我,即将踏上飞往美国的飞机。家人尼玛伤心的对妈妈说:“夫人,你就这么舍得她一个人走?她还是个孩子呀,到底特律她能自己转机吗?”

家人沉浸在难舍难离的气氛中。妈妈强装镇静地说:“团团是大孩子了,我相信她能顺利到达,不负众望,学好本领归来!”

那时,我不知道在一个陌生的国度将怎样生活。看着妈妈鼓励的眼光和坚定的表情,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机舱。

谁怕谁呢!黑小子称我“大姐大”

我的心犹如一片无根的浮萍,随着飞机的起飞,开始飘呀、飘呀,一直飘到大西洋彼岸……到达底特律机场时,我独自一人游走在售票厅里,看着陌生的皮肤,听话陌生的语言,强烈的惧怕感和孤独感占据了我的心头。

我找到一个中国叔叔,让他帮我买了张到纽约的机票,好心的叔叔看我是个小孩子,担心我走丢了,提出要联系我的家人,我告诉他,我的家人在纽约,这才使那位叔叔放心。

到了五姨家后,她给我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并装了一部固定电话。我当即打电话告诉妈妈,我已经到达纽约,这里一切都很好。

然而,现实并非像我想的那样,五姨毕竟去美国时间不长,一切处于创业阶段,生活也不尽人意。我住在她家,条件自不比在国内了,这些我都能习惯,让我不能容忍的是学校里同学间的种族和地域歧视。

我就读的128中学,位于纽约布鲁克林贫民区,学生多数是当地的黑人子弟和移居过来的华人子女。上课第一天,老师向大家介绍我是从中国来的学生时,我看到几个黑人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和我听不懂的美式英语叽叽咕咕说什么,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在骂我。

我很聪明,英语水平提高很快,几天会我就听懂一些常用对话,这才知道原来黑人一直就歧视中国人。一天,中午吃饭,我和一个香港女孩去打饭,一个黑人学生突然一个耳光打在她脸上,边打还边骂:“敢在我前面排队!”

女孩吓哭了。情急之下,我拿着自己的饭碗向黑小子扣了过去,随即他抱着头蹲下了。当时在场的所有都傻眼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一个女孩子、尤其一个中国女孩子竟敢反抗黑人。黑小子站起来要打我,我顺手从地上捡起碗又向他的脸扣去,一边打一边愤怒地说:“你敢欺负人,我可不怕你!”

这时老师来了,我们才停了下来。黑小子看了我几眼,没再说话,转身走了。

就在这一刻,几个经常受欺负的女孩,立刻紧紧站在我周围,说从此谁要再敢欺负,就一定像我那样,和他们对打!

当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遭到了黑人的报复,他们在背后用砖头向我砸来,那是一块很大的砖头,幸好没有砸中我的脑袋,否则会非常危险,但妈妈送我的一件漂亮夹克,给砸破了几个洞。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爸爸十世班禅和蔼地问我为什么要和人打架?我委屈地哭了:“是他们欺负人,欺负我们是中国人”我醒来时,发现眼泪水已经把脖子下面的被子浸湿了……。

第二天,我领着几个姐妹,将那个扔砖头的黑人小子狠狠揍了一顿。他这次真害怕了,以至后来拿着匕首来上课,有事没事亮出来吓唬我。为了防身,我和几个小姐妹们也配制了弹刀,我们商量好:我们不欺负人,但决不能受外人欺负。

我们几个小姐妹整天在一起,一起上课,一起放学回家,亲密得像一家人。黑人小子只要胆敢多看我们一眼,我就会朝他瞪眼睛,直到他扭头才作罢……

三个月后,那几个黑人学生再也不敢碰我们半指头,也不敢欺负别的国家的孩子,他们在背后给我起个绰号,叫“大姐大”。

妈妈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我在电话里从来是报喜不报忧。其实128中学教学质量很一般,而且打架、偷抢等事件常有发生……

1996年12月的一天,我放学刚进家门,五姨说:“团团,你看谁来了!”我抬头看到妈妈从房间里走出来,“妈妈,妈妈!”我欢叫着扑上去,哭了。

晚饭后,妈妈问长问短。当她看到我的夹克破了许多口子时,问我怎么回事,我不敢说打架弄坏的,就撒谎说是被刮坏的。然而知女莫如母,第二天妈妈送我上学时,发现了我一个毛病:我走路时,头总是每隔一会儿就朝侧后扭脖子一次,边走边扭,像被一根线扯着一样,而我自己浑然不觉。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我长期为防备背后有人袭击,无意识间养成的一个习惯。

在学校门口,妈妈蹲下来,当即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她。此时,五个多月的委屈一下涌上来,我把同学打架、被人背后袭击、和黑人比划刀子事件一一哭述出来。妈妈听完后,安慰我说:“团团别伤心,妈妈就是为你转而学来的。”

原来,妈妈联系好洛杉矶的一个朋友,让我去读书,这样我既有了监护人,又方便飞机直达北京。

1997年2月,我转入洛杉矶一所挺不错的学校,这是一所建于1924年私立贵族学校,学生中,有世界各地各大财团领导和知名人士的子女。我受到了大家热烈的欢迎,主要原因是他们知道我爸爸是中国享有盛名的十世班禅大师,另一方面,则因为我的监护人是好莱坞的武打巨星斯蒂芬·西格。

环境有了质的飞跃后,我开始专注学习,因学习方法得体,再加上我的记忆力超强,所以我的成绩一直处于领先地位。监护人斯蒂芬·西格很高兴,每周末都会派司机开着私家车把我接到他的家里,让我和他的6个孩子一起玩。他很喜欢我,逢人就说他现在有7个孩子,是他最宠爱的一个。有时候他会带着我去参加一些Party或摄影棚,我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日常生活中,都享受到了至高无上的荣耀。

这期间,我学到了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斯蒂芬·西格接触的都是美国上流社会的人,这些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对我影响很大,让我受益匪浅。

我的生活也由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我学会了驾驶轿车,学会如何欣赏艺术,学会了如何与人融洽相处……

1998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本校的高中部。当天,斯蒂芬·西格全家为我祝福,盛宴之前,他让我给家里人打电话报个喜。妈妈得知消息,立刻告诉家人,我听到一片欢呼声。

妈妈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考入美国政治系最棒的大学!”

                学成归来,我是十世班禅的女儿

进入高中后,斯蒂芬·西格找我认真地谈了一次话,他说我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应该有自己的交际圈和社会活动;他鼓励我在搞好学习的同时,要适当参加集体活动和公益活动,这对成长非常有利。

我听从了他的劝告,课余时间经常和同学一起郊游,爬山、游泳等,每次活动,都使我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同学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我向他们讲中国的长城,北京的故宫以及我的祖籍中国西藏,美丽的草原和神奇的布达拉宫。

这时,学校不少同学开始恋爱。我1.68米的身高,亭亭玉立,不少优秀的男生向我表达爱意,都被我一一拒绝。时间一久,我又背上了一个“冷美人”的称呼。

新学期刚开学不久的一个周末,我们一帮同学去海边玩,就在大家玩得非常开心时,突然发现一个男同学不见了。我们以为他掉到了海里,可就在大家着急地找他时,却听到飞机的引擎声由远由近,一架直升机很快就飞到我们头顶十几米的空中盘旋。我们不解地抬头望时,原来驾机者就是那个丢失的男同学。

飞机在空中不停地转向,并不断喷放出一条条的彩色烟雾,不一会儿,空中出现巨大的、由英语拼成的我的名字“仁吉”,经久不散。

地面上的同学一下呼喊起了。一个女同学抱着我胳膊说:“好浪漫呀,仁吉,你真幸福!那个男孩子非常优秀,喜欢他的女孩子非常多,可他只喜欢你……”我也被当时的情景惊喜坏了,虽然我不想谈恋爱,但作为一个女孩子,面对一个男孩子这样费尽心机示爱时,我真的也很开心。

他把飞机降落后,向我跑过来。我们面对面地站着,他个子很高,用一双蓝蓝的眼睛注视着我,一眨不眨。我眼里一定有泪花,因为我知道,他很英俊也很浪漫,但并不是我理想中的男朋友。我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拉着他的手笑着说:“谢谢你,你很出色,我也很喜欢你……我们是好朋友!”

我就这样拒绝了他。他笑着耸耸肩,笑了,转身和大家一块玩去了。

这是美国人与中国人恋爱观念不一样之处,他们一般在求爱遭到拒绝后,也会很高兴的离开,很少悲痛欲绝,更不会反目成仇,大家还是朋友。

2001年3月,已是高三的我面临美国的SAT考试(高考),我开始夜已继日地学习,妈妈担心我贪玩考不出好成绩,特意请假来到洛杉矶陪我。我和妈妈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我每天从早上9点到下午2点在学校学习,回到家里,妈妈要求我坚持自学4个小时,因为有了妈妈在我身边,我的学习劲头也就更足了。我制定了一套学习计划,开始了考前的冲刺……

2001年8月,我的SAT成绩下来了,成绩非常理想。我和妈妈兴奋得一夜没有睡觉,监护人斯蒂芬·西格也打来电话向我和妈妈祝贺。妈妈高兴之后又落下了眼泪:“要是你爸爸也在这里该多好,他有个这么优秀的女儿,一定会非常开心……”

妈妈的话让我想起孩童时候腻在爸爸身上撒娇时的情景,泪水溢出眼眶。

9月,我如愿进入了美利坚大学读书。我刻苦学习,在图书馆常常读书至深夜。我还利用学习之余参加一些国际活动,如出席在牛津召开的“藏学研讨会”,访问世界红十字会、世界女政治家大会,担任学校学生会主席、洛杉矶国际学联主席,世界援救协会总顾问等。丰富的社会活动中,使我了解了社会,同时也得到很多知名人士的认可。

从大三开始,就陆续接到牛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邀请我毕业后去深造的信函,我的监护人斯蒂芬·西格也曾劝我考虑选择这些学校,将来留在美国工作。如果我不是十世班禅的女儿,我可能会考虑选择留在美国,但我知道我身上流淌着汉藏两个民族的血液,妈妈还等着我回国实现爸爸的愿望!

2005年8月26日,大学毕业的我告别美国,告别美利坚大学,登上飞往北京的客机。当我走出机舱,看着蓝蓝的天空和熟悉的人群,边跑边喊:“妈妈,我回来了!”

第二天,在国家领导人的殷切关心下,我被安排到清华大学金融系读博士。本来要读满5年,学校特批3年可毕业。

如今,我已在清华读博士快一年了。学习非常紧张,我平时住校,每逢双休日回家与母亲和家人团聚……

2006年春节,全家人再次聚到一起,姥姥和姥爷郑重地再把我的婚事提到了桌面上,妈妈也笑着说:“公主,你该有自己的另一半了……”

那天,我向家人保证,一定好好寻觅生命中的另一半,博士毕业后,一定用优异的成绩心爱的人向家人,向天国的爸爸交一个满意的答案!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flicker 彩虹炫 | luguo 2007-11-16 19:27
你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垃圾,对你无话可说?!
回复 雪山格里 2007-11-17 10:15
你攻击我无所谓拉..只要不要攻击我的偶像就可以拉.. [quote]以下引用luguo(游客)在2007-11-16 19:27:00发表的评论: 你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垃圾,对你无话可说?![/quote] [emot]13[/emot]
flicker 彩虹炫 | 桑格.洛周嘉措 2008-1-31 09:25
这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怎么能这样呢?太没教养了.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806Fvj 2008-6-20 08:25
崇拜十世班禅是对的,因为他是一位大名鼎鼎男子汉。 可没必要去崇拜他的女儿了。毕竟现在也不是封建时代。再说她也是一个最普通的女孩儿。有必要去当偶像吗。[quote]以下为雪山格里的回复: 谢谢光顾.公主万岁[emot]24[/emot][/quote]
flicker 彩虹炫 | wwww 2008-8-7 15:20
我很敬仰班禅大师!不过对在特定时期产下的怪物很是反感!!![quote]以下为雪山格里的回复: 只能说你的审美观有问题啊。。[emot]24[/emot][/quote]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8dt2Wk 2008-8-22 21:56
不错的女孩 那么小就在外面拼搏
flicker 彩虹炫 | tubote 2008-10-4 21:44
不管任何民族只要对我的民族(藏族)尊重、友好,我会以朋友对待……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5-13 15:08 , Processed in 0.038699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