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聆听浦东:在南方行走的日子(五)

已有 299 次阅读2020-8-14 16:00 |系统分类:驴友

聆听浦东:在南方行走的日子(五)

龙盘虎踞,南京

624日,去南京。南京火车站,风格厚重,坚固堡垒一般。火车站出来,头顶炎阳高照,不辨东西南北,就是盲目地走。站前这条大马路,就是龙蟠路,不知是否还有虎踞路?找到预订的太空舱入住,这个太空舱规模大,设施崭新,在入口桌子上,还摆了点心,供顾客品尝。

南京,与上海、杭州、苏州一起,构成了繁华富庶的华东。和苏州、无锡相比,南京多了份帝王气,毕竟曾为六朝古都。感觉,南京,有一种阴郁的气质,那似乎和战争、屠戮有关,每一寸土地,都有着太多的历史痕迹。那些看不见的血,历史沉重的一页,隔着风雨,能被后来人触摸到。南京偏阴柔,在此建都的王朝,大多短寿,如后主李煜的南唐,现代的民国……

新街口,坐车路过,遥遥望见大什字的巨幅立像,那大概是孙中山像。去夫子庙,夫子庙建于宋,历史上是供奉和祭祀孔子的地方。也是南京风味小吃的聚集地。沿街有古树,街道和路面都比较崭新,大概是整修过。街头有直饮水,打开水龙头就可以饮用。在思贤庄,树上挂满了许愿条,祝高考成功一类。沿街的店铺,都是雕梁画栋的古时风格,兜售雨花石和首饰;卖盐水鸭和鸭血粉丝汤的店铺也多。

长乐路、秦状元府、中华门……经过王导谢安纪念馆,已经下班闭馆了。旁边就是乌衣巷,古色古香,历史上幽深的一页,“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人力车夫坐在红包车前,等着顾客。能遇到河流,清澈而缓慢,这就是秦淮河。我走过了历史上名动千古的秦淮河,而毫无知觉,事后看地图才恍然醒悟。古时的文人墨客们,在这里留下了多少诗篇,多少传说?走在和平从容的街头,你不会想到,历史上那些悲凉沧桑的事件。

经过南京市博物馆和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也已经闭馆了,有游客在门前合影留念。南京,太平天国曾建都于此,半壁河山陷于战火。太平天国,我也不喜欢,包括它那些神神道道的人物。我觉得,当代史学界,对于太平天国及其人物,有一种神经质的美化和粉饰。那其实是历史上的一段悲剧,对峙双方无情厮杀血流漂杵,东南河山十室九空。

25日,坐车过古城墙,去中山陵。明孝陵、孙权墓、中山陵…….它们都在这里,钟山的莽莽丛林里,互不相扰。南京城东的紫金山,又名钟山,这里树木蔽天,环境幽静,和喧嚣的市区相比,是另外一个世界。中山陵维护的很好,石阶和路面都比较崭新。过陵门,过碑亭,即到中山陵,宽阔冗长的石阶,一级一级向上延伸,直到尽头,一共是392级台阶。进了大殿,正中央是孙中山先生的汉白玉坐像,气氛肃穆。

这一天万里晴空,白云飘逸,一群中学生坐在石阶上,闲聊着什么。小吃摊上,有老南京酸奶和“老鼠屎”卖。“老鼠屎”,一种南京风味小吃,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离开中山陵,沿环紫金山绿道,去明孝陵,明孝陵,是朱元璋陵墓,始建于1381年。路在丛林间蜿蜒,1037分到孝陵,方向指示牌,分别指向明孝陵神道、明孝陵陵宫和东吴孙权纪念馆。我选择了去明孝陵陵宫,这里的路面比较老旧,有的地砖都破裂了,缝隙间点缀着青草,透出岁月的沧桑痕迹。明孝陵,网上流传着以明孝陵为背景的惊悚帖子,比如半夜骑车经过明孝陵,孝陵卫、神道……当然在白天,阳光普照,人不会惊惧。

明王朝,并不是我所欣赏的朝代,这个朝代,阴郁偏执,基因来自于这个王朝的开创者:朱元璋的多疑和滥杀成性。朱元璋,他在地下的亡灵,依然主宰着这方土地,自成一个场。甚至明孝陵这个词,也自成一种氛围,来自冥界的传达。

出来过御河桥,就是神道,先是翁仲路神道,道旁是文臣武将石刻像;再过去是石象路神道,两侧排列着狮子、骆驼等石兽。飞鸟走兽,在人看不见的角落,悄悄生息。明孝陵的神道,夜晚走在这里,会感觉到恐惧吧。

感觉中山陵和明孝陵,并不奢华,只是占地面积巨大。在这里,不经意的行走,就能迎面遭遇历史,历史和它的灰尘。这些游客,和我共同经过这里,看同一方风景,却擦肩而过。在历史的城门洞里,谁曾经敲叩过高高的墙壁?

乘车回太空舱,在附近饭馆吃了洋葱炒肉盖饭。下午五点,去火车站附近的玄武湖。玄武湖,六朝以前称桑泊,晋朝称北湖,是训练水军的地方,1909年开辟为公园。看到了铺天盖地的连片荷花,玄武湖的荷花,长出了奇幻的效果,人一样在湖中昂首挺立,成片绵延,蔚为壮观。那种奇景,真是平生仅见。有一个身着长裙的女孩子,躺在湖边草地上,以遮阳帽遮脸,身边立着拉杆箱,真是放松。站在湖边,可以望见对岸遥远的楼群,和灯火。在深夜,这些荷花,会不会变身水中精灵,上岸聚会?

下午六点,558路,去看南京长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风格比较朴素,不是太宽,但很长,毕竟是建国初期的作品。莫名其妙地,我被拉到了大新华府终点站,不知道这是南京的哪里,比较偏僻,好像一个小镇。在广场上,一群中学生们在打篮球,一群退休老人坐在长椅上聊天。晚上八点,坐车返回太空舱。

这是南京,雨花台、南京博物院…….

夫子庙,乌衣巷,王导谢安纪念馆……

穿绿色或者粉色汉服的少女,三五成群在街上行走……

邓府巷、抄纸巷、常府街、小火瓦巷……秦淮河上,画船悠悠而过,一种古典的美。

626日,乘火车离开南京,路过无锡,去看了两个楼盘,赛维拉花园和东坊雅居。去了古运河,入住南长街的太空舱。这个太空舱比较简陋,蚊子多。无锡南长街的石板路,宽阔而悠长。或者,在某个路口,当空中乌云奔走,车流和人潮急骤涌过。这是生活奔腾不息的一面。

当晚沿着中山路走,夜晚的中山路,流光溢彩,非常地美,游客如织。次日晨去莲蓉桥,阿兴酸辣汤吃早餐,它的菜品丰富,价格亲民,无论何时来,阿兴酸辣汤都是食客盈门。

这是无锡,一次次地抵达和离开,仿佛这里如家园一般熟悉。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1-27 09:56 , Processed in 0.019173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