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候猫

已有 577 次阅读2016-7-13 17:27 |个人分类:猫猫小栈|系统分类:心情


夜色如水。处在城市的边缘,远处的楼群在灯火中起伏,一阵夜风吹过,我的面庞上有了丝丝的凉意。从草坪深处传来了夏虫的低语。

我在小区的木椅上闲坐,等待着那只黄色的或者黑色的狸猫到来。仅仅是一两根香肠的付出,它们便认得了我。不管我的脚步多轻,它们都会准确地在那个时辰在那个地点,忧郁地守候。今夜它们会不会来?

草丛里的虫鸣益发地踊跃,它们在进行着一场小型的音乐演出,用小小的触角拨动,用翕动的胸腔共鸣,一会儿便隔绝了人声,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块顽石,从感情上似乎就离它们近了一些。

将手中的塑料袋晃了晃,袋里没有加辣油的鸡爪、鸭翅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暗笑,食物的香味将会以分子的形式向它俩迂回过去,但这两只狸猫为什么还没有显露行踪呢!

正在出神之间,忽然发现小区广场的空地上,却盘卧着另外一种生物,是六只流浪的野狗。与我喜欢的猫不同,它们的眼睛里闪烁的是一种鬼火一样的鬼祟,呜咽着,将本来应该的吠叫拼命地压抑着。

狗们呈半圆形远远地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让我想到了《狼图腾》的场景,它们离狼还远吗?

我“狞笑”着,从塑料袋中摸出一只鸭翅,“啪”的一声,远远地朝保安所在的小屋扔了过去,它们忽地腾跃猛扑了过去,保安听见动静出来一看,“妈呀!”他如我所料拿出了一根电棒,激起了“噼噼啪啪”蓝色的电火花。

狗们如飞般四散逃逸了,但我钟爱的猫为什么还不来呢?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9-22 21:43 , Processed in 0.018277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