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十年淡语——一组排解回忆的诗

热度 3已有 804 次阅读2015-9-17 22:55 |个人分类:平的诗poem|系统分类:文学

小记:坐在自己以前的小书桌旁,如今的我习惯了用敲击键盘来代替纸笔的节奏,也许我们退化了,成为时间的奴隶,在这样的世界里游走,凭的是自己的感觉,感觉,还是感觉。

那夜的电影,我不停地在心里说着,我好想和你就这样一直并肩看着电影,希望时间就停止在这一刻。可是十年前后,我说话的对象都不属于我。十年前,北京站的分别,是我和Long的最后一次见面,我再也没见过他,在那之后。时间像一把把剪刀,一次次戳在我的心上,让我不得不去面对自己将要面对的路。Long,你走了,为什么不把我的这份困扰也带走。十年之后,那桥边,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尝着自己种下的苦果。如今重回母校拾旧梦,感慨万千。十年的经历告诉我,我错了。我可能从一开始就错了。错就错了,于是在三个月来敲打出了以下几首拙诗,排解排解我这个。


 

之一、一年的光景

 

淡淡的香味,没有一丝客气的意味,

那是搬家时还剩下的半块面包

惦记它的只有那不知名的虫子和耗子

颜色已经褪去,剩下的是寂寞的霉斑

站在空旷的屋子,那是玩耍的乐园

我在,我在,我在……

滴滴答答的落雨声,裹挟着马路上匆忙躲避的人

一年的光景

我已老得不像话,牙齿里还有酸疼的感觉

拔掉了是可惜,还是一劳永逸

完整的世界,规整的牙齿,没有规则的

是我的生活,漫无目的,却好像总是能意淫着航标

我从未真正看到应该驶去的航向

捡起面包,收拾好残屑,关好门窗

我要选择离开

离开曾经欢闹的场合

离开并没有得到快乐的屋子

离开,走到哪里,哪里是个头啊

木头脑袋,紧握你左手的

不正是你自己的右手么

 


之二、一年又一年

 

一年又一年,我在这里等你

没有你的消息

一切都是乌云

没有你的踪迹

我该从哪找起

 

惊醒的我

在床上寻找着梦中的你

掀开被子,什么都没有

冰冷

嘲笑着我的空虚

 

我的人,你在哪

我快老了

你怎么还不出现

等待是魔鬼

一口一口吞噬我的热情

 

记事起

没有一场焰火是为我点的

你的微笑

是天堂的回音

没有一丝猥亵

你满满地盛

我汩汩地喝

 

一个月不到

还不到一个月

一个月

一个月不见了,你还好么

我的蝴蝶

 

落寞的马靴

失去主人

在没有阳光的角落

被真菌缠绕

往死里

缠绕

狠狠地

狠狠地



三、你转身之后


你转身之后

我借酒浇愁

你转身之后

我头蓬面垢

 

没伸出的那支手

是怎么亏欠的那个拥抱

等你啊

想你啊

我那梦里的人儿,你在何处

 

你转身之后

我们在梦中邂逅

你转身之后

花儿落在我的床头

 

泛黄的老照片上

依稀看得到你的微笑

我却难以欢笑

因为那不请自来的二叉手势

苦笑的我还能说什么

 

你转身之后

我会把那蛋糕吃的一点不留

你转身之后

我希望肥胖也能渐渐消瘦

 

跑步机上挥汗的小伙子

别和我比赛出汗

这就是青春的节奏

风扬起的时代,在倒霉的一年时光

寻觅中巡礼

 

你转身之后

记忆在你的身后

你转身之后

我们的悄悄话依旧

 

 

四、当我回过头

当我回过头

你在那里静静地站着

看着过往

傻傻的自己

想着很多可以说的话

话到嘴边却逃亡

 

想到很多能让你开心的点子

最终也只是点子

盘算着将来我们还能一起玩耍

看着你的表情

我知道一切都是妄想

 

你不会为我流一滴眼泪

哪怕装模作样

单恋一个人

总是这般惆怅

 

关心的话语

暖暖的热茶

也许是我的糊涂

却成了你逃避的理由

 

我不懂表达

不懂情虚意假

唯有这颗真心

早就掏给你了

你就吃了吧

 

你高傲的在天上飞

我却在地上卑微地匍匐

当我回过头

你还在我触不到的地方

只是你在梦的那头

而我醒了



 五、你在我对面

 

总想说出自己的一肚子话
总想看到你的微笑
是疯了,还是病了
朋友告诉我是我傻了
牛一样吃草
像疯牛一样狂奔
像懒牛一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像肉牛一样等待冰冷的屠刀


你在我对面
不敢抬头看你
趁你不注意
你的眉毛和睫毛伸向的地方
是智慧的所在
嘿嘿
骗人的鬼话
那有你的兴趣所在
衍生兴趣的地方是我心仪所在

咖啡屋的灯光总是充满暧昧
点一杯果茶
不紧不慢中消磨着彼此的时光
我们不想去寻找遥远
也不想去重返旧日王朝
如果有时间机器 
但愿回到你我相遇的第一课

水晶吊灯看似要坏了
落在我的头上
砸出一个马蜂窝
华丽的马蜂窝
飞不出马蜂
留在这里的只是茶的果味
和从对面飘来的淡淡的味

可心的人儿
不要从我的眼前消失
可爱的人儿
不要对我不理睬
可怜的人儿
那是要对生命的定义么
去你的
没有什么是长久的
擦擦汗水
休闲的人走了
那果茶的味依稀 


西元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作于泸定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海日卓玛 2015-9-19 19:38
赏读!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5-9-24 10:15
  
回复 yagare20 2016-3-8 09:17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1-28 03:47 , Processed in 0.021545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