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摇晃的酒杯

热度 1已有 425 次阅读2015-8-25 21:23 |个人分类:胡搞的文学创作Writing|系统分类:文学


“哥们,你的酒怎么还没有喝完?喝不完就不要喝,丢谁的脸?”酒场上,扎徐的吼叫像一匹野马般没有给刘明宇面子。这些看不起的话总是像一把鞭子抽打在这个外乡人的身上,他心里总不是滋味,不善饮酒难道是这个社会不允许的么?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一种莫名的世界围绕在刘明宇的身边,他感觉自己是最寂寞的,不善言辞已经让他在女人面前抬不起头,不会喝酒在高原上无疑是给自己作为男人的身份判了死刑。酒这玩意发明出来就是迷失自我的东西,可是就是这样的玩意却成了深夜痴男怨女买醉的由头。平日里不喝,可是今天的朋友过生日,不喝是不行了。具体的说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三层了,按照七仙女和凡人相恋的逻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也是自己的朋友,只是大家平时交友的下线太多,交叉在所难免。这种场合少不了扎徐这样每每来混吃混喝的大神,也少不了为了结识“优秀”异性朋友而目光游离的捧杯者。
 眼神可以再恍惚些,也许大家就会知道你的醉意,但也有可能引起的是群而攻之,那就是再来两瓶歪嘴。刘此时的心境是清楚的,扎续这老狐狸才一杯白酒下肚,却面露倦怠地要自己顶上,这不存心害自己么?想想这酒喝还是不喝,这着实让他莫名其妙,毕竟简单的工作轨迹和所谓淳朴的家庭背景让他明白,喝也是白喝。
身旁的白姆是清楚了这个山里汉子的心思,拉拉刘的衣角,示意刘放下杯子。白姆脸对着扎徐笑了起来:“扎主任,你也是的哦,小刘是个娃娃,不要他喝,喝多了你还要照顾,搞啥子嘛!”
 “他啥子时候成娃娃了?个子比我还大。”扎徐端起的酒杯又狠狠放在桌上,一半的酒都撒在了桌上,嘴里不停地嘟噜着:“娃娃,我的娃娃都能喝一杯……”
白姆把脸面向大家,鼻子一提,脸部都皱了起来,那生气的表情和不屑都从她的脸上 蹦了出来,很不客气的说了一声:“你个酒鬼,娃娃才好大嘛,自己变鬼还要娃娃学坏,坏老汉儿喝一杯。”说着便鼓动大家让坏爸爸喝酒,不一会儿几个女人的把戏,就让扎徐喝下一斤,这一鼓动解了小刘的燃眉之急,扎徐主任的肚子又一次杯白酒灌满,他想着这个白姆到底是个老手,几句话就把他这个老油条收拾了。
一杯杯下肚,精神已经不能说是恍惚,估计是断片的前兆。
 恍惚的时候总想着曾经的明白事,眼前的白姆,虽然已经三四十了,但是那丰满的身材还是不减当年。若说扎徐年轻时想吃的馍馍有几个,白姆胸前就有两个。作为老同事,扎徐年轻时没少动过歪脑筋,可是这那是他一个乡下人可以染指的。白姆虽说只是个一般人员,家中确有几个当活佛的兄弟,随便挑一个也是在大街上一呼百应的人物。 想找白姆谈个恋爱,人家心有所属,自己就是一坨牛屎,怎么能和家底厚实的小鲜肉相比?
 高原其实应该就是高远的谐音,在这又高又远的地方,人们总被世俗人描绘的干净无邪,殊不知还是有各种欲望和诱惑,他们和这片土地生长出来的法教和信仰一样蒙着山蒙着河,一切都是那样没有滋味,只有离开后才会发觉它的好。扎徐扭着头,靠着沙发,他闻到了酒吧皮沙发特有的怪味。平时最喜欢做这种光滑的沙发,家中那套皮沙发也是好不容易从前任局长那淘来的,一直都爱不释手,每天都要擦好几遍,对于他这样一个离婚了的男人,不找女人的时候,皮质的沙发像一个听话的情人摆在那,不会吵嘴,不会偷人,更不会不配合。说来也奇怪,自从买了沙发,原先的木床是没睡了,坐上去就深陷的皮沙发成了扎徐夜晚的老婆。如果说扎徐的老婆有好多个,那也是他身边朋友皆知的事情,可是他的生活告诉大家他的大老婆是那副皮沙发,二老婆则是酒。
酒很有趣,洒在脸上,满面红光,灌进肚里,全身奔放。莫不是做了二十多年的办公室主任,估计没人会愿意这么晚还会叫他一个糟老头来参加。不过白姆也来了,这年轻时候的梦中情人,是越发风骚了,头烫了、黑丝穿上了、包包月月换、手机每次过年就没看是重样的。端坐在办公室,每天除了公务就是玩,玩来玩去,也没啥好玩的,就是看着肚子一天天变大自己却无能为力,还要说这是男人的象征,为自己着急赴死寻找借口,却不知自己的前任已经找了好几任男友,过着潇洒幸福的日子去了。
想着想着,问道这皮沙发的味道,扎徐突然胃一紧,想吐。于是包着嘴噼噼砰砰朝厕所跑去。
折腾了主任老半天,白姆这下松了口气,不停地和小刘交上了心, 这小孩有二十出头,来单位也就没多久。平日里小刘都叫自己姐姐,这下姐姐要给弟弟敬酒了。老男人的酒不喝,老姐姐的酒却是自有不同啊。于是端着酒杯,白姆侧过去开始做小刘的工作:“我亲爱的弟弟,来,姐姐敬你一杯。刚才那个鬼的我们可以不喝,但是我们姊妹之间是一辈子的,喝起。”说着酒杯便碰上了,小刘笑着和这个帮了自己大忙的姐姐喝了。
可是浅尝则止的喝酒原则受到了挑战,白姆夺过酒杯,仔细在灯光下端详:“你在养啥子鱼哦,亲爱的,你的这个杯子是不是要大一点哦,怎么看不到你喝好多啦?”白姆故意把自己的酒杯和小刘的酒杯做了个对比,然后面露怨色:“ 我就说了一样大,咋个你都没舍多少酒啊。这样不行哦!”
小刘害羞的拿过杯子:“姐,我喝不下。我不行……”
“啥子不行,男娃娃不能说自己不行,晓得不?”看似语重心长的言辞却又像一把鞭子打在了刘明宇的身上。这是这胖女人的鞭子,也和她的体型一样软绵绵的,不痛。小刘拒绝不过,只好喝了半杯。那酒的味道一下子冲到了舌头和鼻子,这比吃一碗辣椒还要人命,可是在这欢乐场上,人们不就喜欢这样么?随波逐流,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错,也许只有小刘这样想。看到半杯的酒被甩了,白姆的尖叫吸引了在吧台点歌的卓卓。
和胖女人不一样,瘦瘦的卓卓,就像一个内地女人一样穿着时尚,那脸白的像僵尸、像乳胶漆。走在街上总是让街边打牌的大爷们担心姑娘会被风吹走,有个笑话说,有一天一个瘦瘦的女人被吹走了,后来发现天上飞了个风筝,风筝为了自由就把自己身上的线拴在了女人身上,风筝自由了,女人还依旧被放风筝,至于谁在放风筝,版本很多,小刘倒是没管,管他谁在放风筝,此时反正不是自己再放就对了。女人这玩意摊上了就很麻烦,这是小刘的想法。
卓卓嘴里叼着一根烟跑了过来,她和扎徐并称单位上的“烟酒双煞”。卓卓不缺钱,可是从来不买烟,都是别人给的,她也乐于接受,夜夜有场子,顿顿有人请。扎徐每次下乡回来都醉醺醺的,离他十米都能闻到酒的味道,大家都说他不是去下乡,而是去下酒坛了。一回来扎徐就讲着在乡下遇到的桃花运,尽管谁都知道她在编瞎话。退休的阿呷老爷子爱说他们的笑话,他说玉皇大帝想抽二手烟只有给卓卓打了一个金腰带,可是去登门送的时候发现排队的人排了几公里;王母娘娘想喝酒就把七个女儿都想嫁给扎徐这个酒鬼,结婚的时候新郎失踪,最后在皇宫厨房的酒坛子里找到。
 卓卓抽烟不逊于男人,她的包里永远少不了五件东西:镜子、喷雾、口罩、手机、烟。她很少抽女人的烟,连抽烟的姿势被评为全镇最佳,这最佳也成了他找不到老公的理由之一。可喝酒就是她的弱项,要不是长得好些、爱打扮些,不然单位搞接待哪能轮上她这样的。这次聚会她就一来便坐在吧台和帅哥服务员谈天。她比小刘要大几岁,可是却没有小刘成熟。卓卓突然过来让大家大吃一惊,也许她突然想喝酒了。白姆斟满酒,让波波送了过去。卓卓结果一杯便甩了,顿时大家欢腾地叫着。几个女伴拉着卓卓问怎么了。卓卓满脸失魂落魄:“人家看不上我。算了。”
白姆嘟着嘴笑了:“你有小刘了,还不知足啊?”
卓卓也多云转晴,跑过来抱着小刘:“就是我们弟弟是最可爱的。”说完二人又对甩半杯白酒。
小刘这不到两分钟就被两个姐姐搞得一杯下肚,那火辣辣的感觉在肚子里翻滚着,像一把烧红的剑毫不吝啬地插入他的肠胃。这就是喝急酒的现实反应了。
刘明宇的世界从那会儿起正式进入模糊状态。向来对身边的姐姐们没兴趣的他此时也靠着那发出怪味的皮沙发醉着。扎徐去了厕所许久没来。白姆叫了个男生去看看,却是把扎主任背了过来,原来醉在了蹲坑旁,嘴里还不停流着呕吐物。恶心的场景和气味,让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小刘顿时清醒。他捂着鼻子,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应该回去。可是肩膀上却有个人靠了过来,是卓卓姐姐。
扶正了,却又倒下。没办法他只好给白姆说。白姆是大家的主心骨,虽然白天在工作上不尽人意,但是在夜场他绝对是女王、管家。没有人能取代她的位置,在家也是,她男人永远都是耙耳朵,在县里都是出了名的。白姆找了人送卓卓,而叫小刘送扎徐。
小刘不好推脱,虽然伺候醉了的人是一种辛苦,但是能尽快摆脱这个不想继续的酒场子,接受总比拒绝来得容易。
于是小刘背着扎主任出酒吧了。扎主任很瘦,像一捆柴火一样背在小刘身上。小刘在家的时候做农活背柴背惯了,扎主任这捆柴也不在话下。出了酒吧,到了公路边,打个的,就把酒鬼送到车上,说送到某某地方,便关上车门自己走了。走的时候小刘还给扎主任的老婆了个电话,叫她在门口等等出租车。
此时,明月当空,一身轻松的小刘回到了住处,一路哼着小曲:你飞到城市另一
边,你飞了好远好远……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朗卡拉姆 2015-12-5 20:11
容我慢慢来读你。
回复 gxp1201 2015-12-11 12:44
朗卡拉姆: 容我慢慢来读你。
烂命一条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3 19:27 , Processed in 0.026121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