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草山东木叟笔记之红药丸

已有 394 次阅读2014-7-25 11:35 |个人分类:胡搞的文学创作Writing|系统分类:文学


 

“想来想去,你不就是希望让人们都成为宗教信徒,而莫名其妙地相信你所说的故事么?这样的故事每一天都在别人那里传来传去,不不就是歌颂神的功德,把人类变得一文不值么?”少年发出的疑问,似乎让东木叟迟疑了一下,可是不一会儿他的表情就很开朗了起来。他唱着口水歌,并用身体语言来作为节拍,让树下的少年也跟着打起了节奏。这歌其实就是一个故事的开场白:

“莫不是衣衫褴褛佝偻躯,汝还着金衣裳;莫不是粗茶淡饭下贱命,汝还食着山珍味;莫不是陋室一舍雨霏霏,汝还住着宰相府;莫不是穷途末路坎坷生,汝还走着康庄道;莫不是生死一线泪涟涟,汝还盼着长生术。老了流泪思过往,过往已在三千外,外境繁荣内实虚,踏遍天下无悔药……”

 

红药丸



话说东汉末年群雄割据,豫州一将军为避乱世,领辖地三千子民西迁于陇右之群山,既不问中原之土谁逐鹿,也不问汉疆苍生谁主宰。将军姓张,据传为张良后裔,颇懂玄学之术,于是群山之内,谁家红白皆有将军裁夺吉时,世称“张先生”。

先生避居山中七年,忽患重病不起,辞世之际,留有藏宝图一封,交给自己的妻子罗氏。罗氏乃山东豪族罗巨之女。罗氏接过家中重担,却并没有得到山村百姓的尊重,吩咐的事情没人做,很多寡居的男子都来夜中敲门,想占罗氏便宜。因为无子女,只有个九岁的侄儿罗英陪伴膝下,罗氏夜夜担惊受怕,叫家中仆人夜里轮流夜巡。

一日,罗氏在梦中迷迷糊糊看到了亡夫。张先生正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并且向罗氏招手。罗氏则近前询问夫君近况,张先生说在阴间的明阳镜看到夫人受到乡人欺侮,所以不放心,偷偷前来探望。罗氏大哭,叙述多日来的委屈。先生也落泪,拉着妻子的手说道:“众人畏惧我,是因为我通晓方术。而夫人并无此本领,所以乡人不待见你。此乃欺软怕恶之故事。”

夫人止住哭声:“我也是主母,虽然老爷您先去了,但家仍在啊,这人心可真如晴雨啊,变化莫测!”

先生拍了拍罗氏的头:“夫人莫气恼,老夫走前给你的一封藏宝图可在?”

罗氏点了点头:“在的。我收得好好的。”

先生这下满意地笑了:“哈哈,好了,你依着这图文去寻,我在那藏有十万白银。记住你只可夜里去挖,每天只能挖2尺。”

罗氏一脸疑惑:“要挖多久才能挖到?”

“这个说不定,要看你的心意,若诚,不出三日便可获银。”说着先生便化作一阵风去了。

罗氏第二日醒来,便迫不及待地拿出藏宝图,只见图中写有“城东二里,核桃树下”字样。罗氏将其铭记于心,收拾行囊前去寻宝。终于找到了城东二里的核桃树下,她在那里待到半夜,便开始拿着工具挖掘。谨记夫君的话语,只挖2尺便回府。

   这样一连挖了三天一无所获,这夜里在梦中又看到了夫君,此时的夫君被几个妖怪似的东西抓住,全身是伤口,口中大喊“夫人”。罗氏冲上前去,跪在丈夫面前:“不知夫君怎么会招此大罪,怎会受此煎熬。”

一旁的妖怪说道:“我们乃是阴间勾魂使者,你丈夫几次想逃跑,这次被我们抓住了,处了刑罚。”

罗氏哭求:“神仙留命,我夫君有钱财万贯,愿都孝敬神仙,切勿为难我夫君!”

妖怪大喝道:“你夫君的那十万两白银已经被他刚才就招了,我们取走了五万两。已够数目,现在正带他去大轮回。”

罗氏收住哭声骂道:“你个天杀的,走了就剩我,前几日还托梦叫我去寻宝,这会儿你自个儿倒图个痛快,我娘俩可怎么活?那五万两给了人家,还有五万你给谁了?”

先生此时惊讶地看着妻子:“夫人何出此言,我一直都在阴界逃亡,未曾托梦与你啊。”

罗氏踢了几脚丈夫,又哭又闹。使者已经带着先生消失在烟雾之中。

醒来之时,已经是中午。只觉得枕头咯得不舒服,拿起枕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红色的药丸。于是她询问下人,下人皆不得知,侄子罗英则跪了下来,说是一个路人所给,说是为了让主母能够睡好觉。罗氏像是明白了什么,叫下人和罗英都去寻找这个路人,可是根本没有音讯。

之后罗氏怀疑另外的五万银子还在那里,便找了所有的下人去挖掘,挖了七天七夜都没有动静。于是她决定去丈夫的坟墓挖,觉得应该在那里,可是挖了出来发现除了棺材都一无所获。半夜,罗氏利益熏心,亲自打开棺材一看,只见夫君遗体栩栩如生。忽然夫君坐起,复活了,罗氏和当场的人都吓晕了。

等罗氏醒来的时候,她竟被埋在了土里,脑袋露在外面。他定睛一看,夫君正在旁笑着看他,罗氏大骂丈夫撞了邪,先生拿出一颗红色的药丸给她吃下,之后罗氏便死了。

到了黄泉路,只见有牛头马面前来迎接,牛头说:“恭迎夫人,你的丈夫正在前面等你。请随我来。”罗氏感觉下身轻飘飘,自己就像是漂在空中,随着牛头走好几里,终于到达一个客栈。其夫君正在茶社等待。见了夫君,罗氏大骂。 

先生稳定好她的情绪,这才解释了之前的情况。原来在张先生去世前几天遇到一个戴草帽的农人来算命,可是按照手相来看,张先生发现此人已经死亡,并非真人。该农人当即否认并走掉。夜里,该农人托梦给张先生,他说了解到张先生有起死回生的药物,希望能够得到帮助,重新投胎,并以一颗红色丹药为酬劳,张先生说自己的丹药只可聚魂,要想复活需找身体借尸还魂。待张先生醒来发现药丸还在,便好奇,便拿在手上把玩,闻了一下,结果患病,不久便去世。此后该非人又以红丸来祸害夫人,两次梦都是该妖物所为。说到这里才知道,原来这个鬼怪借用梦套出了藏宝所在位置,也借用张先生的尸体还魂,用张先生的身份重新回到人间。而张家夫妇则遭遇不幸。 

之后张家夫妇去投胎不说。鬼怪借张先生之名在村里横行霸道,欺男霸女,还把罗英扔进了河里淹死。众人借以其为邪魔将鬼怪与房屋共同烧掉。鬼怪诅咒此村不足百年将族灭,众人皆不以为然。此后修有张先生冢。该村后在三国时被伐蜀的魏国军队焚毁,全无活口。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3 20:21 , Processed in 0.022634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