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已有 67 次阅读2021-1-17 14:14 |系统分类:文学

庚子年末,闲暇郁郁之际读到诗仙李白的《夜泊牛渚怀古》,顿觉心畅神清。
“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
清凉的秋夜,明净的苍穹,粼粼的江水,高悬的明月,好一个朗阔而静谧的天地,在这个天地间,诗人的身躯是微小而平凡的,微小不如一舟一楫,平凡不比一波一浪。但这个广阔的空间统统被摄入诗人的一拳大小的心中,化作一个无限的意念,连接着远古,又通向未来。“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谢将军指东晋谢尚,今河南太康县人,官镇西将军,镇守牛渚时,秋夜泛舟赏月,适袁宏(袁宏少时孤贫,以运租为业。)在运租船中诵己作《咏史》诗,音辞都很好,遂大加赞赏,邀其前来,谈到天明。袁从此名声大振,后官至东阳太守。李白乘舟至此而在心中浮现谢将军的故事,内心一定有所期待。这期待似乎埋隐在诗人身心中,但也许是诗人的身心埋隐在这期待中。这恒久的期待幻化出种种的身心,种种的身心又传承着这期待。这个期待就是生命本身吧!
循着这个思路,再读汪国真的《热爱生命》,
我不去想,
是否能够成功 ,
既然选择了远方 ,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
能否赢得爱情 ,
既然钟情于玫瑰 ,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
我不去想,
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
我不去想,
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
只要热爱生命 ,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是否有更深的感受呢?
无论是李白的“怀古”,还是汪国真的“热爱生命”;无论是向昔稽首,还是勇面未来;无论是用实践和物质构筑客观世界,还是用意念和言辞凝聚主观宇宙;其中的驱动力是一致的,其中的演化是相通的。这个驱动力是永恒无尽的,其中的演化是永恒无尽的。
在这个“永恒无尽”中,“我”(人)能够做什么?“我”(人)应该做什么?刘勰《文心雕龙》讲:人“为五行之秀,实天地之心,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朱良志在其《中国艺术的生命精神》作了这样的诠释:“人为五行之秀,实天地之心,人的文化创造应效法天地,吮吸宇宙创生之精气元阳,高明其心,廓朗其意。”
“高明其心,廓朗其意”,这是睿智者给出的建议,但是如何高明其心,廓朗其意呢?“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不由得想起李白的另一首诗《赠孟浩然》: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2-26 09:46 , Processed in 0.032934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