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王莽的孤独

已有 159 次阅读2020-10-31 14:40 |系统分类:读书

王莽是一个孤独的人,《汉书.王莽传》记:莽字巨君,孝元皇后之弟子也。元后父及兄弟皆以元、成世封侯,居位辅政,家凡九侯、五大司马,语在《元后传》。唯莽父曼蚤死,不侯。莽群兄弟皆将军五侯子,乘时侈靡,以舆马声色佚游相高,莽独孤贫,因折节为恭俭。受《礼经》,师事沛郡陈参,勤身博学,被服如儒生。王莽虽然出身权贵之门,家族的显赫的荣光对他却吝而啬之,他的姑姑是孝元皇后,王莽父亲的兄弟们都被封为王侯,居位辅政只有王莽父亲因早逝而未被封侯,相对于家族中的那些王侯兄弟,王莽是孤寂贫弱的。这种孤寂和贫弱能够对人的生命产生一种冲撞,将人带入精神自足的境界,这可能是一种高尚的万物和谐融融的博爱境界,也可能是一种残酷的尔虞我诈、心机重重的仇恨世界。王莽进入了哪种境界,没有他的自白,我们不得而知。在侈靡舆马声色佚游之中,能够独孤贫,因折节为恭俭。受《礼经》,师事沛郡陈参,勤身博学,被服如儒生。可见王莽内心是有光芒的。

王莽因着自己心中的光芒,勉力而行,逐渐崭露出来,永始元年,封莽为新都侯,国南阳新野之都乡,千五百户。迁骑都尉、光禄大夫、侍中。宿卫谨敕,爵位益尊,节操愈谦。王莽用自己的行动获得封侯,进而侍卫皇宫,功绩令人瞩目。封侯的王莽不营家私,散舆马衣裘,振施宾客,家无所余。收赡名士,交结将相、卿、大夫甚众。故在位更推荐之,游者为之谈说,虚誉隆洽,倾其诸父矣。敢为激发之行,处之不惭恧。

自幼孤寂的王莽渐渐超越了他的叔伯们,成为汉室的砥柱,《汉书.王莽传》记述汉室宫廷的王莽,“色厉而言方,欲有所为,微见风采,党与承其指意而显奏之,莽稽首涕泣,固推让焉,上以惑太后,下用示信于众庶。并举以例证:莽既尊重,欲以女配帝为皇后,以固其权,奏言:“皇帝即位三年,长秋宫未建,液廷媵未充。乃者,国家之难,本从亡嗣,配取不正。请考论《五经》,定取礼,正十二女之义,以广继嗣。博采二王后及周公、孔子世列侯在长安者適子女。”事下有司,上众女名,王氏女多在选中者。莽恐其与已女争,即上言:“身亡德,子材下,不宜与众女并采。”太后以为至诚,乃下诏曰:“王氏女,朕之外家,其勿采。”庶民、诸生、郎吏以上守阙上书者日千余人,公卿大夫或诣廷中,或伏省户下,咸言:“明诏圣德巍巍如彼,安汉公盛勋堂堂若此,今当立后,独奈何废公女?天下安所归命!愿得公女为天下母。”莽遣长安以下分部晓止公卿及诸生,而上书者愈甚。太后不得已,听公卿采莽女。莽复自白:“宜博选众女。”公卿争曰:“不宜采诸女以贰正统。”莽白:“愿见女。”太后遣长乐少府、宗正、尚书令纳采见女,还奏言:“公女渐渍德化,有窈窕之容,宜承天序,奉祭祀。”有诏遣大司徒、大司空策告宗庙,杂加卜筮,皆曰:“兆遇金水王相,封遇父母得位,所谓‘康强’之占,‘逢吉’之符也。”信乡侯佟上言:“《春秋》,天子将娶于纪,则褒纪子称侯,安汉公国未称古制。事下有司,皆曰:“古者天子封后父百里,尊而不臣,以重宗庙,孝之至也。佟言应礼,可许。请以新野田二万五千六百顷益封莽,满百里。”莽谢曰:“臣莽子女诚不足以配至尊,复听众议,益封臣莽。伏自惟念,得托肺腑,获爵士,如使子女诚能奉称圣德,臣莽国邑足以共朝贡,不须复加益地之宠。愿归所益。”太后许之。有司奏:“故事,聘皇后黄金二万斤,为钱二万万。”莽深辞让,受四千万,而以其三千三百万予十一媵家。群臣复言:“今皇后受骋,逾群妾亡几。”有诏,复益二千三百万,合为三千万。莽复以其千万分予九族贫者。

由此,显露出王莽的伪诈,但这只是《汉书》的记述,王莽的伪诈到底是为了何种目的呢?得到权力,得到权力后的王莽又做了什么呢?实行“新政”。其新政的措施主要有均田限奴、强迫生产、平均物价,这些措施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现实上都是对当时紧张的社会局势的一种拯救。《汉书.食货志》记:今累世承平,豪富吏民訾数巨万,而贫弱俞困。盖君子为政,贵因循而重改作,然所以有改者,将以救急也。

周谷城《中国通史》讲:王莽时贵族的外戚,故能结交权贵,因为他处境特贫,故亦知民间疾苦。他凭着这等阅历经验,要来解决社会问题;故其所施所行,在当时是崭新的而有革命意味的政策。可见王莽的争取权力是为了实现其政治革新,实现其幼年所受《礼经》之理想。如果站在王莽的敌对面,也许会解读为,王莽在幼年时被豪门兄弟欺凌、冷落而产生嫉恨,从而掌权后要报复昔日那帮纨绔子弟,从而改革政令,杀一杀他们的威风。周谷城《中国通史》讲:新政的种种,固都切中时弊,但豪民富贾勾结县令,对于新政阳奉阴违,假新政之名,行自肥之实。“奸吏猾民,并侵众庶,各不安生”。新政之行,除引起社会之极度不安以外,毫无效果。

可见,手握重权的王莽依然孤独,他心中的光芒也罢,嫉恨也罢,渐渐熄灭了。新政湮灭在权贵豪强的骄横中,而骄横的权贵豪强很快也湮灭各自的尔虞我诈中,随着王莽新政的崩溃,汉朝社会急遽动荡起来,战乱纷起,多少权贵豪强的家室在战火中荡然无存!老子讲: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常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孤独的王莽在熄灭心中的光芒之前,有没有读过或记起老子的这句话呢?他一定经常读这句话,也经常对那些豪横的臣民讲,但他们就是不听,就是不停,那就只好如此了,只能如此了。王莽新政之后的战乱给出天地大道的答案。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4-13 23:57 , Processed in 0.034900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