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刚杰·索木东:雪在深夜里悄然落下(组诗)

已有 514 次阅读2021-1-14 10:08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新年

 

雪花在空中轻盈地飞舞

北方的冬天,尚有你想要的静谧

 

母亲在湘潭大地上计算着归程

这一年,我们都过得小心翼翼

 

隔壁的孩童已经在迫不及待地燃放喜庆

炸裂的空中,塞满了火药的味道

 

一束花里端起的酒杯已经有了苍老的气息

俊郎的少年,在洁白的纸面上写下平安喜乐

 

已经不再惧怕时间会带走什么了

新的一年,需要倍加珍惜这人世的温润

 

 

向晚

 

这条河流越来越瘦,宛若我们的母亲

一些冰凌,挂在河滩边沿

容易让人想起,那些易碎的日子

朔风如刀,狂雪飞舞只是你想象中的样子

在我的北方,更多的时候

雪,会在深夜里悄然落下

多像那些沉默的人群

 

年关将近,那么多的屋子都还空着

那么多的村庄,深陷于无边的寂寞

生一炉炭火,或者听灶塘里

柴禾继续发出嗤嗤的笑声

起身迎客的样子,多少有点空落

明亮的屋檐下,惟有迎娶新娘

或者,送别老人的时候

才能重新聚拢,家园的模样

 

向晚时分,适合漫不经心地

烤熟一屉炊饼。也许就会想起

住在隔壁的兄弟,很多年前

一起说过的那些轻狂之语——

“光明何在,举手之间。”

 

年久失修的开关,开始

明明灭灭

 

 

过往

 

我们首先聊到的,是小脚的祖母们

如何独自撑起,那些晦暗日子的尽头

一个家族仅存的尊严。才华横溢的爷爷

二十七岁就英年早逝了。爱唱丑角的先人

他的内心,装着后半生无处倾吐的苦涩

倒提柱的木门,四邻八乡也就剩这最后一个了

需要生在异地的后辈们,用心端详

 

你还说,前些年为了生计

曾和我的父亲,各自守着街边的一片店面

听多了路人的欢喜、悲戚和无可奈何

举家远迁岭南的医生大哥,人美若玉

足以让我们想起,村落的所有美好

 

渐知天命,我们已经不习惯于

再聊起那些苦难的过往。你说

读完大学的儿子现在是村庄的主人

数辈人居住的巷道里,亮堂体面的老屋

只有年节的时候,才会有灯亮起

 

我们甚至聊到了,百年以后

该如何归于父辈的脚下。聊到了

露着脚趾头的童年,那些从山冈上

刀子一样刮过去的风,早就让我们

学会了,不再迎风流泪

 

 

往事

 

站在那块自生咒语的红色岩石下

突然就释然了,失去依祜的痛楚与遗憾

山坡上的野花依旧散散漫漫地开着

完全可以,带我们爬上高处的山巅


下山的时候,还是能遇到

一闪而过的虫豸,憨态可掬的旱獭

或者,半遮半掩的微风


如此,就不会在看到另一座高峰时

依旧艳羡,那些缠绕山腰的雾岚

 

 

日常

 

天还没亮,路上有车

那么多的人早已在大地上奔波

那么多的人,终究没能走出这个寒冬

都得双手合十祝福他们,祝福众生

这是早已不在阳世的老人们

留给我的遗产,别人无法继承


依旧早起。听那些不知轻重的风

吹过四面八方。因为不期而遇的病毒

庚子年,我们都过得躲躲闪闪

因为驱之不去的晦暗,这一生

大家,都活得躲躲闪闪


掘自大地深处的块茎,或者

甘露中采撷的那些果实,阴干,切片

分门别类。锱铢必较。火焙水浸

就能治愈古老的疾病——

先哲留下的训诫,还得继续讲给孩子们听:

“说出口的话语就是良药,

闷在心里的事却是病灶。”


惟有,这壶奶茶慢慢熬熟的过程

才能让整个清晨,逐渐找回

日常,该有的宁静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5-9 05:35 , Processed in 0.044692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