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入选《我向新中国献首诗》(南方出版社)的一组诗

已有 304 次阅读2020-4-15 15:47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诗歌, 索木东, 三沙, 南海

在祖国的南海边(组诗)

 

晨间,在棋子湾走了走

 

在海上,人是孤独的

船是孤独的,灯塔是孤独的

甚至,连星辰和神灵都是孤独的

这样的孤独,容易让我想起

北国的雪原

 

沿着海岸线走,并不能走出太远

一坐下来,就听不见风的喧嚣了

海滩上有沙砾,贝壳,和人类的痕迹

那些黑色和白色的石头

据说,可以作为棋子——

而我拙于攻防,不擅博弈

 

认为就可以这样安静下去了

认为就可以这样一直安静下去了

起身的时候,还是惊扰到了

那只一闪而过的虫豸

 

 

在海上听少年读《富饶的西沙群岛》

 

西沙群岛像颗颗珍珠

又像朵朵睡莲浮于万顷碧波之中1

我的孩子,三十多年前

在地球的最高处,我也这样

赞美着祖国的美丽

那个冬天,所有的雪

就在青藏大地上灿然开放

 

孩子,船行海上时我已年逾不惑

雪域大德的格言,就在一弯弦月里

清晰地浮现心头——

海水纵然汪洋一片,

呢喃春燕难解口渴。2

 

鱼成群结队地在珊瑚丛里穿来穿去 1

我的孩子,你稚嫩的声音

透过北方的雾霾远远传来

在白色珊瑚和贝壳堆成的岛屿上

应该怎样,才能把这些美丽

一一说给你听

 

孩子,这些年我去了西域的阿克苏

也曾到过远东的黑河——

在辽阔的大地上,擦亮脚迹

精心耕耘着,每一份丰沃

 

富饶的西沙群岛

是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1

我的孩子,你与生俱来的赞叹

宛若窗外的椰风,让每一个字词

通灵而温润

 

孩子,今夜的雪域大地

一盏又一盏点亮的灯

正在破除所有的无明

我也要在安静的大海上

把那些伟大的诗篇再读给你听——

每当你感悟大海像蓝天平静的心潮时,

可想过那是她倾心给天下山河的旋律!3

 

注:

1、小学课文《富饶的西沙群岛》。

2、贡唐·丹白仲美《水树格言》(译文)。

3、伊丹才让诗句《雪域》。

 

 

三沙时间

 

1939320日的深夜

一群不速之客,突然闯入海港

钢针一样的三层炮楼

至今,插在西沙的心口

 

19461124日午后

两艘雄伟的战舰,终于找回了

遗失太久的这个孩子

永兴,自此成为

你不变的名号

 

暖风轻抚着1950年的五月

优美的西沙群岛上

一朵朵美丽的扶桑花

就在洁白的沙砾里怒放

 

1974年的人们才准备告别寒冬

贪婪的战火,却在年关肆虐

那些刚毅的面孔,用钢铁般的强劲

告诉所有的入侵者——

这座白色珊瑚和贝壳堆砌的国土

天生就有,中华的硬度

 

当时光温润地推移到2018

椰风依旧轻抚着蔚蓝的海面

静谧的傍晚,离开的时候

一枚祖国最南端的邮戳

带给远在北方的亲友

美好的祝福

 

 

昌江吟

 

汹涌的能量关进壁垒

一如我们的欲望

长臂的猿猴隐匿于雨林

那是濒临灭绝的天真

一轮红日落到了海的尽头

星罗棋布的天空下

织锦的黎族女子,不再拥有

青色的文面——

那些交还神灵的符号里

深藏着天与地的秘密

弯腰捡起的这枚海螺

面向十方,发出共鸣

 

 

南湾,和一只猕猴安静地对视

 

从北向南,穿越大半个

祖国,和大半个季节

只是为了,赶赴

和你的这场约定

 

在遥远的雪域青藏

我的族人,这样解释

黑头藏人的源起——

受菩萨点化的猕猴

放下修行,是为了拯救

岩罗剎女,苦闷的生命

——他们的六个儿女

从此开启,六大部落

躬耕沃野的文明

 

来自安多,尚未去过

神圣的泽当,尚未在

猴子玩耍的坝上

用心聆听,我的祖先

开辟第一块农田时

植根地心的

那些秘密

 

此刻,在南海的边缘

和这些可爱的精灵

安静地对视

突然顿悟——

先民们,之所以留下

如此优美的传说

就是为了,提醒

堕落红尘的我们

必须历经

数世的修炼

才能,仔细观照

与生俱来的

兽心,魔心

和佛心

 

 

骑楼老街

 

那个下南洋的男人,从远处归来

带着真金白银和满身的疲惫

在脐带脱落的地方

建起一幢叶落归根的庇荫

 

火山遗留的蜂窝里

满山的石斛,以翠绿之势

蓬勃着冬日的葳蕤

木质的牛铃,不再发出

农耕时代的声音

 

信步而入的店铺里

那么多的旧船木,深藏着

大海的秘密。有一些票根

来自百年前甘肃的任命

 

所有的老字号都被修葺如故

一溜崭新的电动单车,泊在

拥挤的街口,繁华的骑楼

面带南国的微笑

 

 

在文昌,致孩子书

 

此刻,必须说出惊叹与赞美!

在海南,在文昌,在龙楼镇

在九十九米卫星发射塔下

一遍又一遍勾勒着

八十一米的大门

訇然洞开的壮丽景象

 

此刻,必须说出惊叹与赞美!

我的孩子,在靠近赤道的地方

面对大海,面对长空和星辰

同样,可以豪迈地说——

我来自甘肃,那里有个地方

叫做酒泉,时常也有

飞天的梦腾空而去

 

 

该组诗系中国作家协会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采访活动第四团赴海南采访时的作品和《民族文学》组织的“多民族作家陵水行”采风活动作品摘选,先后发表于《民族文学》《延河》等刊物,获《诗刊》社和三沙市主办的“我向新中国献首诗”征集活动优秀奖,入选《我向新中国献首诗》(南方出版社,2019年12月第1版)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1-28 16:44 , Processed in 0.019041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