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一位活佛的小说作品

已有 604 次阅读2007-4-7 20:29 |系统分类:文学

       发表这篇小说的时候,作者只是一位普通的僧人;在若干年之后,这位普通的僧人被认证为是某一位活佛的转世灵童。在之后的日子里,他还是坚持着他的写作,写了很多的诗歌、散文、小说,甚至电影剧本。我看到这篇小说是在很多年前,发在藏文文学杂志《岗尖梅朵》上。当时也不知道作者的任何背景,首先是小说的标题吸引了我,然后是小说的内容,再然后是小说的叙述方式。感觉不错,就翻译出来发在了《西藏文学》上。翻译时也尽量保持了原小说的叙述方式,保持了那种感觉。至于后来的事情都是在后来才知道的。下面就是这篇小说。

                                           黑    

                                                                               益希嘉措   著
                                                                               万玛才旦   译

       他走出那家廉价的旅店无精打采漫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上闲逛着。这几天几乎所有的人都显得很忙。就连那些平常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也在某处阴暗的角落里摆上一些零碎的杂物默默地招揽着顾客。
      今天是星期天。县电影院正在上映一部名为《黑雪》的影片。他认识那个卖票的姑娘。平常,他那迷人的微笑使他从她手中得到了许多高价的电影票。电影开映后大概十分钟,他听见从外面传来“唰唰唰”下雪的声音。他赶紧走出电影院。鹅毛般的雪花在微风的吹拂下白晃晃地飘扬着。“黑雪,白雪,阿啧啧,”他自言自语着转回身时,那家电影院出乎意料地从他眼前消失了,正在放映的那部名为《黑雪》的电影也出乎意料地从他眼前消失了。被白的耀眼的积雪覆盖着的原野和山谷使他不由地打了一个冷战。一串很深的脚印伸向弥漫着浓雾的远方。他的心里感到一阵刺痛,随之手脚也失去了知觉。
   “我怎么会在这儿?”
      他依稀看到远处的迷雾中有一顶黑色的帐篷和一头牦牛,心里一阵高兴,加快步伐走向那顶帐篷。他掀开帐篷的门帘往里张望时,看见里面有一个没穿上衣、皮肤紫黑的男人和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他俩一边大口大口地喝着奶茶,一边在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他。“大叔,这儿是什么地方?你们是……”他咽了一口唾液问道。那个男人指着自己脖颈上的由数种颜色的布条组成的护身结和护身符说:“这地方叫玉塘,我们是藏族人,英语叫Tibetan,法语叫-------老婆,快给这个叫花子倒碗热茶暖暖身子。”听到这话,他的眼前立即浮现出了那张五年前存有二十万元人民币的存折。他强忍着把满腔的怒火压了下去。那个女人将一碗热汽腾腾的奶茶和一盘糌粑放在他的前面。看到白的耀眼的糌粑,他不加思索地喊道:“雪!”那个男人一边说“这个叫花子还在睡梦之中”,一边操起火钳敲打着帐篷的四周。立时,一股灰尘布满了帐篷里的空间。他怕这灰尘会弄脏一身干净的衣服,便蹦蹦跳跳地跑出了帐篷。此时,身后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咒骂声:“你这个还没睡醒的叫化子,你连糌粑和雪花的区别都搞不清,哈哈哈。”他欲哭无泪。
      他非常喜欢读小说。那些或真实或虚幻的人物使他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单位的同事们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他,好像他是一则谁也猜不透的谜语。他像一个疯子一样正沿着那条伸向远方的路在大雪中狂奔着。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的几个同事驾驶着一辆小汽车正在那条积雪中的大道上等待着他。他觉得他们比以前老了许多。他们看见他几乎是异口同声地严厉地说:“你这个搞不清雪的颜色是黑是白的疯子,你这个------”随后,他和他们驾驶着那辆小汽车上路了。他从反光镜中看到天空中大地上呈现出了绿色的和蓝色的雪。他惊栗地将刚刚看到的那幅奇特的景观告诉了他们,而他们却在埋怨着这鬼天气冻坏了他们的手脚,对他说的话不予理睬。他们回到单位便向全国所有的电影公司打电话询问近期有没有上映过一部名为《黑雪》的电影。最后,只有北京一家电影公司的经理承认放映过一部名为《黑雪》的电影,但对这部影片的内容提要和艺术特色却闭口不谈。他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许多问号像夜空的星星一样拥挤着布满了他的脑海。
     办公室里同事们正在争先恐后地臆测他所经历的那件奇特的事。他不经意地按下办公桌上录音机的放音键。“雪花自有灵性,庸人何须自扰---”听到这首旋律优美清新的歌曲,同事们的脸上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变得一片死白。他立即走出办公室去寻找那个买电影票的姑娘。他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找遍了每一处饭馆和茶馆,歌舞厅和录像厅,最后得到了这样一个消息:那个姑娘在数月前的一个夜晚,在一座楼房的窗口欣赏雪景时,不小心掉下来摔死了。翌日清晨,一位路人看见她的尸体上覆盖着一层黑雪,一会儿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懵懵懂懂地返回时,看见一群人正围拢在县公安局门口看一则布告,便也挤进人群去看。“xx县人民法院将于本月四日对外号为‘黑雪’的罪犯xxx判处死刑。罪犯的劣迹可以说是多如牛毛。罪犯于本月四日晚,将其女朋友xx从县财政局大楼推出窗外,致使死亡。据查实,罪犯曾偷偷放映过一部看后使人发疯的名为《黑雪》的影片,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他的身子不由地瘫软下去。他匍匐着返回宿舍时,眼前冒着金花,心脏狂跳不已。突然,他听到从外面传来“唰唰唰”下雪的声音-------

                                                                        《西藏文学》(2001年第1期)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flicker 彩虹炫 | 鱼穿莲 2007-4-8 00:09
哈哈--突然想到了《午夜凶铃》。 这个罪犯是谁?有意思。这个女孩会不会和售票女孩是同一人呢?从时间上看似乎不合理,但是且看作者关于时间有意的处理--“将于本月四日对外号。。。”,“罪犯于本月四日晚。。。”,显然,整个故事中的时间都变得面目可疑了。前文没有提及卖票女孩有什么男朋友,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还应该有更精彩的故事继续-- 奇特!很有想象力!
flicker 彩虹炫 | 鱼穿莲 2007-4-8 00:11
导演,没有想过把这个故事拓展一下,改成电影剧本么?[quote]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这篇小说的题目让我想起了作家刘恒的小说《黑的雪》,这篇小说后来被谢飞老师拍成了电影,叫《本命年》,得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是一部很好的电影。我觉得这两篇小说有一些内在的相似性。自己也有过拍此类题材的想法,目前时机还不太成熟,但一定会拍的。[/quote]
回复 点点 2007-4-8 09:38
西藏圖書—《五智喇嘛彌伴傳奇》- 绝对可以拍成电影。[quote]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五智喇嘛弥伴传奇》也是我很喜欢的小说,一直以来就想把它拍成电影,而且去年就改成了电影剧本,并且找到了投资方,但是暂时没通过审查。我想这两年应该能拍出来吧。[/quote]
回复 yingsa515 2007-4-10 17:31
才旦哥,您好~~看到您的博非常兴旺,我很庆幸。虽然您这么忙,但依然在坚持,我知道了您是一个负责任的电影人,也是一个能够驾驭网络工具的藏族导演。我到文化厅挂职了,上周刚上班。一直,在北京筹划在我的店举办您的一次电影沙龙,因公事迟迟未果,心里非常歉疚。我回京后一定要补上,为了您的电影支持者们,更为了藏民族电影。从各种途径知道您依然在奔波着,那颗宁静面容背后激情的心让我们宽慰和敬重~~祝福您扎西德勒。保联~~[quote]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谢谢老弟,最近我去纽约一段时间,回来再联系,祝新的工作顺利,吉祥如意![/quote]
flicker 彩虹炫 | 2007-4-26 20:54
很好的小说。[quote]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谢谢光顾。[/quote]
flicker 彩虹炫 | 管理员 2007-5-6 17:35
是否见意我把这篇文章放在首页的文学栏目里呢?以让更多的人欣赏。[quote]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很好的建议,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这篇小说。[/quote]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9-19 22:44 , Processed in 0.021242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