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史上最容易听错的歌词(爆笑)

已有 364 次阅读2007-1-31 15:01 |个人分类:心情哈拉|系统分类:休闲

时候听《信天游》:“我低头,向山沟”,总觉得是“我的头,像山沟”。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有人听成:“千年的女鬼,的女鬼——”

  ●当年综艺大观的结束曲:“再见,再见,相会在彩屏前……”怎么听都像:“相会在太平间……”后来估计是观众意见太大,改成“相会在掌声里”了。

  ●记得米老鼠和唐老鸭吗?片头说,“啊,演出开始了!”我听了好久,一直以为他说,“啊,野猪拉屎了!”

  ●《济公》里唱:“哪里有不平哪有我。”太对了,地上哪里不平,当然会有“窝”了!

  ●《龙的传人》那句“永永远远地擦亮眼”,当初无论如何也听不懂,总听成“永永远远地差两年”,老是纳闷儿,为什么一定要差两年呢?

  ●孟庭苇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里面有一句“为何每个妹妹都嫁给眼泪”,我怎么听,都是“为何每个妹妹都嫁给人类”!

  ●我的高中同学告诉我,他小时候把“边区的太阳红又红”听成“变压器的太阳红又红”!他那时根本不知道“边区”是什么,只是记得清清楚楚,每天傍晚时可以看见村子西边红红的落日。最要命的是,在他们村子西边某个高处架着一台变压器,傍晚刚好看到变压器上方有一轮红日。于是我同学一直纳闷儿:为什么写歌的人知道他们村的变压器放在西边呢?

  ●刘德华的《中国人》里,“五千年的风和雨呀藏了多少梦”,听成“吴倩莲的风和雨呀藏了多少梦”。奇怪,难不成他们有过一段……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听成“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卖卖电脑……”

  ●小时候,我跟着电视学唱《聪明的一休》的主题歌(日文),误听误学,就唱成了“格叽,格叽,格叽,格叽格叽,阿姨洗痰盂……”

  ●“学习雷锋,好榜样……立场坚定豆子香……”为什么立场坚定了,豆子也就香了呢?因为豆子也是爱国的吧。我一直是这样理解的。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后两句小时候听成“河南的阳光照耀着我们,美国人脸上笑开颜”,郁闷了好些年……

   ●我小时候听别人唱过一句:“我们坐在高高的骨灰缸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觉得很KB,直到高中才知道歌词是:“……谷堆旁边……”

  ●听陈小春的新专辑《抱一抱》,风格换了,情深款款的。一路听下来,忽然听到陈小春频频唱“小畜生”,再留神,没错啊,全句似乎是“让全世界叫小畜生”。不是改雅痞了吗?不对头啊?一看歌词才知:“我可以让全世界都笑出声!”唉!

  ●有一首歌,直到现在那句话我还认为是:“一群三八舞”,知道是哪首不———《忘情森巴舞》。

  ●有没有听过张学友唱的《结束不是我要的结果》——“……结束不是我要的结果……那个等在车窗里面的人已不是我……”我和好友俩人听了很多次,都以为“那个等在厕所里的人已不是我……”怎么也没想通。

  ●还有一次,把“……大雁听过我的歌,小河亲过我的脸……”听成:“大爷听过我的歌,小伙亲过我的脸。”晕!

  ●后来又听同寝室的同学唱单身情歌:“……爱要越挫越勇……”听成“……爱要越做越勇……”

  ●任贤齐版的《神雕侠侣》的主题曲里“让我悲也好,让我醉也好……”我总是听成“杨过悲也好,杨过醉也好……”哎!干吗老跟男主角过不去呢!!!

  ●还记得游子费翔的《故乡的云》吗——“……鬼来吧,鬼来……(归来吧,归来)”,乍一听,真吓了一跳。

  ●我一个农村来的同学,在听张惠妹的《姐妹》时,“……你是我的姐妹,你是我的Baby!”听了两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女的怎么唱的啊?怎么又是我姐妹又是我伯伯的啊!?”

  ●初中时有个同学听阿哲的《爱如潮水》,困惑地问我:“为什么他要唱‘答应我你从此不在深夜里排队’(徘徊)?”

  ●第一次在听童安格《耶利安女郎》时,竟听成“……野驴呀,神秘野驴呀……”纳闷儿了好一阵子……

  ●还有一个,和歌词没有关系的,是一句广告。大家看过张柏芝的索芙特瘦身广告没有啊。张柏芝手托在腰上,一摇一摆,丰姿绰约地走出来,旁边两个美女羡慕地看着,张美人说了一句“为什么不用索芙特?”我听成了“为什么不用手扶着?”以为张美人嫌自己的腰太细,怕折
断呢,所以告诉大家要手扶着细腰,小心腰折了!很久以后和朋友们交流,才得知真相。大家爆笑!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maiqitusi 2007-1-31 18:59
呵呵 有意思
回复 藏茶 2007-1-31 21:21
[quote]以下引用maiqitusi(游客)在2007-1-31 18:59:00发表的评论: 呵呵[br]有意思[/quote] 这么好笑帖子没人顶``我晕了``
回复 lam 2007-2-1 13:22
[emot]5[/emot] 凑个趣儿: 好象是张洪量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被同学们怪唱为“你知道我在等你妈”; 童安格的《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所有的爱情只能有一个结果,我深深知道,那绝对不是我”,被同学们怪唱为“我婶婶知道那绝对不是我”,不知关他婶婶什么事儿?!
回复 藏茶 2007-2-2 23:30
哈哈 ``你的比较好笑`[quote]以下引用lam(游客)在2007-2-1 13:22:00发表的评论: [EMOT]5[/EMOT][br]凑个趣儿:[br]好象是张洪量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被同学们怪唱为“你知道我在等你妈”;[br]童安格的《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所有的爱情只能有一个结果,我深深知道,那绝对不是我”,被同学们怪唱为“我婶婶知道那绝对不是我”,不知关他婶婶什么事儿?![/quote]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1-24 04:13 , Processed in 0.043314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