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一个藏族人对自己信仰,对藏传佛教的诉说

热度 3已有 1930 次阅读2012-9-27 15:06 |系统分类:见闻| 信仰, , 藏传佛教, 藏族

站在世界的屋脊;我们自豪。仰望清澈的蓝天;我们幸福。心拜神奇的布达拉宫;我们感慨。我们是---西藏人,来自高原的雄鹰;来自草原的骏马;来自雪域的牦牛。我们的灵魂深处,散发着糌粑的味道;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酥油茶;我们有着骏马的勇敢;我们有着雄鹰的梦想;我们横渡过雅龙藏布江;我们攀登过珠穆朗玛峰。我们不笨;我们不蠢;我们不濑;我们相信科学,更相信佛教;我们注重知识,更注重人性;我们懂得交易,更懂得人情;我们是来自雪域的藏族人,我们生活在雪山的怀抱中;我们奔跑在辽阔的草原上;雄伟的高山,是我们的生源;无边的羌塘,是我们的归宿。洁白的哈达,使我们的血液相连;闪亮的酥油灯,照亮我们藏族人的梦想;我们是格萨尔王的传人;我们遗传着藏獒的野性;我们遗传着牦牛的骨肉;我们----是西藏人;站在世界屋脊的西藏人。这里雪山连绵,巍峨雄奇;这里金宫辉煌,庙宇林立; 这里江河奔流,湖泊众多;这里草原广阔,风光秀美;这里有几千年前的古王朝遗址,藏羚羊和野牦牛奔驰在无垠的高原上 ;这里有万丈豪情的康巴汉子在马背上挥舞着战刀尽显男儿本色,.随着弦子优美的旋律纵情歌舞;这里有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和笃定的信仰;无数的高僧学者在安多大地上传播源远流长的藏文化;这里有雄伟壮观的布达拉宫, 雅鲁藏布江水哺育我们的先辈开疆扩土; 雪山环绕的这一方净土是他们不世的功业,是我可爱的故乡; 我前世今生的归宿, 我夜夜梦回的圣地,;我们的先辈在马背上经历了峥嵘岁月臣服八方,,亚洲大陆尽皆吐蕃铁骑;在佛经中慢慢拿起念珠放下了战刀,用身躯丈量每一条朝圣的道路;用行动捍卫一生不变的信仰,所有藏人居住的地方,天空中是庄严的法号声和六字真言,曾经具有狼血性的民族停止了征服停止了杀戮,转而为万物苍生祈福;在阿里高原的神山脚下,在卫藏平原的田间河畔; 在安多草原的古老寺庙; 在三江两岸的康巴大地;佛光普照 ,每一个藏人居住的地方。西藏不是香格里拉,西藏也不是伊甸园,那是我们藏族人的家。


莲花生大师还没有把佛教传入西藏之前,我们有原始的教‘苯教’,那时全民信仰苯教,为此祖师爷莲花生大师费了很大的功夫把苯教的护法神都收服在佛教之下,让他们立誓捍卫佛教成为佛教的护法神。在松赞干布时代佛教在西藏传播,在那时时代我们有了自己的文字,到我们末代赞普朗达玛毁灭佛教,有种说法那是在建尼泊尔博大哈佛塔[Boudhanath]时,一个穷苦的母亲为了表示信仰的虔诚跟国王要了一块羊皮的地,国王爽快答应了,没想到那个母亲把羊皮用水泡剪得细细的这样弄到一块不小的土地,修建这座佛塔有那位母亲和两个儿子再加一头公牛,在博大哈佛塔完工时那位母亲和两个儿子都有为自己许愿,唯独那受苦的公牛没人帮它许愿,它很气氛就发毒誓说你们要维护佛教我就绝灭佛教,那公牛转世为朗达玛,传说他有牛角。 朗达玛对佛教的毁灭从此西藏进入两百多年的黑暗时代。宗喀巴的出现使我们进入新的佛教兴盛时代,一世达赖喇嘛和一世班臣喇嘛都是他的徒弟。


藏传佛教就是以藏民族为信教的主体民族,藏语文为主要施教、学修工具,在特殊的人文地理、历史环境中形成的具有浓厚藏族文化特色的大乘显密佛教。从公元 7世 纪初引进到现在,藏传佛教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藏传佛教在它的形成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初传、中传、鼎盛、走向世界四个阶段。从七世纪初松赞干布主持译 经、建立佛教法规到九世纪中叶朗达玛灭佛为藏传佛教的初期传播阶段。从十世纪末大译师仁钦桑波译经,孟加拉佛教大师阿底峡进藏传法到十四世纪格鲁派诞生前 为藏传佛教中兴期。噶当、噶举、萨迦、宁玛、希结、觉囊、绰普等大大小小的十几个藏传佛教教派都在这一时期相继诞生,在学术上形成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 繁荣景象。从十四世纪后半叶宗喀巴大师建立格鲁教派起到二十世纪中叶,为藏传佛教鼎盛期;这一时期的主要特点是以拉萨三大寺为首的数千座大大小小的学院式 喇嘛寺在甘、青、川藏地区和蒙古草原相继建起,在佛教显密教理的研究上取得了空前未有的严密精深成就,产生了很多学术贡献卓着、名载史册的大善知识。二十 世纪中叶藏传佛教逢到了特殊历史机遇,冲出国门,走向世界,以它特有的利益一切众生的价值观念和精深的哲理,特殊的修持密法,丰富而独具特色的文化内涵, 形成强大的感召力,博得了物质财富富裕,精神财富相对贫乏的西方世界广大民众的喜爱,在短短半个世纪以来,藏传佛教在西欧、北美等西方国家形成了遍地开花的兴盛局面。在这种新的信仰击波的影响下,港台和内地各阶层人群中信仰藏传佛教的人数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因此,藏传佛教虽然产生于中国藏区,但它并非藏族独有的信仰。它从国内多民族共同信仰,发展成了覆盖面波及全球的国际性的宗教。


说起藏传佛教不得不说独特的活佛转世制度,活佛转世制度初始于藏传佛教噶举派的噶玛支派。噶玛噶举派的首领都松钦巴、曲吉扎巴 1193年逝世时,遗嘱其弟子“将转世再来”。 11年后噶玛拔喜降生, 10岁时被松都钦巴的大弟子崩扎巴认定为其师的转世灵童,经寺庙 10年培养,正式以该派首领身份活动,成为西藏第一位转世活佛。 16世纪中叶,格鲁派,即达赖、班禅传承系统开始采用活佛转世传承方式。到 17世纪中叶,活佛转世的传承办法已经发展成为藏传佛教首领人物的主要传承方式。噶玛噶举派开山至今已有800余年的历史,现已传至第十七世噶玛巴活佛。这一教派首创了活佛转世制度,从此开创了藏传佛教领袖传承神秘主义的先河。达赖喇嘛是格鲁派的转世活佛,也是西藏最高的宗教领导,达赖喇嘛不仅维系着雪域藏人的今生和来世,还能够指引雪域藏人的生生世世,这种永不动摇而刻苦铭心的信仰只有藏人自己知道,得最为清楚也只有藏人自己理解最为深刻,当然这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是无法理解的,也很难解释得清楚的。


我觉得我们藏族人一生下就有信仰,在整个西藏,几乎没有人不是虔诚的佛教徒,甚至连尚在牙牙学语的小孩,也会满心欢喜地造访拥有佛法,僧,三宝象征之地,孩子们玩着建土庙,先供养,做礼拜的样子。可以说那是家庭;社会决定的,我家在农村全家人都是虔诚的信徒,在父母的熏陶下我也信仰藏传佛教,任何人贫穷或富裕(除非极少数吝啬鬼外)都把所余的一切在买好生活需品后用来建塔供养寺供养三宝,在布施穷人以及从屠夫那里买回动物放生,几乎每家都有佛堂,供养几个喇嘛不断祷告,除了一些后来因科学影响而信仰很淡的人外,在西藏全民是虔诚的佛教徒。我妈说想知道一个地方的人民信仰的虔诚,看那地方乞丐就知道,西藏的乞丐过得很好简直可以跟农民相比,怪不得拉萨,日喀则市大街小巷能看到很多内地过来的乞丐,虽然这句话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可我觉得很形象。


关于多杰雄天,早在16世纪之前多多杰雄天及其巴丹拉姆(吉祥天母)等都一直是整个西藏的护法神!由于时间的流逝,多杰雄天护法神在西藏政教统一的事业上做了许多弊大于利的事,对众生该帮的时候会帮到底,但该放火的时候也会放火,杀生,挑拨离间等等,如果多杰雄天信徒没有世世代代拜下去的话,此神会把所有血缘有关的都会毁灭掉!因此包括我们的祖先们都在排斥这个多杰雄天! 由于西藏的地广分散性,而且小型寺庙的多样性,虔诚信徒众多以及西藏整体教育水平的落后性而难免会在一些偏僻小区或边缘的地方有极少数的多杰雄天信徒,可是在大型寺庙或城镇人流剧中的地方是看不到多杰雄天信徒!多杰雄天与我们有着祈祷相反性的冲突, 它经常危害众生, 其中祈祷相反行是原因上区别,有过冲突是本质上的区别,它经常危害众生是行动上的区别! 所以我们不能拜此神!我们的宗教领袖绝对不是突然禁止供奉多杰雄天,从整体藏传佛教的发展来说,供奉‘多杰雄天’会因护法神不和而给西藏带来厄运。对个人来说供奉‘多杰雄天’只会给你带来短暂的好运。我们有一个邻村,全村供奉‘多杰雄天’这样他们发财很快,可过不多久每个人死的很惨,去世的人找不到尸体,对我们西藏人来说这是最不幸的死法。‘多杰雄天’不是佛教里的护法神。 我曾看到十一世班禅喇嘛在汶川地震中为遇难同胞的祈祷法会上他后面居然挂了一个多杰雄天的唐卡,我觉得这样不但不能有利去世的人反而是对他们的更大的伤害,也是对我们信徒的很大伤害。

天葬是藏族的一种传统,有的人说很残忍,我觉得一种民族文化的形成有他的道理,藏民族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孕育出来的独特的天葬文化,是历史文化传统和民俗文化发展的产物,就现代的眼光来看,天葬仍具有很多积极而又深远的意义
天葬所体现的藏民族的生死观。死对于藏民族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终结,而是预示着新生命的开始。天葬文化的核心是灵魂不灭和轮回转世观。即:世界上的生灵都是外壳和灵魂的结合体,死亡只是灵魂与躯体的分离,是灵魂从这个躯体到另一个躯体的转化。秃鹫食人尸体后,高飞天际,带人的灵魂进入天堂,成其善果,并使人坦然认识和对待死亡,会引导和警示活着的人向善自律。但由于现代大多数的人都相信人生只有这么一世,不是否定死亡,就是惧怕死亡,从而使现代人已经丧失长远的眼光,都肆无忌惮地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疯狂地掠夺地球,正铲除、毒害、摧毁 地球上的一切系统,我们正在透支我们子孙无法偿付的支票。如果人们都能接受死亡时,就不会将世俗的各种欲望也不会看的那么重要了。
藏族人普遍推崇天葬,是因为拿尸体来喂食秃鹫,是一种高尚的布施行为,体现了大乘佛教波罗蜜的最高境界——舍身布施。波罗蜜是一种菩萨行或菩萨道,是以大慈悲心为根本。同时,天葬的形式、特点让人们去选择平等的死亡去处,表现出极强的平等意识,平民理想的价值取向。不管活着时的身份是多么不同,任何人只要来到天葬场则是赤裸裸的躯体和人人平等的葬礼。体现了藏民族生死观的朴素意识。我很崇拜天葬,我希望自己死后能过天葬。从佛教意义来说那是很神圣的,秃鹫是世界上能过飞的最高的动物,它死时会向着太阳飞直到身体都烧尽,是我们藏族人的守护神。它是有灵性的那些罪恶深重的人秃鹫不屑吃,只好进行其他葬礼,这是在西藏是人人看不起的。从环保意义来讲天葬是对整个人类的贡献,在生时用善心对待身边的人,死后不留一点污染在这个世界,我为天葬而自豪。



藏族人认为在松赞干布时代,他就是坚热色[观世音]的化身,在这个时代达赖喇嘛和噶玛巴就是坚热色[观世音]的化身,佛祖为了保佑那个那个安宁的世界-----西藏一直守护着我们。每次我有困难或发生不好的事情我都会在心中默念佛祖,我就得到解脱,如果没有信仰我想我是活不下去的。我很庆幸我是藏族人,很庆幸我有信仰,藏传佛教最根本要求我们要善良,你帮了一个人就算他这世不能回报你,来生他是逃不掉的一定会回报你的,所以说帮了别人是为自己积德。信仰使我知足,让我有自己的尺寸,我总觉得自己很幸福就算没什么钱,可我的父母都健在,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爱,我有那么多要好的朋友,我对自己的现状很满足。

很多人说降神是骗人的把戏是迷信,可对我们西藏人来说那是种最有寄托的选择,是靠神灵依附在特定的人身上时来传达神的旨意。我青梅竹马的邻居那个哥哥就是降神的。在我们很小的他会有疯子的举动,后来认定为降神人,原来他们世家是降神的。我们家也到他那里降神过好几次,我们家是受过诅咒的,那事因为外婆的妈妈抢别人的老公,被原本妻子给诅咒 了,于是有一个‘赞’害她,听我外婆说她30多岁就突然失明去世时很年轻。这个诅咒也使我外婆身体一直不好。我们通过降神认了那个‘赞’,他看到我们家人很生气,我们献的哈达他都不接受扔回我们,不断说我们家人的不是,在我们跪拜请求下接受了哈达,在我们的恳求下那个‘赞’答应以后不害我们。虽然从此没有危害到生命,可我表姐,表妹平时学习那么好的每次重要考试都落榜,这样的情况在家里运气最不好的人要倒霉。


佛教早已成了藏族人的一种生活方式,确切地说,已是生活本身。神灵是藏族人民生活的一部分,藏族人民生活的一部分,神灵也可以说是藏族人朝夕相处的伴侣和朋友,因为每一个藏族人心目中都会有一个庞大的神灵系统,他们在跟它们交谈,他们在生活中跟自己的喜怒哀乐联在一起。我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我每天会念经,转念珠,背诵经书,跪拜。在我身边的人我会真心对待他们,只要有我能帮得上的我会尽力帮助。我希望每个人向我一样幸福,向我一样幸运。希望只要有生命存在的地方就是和平的,希望西藏不会再发生悲剧。


西藏人生活中有很多禁忌和习俗, 如有可能,藏族父母喜欢让达赖喇嘛为婴儿起名,或把孩子带到地位较高的转世喇嘛那里求名。但是一些不那么因循守旧的父母也可以在孩子出生的当天就给孩子起名或者随意选一个名字,例如:如果孩子生在星期六,就给孩子起名为边巴敦都(男孩)或边巴多玛(女孩)等等。但是,一般来说,人们希望由转世喇嘛起名,认为这样意义更大,能够减少疾病及其他不幸事件降临在孩子身上。有时,当孩子重病缠身时,转世喇嘛会提议更换一个名字,以使其重新恢复健康。在罕见的情况下,如果被证明天亡的孩子或成年人又起死回生,就要给他起一个奇怪的新名字"西洛"。地位较高的转世喇嘛也替性急的父母为体内的胎儿起名。
人们认为为一个胎儿购买和制作衣服极不吉利。如果买准备做尿布用的布,那么,孩子出生前绝不可做成尿布。人们认为如果不遵守这一习俗的话,胎儿很快就会死。许多人认真看待这个迷信,因为他们曾亲历此事。
人们认为娶个19岁的姑娘或比自己仅大1岁的姑娘为妻是不吉利的。据说在上述两种情况下,整个家庭将经历灾祸和不幸。此外,娶一个比自己大1岁的姑娘为妻的男子将受到妻子的管制 。
除掉瘊子的方法十分奇特,要在每月阴历十五进行,倘若是假日则更佳。长瘊子的人要站在屋顶上,用一把扫帚装出清扫瘊子的样子。然后,站在房下的人喊道:"你在干什么?"长瘊子的人应该回答:"我在扫瘊子。"据说瘊子会在一定的时间里逐渐消失。另一种除掉瘊子的方法是在野兔睡过觉的地方搓揉瘊子,但此时此地必须气候温和。
在穿衣服,特别是穿二手货的旧衣服之前,要在衣服上啐上一小口唾沫,然后在焚香上熏烤一下以除其晦气。晦气会玷污人的智慧线,亵渎附在其身的神灵。
在西藏,赞成妇女戴耳环,无论什么价值的耳环都一样,人们认为不戴耳环的妇女来世会投生为一头驴。在西藏某些地方,男子也戴耳环,但这是某种地区的习俗并非担心会投生为驴。
当你用新炉子或是用新锅新壶做饭、烧茶时,如果食物或茶煮沸,溢出了锅和壶,这是一个非常吉利的征兆,它表明将来会食物充足。人们认为,用机器不如用自己的双手准备食物,双手做出的食物更为可口。同样,人们还认为,在烧柴的火上煮出来的食物要比在煤气炉或煤油炉上煮出的食物更为鲜美。
藏人养猫并不是因为他们喜欢猫,而是因为它能驱赶老鼠。猫吃多种啮齿动物,所以被看作是罪孽深重的动物。人们认为,尽管对猫十分友善,但当它到地狱时,依然会说你的坏话。普遍的说法是,狗的主人不久于人世时,狗总是十分悲戚,而猫则静候其主人死去好来吃他的脑浆。他们说,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猫总爱蜷在枕边的原因。尽管猫被看作是有罪的、善嫉妒的动物,但就藏人而言,甚至拔掉一根猫毛都是极大的罪过,更不用说杀死它了。人们认为,你给菩萨或神敬上一百盏酥油灯也无法赎回你犯下的罪过。
数星星不好。据说我们数星星,星星反过来也会数我们:一具死尸、二具死尸、三具死尸......如果我们在数星星时说一位神、二位神、三位神,星星会回数我们一个人,二个人等。
古老的西方故事说,在彩虹的一端有一大堆金子,藏族民间传说也是如此。据说在彩虹的一端有一块如意宝,要想得到它,必须用粪便涂满全身,骑上一条满身也涂着粪便的狗去追赶彩虹。这样,彩虹失去了消失的能力而留在原地,你就可以得到一堆金子或一块如意宝。
 藏人相信每件东西都有自己的神,像灶神、火神、土地神等等。因此在建房或砌壁炉或炉灶时,要进行祷告并敬上供品乞神息怒。当修建寺庙时,要先举行奠基仪式,这样神灵会顺从人意,不再发出诅咒。
在给别人钱之前,年长的藏人会把钱放在胸前轻轻擦一下,这样,财气不会随钱而去,而是留在家里。
藏族父母不让孩子们耍弄刀子,同样,成年人也不要耍弄刀子,因为他们认为鬼能旋转刀子,会刺伤他人或杀人至死。
很喜欢王力雄先生在《天葬——西藏的命运》里的最后一段话,‘ 那天夜里我不仅在扎西和我的对比中更加深切地认识到西藏高原永远属于藏人,无论主权、国境、法律归属如何变化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还在冥冥中看到未来,如果有一天,主权、国境、现行的生产体系和法律秩序都随人类社会的末日不复存在,布朗会死,我会死,我们代表的缺乏抗受苦难能力、甚至已不知离开人造环境该如何生存的文明全都注定要死,而扎西却不会死,他是自然之子。只要人类还剩下最后一个种族和文明,那就一定是藏人和他们“天人合一”的古老文明。’让我们坚守我们的文化传统,坚守我们的信仰,这不是愚昧,也不是保守,而是一种文化的选择。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jiushizhu 2012-9-28 16:52
在这种地方提王力雄和他的《天葬》是不明智的。
回复 高原雄鹰扎西 2012-10-4 19:15
我们自豪。仰望清澈的蓝天;我们幸福。心拜神奇的布达拉宫;我们感慨。我们是---西藏人,来自高原的雄鹰;来自草原的骏马;来自雪域的牦牛。我们的灵魂深处,散发着糌粑的味道;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酥油茶;我们有着骏马的勇敢;我们有着雄鹰的梦想;我们横渡过雅龙藏布江;我们攀登过珠穆朗玛峰。
回复 雪域猛禽 2012-10-10 16:11
欣赏了,有些是是而非的东西,还有点杂乱。但是反映的内容还可以的。另外,在这样的地方引用王力雄的著作是十分不明智的行为,要为王老和你自己负责,以后要注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5 12:53 , Processed in 0.027148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