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母亲

已有 429 次阅读2015-12-28 00:32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休闲

惨老的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

白色的发丝蕴含着温暖的幸福。

微微颤抖的双手酿制着温馨,

微弱的佛灯下永远映着您的身影和祈祷的福音。

      飘落的枯叶在脑海中慢慢拼凑起,犹如一条彩色的丝带飘洒在家乡乡田间的小路中,永远映着您的身影,我亲爱的母亲。泪水打湿了衬衫,却不曾感到厌恶和不满而忙碌身影。我大声呼喊着“母亲”把载满清水的瓶子,高高的举起,瓶子在太阳下闪烁着光芒。‘母亲’您瘦弱嶙峋的颧微微的隆起,白天刚刚磨起的一层血泡却又僵硬了的双手抚摸着我的头,微微的笑容是那么的美丽。秋天时您腰上别着镰刀,早早的去麦田忙碌时,太阳像是和您过不去是的,用尽全身的力气,炙烤着大地,炙烤着小麦,也炙烤着收割小麦的您。我亲爱的母亲,空气似乎凝固了,只传来一阵阵哄哄的火响。您的脸上挥泪如雨,脸颊被晒的通红着,却还是对我微笑着。我亲爱的母亲,您就是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的家乡里的亮丽,高贵的风景元素,没有您家乡是怎样的灰色无光,没有您我将如何生存,我亲爱的母亲。

      当夜幕轻轻的笼罩在这个村庄时,您不管白天是怎么样的辛苦,慢慢的拖着疲劳无力的身体,向佛堂走去。手中的佛灯油,像是有着几千斤重一般,使你的身体微微倾斜着。佛珠在你的手中轻轻振动着旋转。您那惨老的脸上还是映着微笑。我亲爱的母亲,我知道您最幸福的是为你的儿女们祈祷和努力的去做每一件小事,只为能让你的儿女,有一点点时间,哪怕是一秒钟而已的休息,你都会去付出你的一切。在多的,在美丽的字词,在您的身上都现得逊色,我亲爱的母亲。

      可我又能对您做的了什么?我亲爱的母亲。自己无缘无故的生气时,向你大声的叫,直到你那满脸皱纹间流淌下泪水时,才知道心碎。对着你神圣的劝告,当做是微风而过,还向你顶撞转身走去,却不知您在我转身间流下眼泪。跟你打声电话时,您总是急着挂掉,我却无知的以后常常忘记给您通话。当你问起为什么不给家里打声电话时,我却用无知当借口,向您说我以为您没在想我,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可不知道您每时每刻都在思恋着我,担心着我这个不孝子。您急着挂电话,是为了能让我节省下那份钱,可以去玩,您却把一切的思恋当做一句‘好好照顾好身体’来代替。我亲爱的母亲。千言万语代替不去你对我的一份心,哪怕是一点点。

       我的母亲,现在我这里夜幕也轻轻的从天边飘来,你是否在那微弱的佛灯下,为我祈祷着。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9-28 22:43 , Processed in 0.025471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