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家乡,那座破残的水磨房

已有 47 次阅读2021-2-17 15:52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见闻

家乡,那座破残的水磨房

一条很长很长的水渠干涸了
裸露的河床干裂的水糟残破的水轮
水磨房为冬风所残
渐渐远去的往昔
像风烛残年的老人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古老
精美磨盘石知道
可它不说话

遥想当年
水会唱歌
磨盘会跳舞
水磨房会变魔术
阿妈背着青稞进去
阿爸背着糌粑出来
这里所有的人都吃着水磨的糌粑

在春天的河畔
我走进空寂的水磨房
一张空床
空着

我似乎听见水磨房在风中呜咽

水磨房就这样被人遗弃吗?
妈妈说
夏天我给你捎水磨的糌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3-3 12:46 , Processed in 0.034253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