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重读经典:品味《米拉日巴传》(三)

热度 2已有 255 次阅读2020-3-10 11:52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读书

米拉日巴的伯父和姑母:“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米拉日巴的伯父和姑母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投亲靠友,得到了米拉日巴的父亲的关心、照顾、扶助,但在米拉日巴的父亲去世后,他们却不知道感恩图报,而是忘恩负义的霸占了本应由米拉日巴和妹妹继承的家产,而且奴役米拉日巴家人。
对财富的贪婪,让他们丧失了伦理道德。最终他们得到了报应——米拉日巴放咒术杀死了他们的儿子等35人。也应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为什么米拉日巴的伯父和姑母能霸占他们的家产?为什么米拉日巴的母亲只有等到米拉日巴成人后才召集族人和村中德高望重的人,试图收回被侵占的财产?为什么米拉日巴已经放咒术让他的伯父和姑母家破人亡了,他母亲仍然不解恨继续让他学降雹法危害乡里。
我觉得这已当时藏区的生活习俗和她们母子三人所受的压迫有关。
可能当地的风俗习惯就是米拉日巴的父亲去世后,米拉日巴的母亲应该改嫁给米拉日巴的伯父,共同组成新的家庭一起生活,这也就是所谓的“肥水不流外人田”或家产不外流。这种习俗在藏区现在依然存在。我的家乡现在就有类似的2户,都是我的同学:一户是哥哥去世后,弟弟没再找媳妇,而是娶了嫂子;一户是哥哥娶了媳妇后,弟弟再没娶,而是嫂子一女侍二夫。
米拉日巴的母亲不愿改嫁,好强的她宁愿单独抚养儿女成长。但她可能已经破坏了当地的风俗习惯。所以,即便米拉日巴的舅舅、米拉日巴的未婚妻的家人也不想让伯父和姑母霸占家产,但他们得不到村里人的支持,或者说习俗所致。。
姑母能霸占家产,也因米拉日巴妈妈没改嫁,她才得以(托管) 本应由米拉日巴妹妹所继承的家产。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的藏族妇女出家后,娘家人是会给陪嫁财产(嫁妆)的。比如,玛尔巴的妻子有陪嫁的红宝石(松耳石),曾用它来资助米拉日巴的供养玛尔巴(但被玛尔巴没收了);米拉日巴的妈妈用出嫁时给她的地收租金,供养米拉日巴学艺。
按照当地的习俗,米拉日巴的母亲只有等到米拉日巴成人后,才能依据遗嘱收回家产,实现子承父业,但这唯一的机会却没有实现。
米拉日巴的母亲继续让米拉日巴学降雹术报复村人,可能是因为在财大气粗、恃强凌弱、盛气凌人,蛮横霸道的米拉日巴伯父和姑母不择手段占有米拉日巴家产时,米拉日巴母亲据理力争,但村里曾经参议米拉日巴遗嘱的村人选择沉默、妥协,没有按照习俗维持正义。这些道貌岸然的村里人,践踏了公平和正义。怨恨让米拉日巴母亲心理扭曲了,势单力薄的她,只有通过咒术、降雹法歇斯底里的报复,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匝普巴格西:嫉妒让人内心蒙蔽,心魔让人萌生恶念
藏传佛教里能够达到格西、堪布的,大都是学识渊博、满腹经纶、德高望重的僧人。
匝普巴格西有名望、有地位,但贪财,有才无德,且有情人。这可能与当时的戒律教规不严的宗教风气有关。朗达玛灭佛后,藏传佛教进入后弘期,期间宁玛派、噶当派、噶举派、萨迦派如雨后春笋般新派林立,但僧人的戒律教规却不严,败坏戒律的修行者大有人在。在宗喀巴对宗教进行改革,并创立了格鲁派之后,藏传佛教才彻底改变了颓败之势。
教唉指使相好给米拉日巴投毒的匝普巴格西就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的僧人。
 匝普巴格西在米拉日巴的教诲下,施舍财物,诚心忏悔,皈依米拉日巴并修得正法。可谓浪子回头金不换。
当今社会一些“伪活佛”,即非藏族,不通藏语藏文又不懂佛法的汉族“仁波切”,哗众取宠、沽名钓誉,败坏藏传佛教,让藏传佛教失去民族性。像“朝阳区的活佛”,诸如张铁林坐床,甚为可恶之极。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WANMACAO 2020-3-12 11:21
像“朝阳区的活佛”,诸如张铁林坐床,甚为可恶之极。
回复 gxp1201 2020-3-16 11:06
活佛不一定都是藏族,但一定要造诣高深、慈悲为怀
回复 热务游子 2020-3-17 11:05
gxp1201: 活佛不一定都是藏族,但一定要造诣高深、慈悲为怀
是的。
比如:历代达赖多是藏族,但四世达赖云丹嘉措是蒙古族,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是门巴族。
我指的非藏族,主要是不通藏语藏文又不懂藏传佛法教法和教义的“朝阳区的活佛”,诸如“张铁林坐床”。
谁知道张铁林竟然还是加入英国籍的英国人。恶心。

谢谢指教!
回复 gxp1201 2020-4-2 19:24
热务游子: 是的。
比如:历代达赖多是藏族,但四世达赖云丹嘉措是蒙古族,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是门巴族。
我指的非藏族,主要是不通藏语藏文又不懂藏传佛法教法和教义的“朝阳 ...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1-28 15:34 , Processed in 0.021180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