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戏改博尔赫斯小说:元诗

已有 186 次阅读2020-4-26 17:46 |个人分类:信手涂鸦:随笔篇|系统分类:文学| 诗歌, 音节, 王国, 博尔赫斯


        

      克朗塔夫一战,挪威人威风扫地,高贵的国王召来诗人对他说:“最显赫的功绩如果不用文字铭记下来也要失去它的熠熠光彩。我要你歌颂我的胜利,赞美我。我将成为埃涅阿斯,你将成为讴歌我的维吉尔。这件事会使我们两人永垂不朽,你认为自己能不能胜任?”

      “能,国王陛下,”诗人说。“我是歌手。我潜心研究韵律学有十二年之久。作为正宗诗歌基础的三百六十个寓言我都记诵。厄尔斯特和芒斯特的史实都积蓄在我的琴弦上,一触即发。我掌握这门艺术的秘密,平庸之辈莫测高深。我可以赞扬爱情、航海和战争,我了解爱尔兰所有王室的神话般的家谱,我深谙药草的功效、星象占卜、数学和教会法规,我还精通讽刺……”

      国王听他说完,舒了一口气:“等夜莺从南方归来,你就在朝廷当着诗人社的成员朗诵你的颂歌。每字每行,你都得推敲斟酌。报酬决不会亏待你。”

      “陛下,最好的报酬莫过于一睹圣颜。”诗人说。诗人颇通谄媚之道。


      这一年瘟疫流行,叛乱频仍,期限到时诗人交上颂歌。他根本不看手稿,不慌不忙地背诵起来。国王不住点头赞许。“我认可你的作品。你赋予每一个词真正的含义,你用的形容词无一无出处,都有例证。整篇颂歌中的形象在古典作品中都有根有据。你熟练地运用了叠韵、近似韵、音量、修辞的技巧、格律的呼应。爱尔兰文学即使泯灭,凭你的古典似的颂歌就能重建。”

      他静默了片刻,接着又说:“好虽然好,但是毫无反应。脉管里的血流并没有加速,手没有抓起弓箭,谁的脸色都没有变,谁都没有发出战斗的呐喊,谁都没有挺起胸膛面对北欧海盗。我们再给你一年时间,期待你另一篇颂歌。现在赐给你一面银镜,作为嘉奖。”

“我明白了,十分感谢。”诗人说。


      星移斗转,又是一年。夜莺再次在撒克逊的森林里歌唱,诗人带着手稿来了,这次的诗没有上次长。他并没有背诵,而是期期艾艾地照念,略去了某些段落,仿佛他自己根本看不懂,或者不愿糟蹋它们。诗篇很怪,不是战争的描写,而是战争本身。诗的形式也相当怪:单数名词后面跟的是复数动词,介词的用法也不符合通用的规则,败笔和精彩之处混杂,隐喻牵强附会……

      国王同身旁的文人交谈了几句,开口说:“你的第一篇颂歌可以说是集爱尔兰古今诗歌之大成。这一篇胜过上篇,同时把上篇彻底推翻,令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愚昧无知的人看不出它的妙处,只配有学问的人欣赏。这部手稿将用象牙盒子保存。我们期待你的生花妙笔再写出一篇更高明的作品。”国王又说:“ 作为我们赞许的表示,赐给你黄金面具。”


      又满了一年。这次诗人空手而来。国王见到了他不禁有点吃惊:他几乎成了另一个人。某些东西(并不是时间)在他脸上刻画了皱纹,改变了模样。他的眼睛仿佛望着老远的地方,或者瞎了。诗人请求同国王单独说几句话。

      “你写了颂歌没有?”国王问道。

      “写了,”诗人悲哀地说,“但愿我主基督禁止我这么做。”

      “你能念念吗?”

      “我不敢。”

      “我赋予你你所欠缺的勇气。”国王宣称。

      诗人踌躇再三,终于下定决心。他走上前去,俯下身子,对着国王的耳朵,念出那首诗。

       轻轻地,只有一个音节。

       那一刻,诗人和国王都没有大声念出那个音节的勇气,只在嘴里品味,仿佛它是秘密的祈祷或者诅咒。国王诧异和震惊的程度不下于诗人。两人对瞅着,面色惨白。

       这个音节,今天我们发现,是一首诗,里面耸立着这座雄伟的王宫,完完整整,巨细俱全,包括每一件著名的瓷器,以及每件瓷器上的每一幅画;还包含着暮色和晨曦,包含着从无穷无尽的过去直到今天在里面居住过的凡人、神、龙种的光辉朝代的每一个不幸的和快乐的时刻。


       “我年轻的时候,”国王若有所思地说,“曾向西方航行。我看到银的猎犬咬死金的野猪,我们闻到魔苹果的香味肚子就饱了,我见到火焰的城墙。在一个最远的岛上,有一个通天河,河里有鱼,河上有船。这些都是神奇的事物,但不能同你的诗相比,因为你的诗仿佛把它们全包括在内了。什么巫术使你写出来的?”

      “天快亮时,”诗人说,“我一觉醒来,念念有词,开始自己也不明白什么意思。那一个音节就是一首诗。我觉得自己犯了天主不会饶恕的罪孽。”

       “正是我们两人现在共犯的罪孽,”国王悄声说。“了解到美的罪孽,因为这是禁止人们问津的。现在我们该为之付出代价了。我赐给了你一面白银的镜子和一个黄金的面具。这里是第三件,也是最后的一件礼物。”

      所有的人此时都默不作声。

      国王拿一把锋利的弯刀放在诗人手里。

      然后起身,走下王座,自言自语高叫着离开王宫:

      “你抢走了我的王宫!”

      “你抢走了我的王国!!”

      “你抢走了我的一切!!!”

       据我们所知,诗人一出王宫就失踪了。

      国王从此成了乞丐,时常念诵着那个音节,在他的国土上四处流浪。


      别的人讲这个故事讲得可不一样。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件事情完全相同。他们说,这位诗人只要吟诵一首诗就可以使王宫消失不见,那座王宫就像被诗的最后一个音节抹去了一般,或者被吹成了碎片一般。这种传说,当然,不过仅仅是文学的虚构。诗人是国王的奴隶,所以他最后被杀了。他的作品湮没了,因为他应当湮没。他的后代仍然在寻找这个包含着整个宇宙的音节,他们或许永远不会找到,或许早已经悄悄地嵌入了祖先传下的黄金面具和白银的镜子里,世代流传。



       注:20世纪80年代读过博尔赫斯的小说,而且在文字中多次提到“一个音节”这个情节。这么多年过去,再次寻找这个故事,想重新阅读,结果发现居然是《皇宫的寓言》和《镜子与面具》两个故事,而这两个故事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被我神奇地揉进了一个记忆,非常魔幻。

      今天我为了还原我的记忆,试着将两篇小说融合成一篇,略微改动了几处小细节,“和合”成我记忆中的那一个故事——这样更符合我对“诗人吐出的那个神秘音节——元诗”的幻听幻记。

      纯属借鸡下蛋,游戏文字,自娱自乐。

      致敬博尔赫斯!


       ——2020年4月13日,海南清水湾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9-27 22:42 , Processed in 0.024506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