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纠缠不清的赤水河畔 (之7)

已有 285 次阅读2006-7-30 14:40 |个人分类:藏地游记|系统分类:驴友

10d17353f2a.jpg

纠缠不清的赤水河畔
                     
7月19日  阴  多云  下午小雨  仁怀→乐山

唐代诗人李嘉祐的诗中,“莫向黔中路,令人到欲迷”。
天刚蒙蒙亮,仁怀出发。薄雾,凉风袭人。
仁怀西行13公里到茅台。“中国第一酒镇”大牌坊前留影。早饭于茅台镇的石板街上。

10d173d8ffd.jpg

【茅台】茅台镇,以产“茅台酒”著名,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四渡赤水的第三渡之地。赤水河发源于云南镇雄,在四川泸州合江县汇入长江干流,古称大涉水、安乐水、赤虺河(虺,音悔,古书上一种毒蛇),因沿岸紫红色土壤,汹涌江水如赤血而得名。赤水河边还出产小糊涂仙、美酒河、赖永初茅台、郎酒、董酒、习酒等名酒。赤水河畔酿酒历史,可上溯至2000多年前的汉朝。司马迁《史记》记载,汉武帝饮过夜郎(今黔北一带)所产的名酒“枸酱”,赞曰“甘美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七经仁怀,畅饮茅台后写下“万顷明珠一瓮收,君王到此也低头,赤虺托起擎天柱,饮尽长江水倒流”。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茅台酒与法国科涅克白兰地、英国苏格兰威士忌,同被评为世界三大蒸馏名酒,并得金奖。
茅台地区独步天下的回沙酱香型白酒,还对中国革命有着特殊贡献。抗战末期,周恩来在重庆曾对作家姚雪垠说:“1935年,我们长征到茅台时,当地群众捧出茅台酒来欢迎,战士们用茅台酒擦洗腿脚伤口,止痛消炎,喝了可以治疗泻肚子,暂时解决了我们当时缺医少药的一大困难。红军长征胜利了,也有茅台酒的一大功劳”。
1953年,国家评酒委员会举行全国第一次名酒评比,首次评出中国八大名酒,即:贵州仁怀茅台酒,山西杏花村汾酒,四川泸州老窖,陕西凤翔西凤酒,绍兴加饭酒,山东烟台张裕葡萄酒公司的金奖白兰地、味美思、红玫瑰葡萄酒。茅台名列榜首,成为中国的国酒。

一出茅台镇,我们就走错了路。手中那地图册没有标出茅台通往四川古蔺有条省道。我们就荒谬地沿着酒香弥漫的赤水河岸,在一条县级公路上绕来绕去。为显示当地特色,连路边护拦都做成巨大的酒罇或茅台瓶状。

10d17459257.jpg

紫云风景区,留有绕过蜀山去的古盐道。“酒冠黔人国,盐登赤虺河”。乾隆年间,贵州总督张广泗奏请朝廷,疏通赤水河道,以便川盐入黔。“家唯储酒卖,船只载盐多”,为当时茅台一带繁忙景象之历史写照。光绪年间,四川总督丁宝桢再次疏通赤水,使茅台成为川盐入黔的四大口岸之一,贵州全省所需盐三分之二由此从陆路转销各地。

参观路边 “美酒河” (范曾体)摩崖石刻、世界第一石雕龙、以及酒神碑等人文景观。
路过养蜂场,停车购蜜,兑入饮水罐。养蜂人说是黄荆蜜。

10d17602547.jpg

路越走越窄,象通往小村庄的机耕道了。一问果然不对劲。掉头过桥至对岸,入川界。一条正从崖壁上新凿出的公路,这就是真正的蜀道了。要想进入巴蜀大盆地,不论从哪个方向都是极困难的!天然大屏障。
   
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音蝉)岩不可攀。
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
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李白《蜀道难》
   
李白曾歌蜀道难,长闻白日上青天。
今朝夜过焦崖阁,始信星河在马前

—— 韦庄《焦崖阁》

一个大塌方骇然堵在前面,被拦下的行人议论纷纷,说是半小时前山体崩裂的。要不是迷路又停车购蜜耽搁时间,说不准那一刻还正好撞此节骨眼上。谢天谢地!我们又逃过一劫。

赤水河两岸为险峻的高山,稍微开偏一步都会滑入深涧,叫人毛骨俱悚。我们把车倒回去时,徐榕新说他要闭上眼睛,不然会头晕的。

返回二郎镇,郎酒厂区。反正这个上午,我们在黔西北赤水河畔的乡村小道上纠缠不清。二郎中学大门前,一泼妇搬了一些石块堵在路中间,拦下几辆大卡车。那几个四川过来的司机蹲路边,叹息,抽闷烟,对一个蛮不讲理的妇人,他们束手无策。妇女说路要塌了,危及她家房子,政府不来管,她就不让车过。我们跟她理论,她马上跺脚戳着你鼻梁,一脸横肉抽搐起来——呸!不让你过就是不让你过,咋地!

出门在外,本该持众生平等,与人为善。性情倔强的老吴匪气十足,他说,江湖险恶,世道艰难,遇见困难就退缩,要不得!我们的时间宝贵,怎么耗得起!该出手时就出手!快把那厮架开!冲过去!谁要心慈手软,他就把谁扔下车去......

10d174a7670.jpg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9-30 13:27 , Processed in 0.023033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