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甲多吉的博客 https://blog.tibetcul.com/?22833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米兰达明示——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日志

老屋

已有 161 次阅读2019-12-26 17:34 |系统分类:文学

2019年12月10日

“ 心中的童话城堡 ”

那个前几年去还在的房子,是我的老屋。家里已没有人怀念它了。我给妈妈和姐姐讲,她们已没有一丁点兴趣。只有我认为它是老屋。

那不是一般人心中的那种老屋。那也不是我家的。那是公房。是那个年代所有职工干部住的公房。搬走时就要交公的。我的童年和少年就是在那儿度过的。它是我的老屋!

它座落在一所学院的最深处。一排平房的头一户。两开间,里进两间,也就是总共四间房,我单独有一间,那个年代很好了,有一个院子。不宽,很深。我们在院里盖了两间,一间厨房,一间储藏室。后来,又在储藏室旁边用皮板盖了一间柴草房。摞了半房子几乎到顶的柴火,剩的一半装满马粪。马粪是用来填炕的。柴草房只围了三面,正面敞着,方便取用。

马粪不好找来,牛粪更难。我家的马粪是父亲从骑兵团弄来的,那时候小,不知给没给钱。反正院子里其他人家烧的牛粪是一牛毛袋子五分钱买的。有群众会开着拖拉机到城里来卖。骑兵团长是父亲的老朋友。他们一起平过叛。打过土匪。但不是老战友,父亲没当过兵。就这个关系让我家始终有充足的马粪。我家的马粪着实让院里的人眼馋。马粪牛粪其实都不臭。我小时候一点也不讨厌那个味道。冬天的太阳会把的马粪晒干厚厚的一层,放学回来有时甚至会躺上一躺。靠墙边的地方有一年座了一窝胡蜂,我一直叫它们马蜂。初中学生物课专门捉了给生物老师看。才知是胡蜂。那窝胡蜂一直到我们搬走时还在。那么多年,我只被叮过两三回。生物是完全可以和人和睦相处的。那个柴草房剩多半柴火时我们开始大量用煤了。在旁边又垒了一人多高专门放煤的像羊圈的圈子。印象很深,第一次往里装。一辆四吨的“嘎斯”车拉来的煤居然都装下了。

从那以后,那个柴草房成了我的神秘基地。我把柴火堆掏空。里面做成心中的童话城堡。铺着厚厚的马粪,是我的地毯。四面镶上选出来的高高的干草。挂着我的刀枪剑戟。做完作业就钻进去。沉迷在那个世界中。苦了我妈每晚给我洗澡。那是无比美妙的记忆。在那里我快乐长大。在那里姐姐出嫁。在那里外甥女出生。在那里送奶奶去了天国。父亲都走了这么多年。它还在!

它是老屋吗?是的。应该是的!

谁给老屋下个定义?难道就是农村快倒塌的满是贫苦回忆的土房子才叫老屋?



作者:九甲多吉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4 08:16 , Processed in 0.022697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