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纯净写作是一种菩提道

热度 9已有 880 次阅读2013-12-31 09:33 |个人分类:我的评论|系统分类:文学| 海日卓玛, 诗歌, 菩提道, 藏族文学, 甘南

 

纯净写作是一种菩提道

 ——读海日卓玛诗集《菩提树下的歌声》

 

◎敏彦文

 

      在我拿到海日卓玛的诗集时,第一时间新奇的是她的书名。我想,为什么叫《菩提树下的歌声》呢?又不是喇嘛的诗集或高僧的道歌。一时没有想明白。

      后来拿回家时不时阅读,就对这个书名有了一些理解。下面我就从这里入手,谈谈我对这部诗集及有关问题的一些粗浅看法。

      1.菩提树和文学创作

      菩提树原产于印度,是一种大型乔木,树干笔直,直径可达3米,树高通常可达30米,有十五层楼高,树冠呈波状圆形,树叶苍翠婆娑,十分华贵。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得道成佛,所以菩提树被称作神圣树、思维树、觉悟树、佛树等,被赋予明辨善恶、宽宏大量、大慈大悲、觉悟真理、利乐众生等特性,而菩提一词因之就有了觉悟、智慧、成佛的意思。

       菩提道就是觉悟成佛的道路和方法。

       按照佛教万物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的观念,及菩提树作为树所具有的最朴素的特性——供一切人(不论国王和乞丐,不论活佛和牧民)乘阴凉及为人和动物(他者)提供有益的花叶、果实来说,则一切具有枝叶花果的树木皆是宽宏大量、大慈大悲和利乐众生的菩提树。推而广之,所有行善干好、有益于他人他者的人都是菩萨,或者具有成为菩萨的根基,是菩提道的实践者,因为他们不仅有慈悲心、利众心,而且有利众行。

      广义上说,既然一切有慈悲心、利众心和利众行的人都是菩萨,或者具有成就菩萨的根基,具有行走在菩提道上的品慧或资粮,那么,作家诗人也不例外于此。因为优秀的作家诗人首先自己有觉悟,或具有觉悟的丰厚根基(利根),才能写出优秀的能使人开悟的作品。对作家诗人而言,只要他写作,只要他发表作品,他就离不开对真、善、美、智的思考、探索、砺练、抒写和讴歌,他就应该是具有慈悲心、利众心和利众行的智者,或者具有成为智者的品慧(利根)。而成为智者正是得悟菩提道、成就菩萨身所应具备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条件。戒、定、慧三律径中的慧就包含这样的意思。

      菩萨是巴利文菩提萨埵音译的简称。菩提觉悟之意,萨埵众生有情(有感情的众生)之意。菩萨意译过来就是觉有情,包括自觉和觉他。就是说,菩萨既是已经觉悟的众生,又是以觉悟他人(有情众生)为己任的有情。

      某种意义上说,优秀的作家诗人也有觉有情的情怀和智慧,或者说具有菩萨的情怀和精神。自古以来,优秀的作家诗人都是有灵性和智慧的人,也是有慈悲心和利众心的人。许多作家诗人在创作过程中,在塑造人物、构建故事情节、抒发情感的同时,也在阐述其是非观和对真善美智的认识。并且,优秀的作家诗人在创作的同时,还通过自己的社会实践活动为国家、民族和人民大众谋福祉或鼓与呼,实践利众心,丰满菩萨行。另外,优秀的作家诗人还通过诗歌创作活动来认识人生和世界,思考和追求宇宙真理,并将之视为人生的责任和使命。这样的作家诗人在中国历史上不胜枚举,如屈原、贾谊、司马迁、曹操、韩愈、柳宗元、杜牧、欧阳修、陶渊明、陈子昂、王维、李白、杜甫、王安石、范仲淹、苏拭、陆游、文天祥、关汉卿、 冯梦龙、吴敬梓、曹雪芹、龚自珍、鲁迅……等等。他们不但具有非凡的灵性和悲悯情怀,也具有超人的智慧。正因为如此,才写下了那样多优秀的作品,为世代所传诵,滋育着一代又一代数以亿万计人的心灵。在此意义上说,他们本身就是菩萨。

      作家诗人虽然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但自古以来,作家诗人往往被视作灵异之人,具有通神的特异之能,作家诗人的语言(尤其是诗人的诗歌)被视作具有来自神的启示的特性,具有神性之光。按照“一切善法皆为佛法,一切善言皆为佛言”的观念,作家诗人的作品(尤其是诗人的诗歌)则具有神圣性、思维性、觉悟性、佛性等菩提属性,作家诗人则是一株株具有血肉之躯和智慧大脑的灵长类菩提树,而作家诗人的创作活动也就成了实践菩提道、传布菩提道的一种活动。以此论之,作家诗人把诗歌创作活动这项创造和传扬真、善、美、智的心灵工程做好了,也可以得道成佛的,至少可以在一定层面上或一定空间中获得使灵魂自在的智慧和方便法门。海日卓玛给诗集取名《菩提树下的歌声》,是不是有这样的意念和构想呢?

       2.海日卓玛诗歌的菩提精神

      我们不能给海日卓玛的诗歌强加一些形而上的因素,也许她自己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设想和实践。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一切文艺创作活动,都是高于创作者本身那个实体的,同时也是高于生活本身的。优秀的文艺作品如果抽取了形而上的因子,那它就如同草原上的牛粪饼一样没有色彩和灵性,更奢谈神性?我相信,一切成功的卓越的文艺创作活动及其作品,都有神示的因素在里面,否则,我们的祖先为什么要树立一个文艺之神呢?我们不是有一个叫缪斯的诗歌之神吗?

       纯净的诗歌创作是一种菩提道。我不知道海日卓玛为什么将自己的诗集取名为“菩提树下的歌声”?但我感觉她有一份觉悟心、智慧心、慈悲心、利众心和感恩心。她的诗歌创作或者说她的情感世界是通过这样几层阶梯而达到人间菩提的境界的。首先是触(入世),其次是痛,第三是思,第四是觉(悟),第五是入世(再触),第六是精进。

      人是不能遁于世外的。要生活,就要入世,就要接触这个物质和精神的世界,与之发生关系。而接触世界,就会有烦恼,就会有精神上的疼痛。有疼痛就会有思考,有思考就会有总结,有总结就会有觉悟,从而再入世再度接触世界时,就会站在更高的层面、更好的角度,使用更有效的方法,获得更高更深层次的觉悟。觉悟到一定层面和深度,就会在生命之道的修持上达到精进的程度或生态,就会成为智者或准智者。海日卓玛正是通过这样几道门径和修持,来磨砺性灵、发觉慈悲、开悟智慧,从而在诗歌艺术的世界里达到菩提树那明辨善恶、宽宏大量、觉悟真理、归于平寂,最终实现大慈大悲、利乐众生这样一个朴素而高尚的境界的。当然,海日卓玛的诗歌不是严肃高深的佛学禅言,也不是门径错综的修道教科书。收录在《菩提树下的歌声》中的83首诗歌,全是她真情实感的抒发,是发自多情善感心灵的歌声,优雅通俗,情义婉露,既有对自我世界真切痴情小爱的宣流,也有对滚滚红尘错杂现象的深思;既有对本民族文化的挚爱和讴歌,也有对大千世界受难者们的悲悯和关爱;既有对一个个可敬可爱的人与物的书写,也有对脚下江河大地的个性化赞美;既有冥想的泉流,也有顿悟的火花……如她在《心与心的承诺》中写道:“四野的风陡起/吹得我木然/因忍不住忧伤/来到那熟悉的青稞地/等待我四散的亲人/从田野中归来/从一个期待到一个期待/从一个迷茫到一个迷茫/忧伤的走过……/我的等待苍老了世界/我的寻觅消瘦了季节/我的守望孤独了岁月/我的忧伤寂寞了苍穹/明知,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等待/因为,心与心的承诺”明知不可能,却因为那份慈悲心,所以执拗的等待和期盼。在《夜沉沉》中她这样写到:夜很沉/风很轻/思念很深/寂寞穿过发髻/落下了一地秋霜//山很沉/月很轻/梦很悠远/是谁让我在佛前哭泣/惊醒了屋檐下酣睡的燕子//夜很长/心很痛/灯很幽暗/晃着我孤独的影子/搀扶着我孤独的心”。很透明的十几行诗句,就把“小我”在大世界中的沧桑和疼痛描绘得淋漓尽致,且如油画般丰美,清醇之中透露着几缕悲悯情怀,潜藏着一丝菩提成分。在《玉树请不要哭泣》中她这样写道:“曾经的美丽依然会更加美丽/来年格桑花依然在玉树高原尽情绽放/这是一个驰骋在马背上四季追赶太阳的民族/你会坚强的站立在青藏大地/哈达依然飘舞在唐古拉山脉的天空之上/神山顶上/不倒的为你们祈求祝福/佛龛前不灭的酥油灯永远闪烁着生命之光//玉树请不要哭泣/天将美、地将美、人将更美”。虽不能为玉树人民以身替苦,但诗人却也用一个柔弱女子的胸怀为灾区的重建增添正能量,亦是一种菩萨心、菩萨行。在《冈钦曼巴——王万青》中她写道:“冈钦曼巴——王万青/你从南国踏上西去的列车/从此一去不归/把南国美好的时光封存在记忆里/把青春和梦想植根在茫茫草原/……精湛的医技/高超的技术/暖暖的话语/把一个个垂危的生命从死神那夺回……/你走遍每一座帐圈/你翻越了无数次大山/你趟过了无数次河流……/温暖了多少牧人的帐圈/笑在老人的脸上/笑在孩子们的脸上/甜在你的心田//四十载流年似水/你把深深的脚印留在草原上/为草原牧民撑起了一把健康伞……”诗人用简洁而写实的笔法,形象的展现了一位四十年如一日如菩萨般在草原扎根行医的南国医生的鲜活形象,再次通过感动中国十大杰出人物王万青的生动故事,抒发了诗人对菩萨心、菩萨行的赞美和向往,也再次展现了其诗歌的菩提精神。可以说,《菩提树下的歌声》中的83首诗歌,在某种意义上看,皆是慈悲心的一种反映,皆具有菩提精神和菩萨情怀。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谭旭东在《清澈的诗歌和真诚的人格——序海日卓玛的诗》中说:她的诗和歌词一样,具有优美的音韵和节奏,讲究自然的语感,真切的感情,给读者一种天然的雪莲之韵,让人看到了诗歌最本真的品质。”

       什么是诗歌最本真的品质呢?无非是真、善、美、智。而达到纯粹的真、善、美、智的无上境界,正是菩提道修行者们所精意追求的成果。

       著名女诗人完玛央金在其评论《天籁之音——写给海日卓玛的诗集<菩提树下的歌声>》中这样写道:“《菩提树下的歌声》……首先打动人的是作者清澈的似溪水一般的真情、她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视角敏锐独到,情感细腻真挚,语言质朴无华,许多句子让人过目不忘,感觉如春风拂面……作者丰富多彩的情感世界,展示给我们大善、大美和大爱。”

       海日卓玛正是借助其“丰富多彩的情感世界”,来展示她的“大善、大美和大爱”之菩提心、践履她的菩提行的,这便是一个诗人的菩提精神和菩提道。 

       (本文是20131120日作者在海日卓玛诗歌集《菩提树下的歌声》发行仪式上的发言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那萨 2013-12-31 09:53
      
回复 海日卓玛 2013-12-31 15:00
感谢您的厚爱!
回复 求道昆仑 2014-1-4 16:48
    
回复 高原之眸 2014-1-5 15:22
期待大姐更好的作品!
回复 张毅的博客 2014-1-15 09:57
评论的很好。你的佛学知识也是很有根底的。张毅在这里祝您在新的一年万事如意,身体健康,扎西德勒!
回复 Thokme 2014-1-16 05:07
评论不错,实属事实。其中充满正能量,我喜欢!
回复 1968gannanmyw 2014-1-17 15:12
张毅的博客: 评论的很好。你的佛学知识也是很有根底的。张毅在这里祝您在新的一年万事如意,身体健康,扎西德勒!
感谢老哥评论夸赞!也祝福您新的年万事吉庆,身体健康!
回复 1968gannanmyw 2014-1-17 15:12
Thokme: 评论不错,实属事实。其中充满正能量,我喜欢!
多谢!
回复 sangbu1988 2014-1-31 21:54
  
回复 1968gannanmyw 2014-2-4 21:55
sangbu1988:   
多谢!
回复 朗卡拉姆 2014-2-5 13:08
我来学习了。
回复 桑骥鉴赞 2014-6-21 17:57
姗姗来迟,加补学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7 17:05 , Processed in 0.032035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