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格桑花》,甘南文学的居地同饮者

热度 5已有 2554 次阅读2013-1-3 01:24 |个人分类:我的评论|系统分类:文学| 文学, 座谈会, 格桑花, 敏彦文, 编辑部

甘南文学居地同饮

 ——在《格桑花》编辑部工作暨甘南文学创作座谈会上的发言

 敏彦文

       甘南是甘肃文学的一个重镇,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建州以来,甘南文学为宣传甘南,打造甘南民族文化品牌,提升甘南文化软实力做出了积极贡献。而这一贡献与《格桑花》文学期刊数十年如一日地坚守,以及对本地作者持续不断地培养和推介是分不开的。可以说,《格桑花》是甘南当代(汉语)文学的苗圃和母校。

      《格桑花》与甘南文学休戚相关、同呼吸共命运,某种意义上代表着甘南文学的精神价值、现实处境,也显示着甘南文学的疼痛。

      《格桑花》自1981年创刊,至今已编辑出版70多期,发表各类体裁的文学作品上千篇800多万字,为甘南文学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至今,她还是引导甘南文学创作者积极创作的一个有效航标。正如完玛央金在《改革开放30年甘南文学概览》一文中所说:“《格桑花》杂志的出版发行是甘南州以汉文为主创作的文学走进新时期,走上一条康庄大道的重要标志。《格桑花》向全省、全国文坛推出了一批批作者,团结和培养了一批批本地及藏区作者,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加快和推动了甘南文学事业的发展。” 

      《格桑花》29年的履历和精神价值取向可以用这样几句话概括:“平稳走来,不急不火朴实大方,不赶时髦辛勤耕耘,不事张扬坚守阵地,不甘落后。”这是《格桑花》一贯所秉持的精神价值,它像暗夜里的一盏灯,使甘南的文学创作者在走路的时候,一抬头间总能看到它默默洒下的光亮,因之而继续前行,不致于因夜黑和寂寞而回头,放弃文学创作之路。在绝大多数甘南文学作者心中,《格桑花》是他们发表处女作的地方,是他们从事文学写作道路上洗礼“入教”的地方,是一个可望而可及的花园。的确,如果没有《格桑花》,我们甘南的许多作家诗人可能就不会有文学写作的发轫和初航,也就不会有我们甘南文学队伍今天这样一个壮观的阵营。可以说在甘南文学繁荣发展的道路上,《格桑花》真是功不可没。
       然而,《格桑花》的这种精神价值取向,使它的现实处境显得尴尬。读者和市场是喜欢时尚和包装的,《格桑花》却没有也没法时尚和包装。因为它的钱囊羞涩,因为它的环境清冷,因为它对文学价值的坚守执着。于是,走到今天,它的形象依然是平实和寂寞的,处境依然是艰难和尴尬的。说它不存在吗,它还一年两期的出版着;说它存在吗,许多人早已忘了它,记不起它。尤其在互联网成为生活重要元素的新生代(80后、90后)们那里,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有《格桑花》这样一本文学期刊。这当然是新生代们的一个缺憾,更是《格桑花》的缺憾和疼痛。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如果说形而上这个道指的是精神产品的话,那《格桑花》不缺形而上的东西,它可以从各个方面征求到数量和质量都很好的文学作品——只要它愿意想办法去做。它所缺的是形而下的东西,就是钱,就是财力的支持。尤其是近十年,由于财政的吃紧,《格桑花》的日子已经过的十分艰难了,一年只能勉强出刊两期,加上印数有限,影响力在不断下降。这种形而下的缺乏,使得它无法将自己这块蛋糕做大做光鲜。当然,从另一角度说,形而上这个道中,也包括社会的价值趋向,即大众对文学和作家诗人的看法,也就是文学和作家诗人在社会上的地位或角色价值。这方面,经济社会发展滞后的甘南同样落后,令人乐观不起来。因为切身的体验告诉我们,文学在我们甘南社会的主流场景中往往是一个贬义词,而作家诗人即文人则成了一些政客、商人、公务员和社会市井人员,甚至广大的群众嘲弄的对象。对作家诗人的社会角色评价甚至比对贪官污吏的评价还不堪,许多有潜力的作家诗人因此丢弃文学创作,转而去官场钻营或下海经商。因为人不是神仙,须食人间烟火,所以这种来自社会深层的主流价值判断对文学写作者的负面影响是十分有效的。这对甘南文学甚至文化来说是一种深刻的疼痛,对《格桑花》来说也是一种深刻的疼痛。

       甘南的文学生长环境对《格桑花》发展的负面影响确实很大,而《格桑花》无法选择和摆脱,因为它与甘南和甘南文学居地同饮,风雨同舟,甘南文学的生存环境就是它的生存环境。

       我们不缺乏具有巨大潜能的优秀作家诗人。我们缺乏作家诗人有效生长的环境,缺乏对作家诗人及其作品的打造、包装和推介。别的暂且不说,就阵地环境来说,我们除了《格桑花》这块严重瘦弱的田地外,再没有一个能够把作者包装和推介出去的阵地。其实话说回来,在目前的景况下,《格桑花》的包装和推介能力也是有限的,因为它一年才出版两期,一期才印刷1000册,况且不是公开发行的,只是在有限的范围内赠送而已。也许有人说我们有《甘南日报》,有《羚城周末》,有电台和电视台。且慢,在大环境笼罩下,我们的媒体能干什么?除了在有限的版面上被动的发一些质量不是很高的文学自由来稿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追着政务活动跑。跑会议、追官员、报企业,是记者编辑们乐此不疲的“正务”,哪里有心思来关注文学和作家诗人呢?其实,文化包括文学的缺失,正是我们甘南的媒体含金量不高,读者不喜欢,发行量和收视(听)率上不去的一个重要原因。甘南的这些媒体只是扮演了一个传声筒的角色,没有把自己打造成为具有显明特色的亮丽的文化品牌,某种意义上,它们的存在对于甘南经济社会的发展是可有可无的。因为在网络时代,在大媒体垄断时代,人们已经连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的一些节目、栏目都不听不看不读了,谁还会听、看、读甘南的这些广播、电视和报纸呢?甘南的新闻媒体和甘南的文学及其作家诗人一样,已经谈出了人们的视野,已经被严重边缘化了。

       作家诗人和文学地被边缘化并不是作家诗人的错误,也不是文学的错误,而是社会价值观严重倾斜的错误。它代表着文化的被边缘化,甚至对文化态度的功利化。而文化的被边缘化对于一个地区的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将是致命的。

       我们有一批有着巨大潜能的优秀作家诗人和许多优秀作品,我们为什么总在草原上徘徊?完玛央金在《改革开放30年甘南文学概览》一文中说:“甘南历史悠久,民族文化积淀深厚,民风淳朴善良,社会生活安定而少受外界侵染,是一块文学创作上可以大有作为的纯净之风水宝地。”的确是这样,甘南地处世界屋檐,位于甘、青、川三省交界,青藏高原和中原大地的结合部,是一个以藏族为主体的民族区域自治州。自古以来,甘南就是内地通往藏区的主要通道,是内地与藏区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桥梁,是安多藏区的政治文化中心。特殊的区域位置和多样的自然环境,为形成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提供了特别的生长环境。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甘南人民用辛勤的劳动和无穷的智慧创造了绚丽多姿的民族文化。境内有大量的风景名胜和文物古迹,如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寺洼文化等都曾在这里驻足。而多彩多姿的民族风情和民俗活动更给甘南增添了无穷的魅力。特别是藏传佛教文化和藏族民间艺术使得甘南文化资源有着别具一格的特色和优势;独特的藏族传统文学、音乐、舞蹈、戏剧、曲艺、绘画等蕴藏着深厚的文化内涵,是作家诗人进行文学创作的汩汩源泉。但由于上述的社会价值判断所形成的文学生长环境,使得我们所拥有的这种优势无法有效发挥它的功能作用,倒使作家诗人们故步自封,丧失了与外界交流对话的期许和有效渠道,从而地理的人文的优势成了劣势使经济、教育、文化、区位等环境成了开拓创新思维的桎梏,变不成文学创作的优势。

        但愿《格桑花》和甘南文学能迎来自己蓬勃生长的春天。                                       (2010年7月16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1968gannanmyw 2013-1-3 01:27
  
回复 1968gannanmyw 2013-1-3 01:39
  
回复 索木东 2013-1-4 10:09
  
回复 1968gannanmyw 2013-1-4 16:46
索木东:   
多谢斑竹抬爱!
回复 potala 2013-1-7 00:08
好书: 托洛茨基的《俄国革命史》.
法国大思想家托克维尔说,提倡唯物主义的人都是坏人。
耶鲁大学公开课《欧洲文明》第五讲说到法国大革命前的启蒙教育分五个层次:1。 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等大思想家;2。Academy 研究院;3. 共济会;4. 文人沙龙;5. 市井文化,街头巷议,道听途说,流言蜚语,八卦新闻,色情文学。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3-1-9 09:40
欣赏了
回复 岁月如水 2013-1-9 12:57
愿格桑花更加美丽、芬芳!
回复 1968gannanmyw 2013-1-16 20:43
potala: 好书: 托洛茨基的《俄国革命史》.
法国大思想家托克维尔说,提倡唯物主义的人都是坏人。
耶鲁大学公开课《欧洲文明》第五讲说到法国大革命前的启蒙教育分五个层 ...
共济会据说是一个世界性财团组织,美国针对世界各国的“讨伐”据说都是它的计划,
回复 1968gannanmyw 2013-1-16 20:44
丹正嘉的blog: 欣赏了
问候先生
回复 1968gannanmyw 2013-1-16 20:44
岁月如水: 愿格桑花更加美丽、芬芳!
共同期待
回复 1968gannanmyw 2013-1-19 09:17
potala: C 国对世界各国的洗脑文化经济侵略的计划,出自ch中海。
国家和民族的强大表现在另一个方面就是文化和价值观的输出,用文化和价值观去影响甚至“侵略”“控制”别国别民族,而不是用武力。用武力是下策,万不得已才用,也是愚蠢的行为。“不战而屈人,”“善之善者也!”佛教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它没有通过战争而将佛法输入到世界各地,所以说佛陀是伟大的,是空前绝后的圣哲。
回复 求道昆仑 2013-2-2 11:30
精神成为物质的附庸的时代,纯洁的诗歌只能是一种自我修炼。或许诗歌从来就是自我修炼的一种方式,只是贪欲的人把她变成一种工具,把诗歌变作谋生工具就像女人变成妓女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4-14 00:43 , Processed in 0.041383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