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前槽里后巷里

已有 253 次阅读2006-9-17 18:33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在旧洮州的民间有一句闲谈话,人们谝干谈①时常常提起,并由它引出一则故事: 话说从前河州城里有一家名叫“见客笑斋”的饭菜馆,老板鲁不韦小气诡诈,想方设法蒙客人的钱。为了达到花最小的本,赚最大的钱的目的,他给手下一干人下了死命令:凡是客人用剩的饭菜,一律不得作为废菜废饭处理进泔水桶,而要将其回收作再生利用。为此,他还绞尽脑汁地想了一句暗语,叫作“前槽里拉到后槽里,后槽里拉倒后巷里。”并对暗语作了注释:前槽就是指前面客人用剩的饭菜,后槽就是指厨房,后巷就是指后面来的客人。通俗的说,就是前面客人用剩的饭菜撤到厨房经过再加工后,再端给后面来的客人吃。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不知蒙骗了多少客人。 有道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一天,馆子里来了一位名叫王天禄的洮州客人,他要了饭菜,就坐而等待。这时,他听到收钱的主高声喊到:“前槽里拉到后槽里,后槽里拉倒后巷里。”跑堂的堂倌应声而动,将王天禄左边桌子上刚才一位客人吃剩的饭菜快速撤进了厨房。王天禄心想:这家饭菜馆的堂倌真麻利,收钱的主吆喝的话也很有意思,只是那话的意思不好理解……他想的空间,堂倌已将一盘热气腾腾的饭菜上到了他的桌子上。饥饿的王天禄风卷残云般吃了起来,吃着吃着,他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细细一看一品,嗯!——啊!这饭菜的味道和气色怎么像回过锅的剩饭剩菜呢?他再次仔仔细细一看,哼!果然就是剩饭剩菜回锅加工后又端给我吃的。一股真火立时由丹田窜到了心窝,再由心窝窜到了大脑。他攥紧拳头正欲发作,突然一个念头窜上了脑际,闪电一样亮了一下,嘴角也随之显露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于是,他把紧攥着的拳头松开了,忍住这口气付了饭钱。 出了馆子,王天禄先将半截马缰绳栓在馆子前面的栓马桩上,然后径直来到衙门,状告见客笑斋饭菜馆老板鲁不韦伙同店员长期偷盗来往客人马匹,请县太爷明查并依法惩治。县太爷问王天禄有何凭证,王天禄说,凭证就在饭馆,请县太爷派人着便装与他一起去取。县太爷答应了,派一位师爷、一位捕头和几个衙役改换了便衣,跟王天禄直奔见客笑斋饭菜馆。 路上,王天禄对师爷和捕头说:“两位大人想不想取得鲁不韦他们犯罪的证据?”师爷和捕头说:“笑话,不想取得证据,我们跟你干什么来了?喝西北风来了不成?” “好!二位爷既然想取得证据,就须听我的,否则,证据是无法取得到的。”王天禄严肃认真地说。师爷和捕头心里一阵不高兴,心想,你个穷告状的,贼心倒不小,竟然要我们听你的,拿自己当老爷了,哼,真不是东西!两人想敲打敲打王天禄,但看看他那副严肃认真劲儿,再想想自己也要立功,要是白跑了路,也很无趣味,就答应了。“好,就依你。要是找不到证据,你可要吃罪。” 见客笑斋门前是一片半亩见方的栓马场,零零落落、长短粗细不一的立着七八根木桩,栓着三五匹马,其中一个桩子上还残留着一截绳子。王天禄指着那根桩子对师爷和捕头说:“二位爷,你们可看好了,这桩子上残留的绳子就是被割断的我马的缰绳。” 师爷和捕头看了看,并用手摸了摸:“嗯,确实是半截马缰绳。那我们动手搜吧!” “且慢!”王天禄急忙阻止。“我们先在这里吃饭。”王天禄压低嗓子悄悄说。“什么!?找证据还得吃饭?” 师爷、捕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十分吃惊。“是的,只有吃饭,才能找到证据,证据就在吃饭里头。”王天禄耐心地解释。“好吧,吃饭就吃饭,不过钱得你掏,我们可没带钱。” 师爷、捕头没好气地说。“当然是我掏钱请二位爷了。” 王天禄、师爷、捕头三人进了见客笑斋饭菜馆,留下衙役在门外守侯。王天禄大声喊着叫了饭菜,然后对师爷、捕头说“请二位大人注意,他们的盗窃活动即将开始,不过请二位大人安坐不要动,只用尊耳细听便是。” 他们刚坐下,便听到老板高声喊到:“前槽里拉到后槽里,后槽里拉倒后巷里。” 几个堂倌应声而动,将几个桌子上客人吃剩的饭菜撤了下去。师爷和捕头听不懂,就问王天禄:“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王天禄乘机说:“这是偷盗转移顾客马匹的暗语,一旦看准客人的马匹,他们就会喊这暗语。这暗语的意思是……” 王天禄按自己的需求添盐加醋的解释了暗语。“那我们让衙役去抓。来……” 捕头欲呼衙役行动,王天禄忙捂住他的嘴,“大人,使不得,不能用武的,要用文的。” “为什么?” 师爷和捕头疑惑的问。王天禄很神秘的说,如果动武的,就拿不到一文钱,只要如此如此,便可拿到一笔白银。师爷和捕头一听有白银拿,顿时心花怒放,便高兴地听从了王天禄的主意,安坐不动。 三人吃过饭(王天禄是走过许多地方的商人,识时务,通机变,为使自己的计谋成功,他专门点了饭菜馆里最好的几样饭菜,这种档次的饭菜一般食客通常是不点的,鲁不韦他们也就不便作弊,王天禄、师爷、捕头三人吃的自然是新做的饭菜),有喝了半个时辰的茶,在这当中,饭馆老板果然有将暗语喊了几次。师爷、捕头也将这暗语分析了几遍:嗯——!“前槽里拉到后槽里”,是将马匹从门前拉倒后院,“后槽里拉到后巷里”,是将马匹从后院拉到黑窝点窝藏起来,然后伺机处理掉,嗯——是这样!没错,就是这样!王天禄一听,高兴地说:“二位爷真是办案高手,一说就说破了贼人的诡计。” 于是,三人便高兴的领着衙役回县衙向知县作了汇报。知县命令他们正式逮捕鲁不韦及其伙计,并当堂审问后作了判决。判罚鲁不韦白银一千两“充公”,并责令他将王天禄“被盗”的马匹原物归还。鲁不韦为了今后继续开他的饭菜馆赚钱,只好把实情隐去,将错就错认了罪,交了一千两白银给县太爷,“送还”了他们“偷盗”的王天禄的马匹。从此再也不敢蒙骗顾客了。事后,师爷和捕头分别从知县那里得到了二十两白银的奖赏,其余九百六十两白银知县大人自己笑纳了。 [face=楷体_GB2312]敏彦文在街市上见闻此事后感言:王天禄是一介商人,也是一介平民,他的智慧就是平民的智慧。在法制和道德都不健全都很畸形的传统的中国,这种智慧对弱势无助的平民来说是十分必要的,经管它显得狡诈和缺德。另外,也可以这样说:在不公正又无处申告的世界里,也许这种黑色的幽默是最好的讨得公道、为大众申告的办法。这里有一个关键,就是受害的平民要如王天禄一样智慧勇敢。[/face]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2-26 15:37 , Processed in 0.039091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