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一辈子的晚餐

已有 586 次阅读2014-9-12 17:08 |个人分类:|系统分类:文学





一辈子的晚餐

黄昏临近,母亲有些迫不及待
查娅心领神会,点燃了白色的蜡烛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星期五下午
烛光——
并没有让屋子显得更加明亮
一家人齐聚一堂,围着餐桌
合首祷告,然后享用安息日的晚餐
桌前整齐地摆放着刀叉和汤匙
夕阳透过彩绘的窗格,洒下一地彩色的碎光
而这样的一天,夜晚也心领神会,提前来临
有人在急促地敲门,汤汁撒到了父亲的胡子上

查娅平静地用勺子喝完土豆汤
然后把刀叉掩藏在桌布底下
直到六十岁
她都不敢用水果刀削水果皮

2014-4-12
于泽库

 

 

惊蛰

 

电影落幕

人群作散

那个神经病

还在暗地里

抹着泪

 

2014-4-27

 

 

风在街口哭哑了嗓子

 

来自西伯利亚的一群风

个个脱掉了棉裤和大衣

赤身奔走于城市的每个街口

他们纷涌而至

围攻每一栋高楼

他们排山倒海

挤破大门,吹倒大树和护栏

叫嚣着,挤进人类的门缝

哭嗓着,整整喊了一天

我躲在大楼最底层的酒吧

在一段欢快的蓝草音乐过后

忽然感到身后有一股凛冽的风吹进了沉闷的人群

人声渐起,重又沸腾。

 

2014-5-6 于青唐

 

 

乡野

 

乡野微醺的风灌醉了你

树叶枯黄,落英缤纷

童年走了,没人陪你玩儿

你面向远山呼唤着些什么

云儿散去了、细雨斜

一个孤单的背影

这终究也是个活法

 

2014-5-14

 

 

恶棍

 

那个恶棍竟然哭了

哭得那么伤心

你也跟着哭起来

你原谅了他的罪行

可人们群情激愤

喊着要杀了这个恶棍

你开始痛恨这些没良心的人们

 

恶棍嚎啕大哭、悔恨不已

在电影里,他原谅不了自己

 

2014-5-19 于青唐

 

 

喝酒

 

盛夏之夜

聚友五六

麒麟河边喝酒

友人酒醉

叨叨絮絮

不胜厌烦

点燃香烟

望流河西去

河水一片淤黑

穷尽黑夜

有一双双手

在河水里挣扎

哀号远离

人群作散

友人睡去

怎奈又一个悲楚的夜

 

2014-5-22 于青唐

 

 

吃酒

 

我知你最近缺钱吃酒

我便撂下手中的活儿

跑往银行,取出一沓钞票

 

阳光纷纷钻进了大地的犄角旮旯

它们侧耳倾听,钱的去向

也好,我正欲要让老天看个明白

也让朵朵云彩道道光芒替我给您捎话

我是怎样让兄弟们高高兴兴地喝酒

然后去本城最隐蔽的洗脚屋高高兴兴地洗脚

他们和洗脚姑娘们打成一片,满地酒瓶

他们误以为闯进了李白和柳永光顾的青楼

肆意揣摸姑娘们的大腿,打情骂俏,满嘴酒气

有人还在大声地朗诵悲情的诗句

等我醉入梦乡,他们突然集体失踪

我梦到他们一个接一个冻死雪地、淹死粪池

 

阴阳割昏晓,老天爷终于目不忍睹

悄悄地把人们去天国阶梯的一块木板

放回了原处

 

2014-5-26 于青唐

 

 



那些置于床头的书,开始

发霉。书页黄枯、破碎、凋零
它储藏了一段时间的厚
像一块字体漫漶的石碑

2014-5-27 于青唐

 

 

不朽的歌

 

一个雪夜

我和朋友

在火烈鸟酒吧

听一位老女人

用低沉的嗓音

合着破手风琴

和走调的钢琴

在诉说,或者歌唱

朋友微醺

他说:碰一杯!

为了这首不朽的歌!

 

2014-6-4 于青唐

 

 

在雪泥里撒点儿野

 

夏日黄河源头岸边

每年如期举办一场交响乐

所谓观者,大抵一群官员

农民、市民和牧民是没地儿看的

 

有那么一天

在连绵的雪山间

人们抬头遥望纯净的雪山

身子骨滑入黑土滩的雪泥里狂欢

那一定是一个摇滚音乐节的现场

 

2014-6-4 于青唐

 

 

卢旺达边境孤儿院的孩子

 

我在网上听到了他们欢快的合唱

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瘦弱的黑孩子

拿着大汤勺搅动玻璃杯里的白砂糖

脸上露出微笑,就像我们贫苦年代

长辈们给我们一颗水果糖一样欣喜

 

2014-6-13 于青唐

 

 

迟暮之年的青春跳动

 

时间过了5111个月零5

城市的上空已然没有了野鸽子

一股热风穿过马路,河流污浊

一群群人躺在阴凉的地方睡觉

一个14岁的小女孩嘴里含着棒棒糖

走过老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身边

老头儿神情恍惚,右手微微颤抖

好像想起了一件难忘的事情

 

2014-6-13 于青唐

 

 

饿死没粮

 

他是一个胖子

精力无比旺盛

像一只被喂肥的巨大蜂王

像所有的伟人一样掐腰雄视天下

他步履缓慢,肚皮上的肥肉也跟着微微颤抖

他的头上插满了表现勇敢的五彩羽毛

他的族人们节衣缩食,埋头苦干

像工蚁一样勤奋,制造出手枪和大炮

准备在隔日临晨攻打另一个部落

 

2014-6-13 于青唐

 

 

为什么哭泣

 

哭泣

是人与生俱来的简单行为

不需要学习,生来就会

就像置身黑暗会莫名恐惧

就像喝多了酒会满嘴胡言

就像叹息、就像打喷嚏、就像爱怜

作为灵长的人类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那么,人为什么要哭泣和流泪

流泪对人有什么作用和意义?

这个问题

困扰了人类几万年

2014-6-30 于青唐

 

 

乡村客车

 

时间的音符散落

整整一个秋天

它慢腾腾地钻进手指的缝隙

任骨头在隐忍中渐渐睡去

人们匆忙搭上经过路口的乡村班车

准备遁入盲流

藏匿于乡村班车

驶向城市的繁华

 

荒野是腐朽的

败露出它忧郁的气相
整个大地阒寂无声
在大地的胸腔
夜晚的情绪开始发芽
夜的脉络漫过脸庞

汽车的血脉开始膨胀

灯光剪开了夜色

道路阡陌,群群铁马奔驰
一千张面孔,肤色掉漆

像古代棺椁漫漶的藻纹
车流往东、往南、往西、往北

奔跑、飞翔,在大地的阶梯

我记得,那时,我的荒野已是夜晚

 

2014-8-25 于青唐

 

 

灵魂换衣裳

 

雅兹迪

 

笃信轮回

金发、蓝瞳

 

孔雀天使降临

这是众生的新年

她们围火起舞

 

八月的两河泛滥成灾

浮现楔形文字的懺言

魔鬼撕扯他们的衣裳

辛贾尔山脚十字架林立

 

2014-8-29 于青唐

 

 

青唐以东

 

鞋子破了

谁也不认识你

城墙不高

双手插进裤兜

冷风吹过

你站在瓦砾上

望不到家乡

这里的水太浑浊

在远方的家乡

黄河一下子奔腾远去

那么干净地流向东边

 

 

火车开出了拉美的孤独

 

咣当咣当咣当咣当咣当

火车里面塞满了各色人

火车经过了潘帕斯草原

火车经过了亚马逊流域

火车经过了马孔多小镇

火车冲出了太平洋的风

火车开进了智利大地

火车沿安第斯山南下

在五十三年零十一个日日夜夜后

火车在南极冰封的大陆中央抛锚

 

2014-9-22 于青唐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4 09:02 , Processed in 0.026543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