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Mongolia Rock'n'roll

热度 2已有 1340 次阅读2013-12-20 17:52 |个人分类:|系统分类:音乐| 蒙古, 金属

            

   One night in peiking with mongolia Rock'n'roll


        题记:1213日在北京九宝乐队专辑首发式上的一些絮语,兼评Taan towch乐队(该文为笔者回宾馆后躺在床上在微信上一颗字一颗字摁下来,算是即兴之言,一家之言)


        Mao livehouse很早就耳熟能详,我说的是上海的Mao,今天有幸在皇城根,北京的胡同里弄,一间废旧的遗弃的厂房里目睹了三种风格乐队的演绎,当然主角儿是九宝(Nine treasures)乐队。

        先谈谈第一支暖场乐队:圣殿骑士,这名字颇有复古意味,但似乎也被人们用滥了,单看名字,正中我所料,一组死黑金属+哥特风格乐队,女歌手歇斯底里地嘶吼,但还是缺少了一股子死黑腐烂的气息,编曲一般,乐手技艺也一般,也感觉到音响似乎对他们有意见,不那么给力,好在我们进入时,他们了大半,我所期待的是最后的压轴——“九宝
        
接下来登场的乐队,蒙语转写拉丁文谓之:“Taan towch”,乐风大抵属于原生态民谣以现代的编配来演绎(在曾经风靡一时的校园民谣、城市民谣、乡村民谣后,注入了一剂新鲜的民族原生态民谣,「类似乐队如我们所熟悉的:尼玛乐队、玛吉阿米乐队等」),乐队中传统的乐器和现代乐器在配器中占着各半各半的角色,我刚开始以为这就是九宝乐队,因为在刚进门时我问门口售票的长发哥们儿,九宝乐队是什么风格?内哥们儿说:金属!
        
乐队除了马头琴和老外鼓手的出色发挥,我更被电音呼麦歌手所深深感动,在他如痴如醉地吟唱中,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维吾尔老歌手,敲打热瓦甫、弹奏冬不拉,举目摇头,吟唱着木卡姆,仿佛声唤天方,进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一般而言,呼麦者,中规中矩,或许他被周遭的音乐和人群的呐喊所感召,投入无比,给乐队的发挥增色不少。而盘腿坐在中央的歌者长得有点像维族人,鹰钩鼻,戴顶礼帽,斯文、寡言,他们来自新疆,演绎着蒙古卫拉特部的民谣。
        
Taan towch演出完后,我一直以为这就是九宝乐队,我还暗自嘟囔,这不是金属啊,内门口售票傻逼怎么能说这是金属,好歹也是牧业金属(相对农业金属而言)啊,哈哈哈。乐队离去,一幅幕布升起,人们驻足观望,幕布上播放的是又一组蒙古乐队,很牛X的节奏电吉他,洁白的哈达系在吉他、架子鼓、麦克风上,抛却理想的画面,音乐很带劲儿,这就是传说中今晚的压轴、主角儿——九宝吗?
        
我的疑问瞬间释然,幕后身着蒙古袍子的乐手来回布置着乐器,而挡住舞台的幕布上不知道播放了多少遍乐队简短宣传片次数,我不得而知,7遍、10遍?
       
突然,在人们的焦躁不安中一段电吉他Riff兀自回响起来,电吉他饱满的失真音色放佛蒙古大漠的沙粒漫溢、飘荡在整个空间里,现场开始骚动了,当幕布退尽,五个蒙古大汉伫立舞池,主音吉他兼主唱已然进入状态,长发盖住了半边脸,头发的缝隙里我分明看到了苍狼凶险的目光,右手在琴桥上游刃有余,好像在磨制一把蒙古弯刀,磨刀霍霍、切切嘈嘈!而左手食指很稳健、老到地大横(吉他大横按法)在琴桥,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跟随食指的推移、挪移像三个附魂的精灵跳跃在琴桥上,贝斯手小眼睛、高颧骨,散发出厚重的蒙古人特质,鼓手刚满20岁,过剩的力比多宣泄于密集的切分音符上,马头琴在整个音乐编配上起到了超越低音吉他(贝斯)的功用,它是整个音乐的幽灵,请允许我在这里说到幽灵这个字眼,它分明是幽灵,流窜于铿锵的鼓声、激越的吉他Solo和阴沉的贝斯间,我说啊:灵魂出窍了!
       
乐队演绎了一首英文歌曲,闭上眼,若叫我猜测,我会毫不犹豫的说:这就是辉煌时期的Metallica(美国著名老牌乐队:金属乐队「风格本来就是大概念的金属,乐队名字也是金属这个词」),不论曲风(尤其是节奏吉他),还是主唱的唱腔,十足范儿的Metallica再现!乐队成员对乐器的拿捏很是老到、成熟,他们后来也说到的,这和他们早年混迹于其他乐队有关,也许是志同道合,他们五人走到了一起(原来我压根不知道九宝),但我猜测到他们确实深深烙有Metallica的痕迹,我要说的是他们已然超越了前者,所有的歌曲大多是蒙古的民间曲调,不失民族,却也先锋!
       
相对于前两个乐队,九宝乐队的成员在台上和观众的互动是那么地自然、老练,好像是老朋友来了,要打开封存已久的烈酒,一同和台下的新朋好友喝它个杯盘狼藉、东方发白。主唱在每一次演绎完一首曲子后就要挑起观众内心的焦躁与不安,那就躁起来吧!他说。人们在看台上狂舞、甩头、碰撞、尖叫、嘶吼,现场高潮迭起、陷入癫狂,我被狂舞的铁托挤到了墙角,即便如此,自己也浑然不觉间晃起了脑袋、顿着足踩着鼓点。
       
九宝乐队属于激流金属,属于速度金属,属于鞭笞金属!现在时间4:47,当我在微信上一颗一颗地摁完这些字,生理的困倦阵阵袭来,是的,我还没说完,不过,再说就是梦话。


                                                                                                                         2013-12-14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AJBM 2013-12-23 15:20
太想听了,可打不开
回复 印第安女孩 2013-12-23 17:20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7 09:22 , Processed in 0.025512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