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青海日报》刊发西藏三区·诗歌群100期纪念专辑

已有 653 次阅读2013-12-6 21:32 |个人分类:|系统分类:文学| 西藏, 三区, 诗歌



    编者的话:作为我省少数民族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我省藏族文学创作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涌现出一批前景看好的作者和作品。他们作品数量之丰富,民族、地域特色之鲜明,受到业界的广泛关注。进一步激发广大作者的创作热情和文学梦想,“江河源”副刊特编选其中颇具代表性的藏地诗歌群中部分诗作,和读者一起领略雪域之美。

 

德乾恒美

 

                                        雪域大地的每一个石块里都栖居着一个神明

 

 

    题记:诗歌在路上,生活在别处。有这样一群人,借助诗歌之力营造和勾勒内心深处积淀的希望,一如雪域高地上自古传唱的《格萨尔》。诗歌让他们安心、让他们感觉到某种宿命的牵引,烙印出时空里一个情绪的存在,经由你、我、他传抄下去。

 

1

    2007年初春,藏地诗歌群建立,从最初的3人发展到现在的50人规模,群员分布在青甘川滇藏,以及内地多个藏人居住的地方;从第一首同题诗《挽歌》诞生至今,到201310月同题诗歌已到100期,累计达2万余行,近20万字,参与人数700人(次)。无论是数量和质量都在逐步提升,先锋意识更加明确,态度更加坚定,诗歌的共同爱好让我们走到了一起。我们从日常琐碎中分出时间,关注诗歌,关注藏族汉语诗歌,并且参与其中,抒发个人情怀、万物世相。诗歌群提供了这个平台,大家在这里,互为师长,取长补短,学习诗友的写作经验和感悟,在诗歌技艺和理论方面进行深入探讨,为藏族汉语诗歌的发展尽绵薄之力。

    时至今日,到99期参与诗人达29人,100期时达到30人,他们从事各个职业,在短期内限时写作,能达到如此人数,难能可贵。我们还记得,为纪念一位罹患白血病而失去幼小生命的藏族儿童,诗歌群发起的一次爱心诗歌行动,参与者近20人,共同的关注让我们走到一起,大家齐心协力,用诗歌表达我们的爱心,关注贫困,关注弱势,珍惜生命。到后来,汶川地震、玉树地震、雅安地震、波士顿爆炸等等自然和人为灾害面前,诗歌群成员都发起组织书写纪念性的诗歌,用诗歌悼念亡者之灵,用诗歌抚慰存活下来的人。

    诗歌群的平台是网络,网络构建的平台是虚拟的空间,因此大多数群员彼此从未谋面,我们的友谊建立在网络之上,所有情谊都是构筑在对诗歌的认识,对生命的理解,对世界的看法,对民族前途的关心之上,因此大家对诗歌群的感情比较深厚,它超越了时空的界限,更跨越了身份的限制。

    有人问我作为藏族汉语诗歌群,它的特色在哪儿?在这里,我想借用别人的一句话,一位彝族诗人经常在我博客留下的评语:我们借助主流的语言,无尽地叙说着民族诗人的情怀。这应该算是我们的特色。

    诗歌的终极意义就是对人类的关怀,对人性和宇宙的探赜索隐,尝试着用自己的话语,用自己独特的视角书写藏区的万物世相。藏民族文化思想在我们的诗歌创作中须臾不离,是我们诗歌的基调,是我们诗歌创作营养的源泉。

    雪域大地的沟沟壑壑里都是神明,每一个石块里都栖居着一个神明,诗歌—————这神示的光芒属于我们,属于我们这些营造和铭刻诗歌的小手工业者,上苍降大任于斯人也,这是诗人的命运。

2

    我们的周遭有无数的幻相,它们是谁,抛却虚无、直抵现实,在这里,每天都是新鲜的原味喜马拉雅牦牛奶提供给无计其数的读者。读诗,让我感到很顺畅、舒服,可能这就是一个诗人惯常的、健康的,生活之中不可或缺的营养源泉,他们为什么借助文字抒发内心深处的寂寞、忧伤、无助和向上的,积极的、乐观的情绪呢?姑且说,上苍可以作证!让他们在各种感官交叉呼应的情绪里来回奔波,诗歌让他们安心、让他们感觉到某种宿命的牵引,烙印出时空里一个情绪的存在,它经由你、我、他传抄、传承下去。

    也许诗歌这玩意儿,对于外人而言,欣赏它,也需要暖场,那些突兀的眼神,冷酷的神情或许不会理解字里行间散发的作者久远以来的厚重,它再次证明了诗歌属于远古,来自远古,来自鸿蒙初期的通灵,万年后,在21世纪快餐消费社会,诗歌归属于少数,它受孕、发育、成长至此,经由每个时代的认定和辉煌,被每一个足具慧根放浪形骸者游吟,它属于圣经、可兰经、伏藏这些优美的神话情结,抛却冷色的理性和镇定,诗歌的光芒不可限量,它属于少数。及至未来,翻阅心理路程,这多美妙啊!一个诗歌爱好者,一直在追寻,他们相互拭目以待,保持默契,这绝妙的不可言状。

    我常常会翻看诗歌群过去的作品,每读一次都会让我猛然醒悟,倦意全无。我要夸赞这些诗句,忧郁之美、哀伤之美、哭泣之美、绝望之美充斥其间,而个中内容,需要我们用心去体味,那字里行间弥漫而出的,久违的、致命的、决绝的气场会使很多人难以自拔,甚或无地自容!通过这些作品,让我了解到真正意义上的诗人,而这种认识一直在不断提升中。设若没有诗人,世界可能将一片黑暗,道德遍地发霉,所有的承载都将形同虚设。今夜又一次迷醉于诗歌所释放出的强大能量中,一如核子的蘑菇云,洞见黑暗如白昼!

    诗歌在路上,生活在别处。富足的经验会让你我备感轻松,那不仅仅是灵魂之间相抵牾碰撞出来的火花,更是一代人以不同的方式为之潜行的足迹,历史必将彰显出它真正的面目。

    一百,是一个轮回,一百零一又将是一个新的起点!

 

 

嘎代才让(北京)

 

寒光

 

我被日光划伤,略疼……

天空中飘着久远年代的战火

像上师脸上的皱纹。一道深沉的光

驰越了我正在念诵的经卷

带着隐约的锈迹

到了山顶,阒无影踪。

犹如你和我看见的场景:

被隔壁的经轮吵醒。被屋顶高挂的

蜂巢吵醒。被记忆中的

武士吵醒。来不及被无限的光阴废弃

将悲痛的路途称作高处

 

我带着几近空虚的语言

一截吟唱,梦中的

爱和疼痛,无端地贴近

大金瓦寺的黄昏,朝向你

弯曲的美丽。

此刻,我所目击的大地怀抱雷霆

和它热烈的心脏相拥。

有一句话必须说出:

岁月有一双脆弱的脚!

 

作者简介:嘎代才让,生于上世纪80年代,诗人、词作家。现居北京。

 

卓仓·果羌(青海乐都)

 

喜马拉雅

 

亿万头黑牦牛托举起亿万头白牦牛

狮子、雪豹、骏马、鹰鹫

在空中游荡……

哦,阿克嘉措就消失在那些神秘的野兽丛中

他那绛红色的袈裟

被一轮弯弯的月牙叼起

 

作者简介:卓仓·果羌 ,青海安多卓仓藏族。2006年开始诗歌创作,作品入选《诗选刊》、《中西诗歌》等国内外各种诗刊选集。

 

 

此称(云南迪庆)

 

身世

 

1

 

我的草原裹着一袭冰寒沉睡了

牛羊羸弱,像一群群被漂白的往年

自迟暮的低洼追赶日光———

喘息不已的日光

落单的耕牛,执念荒废的谷地

拿一粒坚硬的种子

复兴所有已死的繁茂

 

2

 

一场浅雪过后,往年在草原复苏

随着日光泛蔓,

那些歪歪曲曲的轮廓,都落入眼帘

我看见硝烟背后,到处流窜的河流

明亮而又湍急的河流

 

3

 

炎热的一年,突然降下雨水

我坐在古旧木门前

随一滴雨水,渗进往年

祈求死在雨水里,再次长出时

看见一座毫无斑点的雪原

 

4

 

雪在高处斑驳起来

我的双眸开始生锈

祈望一场滂沱大雨

让我种植一座雪山

飞翔的雪山

 

 

作者简介:此称, 1987年生, 云南迪庆人,自2008年开始写作,作品散见《民族文学》等文学刊物。

 

 

扎西才让(甘肃甘南)

 

三日谈

 

昨天,导游小姐指着远方

让我看首曲的落日

但我却这样回答她:

我觉得天空里到处都长着金杉树

树林里,一些树叶在慢慢地飘落,

一只鹿低头看见我们站在桥上指指点点。

她奇怪地看了我一会

终于把手搁在我的额头上

一边抚摸,一边用同情的口吻问我:

你是不是病了?

我觉得我可能真的病了

因为在天空里

我还看到了一些可以入药的植物

比如芍药、当归、枇杷

正静静地在天空深处开自己的花

 

今日,在医院里,导游小姐用医生那样

专业的眼睛默然无语地看着我

我费了很大的劲,才让她明白

天空里确实有一小片野菊花也开了

她的脸转向天空,身体也轻轻地摇晃起来嘴里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一阵风从窗户外吹进来,她倒了下去

像一堆穿着裙子的麻袋

我俯下身

想把她抱起来

可我发现她的身躯似乎太长了

她的胸部,确已形成了两个山丘

而头部,是一片静静生长的森林

我看着她,她闭着眼睛。

几个人跑过来,七手八脚地把她弄走了。

 

明天,我想我还是应该等待导游小姐

慢慢地醒过来,

拉着她到黄河岸边去

站在被余晖浓墨重彩的桥头

慢慢地和她聊天

那时候

天空里的那些金杉树的树叶

将一片一片慢慢落尽

那些当归、芍药和枇杷的花朵

也会慢慢地凋零

 

作者简介:扎西才让,1972年生,甘肃甘南人。曾获甘肃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甘肃省敦煌文艺奖等奖项。现供职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文联。

 

 

班玛南杰(青海果洛)

 

笨拙的思念

 

我经历并错过太多

世间万物相互引领交融的感动

 

就像大武轻易陷入严冬的一夜

托梦于诸神万灵,想要

找个适于自己安灵祭礼的垭口

能够规整余生沉静之时

也能拾起往事,记忆就此翱翔

 

如果我们习惯

向突兀在命运之外的冷峻解释什么

初雪之后,整个无法考量和预计的漫冬

是最为贴切和圆满的回答

 

或者,在春天到来之前

用笨拙的思念展开热情

听雪,小心翼翼,润开新芽

 

作者简介:班玛南杰,男,198111月生于青海省共和县,现供职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委组织部。

 

 

次仁嘉措(浙江宁波)

 

青稞的命运

 

念青·眼神

 

风沟岭上的黄昏

被玩童涂鸦成儿时最后的疯狂

母亲,青草

以及山坡上与先辈一样沉眠的石头

在无数个夜里,在无数个南方城市

构划无数个鲜活的图像

刺痛了无数个眼球

打湿了无数个沉眠的夜

 

归去

 

回归青藏,褪拭蒙尘

放牧羊群,放牧孩子般纯真

种植青稞,种植残留的梦想

打碾秋天

打碾梦想的秋千里摇摆的中年果实

或者,在一个凉爽的夏夜

让酒嗝包纳整年的风调雨顺

 

 

·心颤

 

南山的风吹草动,哪一缕不与你丝丝相关

经幡涤荡,乡音在地埂间吆喝

父辈捧着心 在南山脚下眺望

我们捧着归去的尘囊,捧着模糊不清的信念在东钱湖边摆排

先人的背影,慢慢缩小在大山的皱纹里

我们的脚掌,慢慢退化成土地最后的指柔

 

转身

 

来世,请我以青稞的名义轮回

心怀希望,在南山发芽、成长,直至白首

 

作者简介:次仁嘉措,原名许常元,安多卓仓人,80后诗人,曾任文学网站榕树下网络编辑,暂居浙江宁波。

 

 

道吉交巴(甘肃甘南)

 

风吹过恰盖

 

鹰飞抵扎嘎草原

翅膀卷起流浪的风

一百首牧歌泛白

没入羊群

黄昏的炊烟中

听闻故乡再一次寂寞

 

作者简介:道吉交巴,男,1983年生于甘南,现为某房地产公司行政主管。

 

 

王志国(四川阿坝)

 

那是我向神下跪的地方

 

在经幡飘舞的圣地

我把吹动的风称作神的肉身

我把众神赐福的大地喊作故乡

 

奔流的金川河徐徐向东

拐一个弯

再拐一个弯

把臂弯里沉睡的旧时光,轻轻抱紧

而在流水之畔

唱经的幡旗

用飘荡

抚平众生

内心的皱纹

 

云朵之上,桑烟袅绕

雪花之下,一盏摇曳的酥油灯

将神性的光芒照耀

多年以来,我把金川

这个祖国西部边陲的小小版图喊作故土

把通向老松坪的那一条蜿蜒小路

当作等我回家的门

 

那是我向神下跪的地方

一只牦牛头骨虚空的眼窝里

左眼住着我的前世

右眼看着我的今生

 

作者简介:王志国,男,197711月出生,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庆宁乡松坪村人。曾获第五届四川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优秀作品奖、四川首届十大青年诗人奖。

 

 

白央(西藏山南)

 

寂静的伦巴村

 

没人说得清杰拉山何时横贯在

通往外界的路上

年迈的枣红马顺理成章,充当翻山的脚力

铃铛声声,久远的生动留给群山

山雀不及聆听,旱獭不及躲藏

一撮飞扬的尘土蜿蜒离去

面朝村寨那缕古老的炊烟

 

是怎样一双巨掌能把大山劈成峡谷

又把房舍撒落在玩味的田间开枝散叶

隐匿在深山的绛红色古刹

都说是班丹拉姆发间遗落的红珊瑚

法号声自山谷明明灭灭

把村寨的心事轻轻揉进山腹

 

无人有心把它载入史册

寂静的伦巴村

问及老人

只重复着一队驮着僧衣马帮的离去

没问来路,不知去向

一只大雁孤鸣,没入云霄

 

伦巴依旧在云端,在谷地酣睡

雪山静默合十,那些有关青稞酒醉

糌粑飘香的故事早已无人问津

而今夜,它却悄悄潜入我的思绪

犹如一块鲜美的酥油

在舌尖化开时的甘醇

 

 

作者简介:白央,女,西藏山南人,现供职于西藏山南地区经济合作局。曾在多家文学杂志发表作品。

 

 

扎西顿旦(西藏日喀则)

 

草原

 

冥想了很久,我一定属于草原

至少上辈子一定在羌塘

一片望山跑死马的草原

没有蟾蜍和飞鱼

但那是谁的草原

我始终记不起,那么长远的往事

 

如果草原的众神死亡

对神而言,倒是好消息

只是牧人和那些

从拉萨流放来的人

去跟谁索要一个,更远的远方

还给雅砻河谷的亲人

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后来海子死了

我回头看他,他温柔

爱我所爱在于生命之上

我不能,如他潇洒

他爱着一个女人

我却爱着很多人

说我是一把火

将烧空大海,或烧毁自己

 

我等待了很多个年头

惟有玛旁雍错,能熄灭我的热爱

重又回到草原

月光如刀,我仍是牧人,也有家室

日光耀眼

只身打马,过众神死亡的草原

 

作者简介:扎西顿旦,男,1984年出生于西藏日喀则。作品散见于《西藏文学》、《诗选刊》等文学杂志。现供职于西藏日喀则地区一所高中。

 

 

刚杰·索木东(甘肃兰州)

 

火焰,或深处的伤

 

当每一片叶子

都用绚烂的色彩

涂抹内心深处的伤

当每一粒霜

都用冷酷的面容

把季节染成烈火的模样

我知道,那么多的生命

还没有好好活过,就已经面临死亡

 

葬我于泥土吧

葬我于九月凌乱的山岗

不需要九十九朵黄菊

不需要九十九首哀歌

不需要九十九只夜莺

在黑幕背后,佯装

可怜的哀伤

 

我将等待,白雪覆压的日子

我将等待,朔风四起的四方

然后,于晶莹的世界

把那些火焰

还有火焰一样闪亮的眼眸

在黎明到来之前

轻轻唤醒,或者

深深埋藏

 

作者简介:刚杰·索木东,男,又名来鑫华,安多卓尼人。70后诗人。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

 

 

德乾恒美(青海西宁)

 

吉他手

 

我看到一个盲人歌手

他粗糙的手指拨弄着低音吉他E

来回摩挲、寻找着音符准确的位置

声音低沉而轰鸣

沙哑的音色徘徊低回

穿梭于和弦的缝隙间

娓娓吐露他的忧郁

当吉他拔剑张弩,扫弦切切嘈嘈而来之时

他已经声泪俱下,歌词被哭诉而出

突然歌声戛然而止,吉他以2/4拍的节奏

一拍子击打出一声低沉的隆隆声

他在歌声里拍打着翅羽

来回低飞

 

 

作者简介:德乾恒美,男,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生,祖籍安多卓仓。系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

 

 

琼卡尔·扎西邓珠(云南迪庆)

 

失约的春天

 

一场雪劫持失约的春天

缓步走近我的高原

 

奶子河舒展双臂

击碎薄冰

哼唱冰封数月的欢歌

伊拉草原,挣脱寒风与坚冰的蹂躏

伴随黑颈鹤的低鸣

引诱农夫播撒不久的青稞籽

 

蓄积半年力量的草根

耐不住寂寞

倔强地探头出土

亲吻游客厚底的旅游鞋和不再疾驰的马蹄

 

这个时节

猎猎风中

拉响祖辈的牛角胡琴

让奶子河

醉倒在野牦牛的传奇里

 

走马伊拉翠绿初染的草滩

拾掇豹子的传说

塞满降格阿普①早已空扁的行囊

背负一路月光

走向梦中的香巴拉

 

注①:降格阿普为藏族传说中能言巧嘴的人物,据传是故事和谚语的初创者。

 

作者简介:琼卡尔·扎西邓珠,男,云南省作协会员,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甘孜州境内金沙江畔的小城———巴塘,作品散见于《贡嘎山》、《西藏文学》等刊物,主编《回归》藏文文学杂志。

 

 

洛迦·白玛(四川康定)

 

三锅庄

——致游牧时代的爱人

 

在夜的深处铺一片草原

以信仰的名义,赐予它一座山和一条江

翻越大块大块的黑,赶着羊群赶着心

走向你,走向游牧的时代

黑白交界的地方

我的爱人坐着金色的獒

用鹰笛吹响轮回

你说,这是上天的厚礼

我们有天空、大地和帐篷

有牛羊、花朵和石头

采一块喜马拉雅山顶的山石

拣一块雅鲁藏布江底的江石

寻一块涂满祖先血液的岩石

围一个三角,煮一锅悲喜

从此

远离恐慌

我们活着,相爱,生儿育女

 

作者简介:洛迦·白玛,女,甘孜九龙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四川甘孜康定县宣传部。

 

 

阿顿·华多太(青海西宁)

 

空气里的花开了

 

 

酒后的早晨,我看见

空气里的大花开了

没有香气,没有被风的颤摇

就开在那儿,向我半裸身体

结满了霜。玻璃窗外

一串鞭炮,把小区当成了峡谷

鹿群遁去。猎人驾着婚车

驶向城市的原野

 

阳光丝丝把霜融流而下

浮起我的眼球在真空

我又看见空气里的大花

没有声音,也没有形状和颜色

在我面前

静静地开着

酒后的早晨,我偶尔

会看见空气里

有大花开了

 

作者简介:阿顿·华多太,70后诗人。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青海湖》、《诗选刊》、《诗江南》等报刊。著有诗集《忧郁的雪》等。

 

 

梅萨(四川甘孜)

 

雪的心迹

 

 

如斯的梦幻

在飞雪起舞的上空翩然落幕

大地清新自如 银光闪亮

白色的世界沉浸于爱影摇曳的柔光

等待深深浅浅的足迹坚实穿过

雪海茫茫 心境岑寂

候鸟的最后一次迁徙

将雪原的天空分割东西

 

这里横卧着九个轮回的清晨

这里经历了九次生别死离的波澜

那句关于雪和太阳的故事

关于走和留的纠缠

只为了印证这弯曲的脚步

温暖着无痕的雪原和孤单的尽头

 

作者简介:梅萨,女,康巴藏族,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人。作品曾在国内省、州级刊物上发表,获四川少数民族文学奖。

 

 

伊熙堪卓(四川甘孜)

 

夜晚,爱过的人

 

他去往荆棘纵生之地

任你默诵一万遍

至今无人回转

 

 

上师在河畔将你渡化为那条游鱼

每个夜晚游弋在灯芯上

他的眼神父亲一样忧伤

众神护佑我合十祈祷

夜晚爱过的人

依旧如昔

 

作者简介:泽仁康珠,又名伊熙堪卓,四川省甘孜藏族孜自治州丹巴籍人士。毕业于四川大学新闻系新闻专业。已在国内各大报刊杂志上发表个人作品,公职人员。

 

 

龙仁青(青海西宁)

 

高地即景

 

在那个阴沉的白夜

你的马儿从雨季飞奔而来

在群山的右侧,在众水的源头

你勒马止步,长久的沉寂之后

猛然抬头,雨水从你的发辫上飞离

成为另一个雨季

 

你是骑手,你在雨声的喧响中看到孤独

看到众多的心绪围拢而来

一如往事的陡然而至

当留在心间的美好

以回忆的形式再次到来

长久的蓄存,已让曾经的那份甜

有着一种深刻的酸楚

 

此刻

你无声地唱起一首

儿时的谣曲:咿哟咿呀

姐姐你有多好看啊

从前面看,脸儿像满月

从后面看,身材如翠竹……

你动情地唱着

却不出声

天地间弥漫着悲情的

思念和爱

 

作者简介:龙仁青,19673月出生于青海湖畔。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曾获《芳草》杂志汉语文学女评委大奖、《青海湖》文学奖等、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终评。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4 08:59 , Processed in 0.028146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