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大唐吐蕃最后一次会盟“长庆会盟”背后的恩怨斗争史

热度 1已有 61 次阅读2020-9-13 14:18 |系统分类:文化

大唐吐蕃最后一次会盟“长庆会盟”背后的恩怨斗争史

公元六世纪末七世纪初,在结束两百多年的南北朝大分裂后,唐朝承袭隋朝疆域,定都长安,国势不断强盛。与此同时,以藏族为主体民族的吐蕃政权在青藏高原迅速崛起,建立起强大的奴隶制国家,唐蕃两国开始进入长期对峙期。吐蕃时而举兵进犯,时而遣使请和,时而重礼求婚。而唐朝则因时制宜,时而出兵征伐,时而据地防御,时而绥靖安抚。这种战和不定的局面持续了两百多年。会盟作为唐蕃之间政治交往的形式之一,贯穿于两国交往的全过程,据史料记载,唐蕃两国之间的会盟共有八次,始于中宗景龙元年,止于穆宗长庆元年。其中,发生在安史之乱之前有3次,发生在安史之乱之后的有5次,大都发生在唐蕃统治者更迭初期,这就表明会盟更多的是双方出于稳定自身统治而达成妥协。本文打算着重分析唐蕃最后一次会盟“长庆会盟”背后的成因,并对“长庆会盟”的重要意义进行阐述。

长庆会盟得以举行的成因分析

在长庆会盟举行之前,唐蕃两国已经交恶,30多年间战乱不休。主要诱因就在于贞元三年吐蕃在唐蕃第七次会盟平凉会盟中背信弃义,制造了“劫盟”事件,在这场事变中,唐朝盟使浑瑊侥幸乘马突围,副盟使崔汉衡以下60余人,皆被扣押,唐军被俘超千人。这一事件成为唐蕃关系的转折点,唐蕃关系瞬间跌入谷底。唐德宗李适开始执行对蕃“三不政策”。

唐朝前期疆域图

唐宪宗

唐德宗深恨平凉劫盟给自己带来的屈辱,最终采纳名相李泌的建议,先是将自己的女儿咸安公主嫁给回纥合骨咄禄可汗,合骨咄禄可汗在给德宗的上疏中,用极为谦卑的语气说:“昔为兄弟,今为子婿,半子也。若吐蕃为患,子当为父除之!”,回纥很快出兵帮助唐朝收复北庭地区。唐德宗又派杨良瑶通过海路前往黑衣大食,最终使得黑衣大食同意对吐蕃施加军事压力与吐蕃为劲敌,蕃兵大半西御大食,故鲜为边患,其力不足也”。),最后,在唐朝的劝说下,南诏国于贞元九年五月遣使上表,正式归唐,并于次年在神川打败吐蕃军队,连拔十六城。自此,“西联大食、北和回纥、东结南诏”的反吐蕃战略联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由于吐蕃不得不与唐朝、回纥和南诏三面同时作战,国力消耗巨大,不得不放松扩张的步伐,开始由盛转衰。贞元十二年和十三年吐蕃大相尚结赞和赞普墀松德赞相继去世,吐蕃统治集团王位更迭频繁,造成政局动荡不安,再加上贞元十七年至十八年,吐蕃大规模进犯长安西北盐、麟诸州遭到韦皋迎头痛击,从根本上改变了唐朝在唐蕃对抗中的被动局面,这就迫使新上任的墀德松赞不得不改变长期以来对外扩张的政策,开始缓和与唐朝的紧张关系。从贞元十九年至永贞元年的三年间,唐蕃双方使臣往来频繁,双边关系趋于正常。

公元806年,唐宪宗登上皇位,开始着手收复西北失地,处理吐蕃请和问题。元和四年五月,唐宪宗同意了吐蕃的请和要求,开始长达十三年的会盟前准备工作,其过程可以用文争武斗来概括。

在文争方面,重点围绕吐蕃答应归还安乐、秦、原三州问题,唐廷与吐蕃展开了外交战线上的多回合斗争。为此,唐宪宗让大文豪白居易执笔写下《敕吐蕃宰相沙门钵阐布书》,由出使副手李逢带到拉萨,交给吐蕃钵阐布。在敕书中,白居易先是肯定了钵阐布请和的深谋远虑,“叶和上国,宏清净之教,思安边陲,广慈悲之心,令息兵甲”,可谓是“既表卿之远虑,亦得国之良图”。然后,直入主题,要求先行割让安乐、秦、原三州,然后再详谈会盟问题,并要求归还当年平凉劫盟事件中被关押唐朝官员本人或灵柩,来表达吐蕃结盟的诚意。对归还三州问题,吐蕃内部意见并不一致。吐蕃赞普赤德松赞和僧相娘·定埃增确实有结盟会谈的意愿,但是,由于吐蕃军队主要依靠发动战争获取战利品作为财富重要来源,与唐朝会盟就意味着靠战争掠夺手段获取财富行不通了,手握重兵的边疆将领们意见很大。吐蕃中书令尚绮心儿首先表示反对,他认为;“此三州非创侵袭,不可割属大唐来”,言下之意就是这三州之地不是从大唐抢来的,是这些地方被围困之后投降吐蕃,不能割让给大唐。

白居易

针对吐蕃宰相尚绮心儿的反对意见,唐宪宗又命白居易起草了《与吐蕃宰相尚绮心儿等书》,来反驳意见。在该文中,白居易指出“河陇之地,国家旧封,论州郡则其数颇多,计年岁则沿来甚近,既通和好,悉合归还。”又反驳尚绮心儿的观点,“来表云「此三州非创侵袭,不可割属大唐来」,且此本不属蕃,岂非侵袭所得,今是却归旧管,何引割属为词?去年论与勃藏来,即云覆取进旨,赞普便请为定。今两般使至,又云比之小务未合,首而论之。前後既有异同,信使徒烦来去,虽欲速为盟会,其如无所适从。”意思是说,你说这三州之地不是从大唐抢夺而来,但是这三州之地原本不是吐蕃所有,现在交还三州不过是物归原主,哪里谈得上割让之说?况且去年吐蕃使臣论与勃从西藏来,谈及归还三州之事,就说回去报告赞普定夺,今年又来了两拨使臣,却说这都是小事,赞普没有时间考虑这事。“若论和好,即今各无侵轶,已同一家,若议修盟,即须重定封疆,先归三郡。若三郡未复,两界未分,即是未定封疆,凭何以为要约?彼若吝惜小事,轻易远图,未能修盟,且务通好。”就这样,唐蕃会盟之事翻来覆去,使臣文书往来数十次,都没有就归还三州之事谈妥。

在武斗方面,既然在外交战线方面无法取得进展,那就只能依靠战场的表现以战促和。元和十三年,吐蕃进攻宥州,被唐军击败,还因此丢掉了乐州和原州。“吐蕃寇宥州,与灵州兵战定远城,虏不胜,斩首二千级。平凉镇遏使郝玼又破虏兵二万,夏州节度使田缙破其众三千”。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吐蕃君臣不服输,第二年,吐蕃节度论二摩、宰相尚塔藏、中书令尚绮心儿总兵十五万围盐州,用飞梯、鹅车攻城,刺史李文悦率众守城,“城坏辄补,夜袭其营,昼出战,破虏万人,积三旬不能拔。”在坚守27天后终于等到援军,朔方将领史敬奉绕到吐蕃军队背后,与守城军队里应外合大破吐蕃,“杀戮不可胜纪,驱其余众于芦河,获羊马驼牛万数”。


吐蕃军队

元和十五年二月,吐蕃进攻灵州。十月,吐蕃在党项的配合下进攻泾州,刚即位的唐穆宗“以右军中尉梁守谦为左右神策京西北行营都监,将兵四千人,并发八镇全军救之”。“ 渭州刺史郝玼数出兵袭吐蕃营,所杀甚众。李光颜发邠宁兵救泾州,将至泾州,吐蕃惧而退”。在唐朝长安西北军镇和神策军的联合抗击下,吐蕃对唐朝西北边境的进攻屡屡受挫。

与此同时,为了更有效地遏制吐蕃的进攻,唐宪宗决定同意回纥的和亲请求,据《旧唐书·回纥传》记载:“回纥自咸安公主殁后,屡归款请继前好,久未之许。至元和末,其请弥切,宪宗以北虏有勋劳于王室,又西戎比岁为边患,遂许以妻之。既许而宪宗崩。”唐穆宗即位后,于长庆元年册封第十妹为太和公主嫁给回纥崇德可汗。吐蕃得知消息后,随即进攻盐州境内的青塞堡,试图切断交通要道,破坏唐朝与回纥之间的和亲,但被盐州刺史李文悦击退。回纥随即出兵两万保护和亲队伍,最终使得太和公主成功地出嫁,此举进一步加强了唐朝与回纥之间的联盟关系。

吐蕃在军事进攻方面屡屡受挫,又看到唐朝与回纥的联盟关系进一步巩固,不得不放弃用军事手段侵扰唐朝,转而回到谈判桌前与唐朝会盟。

来之不易的大唐吐蕃“长庆会盟”

唐穆宗长庆元年至二年,吐蕃与唐朝互派专使先后会盟于长安和逻些,即历史上著名的唐蕃长庆会盟。长庆元年十月,吐蕃和使论纳罗与唐朝宰相崔植、王播等17人会盟长安西郊王会寺。盟哲共申:“中夏见管,维唐是君,西裔一方,大蕃为主。自今而后,屏去兵草,宿忿旧恶,廊焉消除,追崇舅甥,曩昔结援。“双方参与会盟的官员均在盟书背后具名,以示盟书的有效性。

次年,唐穆宗任命大理卿兼御史大夫刘元鼎为会盟使,以兵部郎中兼御史中丞刘师老为副,同吐蕃使者论讷罗一起入蕃,举行吐蕃方面的会盟大典。在到达逻些后,唐朝使臣一行得到吐蕃赞普赤祖德赞的接见和认可。

当年5月,刘元鼎与钵阐布云丹、尚绮心儿等十七位吐蕃高官会盟于逻些东郊哲堆园。盟誓重申:“大唐文武孝德皇帝与大蕃神圣赞普,舅甥二主,商议社稷如一,结立大和盟约,永无渝替!”自此之后,吐蕃与唐“亲好夫复逗言,谊属重亲,地接比邻,乐于和叶社樱如一统,甥舅所思熙融如一”。会盟完毕之后,吐蕃遣使随刘元鼎至长安致谢,唐穆宗命左卫大将军令狐通、太仆少卿杜载答谢。此外,吐蕃又派元帅尚塔藏到大夏川召集东道将领100多人宣读盟文,要求他们信守不渝遵守会盟条约。

唐蕃会盟碑

长庆三年,唐朝和吐蕃分别在长安和逻些建碑,刻盟文及与盟人名于其上以纪其事。双方在盟文中重申“和同为一家”的舅甥亲谊,决心今后“社稷叶同如一”,“各守本境,互不侵扰”, “乡土俱安”。主要内容包括:一是重新审定了清水会盟所划定的双方边界。拉萨碑文中记载:“今蕃汉二国,所守见管州镇为界,已东皆属大唐封疆,已西尽是大蕃境土,彼此不为寇敌,不举兵革,不相侵谋封境,或有猜阻,捉生问事讫,给与衣粮放归。”二是规定了唐蕃双方人员往来路线和供应办法等具体事项。碑文称:“善信每须通传,彼此驿骑,一任常相往来,依循旧路,蕃汉并于将军谷交马,其绥戎栅已东,大唐袛应;清水县已西,大蕃供应。须合舅甥亲近之礼,使其两界烟尘不扬,罔闻盗寇之名,复无惊恐之患。”在现存唐蕃会盟碑的背面,还记述了唐蕃和盟关系的始末:对唐朝文成、金城公主先后嫁到吐蕃,唐蕃间长期和战不定的形势作了回顾;对极力主张与唐和盟的赤祖德赞作了充分的肯定。

结束语

唐蕃长庆会盟的举行,标志着两国之间持续一个半世纪的对抗局面基本终结,两国关系得到很大的改善,在唐蕃关系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但是,这种相对和平的局面也不过保持了20多年。在此期间,双方特别是唐朝都在积蓄国力,为下一次战争做准备。令唐廷欣喜的是,在“长庆会盟”之后,吐蕃国势日衰,对河西之地的控制日趋困难。唐武宗会昌四年,吐蕃发生内乱,强盛一时的回纥也西迁而去,唐朝君臣看到收复河西之地的机会,讨论收复河西故地,开始侦察吐蕃敌情,训练兵卒。唐宣宗即位之初,世居沙州的汉人张议潮趁吐蕃内乱之际,举义兵陆续收复河西诸州,重新打通了内地通往西域的通道。大中五年,张议潮派信使携带河西11州 的图籍入长安告捷,河湟之地重归大唐版图。而吐蕃则因为内乱不休,最终分裂为许多部落,再也无力有效威胁中原王朝的统治。

参考资料:《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唐会要》、《论唐宪宗、穆宗时期的唐蕃关系》等

(来源:古谈说史事2019-11-07)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WANMACAO 2020-9-18 11:19
学习
回复 雪域猛禽 2020-9-18 11:40
WANMACAO: 学习
谢谢关注,扎西德勒。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9-21 05:21 , Processed in 0.019468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