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央 珍 | 散文《西藏不再遥远》外一篇

已有 318 次阅读2020-7-2 13:34

央 珍 | 散文《西藏不再遥远》外一篇

女,著名藏族作家。1963年生于拉萨,201710月于北京因病辞世,享年54岁。198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长篇小说《无性别的神》获 “全国少数民族第五届文学创作骏马奖,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拉萨往事》,系当代藏族文学史上的一部重要作品。作品多次译至海外。


不再遥远

©央珍


不能说漫长,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我创作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无性别的神》。在许多前辈和朋友的鼓励下,又有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大力扶持,这部书最终得以顺利出版。

记得那是一九八九年,我已经发表过一些短篇小说,其中有一篇就是《无性别的神》。这个短篇写了一位旧时代的贵族小姐在家庭与寺院的生活,她同时又总是回想着往昔庄园里无拘无束的玩耍。这篇不经心的小说发表后,我忽然得到了一个启示:我想,我能不能就照这样写下去,以一个孩子的视角,在一个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尽量客观地描写西藏的人事与风貌,并且以这个孩子的生活遭遇,和她最终自我选择得到的新生来象征古老西藏的新生?

我生长在拉萨,但还是打算用文学这样一种方式走近西藏,也设想为读者认识西藏创造一点点条件,这就有了今天的这部长篇小说《无性别的神》。当然,这部作品反映的是西藏往昔的生活状态。我认为,对生动历史的认识有助于对现实和未来的把握。任何文学作品的创作与阅读都是一种过去的时态,都是回忆同缅怀。我的小说都是在往事力量的推动下完成的,那力量无比巨大,因其所在久远,我才向它走近。当我的作品完成之后,至少我本人已经走近了它。我的作品如果能够引导读者走近西藏的一段心灵的历史,也就能够引导读者在一定程度上走近西藏。西藏不再遥远,这是我的奢求。

我在写作这部小说的时候,力求阐明西藏的形象既不是有些人单一视为的“净土”“香巴拉”和“梦”,也不是单一的“野蛮之地”,它的形象的确是独特的,这独特就在于文明与野蛮、信仰与亵渎、皈依与反叛、生灵与自然的交织相容。它的美与丑准确地说不在那块土地,而是在生存于那块土地上的人们的心灵里。

在这部作品里,我塑造了一些信仰神灵的人物,而所有的神灵都是人的形象化身。人因其精神的存在,极难把握,复杂多变。神与人都不是凝固的生灵,他们有历史有发展。将人和故事放在比较久远的过去,在一个小小的画框里,这个尝试兴许能够看清一些别的方面。这也正是我这部作品名称的由来。

当这部作品展示在读者的面前,我的确欣喜,同时又感到不安,它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们能不能相携而行走近西藏?我等待着回答和知音。1995年作

故事

©央珍


站在那里,会突然感到一种宁静的伤感和空虚,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在把自己的心肺慢慢地往外撕扯,直到掏空,直到身体衰竭。那是一种与生命紧紧相随的东西。

赤江大院,一到黄昏,回廊下落满阴影。你好像能看到赤江仁波钦披着袈裟多年以前在这里飘动的影子,可以闻到佛灯长明时散发的酥油味。

老宅子成了一栋平淡、崭新的高楼,看不出从前老宅院的样子。只是站在拥挤不堪的摊子边,望着对面有纹路的石墙,能感到一些什么。

那是秋天的一个上午,八廓街全是拉萨秋天绚丽的阳光。

深夜的八廓街,一扇扇门都关得严严的。街道变得又长又安静,走在其中,有种柔和但又不真实的感觉,仿佛在梦境里。两边一个个嵌着黑边的窗台上,能看见月光下朦胧的花盆和微微飘动的窗帘,使我怀想起一些过去了的美好记忆。

记于2017年

(岗路巴文学平台)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2-1 11:26 , Processed in 0.024211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