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用电影字幕传承母语 ——记藏语电影字幕小组发起人扎彭

已有 1157 次阅读2011-12-26 21:13 |系统分类:见闻

用电影字幕传承母语

——记藏语电影字幕小组发起人扎彭

 

我的爷爷只会说蒙语,一句汉话不会说;我的爸爸,蒙汉兼通,因为他是他们那的第一代大学生;到我这可以说一些蒙语,比如说吃、喝等等,这些都没有问题,能说一些,也能听一些;到了我儿子的时候,用蒙语他完全一句话都不会说。——白岩松

 

新闻1+1的节目《如何用母语来诉说》中,白岩松现身说法,记者实地采访,专家多维点评。这让不少的关心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继承和发展问题的人们,喜出望外。在少数民族网民相对集中的一些网络平台上,对其赞誉连连转发不断。

对于这期节目,扎彭说,顶多也是说出点民众心声,博得大众的注意,但仍然免不了形式主义,没有多少实在的进展。

扎彭认为,民间自发的,公众一起参与的,才是解决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传承问题的关键所在。

 

一个闲适的午后,北京邮电大学大一的藏族学生扎彭,打开电脑,点开了刚下载的电影文件夹。这轻轻一点,扎彭发现了其后贯穿他整个大学生活的新事物。这轻轻一点,在大学生自发传承民族语言文字的篇章里,添上了浓重的一笔。

轻轻点开文件夹,让扎彭意外的是,除了电影文件之外,还有一个文本。扎彭先没有点开电影,而是打开了另外那个之前没有见过或者不曾注意过的文件。文件里是时间点和字幕,后来他知道这叫外挂字幕,从此便和他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那个午后,这个不起眼的文件,让扎彭兴奋不已。

扎彭,四川甘孜州人,在他小时候,全家搬迁至拉萨。小学毕业后,考上内地西藏班,在上海完成了中学六年的学习和生活。现在是北京邮电大学大三的学生。扎彭不同于大多数的上了西藏班的藏族学生,他一直保持着对母语——藏语的热爱,并一直没有间断过母语学习。高中时期,到了周末他和其它朋友一样,喜欢泡在网吧里。但不同的是,他没有将时间花费在游戏和电影上,而是大量的浏览当时为数不多的藏语网站。每个周末他在藏语世界里翱翔,感知着藏语文的魅力,他比同龄人更加明白语言之于一个民族意味着什么。

后来上了大学后,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其中就有影响他至深的“羊兄”。他和他的朋友都认识到在这样的信息时代、网络时代,藏语必须要插上现代科技的翅膀,只有如此,藏语才能真正的传承下去。

扎彭无时不刻的思索着怎样使藏语在网络上运用起来,甚至在藏族网民中成为一种潮流。标注有藏语的QQ表情,电影片段的藏语配音,幽默漫画的藏语翻译,藏语歌曲的分享,都是他和他的朋友们喜欢看见的。他们坚信,只有运用,语言才能传承下去。

那个午后,扎彭发现外挂字幕,理所当然的将其中的英语替换成了藏语。保存,关闭,拖到播放软件上。他没有抱多大希望,只有试试看的心态。

但事实给了他一个惊喜——屏幕上出现了他刚才输入的一段藏语。虽然字体大小比例失调,很不美观。但这证明了,修改字幕文件中的内容是可以实现藏语字幕的制作。

在激动万分中,扎彭一口气,将那部电影的字幕内容粗略的翻译成了藏语,并将原有的字幕一一替换,在字体大小上做了调整。一切非常的顺利。

再一次点开那部电影,并将新的字幕拖了进去。看着自己的母语在好莱坞大片上,整整齐齐的显示出来。心中幽然生起一种前所未有的自豪感,再想想是自己做到了这一切,成就感更是充溢全身。

第二天,扎彭向一直致力于将藏语推广至网络的羊兄和对于计算机有些研究的好友洛桑,汇报了成功实现藏语字幕制作的事,并询问了相关的信息。羊兄和洛桑肯定了在技术上可以实现藏语字幕的制作,这让扎彭更加的兴奋。

没有说什么,但扎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没有可以直接套用的经验,没有可以直接询问具体制作方法的老师。连续几天,扎彭将所有的课余时间耗在了藏语电影字幕制作上。从网络上下载各种软件,尝试着是否可兼容藏语。并对同元、班智达和喜马拉雅等不同藏语输入法做了一定的比较研究。

在无数次的尝试后,他选择了以绘声绘影为制作软件。集中的翻译和制作了一系列的当时网络上流行的MV,并分享到视频网站上。其中beyonce的《halo》和《Just one last dance》浏览和分享数为最高。许多的以藏语为母语的网友,肯定了扎彭的工作,并希望他能继续有新的成品。

“制作的过程,没有什么享受可言。尤其是时间轴的调整更是烦碎耗时。但是,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得到了同胞的关注,并想到自己的辛劳会对母语的发展有积极意义,成就感就来了。辛苦也就消散了。”扎彭告诉笔者,自己单干的时候枯燥繁琐,但是一看自己的成果在网络流传开来,甚是愉悦。

那段时间,扎彭耗在了藏语字幕制作上。学习物流专业的他,学习成绩上遇到了难处。“实在话,在大学,毕竟我的任务主要是学习嘛!”扎彭的开始意识到藏语字幕的翻译制作,影响到了自己专业学习,这让他异常的烦恼。怎么能够二者兼顾呢?

就在这段时间,扎彭和好友聊天,发现藏语字幕其实早已有之。小时候看亚东的MV,上面不也有藏语字幕?现在绝大部分藏语歌曲都有藏语字幕呀?如此看来,藏语字幕其实早已实现,他们是用什么软件制作呢?为何一直就没有民间的制作者呢?

思索分析后,扎彭意识到,时至今日,在工具和制作技术上不存在任何深奥难懂的地方,每个人都可以自行制作藏语字幕。只是,一直以来没有人分享这样的制作方法。

就在扎彭意识到这些问题的时,羊兄在网络上分享了,千千静听藏语歌词的制作方法。千千静听藏语歌词制作,在藏族大学生群体中一度成为热门话题。很多的同胞,借助羊兄的制作方法教程,成功的实现了千千静的藏语歌词呈现。

扎彭恍然大悟,他决定将藏语字幕的制作方法,分享给所有的朋友,使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制作藏语字幕。他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写了一篇图文并茂的,介绍如何使用“绘声绘影”制作藏语字幕的教程。然后分享到网络上,他期盼着更多人看到这个教程,并依此动手制作藏语字幕。

“教程发布后,没有得到预计中的反响。我自己明确知道的,只有两个人被影响了。一个是西藏民院的,那段时间他常和我交流,之后他自己也用绘声绘影做了不少短片藏语字幕。还有一个是华中师大的,他也做了很多。”

藏语字幕的制作不比歌词制作那样的简便。藏语字幕制作不单要求会使用制作软件,还需要有较好的藏语水平和翻译能力。制作藏语字幕是一个专业要求较高的事情。

 “我用一天时间做了一个教程,影响了两个人,而且这只是自己知道的。这就足够了。”教程在网络上被冷落,扎彭没有多少的遗憾。

 

扎彭的路线转换,客观上宣告失败了。单干,要花费的时间太多,影响学习。分享制作教程,响应者较少。扎彭又一次陷入困境中。

与多杰的交流,给扎彭带来了新的方向。多杰在阿里工作,那时正好在河北进修,周末来京参与“心系玉树”的活动。晚上便住在扎彭的宿舍。

“那天在宿舍里卧谈,我向多杰倒了很多苦水。”扎彭回忆到,“然后我们就讨论该怎样继续藏语电影字幕的制作。小型的头脑风暴,促使了建组的想法。”

其后几天,两位对于藏语现状倍感不安,且想为此做点什么的年轻人,便细细探究具体的建组事项。

先有扎彭继续翻译制作几个藏语字幕成品,以“藏语电影字幕小组”的名义在网上分享。而后,发出招收成员的公告,在小组成员就位后,再做具体的分工。

小组志愿者招收公告中,第一条就写着:“为了给以藏语为母语的同学创造一个既可使用藏语又能接收新信息的有效途径。”其后一条是:“小组翻译内容不涉及敏感问题。”

成立小组,招收新成员等事项进行的非常顺利。“小组志愿者一共达到51人,都有较好的藏语基础,也希望能在母语的传承上做点事情。”扎彭这样评价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的成员。

确定成员后,扎彭便将小组的翻译制作任务发送给小组成员。包括翻译的内容,进度时间表,注意事项等。扎彭满怀希望的等待着成员在交工的那天。他断定,那天自己的电邮将收到发自各地的成品。

但,事与愿违。交工那天,扎彭的邮箱安静如初,没有收到一部成品。刚开始扎彭以为是自己搞错了截止时间,再次确认,截止时间就是今天。扎彭拨去了其中几个成员的电话,询问情况。电话那头传来的是,藏族人特有的谦逊的声音,“还没有完成。”并道明了没有完成的缘由。有的软件运用上出现问题,有的临时有重要的事情没能顾上,有的压根就忘记了这事。

这一次,可把这位康巴汉子给恼火了。虽然,扎彭没有向任何一个成员的发脾气,甚至连一句指责的话没有。但是,他感到了极度的失望,他甚至将这样的情况联系上了藏民族的劣根性。回忆起那段时间,他说,“主要是我自己期望太大了。”

恼火,愤怒,指责,最后还是转向了对自己的反思。扎彭从自身开始寻找问题的症结所在。

 “一个团队的领头者,尤其是公益团队的,必须是一个能让成员焕发激情的人。”扎彭觉着自己没有做到这点,只是简单的分了工,就等待成员的成果。

那时,正好上着一门管理学的课程,扎彭对其特感兴趣。团队的不比一个人干活,分工协作的要求高很多。作为一个团队的带领者,扎彭必须要有这方面的能力。对于这点扎彭下足了功夫,使上了刚开始琢磨翻译软件时的劲头。

现在小组的骨干成员,对于扎彭的管理和分工方面的能力,非常的赞赏。成员德央说,“小组现在的效率很高,这和扎彭的统筹工作是分不开的。”第一次建组失败的经验,给扎彭带来了十足的进步。

五十一人的大组在无声无息中解散了,没有正式的通告,也没有具体的说明。“我想不需要什么通知,这像是一个选拔的过程,对于我,对于成员都是。”扎彭说,“成员中真正的有心且愿意花时间和精力的,都和我保持着联系。”

 

总结和新的规划收尾后,新小组便开始招募志愿者,鉴于上一次的经验,这次招募对象主要是“和我保持联系”的那部分人,还有一些扎彭自己看上或者好友介绍的有能力且有心的同学。这次成员都在北京上学,“都在北京,大家好有个面对面的交流。”

这一次,成员就十六人。都是“有能力并愿意为此付出时间和精力”的人。扎彭不再像第一次一样,简单的分工,然后发给大家做。他希望,每个成员不单是付出,还要有收获,从中学到东西。

新小组建立后,扎彭和格列——就读于北京大学,乐于捣鼓软件,在朋友圈子中,是计算机知识方面的“舆论领袖。”一心投入在软件的寻找和新软件运用上。希望能得到一个兼容藏语且好用的软件。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天努力,他们找到了想要的。专门用于编辑时间轴的软件Aegisub ,专门用于内嵌兼转换软件的魔影工厂,还有内嵌或抽取封装字幕软件MKVmerge。这三个软件,基本就是藏语字幕制作所需的一整套的软件。得到软件了,下面就是研究软件的操作方法,“这点不难,很快就上手了。”扎彭和格列很迅速的解决了软件的问题,这时后面所有工作的前提。

于此同时,其他成员依据各种电影评论网站,在网络上搜集可用于翻译的电影。并统计制作了一个片源表单,共计五百多部。其中已经完成高清下载的近三十多部。

翻译制作的工序上也有较大的调整,原来的流水线方式调整到现在的以成品为单位的制作方式。每个人都要独立完成,选片子,翻译字幕,校对,使用软件合成字幕,这些工序。其中校对一项,是成员之间的互相校对。“校对很重要,虽是民间的非专业的,但质量要过硬。”扎彭很在乎翻译质量,他认为,若是在翻译上出错了,不单没有给母语传承带来帮助,还有可能误导很多的朋友。得不偿失。

在一切的准备工作结束后,小组开了一个碰头会。在这个会上,成员们各抒己见,对于小组以后的工作方式,翻译制作中的注意要点等等做了充分的讨论。

小组一直以来所坚持的三大原则,就是在那次碰头会上敲定,后由扎彭整理。这三个原则,是小组能得到现有成果的原因,是小组成员一直保持昂扬精神的原因,更是小组以后的工作中需要继续保持的原则。

首先,打造全母语的工作环境。 “我们做的是传承母语的工作,自己首先要在生活和工作中使用母语。”小组在网络交流平台上,完全使用纯母语。小组的通讯录也是由母语写成,甚至大部分小组成员的手机,也安装上了藏语系统。

不使用,语言就是死的。运用才是语言文字继承的关键。但是,近年来,普通话推广活动在藏区风生水起。政府提倡人人都说普通话,藏语失去了它本该有的使用价值和空间。不单是政策不利于藏语的传承,经济上也促使了藏语的困境。追逐富裕乃是人之常情,市场经济的现实告诉人们使用汉语将得到更多的获取经济利益的机会。如此一来,普通话就在政府和市场的双重护航下,成为了社会的重要交流工具。此消彼长,少数民族地区的语言文字,也就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使用者大比例的减少了。

关于母语传承的任何努力,最终的期盼都是人人都学母语用母语。致力于传承母语的人,必然的要做好使用母语的先行者。藏语电影字幕小组在这点上,做的很出色。

其次,成员一定要有所收获。“我们是学生。若是影响到了自己的学习,那么所做的事情就将失去原有的意义。”扎彭认为责任就是做好该做的,在此之余做点更多的。有一女成员说,“扎彭布置完任务,后面总是要加上一句‘不要影响学习啊!’”小组的工作即使不完成不能以影响自己的学业为代价,扎彭自己是这样,他要求其他成员也要如此。现在小组的翻译和制作也集中安排在了寒暑假,成员将任务带回家里完成。开学后,就只有上传的工序。基本上不会影响到成员的学习时间。

“我们要的是双赢。小组是纯公益的,没有任何经济上的收益,成员们都是志愿者。”扎彭说,“我们不该单纯的付出,该有所收获。”责任意识,团队精神,藏汉英水平,软件使用技能,都是成员们工作中能够得到的收获。

放弃流水线工作程序,就是鉴于这样的思考。每个人被要求独立完成一个作品。若有余力,还可分享给更多的身边的人。

扎彭还有更加的远大的希望,“藏语电影字幕小组”能够成为一个在藏人圈子中,叫得响的名字。每个成员,即使是离开了这个小组,都可以此为豪。

除了以上两点,成品质量的保证更是需要被提及的。扎彭打开一个成品,自豪的说:“你看,这一屏,英语的内容和藏语并不完全统一,我们不能死板的一字一句翻译。”不同语言在表达风格和叙述逻辑有差异,小组尽可能保持原文意思的前提下,需要加入独有藏语特色的表达。还要“尽可能的做到三区方言的融合表达。”

“要用最准确的文字。”扎彭常在网上,和藏族好友讨论,某些专有的或者新词汇怎样翻译会更好。有时,甚至还在网络上弄个问卷,看看大多数更加倾向于哪个词。

关于“词条”这个词的藏语翻译,扎彭专程到民大找藏学院的老师询问。还在网络上和朋友们共同探讨,直到最后满意为止。“必须这样做。有些新的词汇,在藏语里一直没有过统一的标准译法。也许,我们这次就是第一次,一定要慎重。”

 

采访当天,青海的一个老师给扎彭打来电话说,小组制作的成品,在村里播放,人们特别喜欢,有了藏语字幕,方便了很多只懂藏语的普通民众。

扎彭很惊讶也很自豪,没有想到小组的成品能够传播到网络之外,能有那么多的人由此受益。

“现在小组发展的很好,成品也很多。”问及小组现状时,扎彭告诉笔者,现在小组虽然在大家的关注和帮助下,发展的很好。已经翻译制作完成了《阿甘正传》、《特洛伊》、《家园》等近二十部的经典影片的藏语字幕。已完成的MV和短片的数量就更多了。小组现在还有了自己的网络主页(www.bosubtitle.com)。相信藏语电影字幕小组会在“用电影字幕传承母语”的道路走的更远更有影响力。

 

扎彭的书桌放着四类书:关于物流学的书籍,那是他的专业;关于电影的书籍,那是因为藏语电影字幕组;关于软件应用的书,那是因为藏语电影字幕组;关于藏汉英互译的书,那是因为藏语电影字幕组。

 

(藏语电影字幕组发起人扎彭)

(笔者在扎彭书桌上整理出的书本)

(已完成翻译制作的《阿甘正传》)

 

 (藏语电影字幕组网站)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闹扎西 2011-12-27 10:39
来过!扎西德勒!
回复 tseringdarjee 2011-12-27 15:02
有干劲,对的就是这样,这才是图博特的骨气!!! 加油!! 从自己做起!!
回复 奥松 2011-12-27 16:39
能否将一部宣传艾滋病的影片配音成藏文?我有藏、汉文字稿和影片光盘。如果能,那么对预防艾滋病非常好。
flicker 彩虹炫 | 拉卜楞泪水 2011-12-27 19:36
我的爷爷只会说蒙语,一句汉话不会说;我的爸爸,蒙汉兼通,因为他是他们那的第一代大学生;到我这可以说一些蒙语,比如说吃、喝等等,这些都没有问题,能说一些,也能听一些;到了我儿子的时候,用蒙语他完全一句话都不会说。 中国当代著名主持人——白岩松
flicker 彩虹炫 | 拉卜楞泪水 2011-12-27 19:39
感谢扎彭等为母语事业奋斗的好兄弟们 我们安多兄弟一起加油 一起努力 把藏文化发扬传承 为你们所作的祈祷祝福
flicker 彩虹炫 | 傻骆驼 2011-12-27 21:12
牛,好样的!呼呼[emot]1[/emot]
flicker 彩虹炫 | nuonuola 2011-12-27 22:11
你是扎烙吗?怎样能与你取得联系?冬天回拉萨吗?还是在北京? 你的藏族朋友。。。
回复 扎西旦巴 2011-12-28 15:50
特别好,我也喜欢那样的东东,请您多指教。我的网站 http://shannanji.tibetcul.com/
回复 西藏真理之子 2011-12-28 19:20
啊,敬仰!!!
回复 吉祥 2011-12-28 20:16
ཁྱེད་རང་ནི་ང་ཚོ་མི་རིགས་ལ་མཁོ་དགོས་ཆེ་བའི་བོད་མི་ཡང་དག་ཅིག་རེད། རྒྱབ་སྐྱོར་ཡོད།
回复 yjglasd741 2012-1-14 04:19
[quote]以下引用奥松在2011/12/27 16:39:00发表的评论: 能否将一部宣传艾滋病的影片配音成藏文?我有藏、汉文字稿和影片光盘。如果能,那么对预防艾滋病非常好。[/quote] 你有字幕的话就直接发给我。我帮你弄,但只限于安多语。
flicker 彩虹炫 | 双料博士 2012-1-19 09:40
年轻人,敬佩之。加油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7 03:00 , Processed in 0.030719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