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又是关于西藏班

已有 830 次阅读2011-10-26 21:13 |系统分类:见闻

又是关于西藏班

小时候,我迷恋搬迁牧场的过程,带上所有的东西,赶着牛羊,或骑马或徒步,向一个未知的地方走去。走远了,回头望,过去的遗迹清晰如初,但对于下一个的地方的期待,已经将那份有限的留恋化为乌有了。但是,家里人不喜欢搬迁,只有在草场实在无法供给需要的牧草时才动身,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大伯曾感叹,这个孩子是远行的命。

2002年,远行真的开始啦!那年,我如愿了,这个愿不唯一的属于我,是家人的愿,是老师的愿——我考上了内地西藏班。内地西藏班是什么?是一个支援西藏,择优培养西藏新一代的政策。于我,那是改变命运的大好政策,我受大益于此。没有如此的政策,就没有现在的我,这如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当然,若真没有,另一个我会是怎样?另一个中国会是怎样?都是未知的。

就说说那已知的部分吧!

于我而言的大好政策,1985年就已开始,培养出来的人才,数量上绝对值得竖起大拇指。但是质量上还需再做讨论,尤其是见到区内老干部提起“西藏班”时的犹豫之色,便可知其中一二。

“西藏班”一代,对于西藏的现代化发展所作的贡献不可磨灭。在西藏经济政治的转型时期,“西藏班”毕业的学生是中坚力量。每个能上“西藏班”的孩子,已经有意无意的确定了将拥有辉煌的明天。但,这只是过去的事实。

2002年,我考上“西藏班”的那一年,时代已经不同过去。“西藏班”学生成绩太差,被送回家的故事屡见不鲜;“西藏班”出身的毕业找不到工作也是司空见惯。

有竞争有淘汰,这是一种进步!

人们习惯听到这样的描述:六年来,我早起晚睡埋头苦读,在领导和老师的细心指点和家人的大力支持下,功夫不负有心人,2002年我考上了“西藏班”。从此我的命运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但事实是,我年龄太小,不知道何为“西藏班”,就成为了它的一部分。只有从老师家人的自豪的眼神中,落榜好友的痛苦中,得知自己是干了一件像样的事。

四年后,完成初中学业,我回到了家里。山还是山,只是少了点树木;水还是水,只是多了点垃圾;童年伙伴还是好友,只是他们已经成为人父人母。

看着好友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年复一年;听着好友们的关于收成关于孩子的抱怨;想着好友们将在这片土地上,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度过此生。有点淡淡的忧愁,还有一点莫名的庆幸。

这忧愁这庆幸,与幸福无关。

我相信我的伙伴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有信仰有盼头,辛苦劳作收获成果,生儿育女安度此生,是很幸福的。这点毋庸置疑。

我忧愁的是,大千世界的丰富,我无缘同我的伙伴共赏;我的庆幸的是,我已走进这纷呈世界,未来更加的多彩。

后来,很后的后来。我想到,那时,我的伙伴是否也在忧愁也在庆幸。忧愁他们无法和我共享安宁平静,庆幸他们没有走上我的路途。

不关怎样吧!事实就是如此,我喜欢滚滚红尘大千世界,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

感谢西藏班。一谢当年它让我在无意中选择了它;二谢它让我看到的世界的丰富;三谢它给了在大千世界中奔波的可能。不单单是我,我想,还有很多的博巴朋友,因为西藏班而改变了此世此生的生命轨迹。我不爱用“改变命运”这样的词。由因致果,你我选择西藏班,因此而改变。这本身也许就是命运的一部分。不能因为自己的有所不同而就宣称“改变了命运”,甚至“掌握了命运”。

一天,我一口气爬上儿时向往已久的山顶,眺望远方。不想,眼前还是一座山,更高的山。这有点扫兴,但不妨碍我畅想未来。

我的未来的一片光明,精彩纷呈。这要感谢西藏班,是它给予我的机会,我爱这一切,我爱这一切将带来的一切。

在虔诚的感恩西藏班的时候,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脑中回荡。

“也许,你自己也是西藏班创造的。”

                                               罗格 2011.10.26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piaomiao 2011-10-27 10:13
拜读了....就是读这个的时候有点费劲儿.博主,页面能不能改一下。
flicker 彩虹炫 | 潇潇暮雨 2011-10-30 17:54
西藏班的娃娃很闹的。
flicker 彩虹炫 | yjglasd741@126. 2011-11-2 07:58
曲尼妈!脑残!!!
flicker 彩虹炫 | 拉卜楞泪水 2011-11-9 01:08
不管什么是班,如果确实是支援西藏,择优培养西藏新一代的政策, 我们安多的千万个博巴兄弟希望, 你们发扬母语、弘扬藏文化、 热爱三藏兄弟、 永远祝你们扎西德勒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7 03:14 , Processed in 0.027114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