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奇 特 的 古 海 遗 踪

热度 1已有 181 次阅读2020-6-17 17:53 |个人分类:剧坛牧场|系统分类:影视


奇  特  的  古  海  遗  踪


——柴达木风光片解说词

 

诺日仁青

 

     时世变迁,沧海桑田。
     
柴达木盆地曾是一片浩瀚无际的大海。
     
尔今,古海已退走,但在柴达木盆地上,依然有许多奇特的古遗踪,令许多地史专家惊叹不已。其中,都兰县境内的贝壳山和海虾化石山,既是研究海陆变迁的珍贵史料,又是柴达木盆地的一大奇观。

      贝壳山,说它是山,是因为它身处盆地腹地,方圆几里,数它最高,所以人们称它为贝壳山,确切地说,它是一道山梁,是由贝壳和沙渍结成的一条长2公里多,底宽70公尺,顶宽30公尺,高510公尺的沙贝梁。面对这道贝壳梁,令人不由自主地想起大海,想起大海边那星星点点的贝壳。

      但这里没有翻滚的浪花,更没有海的喧啸,也无须使你卷裤赤足徜徉于其中,只需你静静地观看这贝壳堆成的壮观奇景,感受大自然给人类的巨大震撼和昭示,让你尽情地领悟柴达木亿万年的沧桑变迁和中国这一内陆盆地的兴衰。

      这些堆积成山的贝壳,显而易见是海陆变迁的产物。第三纪后,欧亚板块的漂移,喜马拉雅山脉的隆起,使得今天的青藏高原获得了“世界屋脊”的殊荣,而柴达木盆地四周与中央地区之间发生了可怕的断裂,于是,海水不由地即低处,水域逐年缩小,泱泱大海干涸露底。

      而都兰县的诺木洪一带,是盆地最低的地方,是河流、泉水、积水坑洼发育之地,当然也是贝壳求生的理想之地。

      于是,为求得最后的生存,贝壳们争先恐后地涌到这里,又开始了它们漫长、神圣而悲壮的求生历程。

      潮水般涌来的贝壳,在古河道上,越积越多,越爬越高,然而,

无情的自然变迁,使它们终挡不住自己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走向枯竭、消亡之履,挡不住烈日的暴晒,风沙之掩埋,难逃种族灭绝的厄运,最终只留下这躯壳筑造的生命防线,向世人诉说着它们曾经的辉煌和消亡的悲壮。

      贝壳山凝聚了柴达木盆地发展史上的最近一幕,让人们去读,去想。

      这里数以万计的贝壳,其颜色、形状与海边所见贝壳迥异。它们呈天白色,体小,一般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但由于它们曾经长期沉积湖水,受到的波浪冲击小,因而纹理较浅,没有色彩斑澜的纹理。

      然而,这里的贝壳并不比海边的贝壳逊色,它们用独特的方式塑造着自己,妆扮着自己。不信,你看——

      这些贝壳和沙粒,由于盐碱的胶结,加之长年雨水淋滤,其造型坚硬独特,层层叠叠地堆积在一起,如佛,如山,如花,如画屏,如飞禽走兽,栩栩如生,千姿百态,各领风骚。

      由于它们构造坚硬,长途搬运也不会碎裂。就是碎裂的散贝细沙也并非无用,只要用水拌和,便可塑成各自所需和所想之形态,依然是有价值的工艺品。

      据有关专家化验,这里的贝壳含有丰富的钙和多种营养元素,还是个很好的饲料添加剂。因此,附近的人们争相拉贝磨粉,喂养牲畜,使这一展示着盆地亿万年间巨变历史的珍贵资料受到破坏。近年来,虽已禁止乱采乱挖,但依旧留下了许多无法弥补的伤痕,令人痛心万分。

      此外,江门沟的海虾化石山,更能引人。这座山相对高度有200多米,山腰至峰顶之间,全是青黑色的海虾化石,成千上万的海虾,很完整地嵌在岩石之中,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远远望去,这些海虾的化石,似造型奇特的浮雕,神态栩栩如生,叹为观止。

      走近一看,这些岩石中的海虾,恰如群虾闹海,或奋须跋涉,或多足抵抗,或蜷曲挣扎。它们的壳质环节清晰可辨,大拇指粗细的躯体上似有油渍渗出。

       面对这些化丽为石的海虾,仿佛听到古海的呼啸声和海鸟的争鸣声。

       在柴达木盆地,发现一只海虾的化石不足为奇,但是,成千上万的海虾化而为石,且堆积成山,却是一个时所罕见的事。

       这些古海从地质年轮中消失后,地球的生命轨迹显明地刻在柴达木盆地的岩石之中。

       贝壳与海虾这一与海洋相伴而生的生物,如今却栖息于茫茫戈壁,用风干的躯壳和凝固的躯体,向人类证明着自己是博大丰富的海洋生物中的一员,昭示着这里依然是一片凝固的海。

       海,对这里的贝壳和海虾只是一段遥远而无法企及的记忆,一个难圆的梦!

       站在贝壳山和海虾石山上,面对大漠,我们仿佛看到那些熙熙熙攘攘、拥拥挤挤的贝壳和海虾潮水般涌动, 它们逐水而往,就像一个个冲锋陷阵的勇士,有人倒下了,依然有人冲上来,直至筑起这条生命的长堤,在历史的长河中定格。

      我们仿佛又听到,这些贝壳和海虾用干裂和凝固的嘴唇诉说着自己不幸和人类的幸运,召唤着人类爱护和珍惜自己赖以生存的环境和资源,否则,也会有那么一天,人类就像这数以万计的贝壳和海虾一样,会倒在一堆的

      面对它们,我们不仅仅是领略和欣赏的满足,而更多的则是人类对自然和生命的诸多思考与启迪。

      贝壳山和海虾化石山,是古海的遗踪,也是古海的见证。它们凝结着地球运动的一页巨变的历史,也召唤着有志之士来揭开这个神秘的面纱!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WANMACAO 2020-6-22 14:50
柴达木一个古海的传说,实则一个真实的自然变故,欣赏。
回复 诺日仁青 2020-6-22 21:35
WANMACAO: 柴达木一个古海的传说,实则一个真实的自然变故,欣赏。
有机会去一次呗
回复 WANMACAO 2020-6-26 07:25
诺日仁青: 有机会去一次呗
一定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9-21 05:12 , Processed in 0.022771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