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母语面临的问题

热度 3已有 557 次阅读2021-2-18 10:10 |个人分类:教育 母语|系统分类:民俗

母语面临的问题

——国际母语日的感想

          前几天和在老家当老师的一位熟人同电话,就藏语文教学话题聊天,他说老家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拨乱反正,恢复了停课十来年的藏语文教学,使上万名中小学学生接受了藏语文教育,数千名接受藏汉文双语教学的学生考入了大专院校。目前全县藏族集聚地的六七所乡村小校和县城的民族中学实行藏语文和汉语文的“双语”教学,分两种模式,一种是藏语文为主加授汉语文,一周藏语文课7节,汉语文课5节,一种是汉语文为主加授藏语文,汉语文7节,藏语文5节。民族中学现有在校生400来名来名。这几年民族中学的生源有所减少。不少藏族家长不愿意让孩子学习藏语文,许多学生也不愿意学习藏文。原因是藏语文没有用处。机关单位除了门牌和公章上的藏文之外,在执行公务中基本上不用藏文,乡村社会活动和文化生活中基本上不用藏语文。最大的问题是,学习藏语文的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现在老家农牧区的老百姓基本上通用汉语,除了少数一些农牧区之外,在村子里村民之间交流,也是基本上用汉语。城里的族人和多民族杂居农村的族人完全用汉语交流。

          他说的是实话。老家地处藏汉民族文化的交回地带,而且藏民族人口只占全县人口的三分之一,除了部分乡镇之外,大部分乡村属于多民族杂居地区。民族杂居地区和城市里藏族基本上不使用藏语言文字。从老家的变化看,我们的母语在部分藏区面临这样几个问题:一是语言环境发生了变化,现在的少数民族地区,已经不是过去的那种封闭的小农经济社会。社会交往越来越频繁,生产模式越来越产业化,规模化、市场化,居住模式城镇化加快。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少数民族与外界打交道,必须用通用语,获取外界信息,学习知识必须用汉语。这种情况势必使少数民族的传统语言日趋边缘化,母语功能日趋弱化,这是不争的事实。据我所知,青海海东一带藏区和甘南州东南部藏区、陇南地区的藏族集聚地区使用母语的情况和老家差不多,乡村社会活动和交往中,家庭成员交流大都通用汉语,或两种语言混用。二是多民族杂居地区的各级行政机关执行公务中,司法诉讼中很少使用藏语言文字。在机关单位,别说其他民族,既就是机关单位的藏族干部大都不懂藏文或不会用藏文写作。三是住在城里的藏族子女基本上不接受藏语文教学,主要是没有条件,城里的普通中小学不设藏语文课。其次是部分家长不愿意让子女学习藏语文,怕加重学生加重负担。无论是老家,还是甘南州,藏族学生接受藏语文教学的大概只有一半左右。在这种情况下,部分民族中小学生源减少是必然的。藏民族虽然文字是统一的,方言差异较大,不同方言的族人相互交流,大都用汉语交流。大部分藏族文学作家也是用汉语写作,当然也有相当不少的作家用母语写作。

      我们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一、顺应形势的变化。我们必须明白,城镇化、产业化、市场化是大趋势。特别是城镇化对传统文化的冲击最大。网络、通讯、交通的发展使人们的交流日益频繁,与外界打交道越来越方便。任何民族单靠自己的母语,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需求。学习通用语或外语,是少数民族自身发展的需要。现在年轻人外出打工非常普遍,走出家门就得用通用语,面对这样的现实,各少数民族自觉地、积极地学习国家通用语,是大趋势。目前就藏区整个社会而言,从党政机关到广大人民群众对推广、普及汉语言文字是相当重视的。适应大趋势,首先要搞好民族教育。处理好推广通用语和学习母语的关系。在学好通用语的同时,学习、传承、保护母语。对任何民族而言,母语是最好学的,最不容易忘掉的。特别是藏语言文字,对本民族而言,藏语文用不着学习几年,几个月就可以阅读写作。世界上绝大多数民族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选择了“双语”的路子,在族群里说母语,走出家门说外语,用外文。世界上许多著名学者、政治家都会几种语言。

          二、客观地看得“藏文无用论”的说法,说实话,藏文在城市里使用空间很小,主要在民族院校、有些出版社的藏文刊物,光电部门的藏语节目中使用藏语言文字,机关单位、社会活动中,不可能使用藏语言文字。对生活在城里的族人而言,部分族人除家庭成员之间和族人交流之外,藏语言文字基本上没有啥用途。但是就整个藏区而言,绝大多数广大的农牧区,乡村百姓在自己的居住地的用语仍然使用藏语言文字。十个藏族自治州加上西藏,全国藏区100来个县,除了县城,数千个乡村基本上是纯藏区。社会活动,人际交往都是用母语进行的。尽管行政机关公文不用藏文,但执行公务中,和群众打交道,还是离不开藏语言文字的。党和国家方针政策的宣传还是离不开藏语言文字。老百姓的生产、文化生活、宗教生活仍然离不开自己的母语。出来工作的、打工的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族人,祖祖辈辈就要在自己的家乡生活下去。我们既要看到走出去的族人,更要为绝大多数百姓着想。从这个意义上讲,“藏文无用论”的说法是不全面的。现在的问题是,不通用汉语文的广大乡村,以母语为载体的书刊、影视作品太少,满足不了群众的文化生活要求。

          三、认真贯彻执行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和民族区域自治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和国家拨乱反正,落实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受到了各民族的拥护。《民族区域自治法》是国家的基本法之一,各级国家机关在执行职务中,使用自治民族语言文字、在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采用少数民族课本,用少数民族语言讲课是区域自治法明文规定的。是区域自治法规定赋予民族自治地方基本权利。这条规定体现了民族平等的原则。尊重各民族的母语,是体现了党和国家对各民族的尊重具体体现。是凝聚中华民族的关键。民族地区的各级党政机关应当进一步加强自治民族的母语在民族教育、新闻媒体、执行职务中的使用。鼓励以母语为载体的文艺创作,给不通用汉语的老百姓提供他们喜闻乐见的母语文化作品。各级党政应当鼓励作家们多创造母语作品。在藏民族为主的县乡行政机关招收公务员是应该将是否懂得母语作为重要条件。

           四、提高对语言文字重要性的认识。母语对任何民族而言,不仅仅是族群交流的工具,也是其文化和身份的代表,是本民族民族的根,民族精神的根.在母语中积淀着深厚的优秀传统文化,母语是保存和发展人类有形和无形文化遗产的最有力的工具。语言文字是民族文化的载体。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十分关心传统文化的保护。就藏民族而言,要传承、发展民族传统文化,离不开藏语言文字。博大精深的藏医药。浩瀚的文学艺术,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都离不开藏语言文字。保护母语就是对中华民族文化的贡献。

 语言文字的丢失后果是很可怕的,一个民族一旦失去了自己的母语,基本上就失去了这个民族的最主要的特征,比如曾经建立大辽,占据大半个中原的契丹人(公园916年契丹国,1125年被金国所灭)因遭受异族残酷杀戮,其文化被中断,不到几百年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几乎找不到其后裔了。西夏人大家熟悉,虽然也辉煌一时,也因遭受异族杀戮、屠城,其文化被彻底灭绝,西夏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只能在博物馆内见到其文字。

         五、提高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自信。文化自信是习近平社会主义新思想的重要内容之一。藏民族的语言文字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世界文化园中的一朵鲜艳的花朵。我们不能因由于现代化过程中出现了传统语言文字边缘化现象,和部分族人放弃了本民族母语而失去对自己的母语信心。我们要用全局的视野观察我们的语言文字。藏语言文字是历史最悠久、词汇最丰富、表达能力最强、使用范围相当广泛的一种语言文字。我们的先民象雄人创制玛尔文至今两三千年的藏语言文字从未间断过,既就是吐蕃解体后,处于分割状态数百年,我们的语言文字也没有因此而间断过。因为我们的文化深深地植根于藏民族的生产生活之中。融入民族的血液之中。特别是党和国家的大力支持下,藏语言文字进入国家教育体系,广泛应用于新闻媒体、出版物和文化娱乐等公共场合。特别是藏语言文字广泛进入互联网络,大大拓展了藏语言文字的使用空间。另外,对全民信教的藏民族而言,藏传佛教在传承、发展藏语言文字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传承藏语言文字、哲学、藏医药、建筑学、天文地理、文学等领域发挥了重要作用。一座寺庙就是一座母语学校,每个僧人就是一位母语老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即语言环境。藏民族虽然分属五个省区行政区划,但地理区位上是一个整体,连片成块的,母语的语言环境非常好。有利于母语的传承保护。在我国56个民族中,有些民族人口很少,分布疆域不大,但母语保留得比较好,其原因就是有自己的语言环境。藏民族由于地缘、气候等原因,外来移民相对不多,既就是有些移民,主要在靠近内地的多民族杂居一带和一些县城和地州市城市里。藏区外出打工的也不算多。这种环境有利于母语的保护。我曾经在一些牧区做过调查,许多年轻人,小学毕业后,回家放牧,村里没有说汉语的人,过五六年后,学习的汉语汉文基本上忘光了,但藏文还可以,能读藏文书刊和报纸。能用藏文记录一些日常事务,他们离县城比较远,一年中到县城顶多也就是十来次,到县城买东西才能用上汉语,其实现在县城做买卖的人,藏语说得比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还好。再县城做买卖的回族,普遍都会藏语。这种现象说明,语言环境非常重要。

           我再补充几句,再过几天,即221日是国际母语日,和往年一样,这个国际母语日,没有多少人关注,偶尔有些学者喊一喊,也就是保护地方方言方面的议论。当然,喊一喊保护方言,也是应该的,地方方言也是文化的载体,这与强调学习普通话没有啥矛盾,在推广普通话的同时尽量保留方言,也是传承繁荣传统文化的需要。同样在强调推广通用语的同时,喊一喊保护各民族的母语也是没有矛盾的。我十分敬佩十世班禅大师,大师在世时非常重视母语,尤其在藏区视察过程中,所到之处,再三强调学习母语的重要性,号召族人学习藏文,使用藏文。在大师所有讲话中,民族教育讲得最多。我们应该遵循大师的教导,保护、继承好自己的母语。我们的民族领袖们,应该向班禅大师学习,为保护各民族母语发声。不可思议的是,联合国教科文卫2000年确定每年221日为国际母语日以来,别说国家有关部门,就连民族地区的有关方面,也没有举办过这方面的纪念活动。那些代表人物,也很少有人为本民族的母语发声。为啥呢?我想一是不重视,把保护母语没有当一回事,或者把强调学习通用语和保护母语对立起来了。二是没有信心。认为喊了也没有用,一些人口特少的民族母语已经消亡,有些正在消亡,一些民族正在抢救母语;三是喊多了容易被人误解,有产生“狭隘”之嫌。有些人认为在强调推广通用语的形势下,喊保护母语,是唱反调,不合时宜。我们必须明白,在强调学习、推广通用语的同时,强调保护母语,是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的具体行动。

         每年国际母语日,我都议论一下母语问题,已经坚持了好几年,是随便议论,随想录,难免有不妥之处,欢迎各位关注母语的朋友互动指正。

      

                                                                                                                                    2021.2.18.于兰州。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pari 2021-2-19 03:29
图伯特共同语
TIBET=图伯特:共同语
 庆祝图伯特共同语通行世界62周年.
图伯特共同语是以拉萨语音为基础的图伯特共同语,大家在用图伯特共同语交流时,或多或少带些各自出生地的口音。图伯特共同语在全世界流行的历史已有62年.

我来说说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家乡是纯牧区,在图伯特安多花锐,七岁以前我不会说汉语.自七岁开始上学,后来又在汉区念书,从初中,高中,大学到参加工作,从来没有和同学,同事,说过非常正规的安多话,拉萨话更是一窍不通.但是,现在我不但学会了安多话,也学会了拉萨话(就是图伯特共同语.)

 一定要学会拉萨话,这是关键的关键.我经常见到来自卫藏,康,安多,岗托克,拉达克的同胞.他们有从故乡图伯特来的,有从世界其它各国来的,语言交流一点都不成问题.我见到一个叫丹增的不丹的僧人,他所在的寺院,从不丹首都廷布,乘车要走两天.我两次拜访他,我们都是说图伯特语,不丹把图伯特语言叫作"宗卡".不久之后,我又见到了一位不丹纺织女,她叫桑杰曲珍,他家在不丹首都东部,乘车要走两天,下车后还要步行走四十分钟才能到家.我两次拜访她,我们说的是图伯特语.在我接触的所有图伯特同胞或图伯特系的人中,绝大多数人,我从来就不认识,更不用说不丹人了.就是认识的少数几个同胞,以前在家乡时,我们都是用汉语交流,不是他们不会图伯特语,而是我不会.社会就是平台,只要自己愿意学,就可以学会.

融入图伯特共同语行列的人越来越多.不管是来自图伯特三区,或印度,不丹,尼伯尔,岗托克,拉达克,还是来自欧美,日,澳的图伯特语系的人,大家都有个习惯,就是在交谈中,非常自然地,尽量地往拉萨口语靠.

关于一直在世界流行的,图伯特三大方言的提法或区分法是完全错误的.再如黄教,白教,花教,红教,黑教的说法,也是非常错误的,应该是:宁玛系=宁玛巴.格鲁系=格鲁巴.萨迦系=萨迦巴.噶举系=噶举巴.苯宝系=苯宝.与所谓“派伐”有根本区别.

美国纽约2021年1月15日Chopathar
回复 WANMACAO 2021-2-19 16:56
藏民族的语言文字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世界文化园中的一朵鲜艳的花朵。我们不能因由于现代化过程中出现了传统语言文字边缘化现象,和部分族人放弃了本民族母语而失去对自己的母语信心。大赞。
向老师问好!
回复 pari 2021-2-20 06:29
我认识一些美国,欧洲,日本,印度,韩国,台湾,加拿大,非裔,蒙古人,俄罗斯人,他们讲着非常流利的图伯特语,其中有些人的图伯特语言文字水平很高。我在印度瓦拉纳斯时,在街上遇到一位40多岁的修鞋匠,他用图伯特语对我说,我看出来了,你是图伯特人,而且是新来的。我问他,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他说从你的衣服可以看出来。我在新德里一家图伯特餐馆吃饭,一位大约18岁的小伙子给我拿来菜单,向我说了扎西德勒,然后问我需要啥?我说要一碗面片,一碟包子。他的图伯特语说的非常好,而且是拉萨口语。我在美国纽约认识一位22岁的韩国裔学生,他出生在哈萨克斯坦,他会哈萨克语,俄语,乌兹别克语,韩国语,英语。他父母在哈萨克斯坦当医生,他父母给他定的纪律是,在家里不能讲其它语言,只能讲韩国语,他父母亲是他的老师。在他们居住的区,只有他们一家韩国人。他父母鼓励他在学校或出外好好学习外语。
他在美国读硕士,然后要考博士。我经常遇到他,因为我们常常在我们学校外街边餐厅购买午餐。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21-2-20 09:41
谢谢各位关注、互动。扎西德勒。牛年吉祥。
回复 华锐哇嘉木措 2021-4-5 15:58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5-9 06:18 , Processed in 0.041780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