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老家的年

热度 3已有 338 次阅读2021-2-9 14:10 |个人分类:民俗文化|系统分类:民俗

老家的年

随着岁月的流逝,小时候的事情,大都淹没在忘却的大海里了,唯有过年的事,时常出现在脑海里,记忆犹新。小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因为过年有新衣服穿、有许多好吃的。其实那个时候的新衣服、好吃的,和现在的无法相比。牧区的好吃的无非就是手抓羊肉、蕨麻米饭、油饼、包子之类的,好像有时有些干柿饼和一些水果糖。炸油饼是腊月二十五六的事情,整整炸两天,头一天和面发面,第二天几乎炸一整天,炸油饼,必须用黒刺柴火,才能炸出好颜色,油饼形状有圆的、长条麻花形的,还有馓子。炸好的油饼足足一家人够吃两三个月,给长辈拜年主要也是拿油饼馓子或宭锅(我们叫诺好尔)。对天天吃糌粑的牧民而言,油饼是够奢侈。老羊皮袄,不是年年都能更新的,我是家里的老三,更新也往往轮不上我。牧区的居住相当分散,所以过年也没有农区那样热闹,没有像样的文化活动,娱乐玩耍只不过在自家门口踢毽子、打秋千、放鞭炮而已。

不过有两样事情,特别有意思。一个是过年时在院子和牛圈墙头、房顶等处摆放雪白的冰块。过年前几天到河床砸冰块,背回来一部分备用,一部分摆在牛圈墙头、房顶和喂槡台上。小时候认为摆冰块是为了好看,后来才明白,这是族人的一个重要习俗。藏人崇尚白色,尤其华锐人对白色独有情钟,认为白色象征圣洁、吉祥、和谐。喜欢饲养白牦牛、白马、白绵羊。华锐人爱穿白褐衫,戴白毡帽。给尊贵的人献白哈达。在寺院修建白塔等。从史书上得知,西夏人也有这个习俗。西夏人自称””白上大夏国”,据说西夏皇帝李元昊穿白色紧衫,头戴毡帽。说明西夏人文化的渊源。墙头房顶摆满了雪白的冰块,远远看去,够气派和壮观的,这些冰块起码一两个月后才消融。

再一个是正月初一的喂大槡。这是过年最神圣的事情。是正月初一早上的第一件事,说是迎接神的降临和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喂槡由长辈或老大亲自操作,我家的喂槡台在房背后山坡,喂槡的程序是先点燃放在喂槡台上的柏树枝叶,再投放槡料(炒面里参合酥油、曲拉和一些干果),同时用松树枝蘸上净水洒在槡火上。这样反复三次后,喂槡者吹响白海螺。接着磕三个头。那时候我相信冉冉升起的槡烟,加上回荡在大地上的海螺声,会将我们的祈祷传送给天上的神,,神会保佑我们的。

时过境迁,老家早已迈入现代社会。人们祈求平安、追求幸福的方式也在改变,喂大槡、摆放冰块的习俗也在改变,但族人崇尚白色,崇尚大自然的习俗是不会改变的。献白哈达仍然是族人最崇高的礼仪。大白塔仍然是藏区文化的标志。

 

2021.2.9.于兰州。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恰卜恰土匪 2021-2-14 08:32
  
回复 pari 2021-2-18 04:57
ལོ་གསར་བཀྲ་ཤེས་བདེ་ལེགས།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21-2-18 09:43
ལོ་གསར་བཀྲ་ཤེས་བདེ་ལེགས།
回复 华锐哇嘉木措 2021-4-5 15:56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5-9 06:43 , Processed in 0.038239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