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青唐吐蕃大将鬼章

热度 1已有 269 次阅读2020-7-28 14:55 |个人分类:读史札记|系统分类:读书| 青唐吐蕃, 鬼章

          青唐吐蕃大将—鬼章
         鬼章是藏语译音,亦译作“果庄”,其全称为“青宜结鬼章”。是青唐吐蕃王国(唃厮啰)董毡部下的一员大将。在唃厮啰政权中拥有显赫的地位。最近再次翻阅了《宋代吐蕃史料集》等史籍,想了解一下这位赫赫有名的战将的事迹。宋史里有关鬼章的记载大都在宋神宗熙宁年间的事情,主要有如下记载:
        一、果庄的部族:果庄(鬼章)是 积石军本溪哥城(今青海贵德县)扎实庸咙部落人。  部落首领是唃厮啰之兄 扎实庸咙。是黄河以南地区的核心部族。起初,扎实庸咙与唃厮啰分地而治。唃厮啰控制黄河以北的吐蕃部族,而扎实庸咙则控制以积石军为中心的黄河以南的吐蕃诸部。。扎实庸咙死后,其子必鲁匝纳继任酋长;必鲁匝纳死后,子溪巴温(亦作溪巴乌)继位,其舅郎结戬辅佐。后来部属首领果庄(即鬼章)势力渐盛,与郎结戬发生矛盾,溪巴温被鬼章驱逐出走。后来果庄就成为黄河以南最有实力的首领。
        二、宋史记载的鬼章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对青唐吐蕃大将鬼章有如下记载,宋代史书对鬼章评价是:“桀黠有智谋,数为边患”。
       熙宁七年(1074年)四月
       先是果庄使谍给景思立云:“摩正有众数千在踏白将来降,请逆诸河上。思立信以为可取,率精兵往袭之。师中知其诈,劝思立勿往,思立不听,遂行。师中即治守具,思立既败,果庄遂围河州”(卷二百五十二)
      熙宁七年(1074年)四月
      甲寅,韶遣诸将领兵旁南山,焚烧族帐斩三百余级,即日通路至河州,果庄等余众保踏白城,西杓、摩雅克族去河州百余里。四月辛巳,师自河州闾精谷出踏白城西,与番贼战,斩千余级,。。。。又遣将领兵入踏白城,葬祭阵亡将士。甲申,回军至河州。乙酉,进筑阿纳城,前后斩七千余级。烧两万帐,获牛羊八万余口,摩正率酋长八十余人投降。(卷252)
       熙宁九年(1076年)十一月
      洮东安抚司言:“包顺等领兵与果庄战于叶谷,斩二百六十余级。”诏:经略司录其功赏之,余有功者速以状闻。
注:这个叫包顺的原名叫俞龙珂,是秦州一带羌人的首领,在宋朝的“熙河开边”行动中,于熙宁五年五月,率领十二万部族归顺宋朝,为了表示忠心,俞主动提出,“平生闻包中丞朝廷忠臣,乞赐姓包氏”,神宗依他的心愿,赐姓包,赐名顺。
       熙宁九年(1076年)十一月壬午
       知岷州种愕破果庄于铁城,斩首八百余极。此据明年二月七日奏,今年十一月二十日事,先是,果庄聚兵令丁谷,胁属羌瓜家族以叛,诸部皆动摇。愕出轻兵,掩贼不备,击败之。杀瓜家族叛党二百余,诸部乃定。果庄又以兵三万据铁城,收贝斯结、罗斯结族以临青唐。愕知羌素贰,观胜负以为去就,乃尽出兵二千,未明抵铁城,贼不意,汉兵至,惊扰莫知所为,愕纵兵击之,鼓噪乘城,贼众大溃,斩首八百余级,果庄乃远去,岷境属羌不敢复贰。此据《范育墓铭》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七十九》
鉴于果庄的势力和个人才能,宋以图招纳归附果庄,使之成为宋朝镇守西土的蕃臣,于1077年,授其为“廓州刺吏”职衔,当朝廷命官。《宋会要辑》稿蕃夷之六一三
       熙宁十年(1077年)二月
      熙河路经略司奏:“洮东安抚司言,果庄结连南北诸羌入寇岷州城寨,占据铁城,诱胁青唐等族,日夕摇动,已有附贼者。崇仪副使知岷州种愕与东头供奉官走马承受康识计议。十一月辛巳,帅兵赴和尔川寨。翌日,至铁城遇贼,斩首八百八十二级,及杀总噶尔首领等。本司勘会果庄引总噶尔之兵驱胁熟羌深入寇边,赖包顺、马忠密请出兵,愕、识能用其言,将佐协力迎击取胜,”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八十》
元祐二年(1087年)四月丁亥洮东沿边安抚司言:“果庄男结翰磋遣兵入寇”。熙河兰路经略使刘顺卿言:“果庄领人马于洮河生熟杂居地面以东一带打掳顺汉人户、孽畜,亦羌人常事。”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百九十九》
        元祐二年(1087年)五月
       鄂特凌既立,疑朝廷畏已,乃与夏国伪相梁叶普通约,以熙、河、岷三州还西蕃,兰州定西城还夏国。果庄又阴以印信文字结汉界熟户为内应,四月遂举兵寇洮州,掳赵醇忠及杀熟户大首领经榦穆等数千人人,驻兵常家山,分筑洮州为两城以居。北城周四里,楼橹十七,南城周七百步,楼橹七,跨洮州飞桥。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一》
      元祐二年(1087年)六月甲申
     张舜民《游师雄墓志》云:果庄又欲别部出熙州,师雄将先发以制之,告于熙帅刘舜卿曰:彼众我寡奈何?师雄曰:在谋不在众,斗智不斗力,此机一失,后将噬脐,谠不济焉,愿为首戮。议三夕而后从之。分兵为两道,姚兜将而左,破伦布宗城,斩首一千五百级,功嘉木卓城,断黄河飞桥,青唐十万之众不得渡。种谊将而右,破洮州,擒果庄及大首领九人,斩首一千七百级,余众奔溃,溺死者数千,洮水为之不流,遣铠仗刍粮数万。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二》
       元祐二年(1087年)八月
        十八晚,谊至洮州,壁青藏峡。会夜大雨,及旦,重雾晦冥,谊引兵围城,部分鋪毕,雾忽开,羌望见官军,以为从天而下,亟乘城据守,汉兵四面围之,其版筑犹未毕也,士皆鏖斗,呼声动天地,一鼓破之,擒果庄及其大首领九人,斩首数千,获牛羊、兵甲数万计,城中万余人为官军所䠞,入洮水而死者几半。谊固识果庄,既被擒戏问曰:“别后安否?”果庄曰:“天不使我复故土,命也。”师雄度官军必胜,前命工为槛车,遂缚载果庄送阙下。《青唐录》也有同样的记载,只是后面加了几句,“夏人闻之,即日举军逃遁”。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四》
       元祐二年(1087年)八月
      以复洮州俘获果庄,宰相率百官表贺于延和殿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五》
      元祐二年(1087年)十月
       翰林学士兼侍读苏轼言:“臣窃见近者熙河路奏生擒果庄,百官称贺,中外同庆。臣愚无知,窃谓安危之机正在今日,若应之有道,处之有术,则安边息民必自是始,不然将骄卒憜,以胜为灾,亦不足怪。故臣区区欲先陈前后致寇之由,次论当今待敌之要,虽狂愚无取,亦臣子之常分。”
初议西边事,近臣多进计,请尽还以侵地,吕公著及吕大防独持不可,公著曰:“果庄为边患二十年,先帝欲生致而不可得,今二圣待以不死,其恩固已厚唉,尚何官有之?况可放乎?疆场之地,虽不可过赏,然有劳不报,何以使人”。上皆纳用焉,此据《吕公著家传或附十二月十二日》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五、四百六》
          三、 踏白城之战
         熙宁七年(1074年)董毡(唃厮啰第三子,1065年继承王位)认为宋军虽然占领了熙河六州,实际上只占领了中心城镇和交通要道,招纳投宋的各地吐蕃首领大都是人归心不归,应该乘宋军立足未稳、人选浮动之际收复失地。于是就派鬼章大将率众入河州、岷州、洮州等地袭击宋军。鬼章首先联络河州首领赵、常、杓等三族蕃人首领打击宋军。宋军将领景思立率六千精兵进攻踏白城,鬼章率两万万余众,分筑三城抗击宋军。战斗从早一直打到下午,血战十合,宋军将领王宁、李元凯和降宋吐蕃首领包约等首先战死。其他多位将领身负重伤,景思立冲出重围,且战且退,在撤退中中箭身亡。鬼章指挥的这次塌白城之役,是熙河战役以来,吐蕃诸部对宋军作战的最大一次战役,也是取得的最大的胜利的一次战役。这次胜利,迫使北宋由进攻转入防御,固守熙河六州。对唃厮啰王朝的存亡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这一胜利使北宋消灭唃厮啰王国的战略步伐遭到了重创。在踏白城之役的鼓励下,洮河西南的岷州吐蕃诸部聚众围攻岷州宋军。鬼章以洮州铁城堡为根据地,进入熙河地区联合当地吐蕃诸部,利用这里的天时、地利、人和等有利条件,进行抗宋活动,寻找有利时机,不断打击宋军。
       四、铁城之战
      铁城位于现在的临潭县王旗镇洮河之畔。北宋时期所谓的洮州,就是指现在的临潭县,这一带自古以来就是羌人聚集地,秦汉纳入中原版图。唐末由吐蕃统治,北宋初年唃厮啰果庄的领地。唃厮啰北宋熙宁四年(1071年),在“熙河战役”中被宋军占领,宋庭置洮(洮州)河(河湟)安抚使,并在洮州东部修筑铁城。估计是在果庄大兴土木,修建铁城的基础上进行了扩建。铁城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汉藏之间的要塞,历代王朝十分重视对这个地方的经营。铁城被宋军占领,使唃厮啰失去了东大门。北宋实施“熙河开边”之役,青唐董毡被迫放弃“联宋抗夏”政策,采取“联夏抗宋”  政策,企图借助西夏帮助夺回熙河六州。铁城之战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的。
鬼章于熙宁九年(1076年)二月,出兵河州后山地区。是年十一月,鬼章在岷州令丁谷聚兵,胁迫属羌瓜家族叛宋。同时以三万兵力据铁城,争取了贝斯结、罗斯结回归青唐。十二月鬼章有率部进入洮东斯纳家族领地。元祐二年四月(1087年)鬼章遵阿里骨之命,占据洮州城,指挥众人修筑铁城堡,筑成南北二城。驻兵常家山,五月,鬼章从常家山出发,围攻河州南川寨,“焚庐舍二万五千区”,七月,青唐阿里骨与西夏商量约定,西夏出兵帮助青唐夺回熙州、洮州和河州,兰州定西归还西夏。西夏发兵屯于会州和天都山一带,配合鬼章的行动。阿里骨亲自率河北十万大军,定于十七日由朱城过“飞桥”围河州。另外发兵五万余人,与西夏人会师熙州城东王家坪。这是阿里骨执政以来对外的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阿里骨决心倾河湟之全力夺回熙河六州。不幸的是,这个军事计划被青唐内奸告知了宋庭。
宋朝获取青唐的这一军事行动的情报后,大为震惊。立即决定以游师雄为主帅,出兵熙河,解洮州。当时的形势是,西夏军队聚兵天都山,前锋屯通远军,鬼章围河州,战局十分危急,对宋军不利。游师宋军分两路,向鬼章发起进攻。据史书记载,宋军“命种谊部洮东,以岷州番将包顺为前锋,由哥龙谷会通远寨番兵,宵济邦金川,期八月十五日出师,十六日,姚兜破六逋宗城(),百里间焚,荡无孑遗,斩首千余极。十七日,攻入朱城,杀伤相当,”在围攻鬼章的同时,宋军派兵焚烧了唃厮啰建在黄河上的炳灵寺“飞桥”(据说这桥位于现在的临夏州积石县境内,也有人认为是大夏河上的木桥)。当阿里骨十万大军赶到黄河边时,“旌旗凯仗亘数十里,至桥不得渡。十八日晚,种谊至洮州,壁青藏峡,会夜大雨,及旦,重雾晦霾,能见度很低。种谊利用大雾作掩护,包围了洮州城,当浓雾散开,吐蕃兵士见宋军已围困城池,以为宋军从天而下,仓促据城据守,”。“汉兵四面攻之,其版筑犹未毕也,士皆鏖战,呼声动天地,一鼓破之”。就这样,洮州又再次被宋军占领。至此,史书是这样记载这场战役的:“擒果庄及其首领九人,斩馘数千获牛羊、器甲数万计,城中万余人为官军所慼,入洮水而死者几半”。这是青唐吐蕃最惨烈的一次失败。失败的原因,除军事势力的悬殊之外,“飞桥”被宋军焚烧,青唐援军未能赶到,最重要的原因是西夏人不守承诺,没有配合作战。
北宋俘获果庄,朝廷上下欣喜若狂,“宰相率百官表贺于延和殿,”向宋哲宗皇帝称贺。一些御用文人也咏诗作对,热闹了一阵。如何处置果庄,宋朝的群僚们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有的认为,果庄已经七十多岁了,“其死朝夕可待”,留之无益,极力主张杀掉。有的认为,“老羌虽就擒,其子统众如故,”,主张不杀果庄,“以责其来效”。宋哲宗采纳了吕大防等人建议,“释果庄罪,免诛”“听招其子及部属归附以自赎。”1088年8月,宋授果庄为“陪戎校尉。”并给屋二十间,月支食粮钱三十,春冬衣绢各十匹,时服马一匹等。
,熙河之役是北宋解决西北边患的重要战略实践,对北宋中后期的政治、军事、经济和民族关系均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宋神宗即位后,开始在战略上对西夏采取攻势。唃厮啰政权分裂后,洮水流域的吐蕃部落重又出现分离散处的状态,这为北宋和西夏经略这一地区提供了新的契机。在这种形势下,北宋政府发动了熙河之役,以期通过收复洮河一带扩大对西夏的地利优势。王韶于熙宁初年上《平戎策》,提出招抚沿边吐蕃以威服河...
“鬼章亦作“果庄”,“青宜结鬼章””,为河南吐蕃大酋,“桀黠有智谋,数为边患,后与夏人解仇为援,筑洮州居之。”

      五、鬼章的结局、
      熙宁九年(1076年)三月鬼章兵败铁城,遂撤出岷州,十二月,宋庭在熙河演变出高官赏取鬼章。
熙宁十年,宋授鬼章为廓州刺吏。
元丰五年(1082年),宋庭因配合宋军攻打西夏,封鬼章为甘州团练使。
元祐(1087年)四月,鬼章入驻洮州,,因援军不到,兵败铁城被俘。十月被押往京师问罪。
部亦作“果庄”部,首领为“青宜结鬼章”、“青宜结果庄”,为河南吐蕃大酋,“桀黠有智谋,数为边患,后与夏人解仇为援,筑洮州居之。”[6]后被宋洮东安抚使种谊破城擒拿。宋授鬼章为陪戎校尉,居住秦州(治今甘肃天水市秦州区),后死于此。其子结斡磋,结斡磋子为毕斯布结,鬼章之孙。毕斯布结系世族名望,统管部族人马强盛。
宋元符二年(1099年)六月,西蕃大酋毕斯布结等与果庄妻桂摩及其妻孥并果庄河南旧部族归附宋朝。果庄曾驱逐溪巴温,其叔父(果庄子)阿苏又曾杀杓拶,溪巴温又杀阿苏,世有仇怨。闻溪巴温起,河南诸部多归附,毕斯布结不安,要求内附宋朝,“愿将部族地土献与汉家。”[7]所管地界,“西至黄河,北至布鲁克、丹巴,南至隆科尔结一带,东至庸咙城、额勒济格城、丹巴城至斯丹南一带,甚有部族人户,见管蕃兵六千一百四十人。其地约在积石军境内。在积石军地区活动、居住的还有木波、吹折、密臧、陇逋、庞拜、庄浪等部族。
晚唐,吐蕃内部纷争,政权瓦解,分裂为众多部族,大者数千家,小者百十家,各有首领,不相统属,散布在今青海、西藏、甘肃、宁夏等地。其中一些部族相继归附于中原王朝,称作“熟户”,其余的称作“生户”。北宋建立后,同吐蕃各部基本上保持友好关系。

       晚唐,吐蕃内部纷争,政权瓦解,分裂为众多部族,大者数千家,小者百十家,各有首领,不相统属,散布在今青海、西藏、甘肃、宁夏等地。其中一些部族相继归附于中原王朝,称作“熟户”,其余的称作“生户”。北宋建立后,同吐蕃各部基本上保持友好关系。

十一世纪初,居于今青海东部的吐蕃唃厮罗部逐渐兴起,成为吐蕃最强大的部族,在宗哥城(今青海西宁东南)建立政权,辖有湟水流域及今青海、甘肃部分地区。唃厮罗接受宋廷的封赐,与宋保持密切关系,对抗西夏。  治平二年(1068),唃厮罗死。其子孙继续奉行与宋修好、抗击西夏的政策,政权延续约百年,后因内讧而崩溃。
        六、鬼章的后人们
     关于鬼章的后人们宋史有这样的记载:  其子结斡磋,结斡磋子为毕斯布结,鬼章之孙。毕斯布结系世族名望,统管部族人马强盛。宋元符二年(1099年)六月,西蕃大酋毕斯布结等与果庄妻桂摩及其妻孥并果庄河南旧部族归附宋朝。果庄曾驱逐溪巴温,其叔父(果庄子)阿苏又曾杀杓拶,溪巴温又杀阿苏,世有仇怨。闻溪巴温起,河南诸部多归附,毕斯布结不安,要求内附宋朝,“愿将部族地土献与汉家。”所管地界,“西至黄河,北至布鲁克、丹巴,南至隆科尔结一带,东至庸咙城、额勒济格城、丹巴城至斯丹南一带,甚有部族人户,见管蕃兵六千一百四十人。”其地约在积石军境内。在积石军地区活动、居住的还有木波、吹折、密臧、陇逋、庞拜、庄浪等部族。
鬼章部亦作“果庄”部,首领为“青宜结鬼章”、“青宜结果庄”,为河南吐蕃大酋,“桀黠有智谋,数为边患,后与夏人解仇为援,筑洮州居之。”后被宋洮东安抚使种谊破城擒拿。宋授鬼章为陪戎校尉,居住秦州(治今甘肃天水市秦州区),后死于此。其子结斡磋,结斡磋子为毕斯布结,鬼章之孙。毕斯布结系世族名望,统管部族人马强盛。宋元符二年(1099年)六月,西蕃大酋毕斯布结等与果庄妻桂摩及其妻孥并果庄河南旧部族归附宋朝。果庄曾驱逐溪巴温,其叔父(果庄子)阿苏又曾杀杓拶,溪巴温又杀阿苏,世有仇怨。闻溪巴温起,河南诸部多归附,毕斯布结不安,要求内附宋朝,“愿将部族地土献与汉家。”所管地界,“西至黄河,北至布鲁克、丹巴,南至隆科尔结一带,东至庸咙城、额勒济格城、丹巴城至斯丹南一带,甚有部族人户,见管蕃兵六千一百四十人。”其地约在积石军境内。在积石军地区活动、居住的还有木波、吹折、密臧、陇逋、庞拜、庄浪等部族。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雪域猛禽 2020-7-31 16:15
拜读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0 20:04 , Processed in 0.026379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