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西宁的记忆

热度 6已有 3017 次阅读2014-12-28 09:21 |系统分类:传媒| 公元1127年, 宋、金和议成, 南北对峙, 属秦州

                                                                               西宁的记忆

                                                                                                                 巴明旺
        据《甘肃大辞典》载:“甘肃的西宁州 是金朝在会州境内新建置的州,公元1127年,金兵南下占领北宋陕西5路。宋高宗绍兴十一年 (1141年),宋、金和议成,南北对峙,金人占领区的州、县,绝大部分沿袭宋朝,个别州县为新置。西宁县是金熙宗皇统二年 (1142年)所置,属秦州,县治即今会宁南境的西连城,亦称章城堡。金宜宗贞佑四年 (1216年)升为西宁州。管甘谷、鸡川 (今通渭县鸡川乡》、治平3县 (由宋代三个寨升为县)。元朝因之。元顺帝至正十二年 (1352年),改为会宁州。明太祖洪武十年 (1377年),降为会宁县,县治移至今会宁县城,清朝因之。属巩昌府。即今会宁县,现属白银市所管。”    据会宁县志记载:“元初,因新旧会州多毁于兵火,仍迁州治于所隶之西宁县(今会宁张城堡)。世祖至元七年(1270年),并西宁县入会州(1949年前靖远城有元代的大将军小将军炮为证),这证明,会宁境内有个地方叫作”西宁“。
       根据上述资料:蒙元时西宁州应在今甘肃的会宁县,金宜宗贞佑四年 (1216年) 设置为西宁州,蒙元因之。蒙元末元顺帝至正十二年 (1352年),元帝退出大都(北京)前约十多年才改为会宁州。故此,蒙元甘肃的西宁州,并不在今青海西宁,也不能乱套在宋军曾一度斩短占领青唐之后设置的西宁州上。在金一代宗喀唃厮啰政权依属于金人,《金史•结什角传》载:金代宗喀有丙离一族,与“乔(切)家族首领播逋与邻族木波(黄河之南一大族)、陇逋、庞拜(湟水之北一大族)、丙离四族耆老大僧等拥立唃厮啰后裔)结什角为木波(宗喀王位继承人)四族长,号曰王子为证。”   北宋南迁之前还立了青唐政权的新国主,说明南宋时期青唐政权仍然存在。现在的西宁,唐宋时称青唐,蒙元至今从藏文至口语均称斯郎斯郎斯’,藏文为沙勾勾,‘,“西纳之西,藏文为拉勾勾,立,立那,‘郎’ ,意为交易分配。蒙元做为萨迦王系统领宗喀地方的宗喀万户(西纳赤本),西纳家族肯定掌管着青唐城的交易分配权,故借此含意将唃厮啰王城青唐改称为斯郎一直沿用至今。
       史资显示,蒙元甘肃行省应包括如下地区,宁夏府路: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中卫市;永昌路:白银市 武威市 金昌市兀喇海路:巴彦淖尔市 阿拉善盟西宁州:今甘肃会宁甘州路:张掖市;肃州路:酒泉市 嘉峪关市。李喃哥为元西宁州同知,西宁州在今甘肃会宁;朵儿只失结今甘肃会宁县原西宁州人,为蒙元甘肃行省右丞;贡哥星吉元甘肃理问所土官,于冀宁大都今山西太原途中归明,明太祖授副千户职,随明征西将军邓愈西征守备碾伯。
       李喃哥、朵儿只失结、贡哥星吉归明后,先后前来青海招抚青唐(西郎)周边的蕃族。李喃哥率巴沙今大通及西宁周边含章砸)等十族番酋却约思等,及河州(今贵德一带)番酋米卜等来朝,贡马。赐银钞、彩币有差。乃改西宁州为卫,累功进西宁卫以喃哥为指挥设西宁卫李喃哥从西纳昂索处购买到‘西郎’城内土地建府址,原三贤者坟址上建佛刹,以居番僧,来请寺领,赐名曰“宁番寺” 今称大佛寺,去世后灵归灵州故里。   朵儿只失结,今甘肃会宁县西宁州人,为蒙元甘肃行省右丞。明初,朵儿只班遣其来朝进马,上赐以袭衣、文绮,令还招谕其部曲,朵儿只班不奉诏,遁甘肃。朵儿只失结自率所部二千余人还西宁(会宁),遣其弟赍达等赴京,言朵儿只班不奉诏之故。乃宋国公冯胜总兵征甘肃,调守西宁卫。    贡哥星吉是元朝甘肃理问所土官,于冀宁大都今山西太原途中归属明朝。明太祖授副千户职,随明征西将军邓愈西征守备碾伯。贡哥星吉(葬于今互助多士代)及其子孙索南(葬于今互助高寨)、祁贤、祁德、祁廷谏(葬于今乐都大峡口北)明代主要活动在湟水以北今大通互助一带的古华热地区。此外,陈义江苏山阳汉人,赵朵尔岷州招藏万户,薛多尔丁西域缠头回人甘粛行省佥事,其余多位称西宁州土人或蒙古人者,均可视为今甘粛会宁原称西宁州土人或蒙古人,归明后调来今西宁周边充任土官百户小旗等。明朝除从江淮一带遣来数以千计民户军户充发户来西宁五川地区建堡修寨外,也从今甘肃会宁西宁州迁来西宁故地归明蒙元旧属中的土人蒙古人也不少。例如东川罗家湾至今民和鄂家建堡寨八十有余,其中朱家堡甘家堡清泉堡是甘土司、朱土司、辛土司居地为证。自明代以来西宁(西郎)才有了土官制度和汉族流官参治,同这里的部落昂索制并存,处于时战时和的局面。洪武十九年长兴候耿柄文率陕西军士割青唐城之半建西宁卫城。
      清初顺治二年(公元一六四五年)进军西北的清军将领孟乔芳一到西安,就立即释放被李闯王农民军俘获囚禁在西安的西宁土司祁廷谏父子和李土司李天俞等,由这些人为先导,通过拉拢、劝导很快恢复了西宁地区的秩序,西宁卫依旧。清雍正朝平定罗卜藏丹冿事件中,”檄东祁土司在璇朵儿只失结后裔守大峡口、西祁土司祁大熊贡哥星吉后裔)征阿尔计(今洪水泉阿吉营)。清雍正之后土特权大为缩水,西宁卫改府、设县后,允许土司驻城池,专拨浅山土地归土司经营。这些土司中,西李土司居地小南川李家台庄,他为陕西华阴汉人,初为李英舍人,后为从子,封地多在互助东沟大庄等地;汪土司驻海子沟庄;吉土司驻吉家庄;纳土司驻纳家庄;西祁土司驻高羌堡,封地多系在互助多士代等地;陈土司驻陈家台子;赵土司驻乐都赵家湾;东祁土司驻胜番沟庄;阿土司驻白崖子庄;东李土司驻民和上川口;小李土司驻松树庄;冶土司驻米拉沟庄;甘土司驻甘家庄;朱土司驻朱家堡;喇土司驻喇家庄;辛土司驻清泉堡,西宁府土司共为十六家。民国改土归流经土司本人申请,所有特权终止。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4-12-28 11:05
北宋南迁之前还立了青唐政权的新国主,说明南宋时期青唐政权仍然存在。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4-12-28 11:20
据会宁县志记载:“元初,因新旧会州多毁于兵火,仍迁州治于所隶之西宁县(今会宁张城堡)。世祖至元七年(1270年),并西宁县入会州(1949年前靖远城有元代的大将军小将军炮为证),这证明,会宁境内有个地方叫作”西宁“。
回复 朗卡拉姆 2015-1-6 22:44
学习。
回复 yagare20 2015-1-16 10:09
‘西宁州’地名注释很到位。谢谢﹗
阿土司属蒙古人﹖还是藏人﹖
回复 sncr3301 2015-1-17 09:09
[quote]yagare20: ‘西宁州’地名注释很到位。谢谢﹗
阿土司属蒙古人﹖还是藏人﹖
      谢谢﹗阿土司属蒙古人。
回复 sncr3301 2015-1-18 11:27
土族赵土司族系考
李克郁  
【摘要】:土族赵土司赵朵儿只的远祖为按竺迩,白达勒达人。元初从征西域,后征积石,定关陇。他的后代多有功名。洪武初,赵朵儿只归降明朝,被安置于乐都,即为土族之赵土司。
【作者单位】: 青海民族学院
【关键词】: 土族 赵土司 族系 考证
【分类号】:K289
【正文快照】:
地方志所言赵朵儿只(亦作赵朵只木)是按竺迩的后裔,岷州人,招藏万户。那么,按竺迩为何人?何谓招藏万户?岷州人怎么定居于湟水流域?这是本文所要研究并回答的问题。土族赵土司赵朵儿只的远祖为赵按竺迩。《元史》云:赵按竺迩,雍古氏。雍古即汪古,是汪古之又译。屠寄云:
回复 闹扎西 2015-1-19 16:51
学习了
回复 柯热.恒考 2015-6-22 14:59
欣赏。
回复 拉毛才旦 2017-4-29 10:52
问:  在这里我想问老师一个我曾长久思考过的问题,西宁市的地名在藏语里叫‘臛︽臿繴︽’(zi-ling)这并不像是一个汉译词,也没有听到是其他少数民族对西宁地名有这样的称呼。我曾经似乎听说过,‘臛︽臿繴︽’(zi-ling)一词与塔尔寺西纳活佛的名称‘臛︽繼’(zi-nag)有关系。老师曾与蒲文成先生合作写过一篇文章即:《西纳家族、西纳喇嘛和塔尔寺西纳活佛》。请教老师对此问题有什么想法?
答:要判断‘西宁’与‘臛︽臿繴︽’(zi-ling)的关系,就要先知道‘臛︽臿繴︽’(zi-ling)这个词何时出现的?但是古文献里面我至今没有看到。敦煌藏文文献里一直把西宁称之为‘輴繴︽繲︽繿較︽繲纀纍︽翾繼︽胑’(tsong-kha-bde-khams-chen-po)角嘶罗王朝时称之为‘青唐城’宋代之后才称之为‘西宁州’,汉代时曾称之为‘西平郡’。要弄清楚‘臛︽臿繴︽’(zi-ling)这个词到底是藏语还是汉语的音译,就要查阅古代藏文文献。如果古代藏文文献里面没有出现过这个词,那么也可能是汉语的音译。至于说到‘臛︽繼’(zi-nag),这个部落在宋代文献里面已经出现过,原先是甘肃那边的,到明代的时候才定居在现在的西宁湟中这一带。元代有一个西纳万户,塔尔寺建立之后,这个部落固定在这里了。‘臛︽繼’(zi-nag)作为部落名,转借称呼西宁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此段选自扎西龙主与藏学专家陈庆英的访谈
回复 拉毛才旦 2017-4-29 11:06
宗喀王裔木征
    宗喀地区的蕃人中广为流传着“我们是木征的后代”一 说,可见木征这一历史人物在宗喀具有深远影响。这里谓之‘后代’ 笔者认为是木征所统辖的部众。多年来由于史学界对宗喀吐蕃史的不断探求,木征的祖系渊源比较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现就个人对木征这个历史人物的肤浅认识,谈一点个人看法供爱好者参阅!
    一、经多位史学界专家学者论证现有的藏汉史料均可佐证,‘木征’实属唃厮啰的嫡长孙,瞎正之子。《宋史吐蕃传》云:“唃厮啰绪出赞普之后,本名欺南陵温篯逋。”生于李域、十二岁、河州羌商何郎业贤从李域挚至河州,河州大酋耸昌厮均又将唃厮啰移居移公城,志在河州立文法。后又被宗哥大酋李立遵、邈川大首领温逋奇以武力将唃厮啰劫持到廓州,李立遵又把王城从廓州搬到宗哥城(平安镇),李立遵自立为‘相’。李立遵原系李域僧人,法号为‘法王’ ,宗哥人称‘仁波且,’可佐证他不是一般僧人。后还俗娶妻,以法王仁波切的影响很快替代了宗哥原部族首领‘温逋’的地位。笔者认为后来宗哥的乔家族就是以李立遵的法号“法王” 的蕃语称呼‘切家’ 命名的,汉史中的乔家族很可能是蕃语‘切家’的直译,《塔尔寺志》中写为切家措哇。宗哥(总噶尔、宗喀)是地名、乔(切)家是族名,如同邈川是地名、雅仁杰是族名一样互为替代,实际表述的是同一部族。汉籍中的记载多依边将的探报记录在案,将一族以地名、族名分报为两族,其用意有待考证。这时的唃厮啰尚处在年幼中,李立遵以唃氏为旗帜,有挟赞普以令诸族之势,为便于更进一步控制唃厮啰,将其两女及侄女嫁于唃厮啰。《宋史吐蕃传》记载唃厮啰三妻,“其二妻皆李立遵女也” 。《宋会要辑稿》蕃夷四之七均载宋出使甘州使者杨知进过宗哥时,见“唃厮啰又娶李立遵侄女” 为妻可佐证。李立遵本人也为河湟吐蕃统一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也是事实不能否认。《长编》卷五一四哲宗元符二年(公元一零玖玖年)八月丙戍条:“……,李楞占讷芝者,李遵(李立遵)之孙,总噶尔(宗哥乔(切)家)乃其部人也。……”。以此证实李立遵的后裔,李立遵死后仍然统领着宗哥族或曰乔(切)家族,是这一部族的首领。李立遵三都谷之战复败后,自谋赞普的野心逐步暴露,与唃氏开始走上了分裂之道。由此,约在公元一零二四年唃氏乘机带领亲信投靠邈川(乐都洪水镇)的雅仁杰族首领温逋奇。温与李一样对“相” 位一职仍不满足,发动了宫廷政变想取而代之,却被唃氏很快平息温逋奇遭斩,后唃厮啰公元一零三二年率众迁都青唐(西宁)。地处青唐以西的固米、心牟、多罗、刺卜、洗纳、陇逋等族自然成了宗喀王权的大后方和重要支持者。宗喀王权在青唐(西宁)建立,其辖区包括“古河湟二千余里,河间有鄯、廓、洮、渭、岷、叠、岩等州”,笔者以为以上诸州均包括在宗喀十八大区之内,宗喀十三族是青唐城周围的十三个部落,属宗喀十八大区内的一区。结束了河湟间吐蕃种族分散不相统一的局面,青唐便成为甘青一带蕃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中心,为这一地区蕃人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平台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二、史记佐证木征者唃厮啰长子瞎毡之子。唃厮啰妻李立遵两女所生之子为长子瞎毡、次子磨毡角,侄女唃氏第三妻乔(切)家族人所生之子为董毡。笔者认为宗哥与乔家(切家)实为一族即乔家族,李立遵之两女、侄女三人均为乔(切)家族人或曰宗哥族人是李氏之女。由于李立遵的所谓,染指了其两女及所生之子瞎毡、磨毡角。被唃厮啰逐之廓州(贵德廓州),禁固其二子,李立遵死后又将两女斥为尼。后经‘母党’ 李巴全的协助下才逃离了廓州,瞎毡随母前住龛谷(兰州榆中),磨毡角随母前住宗哥(平安镇)。唃氏死后李立遵侄女乔(切)氏之子董毡继承了王位,董毡,藏史称为“坚阿董钦” ,是唃厮啰的第三子,是宗喀王权的继任者,其在位期间建树较多,为藏族史学家所重视。《贤者喜宴》中有“约德的其子赤德到了多康宗喀十八大区等。”多麦的鄯、廓、洮、渭、岷、叠、岩大部分地区由其统治,因之遂有上部“拉堆”之王权帽子大,下部“多康”的王权靴子大之说。可见吐蕃王朝之后宗喀唃氏王权与阿里古格王权,在藏史中所占的重要位置。瞎毡有四子,长子木征。
     三、木征在宗喀蕃人中的影响。笔者经过多年的调查发现,宗喀蕃人对木征分别有,木征、门征(蒙正),李蒙征的尊呼。都说是“木征的后代,尊木征为祖先”,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但却说不清是哪朝、哪代的人。近二十年前笔者在玛藏村走访一位裴姓的阿布时他说:“我们这里的藏人是李木征的后代,老汉们就这们说着哩。”同样的传说,也出于宗喀地区的其他部族和近青唐的华热部族之中,可见木征的影响并非一般。并从民间收集到有关木征留给后人名言一首登在此,为:“穷在当街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笔者认为这是木征对早年母子遭遇不幸、后来走运成为部族首领,是以自已亲身经历,对世间‘人情’的真实体验的写照。同时,收集到这里的部族先人们留给后人对木征赞词一首:“木征木征实木征,换了袈裟(衣衫)没换人。”从这一赞词中可窥探出一个真实的木征,道德高尚的木征,后来虽成为部族首领,但做人的本性没有变。另外,对木征称为李木征一说,笔者认为木征之奶奶李氏与木征之父瞎毡在唃厮啰处失宠囚禁从小相依为命,木征取了奶奶的李姓,也在情理之中。因此,民间留传下李木征一说,木征、李木征是一人也。关于木征为赵姓一说,在宗喀蕃人中无一毫传闻。《塔尔寺志》中有切(乔)家李仓玛的记载,笔者认为‘李仓’是汉语李氏之意,‘玛’含意不清待考,该村李姓原本是一大户,清同治十一年李姓土番拉莫丹控告土司祁叙古,祁叙古被革职。光绪十五年祁叙古以巡防有功复职,后祁土司强令土番拉毛丹李姓人家迁离李仓玛,散居到索若、角加、石灰窑、香将、贵德东滩等地。这一线索即可提供爱好者探求李立遵、切(乔)家族昂索下落的有力佐证,切(乔)家族内再无用李姓(李仓)命名的村落。笔者前不久走访了平安县沙沟乡大寨子村汉族村民曹永德老先生,他说:“我们这里的藏民传说是木征的后代,木征人好,人老几辈子老汉们就这们说着哩,我们的‘大大(伯父)’说的还详细。“我们这里原来全部是藏民,我们的先人们明朝从南京竹市巷上来的属三十六军户。”由此观之,民间对这里的蕃人族属认识还是十分明细的。唃厮啰三子董毡继任王权后,与其父一样是位很有作为的王者,先后经历父子两代人的努力宗喀王权的发展达到了最为鼎胜时期。董毡有一子早逝,养子阿里骨与其子瞎征先后继位,由河南大酋鬼章任阿里骨的大‘相’。他俩均非出之唃厮啰王族血统,由他们继承王权,遭到了唃氏家族及属下各大小部族首领的反对。这对后来宗喀王权的发展埋下了深深的苦果。《宋史吐蕃传》云:“瞎征性嗜杀,部曲暌贰”。很快瞎征的统治地位发生了动摇,宗喀王权从他开始逐步走向衰落,后被维护唃厮啰赞普血统大‘相’  心牟钦毡(亦称作森摩钦毡前香将族心牟族大酋)将瞎征赶出了青唐王城。《宋史吐蕃传》载:心牟“钦毡迎溪巴温入青唐立木征之子陇拶为主。”笔者认为溪巴温是唃厮啰兄扎实庸咙之孙,是唃氏的疏族,心牟钦毡迎溪巴温从河南(黄河南) 来青唐(西宁)与切(乔)家、陇逋(隆奔)等大族共同拥立木征的长子陇拶袭任第五位宗喀王位,实现了这里的蕃人多年来扶正唃厮啰王族赞普血统的心愿。尽管有多位方家、学者对《宋史吐蕃传》正传中的记载存在有不同见解和多种解读,但笔者认为《宋史吐蕃传》中拥立木征长子陇拶袭任第五位宗喀王位的记载还是比较符合实际,这里并不存在有误之处,因其意基本符合当地蕃人祖上的口传,也符合当地蕃人扶正唃厮啰赞普血统的共同心愿,溪巴温终究不是唃厮啰的直系而属房族,在特别重视赞普血统的年代里不会得到唃氏家族及大小部众的拥戴和支持。但这一过程同样付出了不可挽回的高额代价,造成部众内部不和,为爭王权的正统常在窝里斗,从另外一角度也加速了宗喀王权结束的进程。陇拶之后这些部族和唃氏家族又拥立木征之四子益麻党征袭第六位宗喀王权。有关资料中云:正当此时的西纳家族看出唃氏后裔无多大指望,前去卫藏投奔萨迦家族势力。往后,宗喀地区又出现了萨迦王系的“宗喀赤本” 万户政权,出身于吐蕃四大姓氏之一的董氏中的尼董赛宝氏(黄董)的西纳家族统领着“宗喀赤本” 万户 政权。《安多政教史》中称:“西纳家族属四大吐蕃族姓之一的董氏。…………俗语说:天下人(指蕃人)一半属董氏,董氏中一半是西纳。”可见西纳家族在宗喀地方也是一支不可忽视政治力量,他的势力远远超出了宗喀的地域之外,值得引起方家学者的重视。(巴明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5-12 06:35 , Processed in 0.039300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