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清初西宁卫蕃族

热度 4已有 2132 次阅读2014-4-9 07:29 |系统分类:见闻| 西宁

     清初西宁卫蕃族

       清军入关,明亡清兴,顺治帝于与一六四四年在北京称帝。顺治二年(公元一六四五年)进军西北的清军将领孟乔芳一到西安,就立即释放被李闯王农民军俘获囚禁在西安的西宁土司祁廷谏父子和李土司李天俞等土官,由这些人为先导,通过拉拢、劝导很快恢复了西宁地区的秩序。同年清廷在甘青一带设西宁、洮州、河州、庄浪、甘州5处茶马司,分别由陕西巡视茶马御使5人管理,西宁卫依旧。康熙四年裁陕西茶马司,改由甘肃巡抚兼管。清朝政府不费一兵一卒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政权机构,土司确实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后来发生的罗卜藏丹津事件,也佐证了西宁周围的蕃族部落清雍正以前均属顾实汗厄鲁特部落联盟部下,岁纳“添巴”的属民。顾实汗创建的大部落联盟不但影响到卫藏,安多蕃人也在其列。

       罗卜藏丹津事件。罗卜藏丹津原是蒙古和硕特部固实汗之孙,于康熙五十五年冬袭父达什巴图尔和硕特亲王爵位,成为青海厄鲁特部落联盟之王,俗称青海王。当时西宁周围的蕃人“唯知有蒙古,不知厅卫营伍官员”《清世录世宗实录》卷二十。这与当地人称“我们是丹津王的百姓”相吻合。康熙末年,清廷派皇十四子允就任抚远大将军坐镇西宁,雍正帝的舍人年羹尧就任川陕总督,年氏的亲信马有仁为首的四刀侠早已扮成蕃人,潜入藏区刺探情报。康熙三十六年,和硕特蒙古亲王达什巴图尔及众台吉、西宁大喇嘛商南多尔济、塔尔寺大喇嘛嘉堪布阿其图诺门汗·罗藏邓珠,经清廷使者阿喇布坦盟于察罕托罗海,和硕特蒙古亲王达什巴图尔虽接受了清朝政府的招抚,但割据势力仍然强大。康熙帝驾崩雍正继位,皇十四子允回京奔丧,罗卜藏丹津认为时机已到,于雍正元年五月“聚蒙古各台吉,于察罕托罗海会盟”,“罗卜藏丹津勒令众等呼伊为达赖混台吉,其余台吉俱令呼旧的名号,一律不许称呼王、贝勒、贝子、公封号,正式宣布反清”《清世录世宗实录》。同月联络塔尔寺、佑宁寺、广惠寺等部分格鲁派宗教寺院的上层,煽动藏族、土族群众共同起来反清。清廷闻讯后,便于同年七月底派兵部侍郎常寿抵达大河坝会见罗氏,劝其罢兵,服从清室,结果被他扣执。另外,雍正帝派年羹尧为大将军,从甘州进入青海,途中焚烧东科尔寺(法轮寺),现湟源县城关镇寺台子是被焚烧的老东科寺的旧址,僧众遭杀戮,五世东科尔·索南嘉措去西藏拜谒经师不在寺幸免于难。同时,清军诱骗二世却藏·罗桑丹白尖参,曾任塔尔寺、佑宁寺、光惠寺法台、为七世达赖经师,至大通衙门庄,用火将却藏活活烧死,却藏寺被焚,僧众被杀戮。随后坐镇西宁密切关注罗卜藏丹津动向。九月罗氏兵至河州,十月攻打南川申中堡、西川镇海堡。罗氏亲自带队进攻镇海堡(通海),清军都统武格赴援,激战六昼夜,四川夔州副将宋可进等赴援,罗部溃退,清军歼敌六百余人,俘获了多巴囊索阿旺丹津(镇海堡为西纳囊索属地),押往申中堡,清军力保南川不失守,牢牢控制了申中堡。“敌围堡(申中堡)堡内囊索(香将囊索)与敌通(指米娘、隆奔、西纳营救囊索的人),欲凿墙而入,守备马有仁力御,可进等赴援夹击,诸囊索助敌者杀之。”檄东祁土司祁在璇守大峡口、西祁土司祁大熊征阿尔计(阿吉营)。另一路,雍正元年四川提督岳钟琪率清军从四川松潘进入青海,在化隆焚毁了安达其哈卡昂寺和该村阿加囊索的庄园。“平定上寺东策卜下寺东策卜诸番部”,以上诸部均在贵德县东沟乡一带。十二月果米族部落反清,贺尔加等部反抗极为激烈,四川提督岳钟琪以杂谷土司等兵剿,部落头人被擒诛。罗卜藏丹津惧,送常寿归,请罪未准。腊月二十五日,年羹尧统领清军来到塔尔寺,塔尔寺二十轮大法台嘉堪布阿其图诺门汗·罗藏邓珠军前投降被清军杀害。据《塔尔寺志》载,清军一直到居巴扎仓,这时居巴扎仓的法座拉科·协绕却觉正和扎仓的八十余名僧人在无声清净中做“垛玛”法事,年羹尧等钦差大臣看了后非常喜悦,因而,对塔尔寺未照其他寺院一律烧光,并允许三百名守法僧人入寺安住。雍正二年正月岳钟琪进剿红崖子沟和哈拉直沟,焚烧庄堡十七处。二月广惠寺、佑宁寺被焚毁,丹麻佛被杀,僧众惨遭杀戮,先后杀伤叛众六千余人。在凉州石门寺附近杀叛众六百余人。此时,广惠寺的敏珠尔二世·罗藏丹增嘉措在西藏学经幸免于难。雍正四年加封敏珠尔二世为“敏珠尔呼图克图”。雍正二年二月初八,岳钟琪为指挥率兵六千分三路出日月山“捣其巢穴”,罗卜藏丹津付出了家属大量被俘被杀的代价之后,逃往新疆准噶尔部,被准噶尔部首领策妄阿拉布坦所收留。其留在庄浪卫一带西山卓子棋子两山和大通一带峡谷地带等地聚集叛众数万,同年四月遭到岳钟琪以兵二万讨之,包括土司鲁华岭、祁大熊、纳正乾,撒拉族土司韩炳、韩大用等土司兵,生擒谢尔苏部落头人阿妄策凌、先米寺活佛等。罗卜藏丹津事件历时九个月,“斩八万余级,大酋助罗卜藏丹津为乱者皆就擒,青海平”《岳钟琪传》。

      年羹尧的善后事宜。雍正二年五月任戍谕:“自西陲逆贼罗卜藏丹津等背弃国恩,招其同恶,残其骨肉,侵犯边城,朕命年羹尧揆度机宜,指麾将士、犁庭扫荡、迅奏朕功”《世宗实录》卷二十。从时间及内容上看这道圣谕是对年氏在西宁处置这次事件的首肯。对罗氏的征剿“机宜”的“揆度”是掌握在年氏手中的。只要看准了机遇,年氏就可以按照主子的授意对所谓的叛众实施“犁庭扫荡”。犁者犁地也,庭者庭帐也。如同犁地拆帐一样挨门逐帐对所谓叛众实施扫荡,其惨状之烈可想而知。恰与民间传说的“见系红腰带者杀”、“讲蕃语视为未归顺者杀”同属一个版本。此外,当地人用“狼来了、面鬼爷来了”,恐吓孩童,相传到我们这一代耳中。由此可见,面鬼爷者实属是一位杀人的魔王,与史书上记载的“羹尧嗜杀”,完全吻合。在年羹尧“犁庭扫荡”残忍政策的打压下,个别地方的蕃人,为求生存,整个家族改变了原来的民族成份。例如:申中十三族中的加押陈家滩、羊毛沟、押加阿看族、阿尔计、申中台:隆奔族的乌思巴尔堡(堡子)、纳卜藏、图巴营族蕃;西纳族的坡家营、多巴族蕃、米娘族的夏麻尔雪么、汉东族蕃;切〔乔〕家族的当欠、唐隆台等地现已看不到蕃人的影子,这里已成为其他民族的居住地。雍正帝对年氏上奏的《青海善后事宜十三条》、《禁约青海十二条》中,对改变地方建制、划界、会盟、贡市、移民的规定,大加赞赏,认为“运筹周密、措置精详”,命年氏照此办理。雍正三年提升西宁卫为西宁府,新设西宁、碾伯二县,大通一卫,由原先的军屯卫所制,逐步过渡到府县制,撤销厄鲁特的部落联盟,原西宁周围蕃族归内地管理。接着又从山西、直隶等地拨来数以万计的遗犯,能种地者,官给牛具籽种,遣来西宁近边,安排在蕃人牧地上垦种。同时,清廷放松了对原川水地区曾为明代担负过军屯、民屯的堡寨江南移民的管理和控制,他们开始自由的流动到蕃人的牧地上垦种,蕃人牧地上逐步出现了汉蕃杂居的村落,这里的蕃人逐步失去了游牧生活的空间,也开始走上了定居或半农半牧之路,后来随时间的推移,受外来人口的挤压,除个别脑山地区以外,纯粹走上了农耕。正如《西宁府续志》艺文志中所载,年羹尧的继任者川陕总督岳钟琪在安置民番疏中陈述的那样,“凡近内地番人,与百姓杂居者,向通汉语,自归诚后今己改穿内地服色,无庸设立土千百户,但就其原管番目,委充乡约、里长,令催收赋税,久则化番为汉,熟作边地良民”。总之,西宁周围经历了明代“移民就宽乡”的军屯、民屯的江南移民潮和清代雍正后在蕃人牧地上大量移居遣犯人等的掺沙子的北方移民潮,这里的蕃人与其他民族的比例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可见这种措施的实施在当时起到了如下作用,一者“安置”遣犯犹如掺沙子对蕃人起到了牵制作用,形成了杂居的格局。二是委任原番目(囊索)为乡约、里长,对番目直接纳入了内地管理。对遣犯起到了监督管理的作用。雍正后清政府主导的汉蕃杂居局面初步形成,蕃人逐渐处于少数。但西宁周围部落囊索制在民间一直延续了下来,囊索仍然拥有土地牧场属民为清王朝服务。据乾隆年间编篡的《西宁府新志》载,设县以后的西宁县蕃族有:“噶然尔(果米族)郡城南一百三十里;申中族(申中台原是香将囊索住地雍正后迁至上新庄)连塔尔寺;剌卜尔族(米娘族)郡城西南六十五里,相连隆奔族,住居大康城共二百八十户;隆奔族郡城西六十里,相连西纳族,住居国寺营共八百一十户;西纳族郡城西北六十里相连圆觉寺,住居西纳上寺,共一千三百七十九户;塔尔寺族郡城南五十里二百六十七户”,这是五囊索于明嘉庆年后奉献给该寺的赡养田土牧坡,雍正三年由巩昌分府颁证给塔尔寺所有,民国初根据雍正朝的字据立碑于“贤旦拉康”,同时,得到民国政府的承认,归塔尔寺所有,后来由于种种因素,塔尔寺只允许五族蕃人迁移到此地垦种,藏语称“雪巴措哇”,归塔尔寺“大吉哇”管理;切〔乔〕家族远在青唐政权时,岳丈李立遵所统辖的部落;“东科尔离郡城九十里”,“沙冲寺(夏琼寺)郡城南一百三十里。另有巴沙、巴哇、巴扎、加定、昝扎、先米等族在郡城之东北。(巴明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朗卡拉姆 2014-4-11 00:10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4-4-19 10:26
欣赏、收藏。
回复 桑骥鉴赞 2014-5-24 16:32
拜读此篇文献,从中领略到,今天舟曲,迭部连带卓尼部分乡村,以及舟曲县毗邻四川的个别地区藏族人沿用的姓氏就是罗布藏丹津事件后岳钟琪两个人共同谋划藏地边地所为的结果。。。。。。
回复 yagare20 2014-6-23 20:22
珍贵资料,收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5-13 14:18 , Processed in 0.036555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