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藏刀

热度 4已有 1012 次阅读2014-11-19 15:11 |系统分类:见闻| 藏刀, 父亲


现在想想,小时候的家乡,完全是西部片的味道。县城只有一条街,没有几棵树,总是暴露的黄土或成片的泥泞。街道边几排红瓦的平房。街上没有几辆车,牧民骑着马,赶着牛车经过,留下成堆的牛马粪便。

大学时我读到一句诗,“西北偏北,男人带刀”,感觉用在我家乡更贴切。藏刀是牧区男人时刻不离身的一样东西。如手机于现代人,牧民不管放牧,上街,腰间必然佩着或长或短,一把藏刀。

藏刀可以用来吃肉,用来装饰,个别人少数时候还可以用来掐架。

那些年家乡每年总会发生几起骇人听闻的凶杀事件。牧民秋天卖了牛羊,戴了珊瑚项链和大金戒指进城玩耍,结果就被人盯上了,双方拔出藏刀火拼,结局各种惨烈。

我父亲教书,他的藏刀平常挂在家里,只有逢年过节穿藏装时才会佩戴。那把藏刀出自一个本地回族匠人之手。没有什么复杂的工艺和繁复的花纹。生铁铸就的笨重的刀身,纯黑熟牛皮包裹的刀鞘,唯一的装饰是刀把上一枚拇指尖大小的红珊瑚。父亲的藏刀挂在土炕边的窗户上,小时候睡在土炕上偶一翻身就能看到。

我已经多年不睡那方土炕,仿佛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父亲的藏刀。偶然的一天,看到他正在擦拭一把尺来长的刀,我随口问,哪来的刀啊。他很吃惊,说,就是我那把啊,你忘了吗。我这才仔细看,确实是小时候见过的那把,红的珊瑚和黑的刀鞘。只是在我的记忆里,那把刀要长许多,挂在窗前将投进来的月光都劈成了两半。

我也有过一把藏刀,那更小,确切地讲,是把小匕首。高中去外地读书,临走父亲放在我的行囊里。是几十年前,父亲一个内地的朋友临回城前给他的纪念。我的行囊是一个笨重的木箱,我的木箱到了宿舍也无处安置,只能放在我的床尾。我蜷在那大半张床上睡了几年,小刀就一直埋在被褥的底下。同寝室的人并不知道我随身带着一把刀,连我自己都淡忘了。夏天切西瓜什么的,也想不起来自己还有一把刀。

现在,家乡像中国北方每一个普通的小城,牧民们骑着摩托,或开起了小车。已经见不到几个随身带刀的男人了。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周子琪 2014-11-19 20:07
现在好像不给带刀子了吧
回复 LargoTibet 2014-11-19 20:41
舅舅以前带刀子,以前上小学的时候,他来学校看我,弯腰跟我说话的时候露出了刀鞘,把那群同学吓得不轻,哈哈哈哈哈
回复 lijiacairen 2014-12-8 13:59
久违了的文风,在铺天盖地诗歌海洋的藏博还是更喜欢这类文章,要坚持写作年轻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5-5-27 10:55
好久没有见到你的博客,还好吗。藏刀既是生活用品,也是装饰品,现在的年轻人,你都不穿藏服,也就不佩戴藏刀,装饰的功能似乎在消失,我们进城的藏人,基本上也吃不上手抓羊肉,这个功能也在消失,不过我还是保留着一把藏刀,作为纪念品吧。希望坚持写作,写作过程就是学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6 23:30 , Processed in 0.024592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