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果洛镜像 之五: 写意草原

已有 1148 次阅读2013-10-22 09:12 |系统分类:见闻| 玛沁, 神山

阿尼玛沁神山远眺

“我走过达尔吾草原/感到/周身一种水的震动/从脚心开始/这神秘的震动涉及整个大地/而我是被这涟漪所获/在黄昏里/热泪盈眶”(《木桶》)。行囊中放入一册班果的《雪域》,从青唐城带回属于诗人的“俄洛”草原。抒写“达吾尔草原”的诗人早已走出他的神界。至今我仍然因为诗人当时身在北大却心怀他的吐蕃特雪域情结而感动莫状。在果洛我还遇到不少诗人。他们诗兴澎湃寡言沉潜,没有交流的欲望也没有主题相对完整的聚会。在我看来写作是个体行为,是生命意志的表现,抑压与苦闷正是酿造文学的纯正酵母,写作得以施放就足够。
  我喜爱的诗句,它不是文字而更像是娓娓动听的言谈,它是基于这片土地歌唱思考回望沉吟,它似乎是更适宜朗朗上口的书写诵读。它躺在我的行囊中犹如在我怀中温热的雪域——草原在车轮下面轧出路,积雪的山峦像闪回的记忆亮丽又迷茫。在一次远行的启程前,匆匆记下这段话,作为行走果洛草原的留念
                        -——题记

果洛诗人尖.梅达

  由大武镇南行,穿过吾麻山谷,在果洛州大武镇通往达日县与花石峡的岔口S214方向紧握方向盘挺进。右边是积雪连绵的山峦,左手是广阔的草原,斑驳的草地披着鹅黄色的外衣,黑土滩裸露。
  其实,在我们的右手方向,在世界一角另有一尊傲视尘世的神——人们称他为阿尼玛卿,他的形象广为传颂:白盔、白甲、白袍,手执银枪,胯下白马 ------
  花石峡谷地,东西两山如牛对卧,牛鼻相向,藏语称为“造埂ra哇尔”,意为犏牛两犄角之间。曾经听果洛诗人说过,于山“犄角”之间远观东北方向的神山,阿尼玛卿其雄壮尽收眼底。想起我初到果洛草原,起一个大早穿越尼玛龙哇河谷首次拜望这座神山乘兴而往无果而返-----
 
-

玛域:草原初春

 地势逐渐抬高。车时而在“搓板路”上颠簸,时而在污水中如舰船破浪。这里是永久冻土层,沿途都有标牌说明路面沥青因高原紫外线的强烈照射而老化,往往与砂石与泥浆搅拌在一起。车到花石峡再走60多公里到玛多县。一路在雨雪高歌的亢奋中行进。
玛多县在雾气中升腾。雨雪肆虐的玛多县治所在玛查理镇在高原5月风雨镜像中。
  夜宿玛查里镇。辗转伏枕随手翻阅当地的旅游册子,冥想四壁之外暮色之中玛多山川岫色:冰川林立、格萨尔王颂唱低回、湖光潋滟、飞鸟倦归、黄河静泻------
  窗外雨雪霏霏,海拔4720公尺的玛多河山壁立千仞。

 

玛域:草原初春

 玛多之夜想起果洛诗句“雪域/风的仓库/”冷的车间,雪的卷扬机”(《雪域》)。
  次日,雨雪骤至,或许它彻夜守候在玛多的窗前。拂面的落雪清凉沉重,犹如钟磬奏响来自雪国冰川的前奏,如迎送宾客的仪仗;雨,随后加入。
  玛多归来,遇果洛诗人请教“玛查里”的意思。“《格萨尔》的唱段‘要问这个地方的名字,这里就是世界玛查普’”。“这是出处”。“玛查普正是巴彦喀拉山的旧称”。诗人补充。想到此行在导游手册中看到的谬误:玛查理是蒙古语,意为‘黄河沿’”的解释以及在玛查里镇政府门口的牌子上赫然出现的音译拼写时,不禁想到还有多少以讹传讹墨写的伪史大行其道!
  在果洛大武镇遇大名鼎鼎的藏语诗人尖.梅达,他现在果洛教育局工作。乘果洛诗人的车通过尼玛垄哇往西北方向去拜谒神山阿尼玛卿,大约80公里的路程。所谓拜谒,其实是远观神山尊容。拜谒所在谓之桑格卡。清晨能见度很好,只是神山不肯屈尊见我。“桑格卡”意为煨桑台,但于想像中的伟大相去甚远,只一个普普通通的桑池,周边草地上满是风马纸片,经幡绮丽的人文气质暗合自然山势的怀抱。
桑台所在为玛沁县东倾沟乡地界。
  诗人煨桑,撒风马,敬酒,指点江山:格萨尔王部将点将台、贤者宝座。地望历史的文化于这位诗人着实渊博。我在晨光中感慨,铩羽而返。

 

光影草原

  “雪岭的背景在七月/令我想起阿尼玛卿的圣洁或是庄严/”(《藏戏》。
早起不到七时出门望西北方向沿尼玛龙哇——太阳山谷的土路奔驰,大约半个小时到桑格卡垭口。早有人在围绕桑池低声祈祷,威严而有力的颂唱与周边的天光环境融为一体。
  太阳山谷名不虚传。大地已有绿意,鹅黄与嫩绿相间。左手阳面是金黄色日光,右面是层次丰富的晨光谱系——那些明朗的山势像和缓圆润的胴体,乳房、肩胛、脐窝、腹部。  刹那间那光照摄我心魄,仿佛置身仙境,令我惊愕,周身为之一震。
谷地当间溪流淙淙,它来自神域阿尼玛卿的襟怀。
 

太阳谷

  流水之源让我骋目望远,那里是连绵的群山积雪的山体,它放出耀眼的光芒。阿尼玛卿神就在那里巍然等候。“阿尼玛卿的宾鬓须落满雪/纷披的白发结为冰”(雪域:人的诞生)。

                                                                                      大武滩
  毫无遮蔽的心绪如通透的山,没有浮云没有雾障没有揪心的痛与懊恼,举起相机却突然想起前夜,于落暮时分与果洛诗人盘腿坐在达吾尔草原的边缘,彼时月亮升起,鸟虫敛息,鼠影窜动。果洛诗人在惯常的微醺中就着暗色咀嚼寂寞。近前,云布杂日神山晚霞似火------
暮色一如人生悲怆的底色奔袭而来,于内心盘桓往复“在艳丽、隐秘和疲惫中/因为你/我如但丁/穿越空寂的炼狱/穿越众神的哀乐/和一爿残阳”(《尖.梅达的诗》洛嘉才让译)。

                                                                                            云布杂日神山
  没有美德与知识的讨论,我们内心的挣扎同样经历炼狱的煎熬:盖因维吉尔的慰籍抑或贝阿特丽切的施爱我们才得以“穿越”!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9-28 08:05 , Processed in 0.023139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