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藏地诗歌群第九十七期同元素诗『火焰』

已有 3851 次阅读2013-9-9 16:37 |个人分类:同题作品|系统分类:文学

                     (图片来自网络)

 

 藏地诗歌群第九十七期同元素:『火焰』

 

             目 录

        (以递交作品先后为序)

 

1、刚杰.索木东:《火焰,或深处的伤》)

2、戈戎玭措:《天空下,一个村庄的预言》

3、诺布朗杰:《给你火》

4、格桑玉珍:《绕指柔(外一首)》

5、道吉交巴:《天亮了》

6、达赖多杰 :《一场梦》        

7、此称:《火的语言》

8、才让三智:《人与火》

9、洛迦.白玛:《五十厘米的忧伤》

10、玉琼卓嘎:《火焰》

11、孔伙汪涛:《丰收的火焰》

12、琼吉:《火焰》

13、卓仓.果羌:《幻》

14、卡赛格勒:《三盏灯》

15、夏加:《火焰》

16、西部飞扬:《炽热与冰冷,我们无从选择的宿命》

17、德乾恒美 :《兄弟,借个火》       

 

 

   刚杰.索木东

 

火焰,或深处的伤

        

当每一片叶子

都用绚烂的色彩

涂抹内心深处的伤

当每一粒霜

都用冷酷的面容

把季节染成烈火的模样

我知道

那么多的生命

还没有好好活过

就已经面临死亡

 

葬我于泥土吧

葬我于九月凌乱的山岗

不需要九十九朵黄菊

不需要九十九首哀歌

不需要九十九只夜莺

在黑幕背后,佯装

可怜的哀伤

 

我将等待

白雪覆压的日子

我将等待

朔风四起的四方

然后,于晶莹的世界

把那些火焰

还有火焰一样

闪亮的眼眸

在黎明到来之前

轻轻唤醒,或者

深深埋藏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日夜写于兰州西郊

 

 

   戈戎玭措

 

天空下,一个村庄的预言

 

漫长的雨季之后,鸟群

开始迁徙

一个女人,在赭色高原的天空下

和宿命一同——苍老

走进木楞房,苏里玛酒的清香

醉倒了火神

从此,寒冷不再属于

漂泊与酸楚

一个民族,在石头构成的氛围之中

开始谈火

从遥远的北方,一直向南

马蹄声,从大地的深处

隐隐而来

浩荡的节奏,如同铁器一般

让血液变得更加躁动

远处,一片空洞的原野

在残缺的诉说之中化作悲伤

勇士们,折断了箭簇

在火种的指引下,看到江水拍岸

目瞪口呆

急促的歌声,远远地响起

生命成为一种幻象

无比脆弱,又是孕育万物

一群陷于混沌的人

被神灵的预言,从痛苦之中赶走

沉睡于高原的沉思之中

历史如同火光,敲打着一个又一个

迷途的路人

空洞的内心

不再孤独,不再绝望

201393日于云南昆明

 


■ 诺布朗杰

 

给你火
        
给你火
不是为了燃烧

打一把刀
从火里抽出身子

捶打,捶打
把疼痛赶走

给你一碗水去熄灭它 
给它平静

给你火
为了最后的冷却

2013.9.2
于金城熙吾茶楼

 

 

   格桑玉珍

 

绕指柔(外一首)

 

品一杯伏特加

在淡淡的初秋夜里

 

北国的琼浆

是黑夜的绕指柔

没有凛冽

只有胸怀兀自地燃烧

 

冬季的佳酿

是恋人滚烫的初吻

秋风拂面

娇羞藏在发丝后面

 

 

匍匐

 

我在这条路上匍匐。

 

蓬头垢面,

顾不上搭理容颜,

但是心里美呵,

觉得路是金子铺成的,

遍地金光。

 

一些衣冠楚楚的人经过我,

脸上挂着莫测的笑,

我也用微笑回敬他们,

不巧一滴汗滚进了眼里,

于是明明是灿烂的,

看起来突然就变愁苦了。

 

他们中的一位,

似乎动了恻隐之心,

她犹豫的走向我,

像花瓣儿悄悄绽开那样,

像野草隐秘的吐绿那样,

然后俯下身,

对我窃窃私语

……

一些珠宝从她油腻的身躯垂下来,

它们在自由的空气中惊叹,

窸窸窣窣!

我没听清她的话。

 

201394日 拉萨

 

 

   道吉交巴

 

天亮了

 

海螺吹出火

剑劈出火

一万盏供灯摇曳着火

怒目圆瞪的菩萨背着火

天亮了

 

2013-9-4

 

 

   达赖多杰

 

一场梦
      
在一场雨后的夜里
独坐在即熟悉  又陌生的房子里
你的话语让我难以入睡
唯独香烟和酒精
陪伴我度过这个凄艳的夜

 

这个夜 发现这该死的爱
现实里没有,只在梦中
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一场醒来后消失的美梦
当酒精麻醉了一切
才发现一切只是自欺欺人
当酒精与尼姑丁交融麻醉自己时
才发一切只是华丽的梦
 
梦里没有灰姑娘
我和我的爱只是一场梦
只是偶遇在半路上
犹如酒精的和尼古丁的交融
只是孤寂
这个爱只是一场雨后的美梦
         
2013-9-3
凌晨 

 

 

   此 称

 

火的语言

 

自我在一抔灰土里苟延

被允许长成一棵尴尬的柏树

在直白的光亮之下

影子终于离我而去

 

我的体肤经历一万次皲裂与完满

在沸点与冰点之间

太阳只是像一只苍蝇

飞旋在发酵的时间上

我没有计算过时日

以及被消耗的一切

 

我渴望雨水里的黑夜

隐去身体和思想

像一棵香柏的体味

挥舞着紧张的火苗

让一切流浪的泥水

重归故乡

 

除非夜更黑了

不然我不会暴露自己

我能忍受

正在流失的温度

 

2013-9-4

 

 

   才让三智

 

人与火

不知从何时起
我所熟悉的城市
变成了一座很陌生的城市
因为,这座人的城市
变成了火的城市!

很多人在大喊
这里着火了
佛殿着火了!
有人着火了!

于是我的脑海里出现了
一这样的问题
是谁在煽风点火?

2013-9-4

 

 

   洛迦·白玛

 

五十厘米的忧伤
       
我们并排而坐,夜色俏皮
从你的右肩跳到我的左肩
又从我的左肩跳到你的右肩

我们不需要说话
所有的言语都在半空里飞舞
只要你想,伸手便可捉住那些蜻蜓
它们翅膀美丽
透过它能看见火焰,从月光里溅落
点亮大地上每一汪海子

但实际上,我们正相对而坐
举杯浅笑,一首老歌在空气里浮沉
你说这歌不错,我说是啊挺不错

隔着五十厘米宽的桌面
隔着天空、黑夜和永不能飞越的雪岭
我无法医治你的忧伤
正如,你也看不见我的叹息

 

2013-9-5 康定

 

 

   玉琼卓嘎

 

火焰

 

你一根烟的功夫

春天就跳到了秋天

 

那些嫩嫩的柳芽揉进烟卷

被你坏坏的沉默

吸来吸去…..

 

我站在广场的右侧

用一根火柴

结束了一段沉默

 

你听

秋的叶落

正在燃烧

  

2013-9-6于青唐

 

 

   孔伙汪涛

 

丰收的火焰

 

屋内的我,还在为秋天苦苦搜寻

那几只瘦骨嶙峋的形容词

屋外的秋雨,意犹未尽

多登美朵在窗前泪流满面

降嘎然的鼓声

在巴楚河畔穿梭

牵动着老人无处安放的心

敲打着少年躁动的心

我的心也跌落在

柳树掩映的帐篷中

就这样年复一年在秋雨里邂逅

看,降嘎然的大帐下

桃枝绑扎的中柱前

丰收的火焰燃了起来  

201396日于巴塘

 

 

   琼 吉

 

火焰

 

最终会走到一起吗?

雨漫天而下,

我们形同陌路,彼此眷顾,

在草地消失之前,

一些异样的气味在风中飘散,

扎念的琴弦突然断裂,

牛羊四处逃散。。。

 

我们点燃篝火,

夜晚的生灵偏爱这光,

这光中的歌声,

在邻近的雪山连绵起伏,

让弱不禁风的耳朵,

从此失去等待的机缘。

 

是否端起茶碗,

就能将雪水一饮而尽,

或者就此离开?

当我们在同一时刻沐浴,

从此心儿天各一方!

 

最终会走到一起吗?

这心中的火,

属于你属于我属于我们,

可它会在哪儿熄灭,

又将在哪儿燃烧!!!

  

作者备注:扎念:藏族独有的一种手工制作的乐器,俗称六弦琴。

 

 

   卓仓.果羌

 

   

一群喇嘛

在天空中

飞来飞去

击掌

诵经

袈裟飞舞

佛珠颤动

像是练就一身

极好的轻功

嗖——从这栋楼

跳到了另一栋楼上

 2013.9.6于广东

 

 

   卡赛格勒

 

三盏灯

你在三个地方分别点了六盏灯
天堂  地狱  人间
三盏为我 另三盏为世间
唯独没有给你自己

在前去朝圣的路上
我遇见了贪恋
第一盏灯叫正见
它为我解谜,放下了执着
平安顺利的抵达了圣地

在前去化缘的途中
我遇见了嗔怒
第二盏灯叫善念
它为我解惑,放下了自我
让对方没有错失布施的机缘

在前去修行的途中
我遇见了痴情
第三盏灯叫做慈悲
终于放爱一条生路  了结尘缘

待我回到故土和你团聚
我看见——
三盏灯微妙的火焰
在微微摇曳 像极了你的微笑
心中升起的明月温存幸福

不久后你离逝
我把六盏灯继续增加酥油
让火焰更旺 这一次 我点灯只为世间

2013-9-7
于海滨小镇

 

 

   夏 加

 

火焰

 

风骚而靡乱

这是想念,最时髦的表达

 

回忆

一半写在心上

一半被龌龊的嘴脸追赶

 

妖娆的身段

被赤红的心跳无数次剥开

我喜欢这种重叠的感觉

像火,将我骨子里的水份榨干又榨干

 

我们,怀揣着最私秘的性感

厚颜无耻的走在裸露的最前沿

竖起中指,警告着瞎了眼的老天

我的心和爱情的乳房,还埋在深山

 

燃烧吧!火焰

没有人知道

我们在哲学与领带的街上

用悲悯的眼和做爱般呻吟的诺言

哭了一遍又一遍

 

201397日晚于色达

 

 

   西部飞扬

 

炽热与冰冷,我们无从选择的宿命

 

1

在历史面前

我们都是罪人

无可厚非

至少我们很多次用温度融化冰凉

很多次用沉默浇灭希望

 

2

战马嘶鸣 钟鼓声不断

一把火在刀尖上舞蹈

闻着冰凉的血腥

在夜里 用爱恨安抚惊恐

 

打马过河 回到南山

男人们饮酒 女人哺乳

酒精可以烧起一把火

乳汁让大地归于寂静

 

3

在夜里,火焰自娱自乐

温情失去妩媚的表情

在夜里,弯月如刀

钢铁沉默

 

鸟儿鸣叫的时候

天色尚早

男人们心揣一把火

冰冷的钢铁出鞘

 

2013-9-8于东钱湖

 

 

   德乾恒美

 

兄弟,借个火


那个阴雨密布、行人躲路的周五晚上
在火烈鸟酒吧,我巧遇了老酒鬼布考斯基
一根粗大的雪茄下面隐隐约约露出半片嘴唇
头发盖住了半张脸,他嗫嚅了很久才吐出几个字
兄弟,借个火,我这上档的古巴雪茄灭了
我点燃烟,他猛吸一口,呛了几声,然后斜睨我
说到:老弟,我一定会把这事儿写进我的诗里!
你知道吗?我的钱也完了,我的买酒钱……”

2013-9-8
于青唐
 

 

 

【本期编辑:西部飞扬、德乾恒美】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5-13 14:48 , Processed in 0.034418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