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康巴大地黎明前的一次阵痛(报告文学连载)

已有 1109 次阅读2014-1-4 17:42 |个人分类:文学|系统分类:环保| 连载

                     2、康巴大地  黎明前的一次阵痛

      2010414,这是一个阴霾的日子,令人痛心的日子,一向风平浪静的康巴大地黎明前发生了一次阵痛,就像天空出现了一个窟窿一样。

      在蛮荒时代,天空也曾出现过窟窿,洪水冲向大地,只有亚当和夏娃坐在船上生存下来,成为最初的人类,想象远古神话,有一种悲壮和历史的沧桑感。

      在我的记忆当中,贮藏着从书本中看到的唐山大地震的惨景,那是解放军作家钱刚写的报告文学,读了以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而后就是2008年四川汶川发生的大地震,那是通过电视看到的真实场景,真正感受到地震蕴藏的巨大威力带给人们的伤痛。

      在我的意识里青海还没有发生过如此之大的地震,这也许是自己阅历浅显的缘故。小时候,大人们吓唬小孩的时候,就说地震是一个非常大的魔鬼,他来了大地会翻滚,房子会倒塌,人们会因此死亡,那时候很害怕,毕竟是没有电视的年代,童年是在神话传说中长大的,唐山大地震发生的时候,我年龄尚小,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记忆。而四川汶川和玉树大地震通过电视就像亲临目睹一样,让人震撼,不知多少次悄悄地看着电视,眼中溢满了泪水,心里感到了伤痛,即使小时候自己的亲人去世也没有流出眼泪的我,此时真正流出了泪。

     这种泪是来自内心的真正伤痛,情不自禁。

      那是怎样的一个情景呢?四月,春天寒冷的早晨,正当人们还沉浸在梦幻当中,有些人起来了,有些人还在沉睡中,短短的一瞬间,却留下了两个不同的结果,有些人永远地离开了这片养育自己的土地,有些人留下了残疾,不少人失去了亲人,留下了永远的心灵创伤。

      事情就是由无数个不可预知组成的,谁也不知道此刻有这样的灾难发生,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子,谁能知道某一天某一个时辰会发生什么事情。

      既然灾难已经降临了,那我们就要奋起抗争,就尽力去营救,把灾害降低到最低。

      此时早晨,我在北京海淀区党校参加少数民族县处级干部培训,一边学习,一边带着笔记本电脑进行文学创作,早晨当打开电脑时,出现了一幕字样,青海玉树州发生7级地震,当时看到没有人员伤亡的报道,说明这是最快的消息,我也没有打开正文。

       在我的意识里青藏高原的地震是常见的,尤其是我生活的柴达木地区一年大小地震不断,有一年达到四十余次,于是就觉得无所谓,反正青藏高原地旷人少,没有多大的危害。

      这就是长期以来地震给我的一种心理意识,没有丝毫的防范意识,因为在柴达木地区发生过多次地震,没有死伤过人,所以也就疏忽大意,并不放在心上,仍旧去上课,中午的时候,同室住在一起的现已是冷湖行委检察院检察长张元奎说:“玉树发生地震了!”

       我说:“就是,我早上看到了。”

     “还死了人了!”他有点惊呼地说,这时我才紧张起来。

      “啊,早上看到的新闻里没有人员伤亡的报道!”我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

       这时候我俩才又重新打开我的笔记本电脑详细地看了网上新闻,看到结古镇发生的地震已造成多人死亡,顿时一下子被这情景惊呆了。

此后的几天里,不断传出更坏的消息,地震带来的破坏程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给刚刚发生汶川大地震的中国又落下了一层霜雪,心里顿时沉甸甸的。

      此后,有关玉树地震的新闻便是首要的新闻,每日不间断地播放,看着看着心情沉重起来,你说,那么大的玉树地区什么地方不能震,偏偏在人口密集的城镇里发生地震,这老天真是不长眼睛的。

       据说这次地震是汶川地震后的余震,这既是一种科学的推断,也是一种逻辑的想象,因为康巴大地连绵的山脉同属于青藏高原庞大的山脉体系,动其一指,伤其十骨,这是可想而知的,任何事物都是相互关联的。

       与任何灾难一样,玉树大地震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一时间抗震救灾的战线像一条条溪流汇成一条奔腾的大河一起涌向青藏高原,玉树这块小小的区域被十三亿中国人的目光淹没,成为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人们心急如焚,不少人看着那个残酷的场面潸然泪下,心里涌动着悲伤的情绪,期盼灾难早日过去,家园重建恢复。

       此时和我一起学习的北京同学问道:“玉树,离你们远不远?”

       我说:“不远,就在我们隔壁。”

       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我们的不远也是在很大区域的范围内,在青藏高原上往往就是几百公里,上千公里,哪像北京和内地,村村相连,阡陌纵横,鸡犬相闻呢?

        在灾难面前人们的心连在一起,全国范围内一场声势浩大的抗震救灾伟大战役已经拉开。

       玉树地震发生后,国务院迅速成立抗震救灾总指挥部,国家减灾委迅速启动国家一级救灾应急响应。在抗震救灾斗争的关键时刻,胡锦涛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情牵玉树震区、心系灾区人民,亲赴灾区指导抗震救灾工作,慰问受灾群众,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和正确决策,为抗震救灾提供了根本保证。

      胡锦涛总书记第一时间作出指示,要求千方百计救援受灾群众,切实安排好受灾群众生活。417日下午提前结束访问回国,立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全面部署青海玉树抗震救灾工作。418日,胡锦涛总书记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体育场医疗救助点亲切看望在地震中受伤的藏族中学生卓玛,鼓励她要坚强、要有信心。下午,来到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孤儿学校,看望正在板房教室里上课的孩子们。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12个大字,并领着孩子们大声朗读:新校园,会有的!新家园,会有的!

     温家宝、回良玉同志立即赶赴灾区,指导抗震救灾工作。国务院立即成立了抗震救灾总指挥部。

随后,国家其它领导人也相继来到玉树灾区,倾注了无限的关爱。

        党中央始终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重于一切、大于一切,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把以人为本作为最高准则,把挽救人的生命作为重中之重,生动诠释了中国共产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执政理念。

       灾情就是命令,兰州军区部队迅速反应,紧急出动。  第二炮兵某部紧急开赴千里之外的玉树。总后青藏兵站部抗震救援队从格尔木抄近路赶赴玉树。武警部队全力投入抗震救灾。震后8分钟,武警玉树支队即组织650名官兵编成40个小组就近在废墟上救人, 各地民兵预备役也迅速投入抗震救灾。 是的,不论什么时候,他们总是最先赶到救灾现场,体现了中国军人优良的传统,保家卫国,抗震抢险总是站在最前面。 

       在公安部的直接指挥下,兰州、成都、甘孜、阿坝公安特警队星夜兼程,挺进雪域高原。青海西宁、海南、果洛公安特警队也在第一时间驰援灾区。

      寺院里的僧人来了,地震发生后,许多僧侣迅速赶来,帮助救援人员搜救群众,结古镇救灾现场处处可见身穿僧袍的僧侣清理废墟、抬运伤员、搜寻幸存者的场景。在居民安置点,僧侣们为受灾群众提供的免费用餐点。危难时刻心系群众,投入了抢救的行列,用一双手书写着大悲同心,救苦救难的佛界精神。

 

     各地的救援队来了,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大家拧成一股绳,就会打开救援的通道,也会使那些等待救治伤员早日得到救援,各专业救援队、医务人员和新闻记者紧急奔赴青藏高原。 

      救援大军认真排查每一处倒塌房屋,尽力搜救每一个被困人员,不惜一切代价、动用一切手段、克服一切困难,坚持只要有一点生还可能就要作出百倍努力。广大医务人员分秒必争,昼夜奋战,克服重重困难,救治受伤人员,抚慰受伤心灵,开展卫生防疫。

      当地的干部、工人,打工的人,做生意的人,都在忙碌救援,虽然一个人的力量显得薄弱,但是群体的力量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作用,都在汇成一条条爱的激流,奔流在救援现场,这是一个多么感人的场面啊,每一个人心紧紧地系着废墟下的生命,渴望他们尽早脱离危险。

       此刻,水没有了,水电救援人员来了,他们正在抢险,电没有了,人们利用手电筒来照明抢救伤病员,工程技术人员夜以继日作战,抢修水电线路。

       一个个素不相识的面孔出现在救援现场,每一个人都克服着高原缺氧的困难,用双手在废墟中寻找一个个生命的奇迹。

      此刻四月的玉树大地上,还飘落着雪花,像是为这些死去的人默哀,又像是一片片安慰的话语。虽然气候是冷的,但是人们之间的心相互温暖着。

        来自全国各地的专业救援人员,在废墟中奋不顾身地营救伤员,不断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生命奇迹。

       在玉树抗震救灾斗争中,军队和武警部队共出动兵力16237人,营救被压埋群众1564人,找到遇难者遗体501具,诊治伤病员10.8万余人次,架设光缆(电线)106公里,抢修道路309.8公里,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先后投入19支医疗队、2个方舱医院共1300余名医务人员,精心救治受伤群众,为夺取抗震救灾斗争胜利发挥出了主力军和突击队作用。

       军队和地方救援大军在救治伤员的同时,组织人力抢救群众财产和文物,同时展开清理废墟工作。清理佛教经卷和文物,帮助受灾群众抢救财物和生活用品。

        经过各方通力合作和科学救援,各种专业抢修队伍冒着余震频发、山体滑坡的危险,在高原、高寒、缺氧的条件下,用最快速度恢复了通信、电力、交通,构筑了灾区人民的生命线。交通部门第一时间抢通所有通往灾区的公路。

        青海省委、省政府坚决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第一时间成立抗震救灾指挥部,第一时间带领灾区干部群众自救互救,全力以赴抗震救灾。

根据当地救灾的进展情况,国家有关部门、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指挥部每天召开发布会,向外界传递玉树的信息。

青海全省动员,迅速派出抢险队、突击队、救援队和医疗队,深入玉树灾区,全面开展抢险营救。

      各路救援大军争分夺秒抢修受损基础设施。交通部门抢修通往灾区的公路,供水部门提供应急供水车供水,灾区通信全部畅通,邮局、金融业务在短短的时间内基本恢复。

      青海省民政厅紧急向灾区调拨帐篷,为灾区采购大米面粉等生活物资。西宁机场、青藏铁路,一切为抗震救灾让路,确保救灾人员和物资以最快速度运抵灾区,确保伤病员在西宁得到最及时最有效的治疗。西宁市各界也迅速行动起来,积极向玉树灾区开展捐助活动。

      此时的玉树机场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重大作用,成为主要的空中运输通道,机场到玉树结古镇的高速路在地震后的三天之内完成加宽改造,这一神奇的创建速度为救灾物资运输畅通了渠道。

       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青海玉树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决定,2010421日举行全国哀悼活动。421清晨533分,天安门广场在例行的升国旗仪式后,为青海玉树地震遇难同胞降半旗致哀(照)。全国各地群众通过各种形式悼念玉树地震遇难同胞,为震区人民祝福,为玉树加油。

      随后每天的电视上都是运输伤员,运输救灾物资,人员奔跑灾区的情景,那废墟下抢救人员,各地支援者的身影,通过电视媒体传输给人们。给人们以心灵的慰藉,也心系着灾区人民,人们捐款捐物用各种形式支援灾区。

       据统计,截至201072617时,此次地震波及青海、四川两省,共有24.6万余人受灾,其中,遇难2698人,失踪270人,房屋倒塌约25.4万间、损坏6.3万间。  受灾最严重的玉树县结古镇土木土坯房全部倒塌,砖混结构房80%以上倒塌,框架结构房屋20%倒塌,没有倒的也全都有裂缝,成为危房。

       近几年,中国连续发生了几次自然灾害,每次自然灾害面前,中华民族表现出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不怕困难,勇于奋斗的精神,举全国之力,建设破损的家园,保一方平安。激励着多少人为之去奋斗,在中华大地上抒写着壮丽的篇章。

       在我的印象中,每一次灾难来临的时候,中华民族就体现出一次又一次强大的凝聚力,上下同心,奋力拼搏,大爱无疆,彰显出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美德,亿万人民团结一致,共同筑起一道钢铁长城,谱写出一首动人的乐章,也让人感到社会的温暖与进步。

     当灾难在这片纯净的大地上来临时,抗震救灾像一股洪水涌向玉树地震发生的地方,祖国大地上处处闪耀着为支援玉树地震而涌现出动人的画面。

      一位河北的青年农民开着自家的车,带着一辆发电机支援灾区;一个香港的志愿者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在抢救震区孩子的时候遇难了;还有大妈大娘把自己多年积攒下来的钱也捐给了灾区;祖国四面八方的人们伸出了援助之手,千里之外的玉树道路上排起了长长的运输救灾物资的队伍。

      从天真幼童到耄耋老者,一声声真切的问候,一笔笔带着体温的捐款,从四面八方,向震区汇聚。    

      无论是在残垣断壁的废墟上,还是在人流涌动的灾区群众安置点,震后的玉树随处都活跃着胸前系着红布条的志愿者的身影。

       社会各界和港澳台同胞、海外华侨华人视灾区群众为亲人,视支援灾区为己任,以实际行动为抗震救灾贡献力量,汇聚了全民族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强大合力。 他们自发捐款捐物,生动诠释了中华儿女血浓于水、患难与共的骨肉深情。国际社会纷纷通过各种方式向中国政府和人民表达真挚的同情慰问,捐款捐物支援玉树抗震救灾。

       420,中央电视台举办情系玉树,大爱无疆抗震救灾特别节目,募捐款23亿元人民币。

        这是一个多么感人的场面啊,“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人道主义精神在这里闪耀着,一幕幕感人的画面交替着出现,面对伤残人员人们想法运出去,接受治疗,面对无辜的孩子,人们精心照料着,虽然相互不认识,但是心却紧紧连在一起。

   

        玉树,虽然发生了地震,但是人间真情在这一片大地上延伸,中华民族的友爱精神在这一片大地上彰显,天灾无情人有情,在中国人面前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在灾后的废墟上人们搭起了帐篷,让那些没有家的人们住了进去,方便面,矿泉水,面包,棉被,衣服等很快发到了灾民的手里,最让人感动的是化隆县的一个村子竟然把锟锅馍馍带给了灾区人民,新疆哈密地区援助青海玉树地震灾区3.5万张爱心烤馕,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精神啊。

       危急关头,各族群众不分军民、不分藏汉、不分僧俗,生死相依共同面对,以非凡的坚强意志投身抗震救灾,迅速组织起来展开自救自助,表现出顽强拼搏、自强不息的可贵精神,谱写了一曲曲民族团结和奋力抗灾的动人之歌。充分发扬了大团结、大协作精神,一时间蓝色的救灾帐篷覆盖在结古镇那片狭小的区域里。

       青山巍巍,注目着人间的友爱,大地悠然,催生初春的温暖。虽然四月的玉树大地寒意料峭,白天有些寒冷,夜晚更加寒气袭人,在这灾难临头,温暖送来的时候,每一个人不仅为死去的亲人伤悲,而且更为这救灾的场面感动。

      在昔日那个休闲的赛马场上,支起了简易的医疗帐篷,医疗人员正在抢救伤病员;   

      在玉树格萨尔广场上人们点起了酥油灯,为那些遇难的人们祈祷。

        我看见在震后的废墟上,几个小孩在玩耍,他们幼小的心里无法懂得灾难的后果,而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将遭受心灵上的长期煎熬。一些生活在大草原上的牧民也由于居住到了城市里,也遭受了一次磨难,这样的时刻谁不感到痛心呢。

      地震后虽然我没有能及时就赶到结古镇,但是此后的两年我多次到结古镇,看到沿着扎曲河边的树林里那密密麻麻的蓝色救灾帐篷,看到马路上满是泥泞和坑洼,看到人们脸上因劳累而略显疲惫的神情,看到赛马场上那个腾空而起的马依然而立,而格萨尔的雕塑在地震中跌落,我为这栩栩如生的战马而感到惋惜,尤其看到地震强大的自然力为之震惊;看到了那地震中受损的寺院,裂着缝子,成为危房,一些老人仍旧围着玛尼石堆打着果拉,手里转动着经幡,只是脸上更是一副沧桑的悲壮感,想到自己的家园遭如此磨难,哪一个人心里不流血呢,只是像这样的老人只能用心去祈祷平安,再能做什么呢;看到了那依然健在的玛尼石,但是它不再那么夺目,而是有点零乱地堆积在一起,我原来在书上看到的对玛尼石的描写很精彩,说是整齐地按照佛经的内容归类地放在一起,可是眼前的一切,我有点茫然,只是散乱地堆积在一起,没有头绪;看到了一些当地的民居建设,那都是一些地震后的废墟,正在重建中的场面,有点声名的赛马场,是一片凌乱不堪的场面,人来车往,拥堵异常,一公里长的路面,常常要走半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

      我深深地感觉到这不是我心目中想要看到的玉树。

      其实玉树州府所在地结古镇地域并不开阔,是在狭窄的山间河谷,中间流淌着一条奔腾的河,在沿河的两边修起了一些建筑,看看巴塘宽阔的草原,再看看结古镇狭窄的地域,我常常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祖先当初不选在地域开阔的巴塘,而在结古镇呢?

      回到单位后,便开始了工作,由于职业的习惯,我一直关注着地震发生后的玉树每天发生的变化。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1-26 23:02 , Processed in 0.039784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