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结古镇,废墟之上的涅槃

热度 2已有 704 次阅读2013-10-20 16:59 |个人分类:环保|系统分类:见闻| 文学

            结古镇,废墟之上的涅磐

2011年,78,我第一次采访玉树援建,从治多出发,经过三个小时的行车进入了玉树州府所在地——结古镇,路上经过隆宝镇时看到因地震损坏的房屋,一片狼藉,新建的房屋还没有完工,到处是残墙断壁,房屋旁边是牧人住的蓝色救灾帐房,旁边一只藏獒静卧着已失去耐心,没有了那种威震高原的雄心。让人感觉到一种悲凉。

地震给这个小镇带来了一片消沉的气象,当汽车经过的时候,路上尘土飞扬,我们下车看了看,这里据说是地震的中心,死亡的人也比较多,但是由于重建几乎看不见当年地震的痕迹,虽然是重建也没有那么轰轰烈烈的场面,而是在一片寂静中默默地恢复建设。工程还在筹备阶段,看到房屋的基地都是用水泥钢筋浇筑成的,非常坚固,不像以前的土房,用几个土块垒起来的,来一场地震荡然无存,而如今这样的房子,抵抗八级地震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隆宝镇,在藏语里意思是一片草原湿地,这是我个人按藏语字面的理解,果不然在它的前面是一片河水环绕着的草滩,当进入这片草滩上黑颈鹤竞相飞舞,四周大山环绕,是一片风景美丽的好地方,在湖泊草地间,牛羊悠然地食草,相反有一种宁静,如果没有隆宝镇的恢复重建,单纯从草原上看,并没有一年前那样的惨景,好像并没有发生过地震似的。

大自然以它固有的美丽给人一些安慰,即使遭受了来自地壳深处的创伤,但他表面上仍旧保持了一份平静祥和宁静的气氛,不为物悲,不为物喜,这就是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

到了结古镇,人心一下子从空中掉到地上,凉冰冰的,一种凄惨的景象,一条峡谷里,没有一片宽阔的平地,沿着一条河两边都是山,不知道原来的建设景观是怎样的,我也原先没有到过玉树,而眼前的结古镇是一个绿色的帐篷世界,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帐篷,第一次看见这个地震中的废墟,没有路,到处是建设的场面,坑坑洼洼,车辆通过的地方扬起漫天的尘土,人流车流混杂着,交通显得非常拥挤,在一些路口交警疏导着车辆,显得杂乱,有些地方直接过不去,还要绕道而行。在这里我们看不到安静的气氛,到处是嘈杂的声音。

走了二百多公里,也有点饿了,找来找去在路边吃了一顿饭,但是空气中飘浮的尘土,让人感到嘴里一直在蹭牙,窒息的有点眩晕。

我们一路走,一路看,究竟哪里才是我们的落脚点呢?心里有点凄惨。最后在下游一处河边的草滩上总算有了一处住所,用蓝色的铁皮做的房屋,牌子却不小,“三江源国际大酒店。”与这里的气氛环境正好相反,有一种诙谐幽默的感觉,想笑也笑不出来,但这种精神令人鼓舞,有一种积极向上的动力。

由于恢复重建,房子基本上已经拆完了,除了蓝帐篷外,就是蓝色的铁皮房,公路两边修建了一些临时的商店、饭馆、住宿招待等,都市一些临时性的店铺。

住进了三江源国际大酒店,到里面才知道是一个二层的铁皮小房子,没有卫生间,只有电视,还有洗脸的地方,宾馆里有饭厅对外营业,这是一个非常时期,能有这样的住宿条件也是相当不错的,据说,这也是提前预定的,住宿也特别紧张。

在这里我们住了两天,一边采访,一边看看周围的建筑场景,有一种大干快干的景象,三年完成援建任务,时间紧迫,如果不抓紧时间,很难完成预定的目标。

我们看到了地震后的惨景,尤其是矗立在交叉口的一座旅馆,在地震中受到重创,已经倾斜,但依然矗立,在这里我们看到地震的强度,破坏力,让人不得不惊叹。

在地震前,我没有去过玉树,也没有见过结古镇的真正面貌,这次看了以后有一种凄然的感觉,结古镇所处的地域在一片环山中,中间一条河流自西向东流去,中间地势并不开阔,只有赛马场那一块较为平坦,面积比较大,是一块长形的区域,除此而外,没有看到宽阔的地方。

于是看到废墟上的结古镇时,让人难以相信它就是昔日那个令人向往的地方,地震给这里造成的惨景令人十分揪心。但是要知道这还是一年以后的事情,如果当初地震发生时的情景,那更是不忍目睹,美丽的结古镇遭受了如此大的创伤,山河在悲悯中无语,人们在忧伤中默默地恢复重建,除此而外,再能说什么呢?

在结古镇的两天里,满脑子都是有关地震的话题,再也没有一种激情。

玉树结古镇,是古代商贾贸易的交通要道,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里四面环山,气候温热,适宜人们居住的缘故,如果不是这样,在巴塘草原有的是宽阔的地方,可以车马奔驰,也可以自由来往,但是古代人口稀少,选择这样温暖的峡谷里居住,可以阻挡风雨,而且海拔也相对低,有些地方还种植青稞油菜,是理想的栖息地。

悠悠的扎西科草原啊依然如故, 河流啊依然流淌,只是善良的人们啊,经受了一次物质和精神上的磨难。

在结古镇的两天时间里,感觉并不轻松,好像有一种压抑,这么好的一个地方,经过一地震好像面目全非,看不出昔日繁华的景象,只有凭个人的感觉去想象,看看眼前矗立着的大山,那么充满吉祥,此时正值七月,山上绿草如茵,显得一片翠绿,山下的一条大河依旧轰鸣着奔向远方,如果不是地震,这里依旧是一片人声沸腾,欢歌笑语的地方,谁也不会与这眼前重建的景象联系在一起。

12日,临别玉树的早晨,朦胧中听到一只鸟在声声鸣叫,让人感到非常激动,起来一看,天蒙蒙亮,院中有一棵枯树,树上看不见鸟,只有声音,感动之余,写下了一首诗《在结古镇 清晨聆听鸟鸣

在玉树  结古镇

晨雾朦胧中

我听见一只鸟

在声声地呼唤着我的灵魂

给我以安详

似在呼唤着它那遗失的同伴

声音温柔而纤细

婉转而悠扬

一声又一声 清脆而亮丽

整个山谷似乎都在屏息倾听

 

我在寻找着它的身影

只见一棵憔悴的树站立着

并不见鸟

天色朦朦胧胧

遥望远处的山恋影影绰绰

于是我把鸟

当成吉祥的寓意

也许是在声声祝福我

远道而来的人啊 请你留下来

为受创伤的玉树添一块石头

填平那个裂缝的口子

也许鸟鸣的感应 也许我们有缘

一年后

我又到玉树援建

我要再一次聆听它的声音

再一次领受它的祝福

 

鸟啊,你可知晓

我是曾经流泪遥望着这片土地

那点点滴滴的笔墨里

倾注着一个人无尽的思念

你如果感知

那就用你那清亮的声音

再一次为我深情地鸣叫

为我增添一份战胜自我的勇气吧

结古镇啊,虽然你一时受到了磨难,但不久的将来你是一个建设得很美丽的地方,有全国人们的关心和呵护,有各地援建者们的日夜奋战,这片灾后的废墟上一定会让人们看到一个崭新的玉树,新的结古镇更加引人注目。

一条大河在静静地流淌,总是追赶着远方的目标。结古镇在重建中焕发出动人的光芒,一切都在变,一切在快速地向前推进。

而今,玉树援建在“大干三年,超越二十年”的目标下,一个崭新的玉树将展现在世人面前,就像云南的大理一样有一种独特的风貌,届时从中领略到青藏高原独具特色的风光。

也许再过上几年,过去的玉树,成为一种记忆,成为一种历史,人们只能把他深深地埋在心中。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西藏老人 2013-10-21 04:51
在扎多,有我的亲人;在结古,有我过去的老领导。我爱玉树就像爱那曲,我也衷心祝愿玉树会像作者老师说的那样:“一个崭新的玉树将展现在世人面前,就像云南的大理一样有一种独特的风貌。”
回复 嘎玛绕松 2020-10-3 01:55
扎堆、吉古最能体现康巴草原粗犷、豪迈的独特风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1-18 19:37 , Processed in 0.047958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