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达娃央宗

已有 407 次阅读2009-9-18 12:51 |系统分类:文学

        洗衣机转动的轰隆声噶嘎然而止,央宗娴熟地將被套从甩干桶中抽出,晾嗮在露天阳台上。这个阳台好大,望着纵横交错飘逸着的淡蓝色被单,多像宁静草原上那无际的天空啊!央宗想家的思绪被撩动着……她深深舒了口气,顺手抚平手边褶皱的被角,放下卷起的衬衫袖,习惯性的将垂在额前的刘海向后捋捋。

       央宗是一个稳重、深沉、理性的女人,眼神中总是透着一丝丝淡淡的忧郁,虽然她总是将欢乐带给别人,但留心的人能觉察到那若隐若现的忧绪。

      央宗回到几米见方的栖身之处,在她眼里,辛苦、单调的工作之余,这里才是属于她的充满快乐的空间。她俯身从床下的纸箱内抽出一包便宜泡面,为了节省更多的时间和钱,她几乎顿顿以馒头、咸菜或泡面充饥。

       盖好泡面碗,央宗陷入了沉思。

       由于家境贫寒,央宗未能上学,六岁时,便开始帮家里放牧。每天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吃过奶奶为她准备的糌粑,便背着一个小布袋儿,吆喝着羊群和被母亲解开绳扣的牦牛,向山坡走去……布袋里装着烙好的饼子、水,那是她的午饭,她要在草山等到太阳下山。没有机会读书,在十六岁那年,嫁为人妻,重复母亲烙饼、做酸奶、打酥油,生儿育女的故事。然而,就在她二十二岁时,丈夫离弃了她,离家的她怀有身孕,没有人知道她是否为此伤心欲绝。她躲进县城阿奶公保吉办的幼儿班,从未向人提及丈夫。也只有与阿奶公保吉在一起时,她才会有干涸内心被春雨滋润的感觉。

       阿奶公保吉是藏区一位德高望重的教育者,退休后放弃养尊处优的城市生活,带着她那特有的激情,毅然返回文都故乡,肩负起家乡幼儿的基础教育。就是这样一位矮小瘦弱的老人,把她内心深深地爱,融进了几十个藏族孩子的生活中。央宗寄居在阿奶身边,感到有力的依靠。同时,阿奶强大的影响力又无时无刻不在感染着央宗,让央宗了解到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

       央宗在阿奶公保吉的帮助下,开始了从字母的认知学习,她明白自己选择了尤为艰辛的一条路,但当她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地方需要她,属于她,顿时感觉充满了希望。为了与阿奶公保吉共同筹建一所幼儿园,央宗生下女儿后,经过短暂休息,便将女儿寄养在母亲身边,背起行囊,离开故乡,毅然加入都市打工者的行列。                                                    

       对任何人而言,改变生活原有轨迹的每种选择都具有它的艰难性。告别熟悉的草原生活,面对陌生的土地,奇异的眼神,央宗的动作略显愚笨起来,但她执拗地恪守着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对佛经的默念更是从未有过半点懈怠,颈上佩戴的护身符,让她感到从未远离故土。工作之余,她仍然坚持自学藏文。母语,在她内心是神圣的,每当拿起初学课本,她都轻轻在额头一碰,口里念诵着文殊心咒(阿惹巴扎那),祈愿智慧之神的佑护,眼神中流露出那只有经历了痛苦,才具有的坚定。

       失去了家,失去了爱情的央宗,却得到了一粒希望的种子,这粒种子在她心中生根、开花、成长,无论她怎样悲痛,怎样的筋疲力竭;无论她怎样的漂泊、流落,终将带着梦想踏上回乡的路。

       这梦想恰似一座桥,一座沟通黑暗与光明的桥。

       告别了青青的山,

       告别了血色的河,

       告别了凄清的母亲,

       告别了恩重如山的故土。

       一步一叩头,一步一祈愿

        记不清这是一首歌,还是一首诗,故乡在央宗心头萦绕……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WANMACAO 2009-9-21 09:26
苦难中学会坚强,后路必定是阳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2-2 12:06 , Processed in 0.019119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