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穿过岁月的眼睛去透视《灵魂有约》

已有 1106 次阅读2011-9-1 22:24 |个人分类:人物历史记事篇|系统分类:文学

穿过岁月的眼睛去透视《灵魂有约》

                   情纯赤子

    诗,人类文化史中永恒不朽的灿烂与光芒,它传承的跋涉几乎走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也传诵着每一个民族辉煌悠久的释典和文明之路。

    这本1994年由彝族诗人俄尼牧沙斯加出版的《灵魂有约》,时隔快二十多年的今天任能给予一种动人真情、不显老态地把彝山乡亲淳朴的生活景象与民族古老的历史传说聚集挥写,他细腻的执笔方式让原始人性的品质、圣洁爱情的追求、骑游民族韵味的思考和钟爱呈现于我们面前。散文诗集一共有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纯散文组<灵魂有约>十五首作品组成。慢读他的散文语颇隽永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字里行间琢嚼出的情感或感觉无比勾人喜爱、耐人寻味及漫长的肝肠反思。总有这样的猜测,读着他的散文,是否我被引进了他精心设计的陷进一样、一步步不知不觉中沦陷与领会。正如“情到深处心被醉,爱到顶峰无自拔”。在<远征>带上村庄/带上土墙石板房/带上炊烟/带上了牛羊/带上生命/带上爱情/带上思绪/带上悲欢离合/带上幸福与痛楚.....远征/我们从千年前来/远征/我们走向千年后。历史将成为过去,只有未来属于我们, 诗人背负着几千年生活沧桑的面孔向我们走来,一路上叙述他对未来和明天的希望与热爱。<如时的风>来自生命底处的洞穴/来自赖以生存的土墙石板房/来自天地间精灵本善的呼吸......游子坚守着乡土最朴实的面孔诉说挚爱的家乡。作为一个漂泊在外的游子更为一个诗人,他的心灵,他的散文和诗从未离开过母亲的身边。就像他的灵魂约定于他的民族和诗的理想国界。父亲是给予我们生命的种子,如果说母亲是我们生命的肚带,那么父亲是赐予我们翅膀的天空,失去父亲,我们就像失去了半个翅膀。在诗人<父亲>里深有这样的情感和理解。二十多年了/当你的儿子从你高大的形象中站立起来,准备上路的时候/父亲/你却老了/额上增添了新的皱纹/曾经焕发青春的头发也变白了许多.....是啊!多么提挈的词句,因为有了父亲我们才有了铺路的奠基石,父爱是永恒的风景线。一个父亲对儿女的希望和期望只能我们用自己的感受去体会,在从/父亲/你希望儿子象云杉那样长的正直/你希望儿子有个睿智的头颅/你希望.....你就这些寄托凝聚成一个名字/一个充满希望的康巴彝人的名字给予了我/你开始象植树那样精心培育着我的名字。这是一个彝族父亲对自己儿子的期望,正如千千万万个父亲慈爱的照写。在我们心中永远抹去不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种背影、一句话,那是对父亲的思念与真情。我们从父亲的教导里,学会了最初做人的道理与品质的修养。从一个眼神里得到了希望的动力和坚定的信念。最后诗人写下的后段,“父亲  我的阿嘎/在我的眼里不变的是你的慈祥你的微笑,是你鼓励儿子上路时那和谐而坚定的眼神...呵  父亲/在儿子离开你准备上路时/你就宽慰地儿子身边和儿子甜甜地睡一夜吧/我曾经就是象今夜一样躺在你的怀里得到温暖并长大的呀!”我们从父亲和母亲的期望中这样启程远行。诗人从小得到良好的教育修养,我想俄尼牧沙斯取得现在这样的成功主要源于他父亲的培育和濡染。离开了大山和亲人,我们每一个人在异乡混合的逆流中,依然恪守着乡土朴实善良、没有烦躁和压抑的心灵是很可贵的,在散文<我们居住的土墙石板房>中这样写到“躺在它温暖的怀抱/时常能听到土地冗长的呼吸/以风为使者在它周围来往/叮当的梦幻曲是它由石板们主演的清脆/悦耳动听/心旷神怡/遐想万千/我们居住的土墙石板房/因为它的庇护/梦想是传世的寄托/时时梳理我们的心灵/只要喝过一碗甘冽的酸菜乳汁/只要做过一次它真诚善良的孩子......”读到这里我们不经意间是否有种自己捡拾起那枚在故乡怀里丢失的孩童天真活泼的时光吧!走在路上,年龄的增长和生活的变化一切随之而来的烦恼和忙碌,需要一种心灵的过滤器,想想曾拥有过美好的时光和少年。我们找回了忘却的故事以及快乐的笑声。在诗人长篇散文组合<灵魂有约>写的那么深沉意长、富有哲理和情感的蒸着,散发给世人情与爱、民族与诗人、心灵与道德的芳香,让我们陶醉于他的散文世界或无法割舍的民族情谊之中。“山岗作证,风云做媒。你与我在这片多情多爱的土地,有着足够让生命激动并潸泪雨的千年之约,灵魂深处血液的眷恋,脉搏的相通,呼吸的默契,骨质的隽永,肉体的亲缘。”,“我呼喊自己的名字,却找不着也始终无法看清它的真实的面孔。我在所有的山岗面前许愿,我在所有的河流面前忏悔,我托所有的风云传信-----我是你最初的太阳,我是你最后的陪 ”又从(九)、(十)、(十四)、(十八)、(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四)篇中浓郁的民族风俗气息和独特的心灵捧起,把他对人性、生命、追求的灵魂写的透彻,读这篇我感觉读的不是散文而是在解析他密不分开的民族与灵魂的不解之情。诗人执着追求的爱情,怀着无比热烈的崇敬。人情美好的一面还有最重要的是人心深处对圣洁爱情的希翼与向往,看看诗人用怎样的方式去理解和争取,“志玛,泽仁志玛,我的女友,我将象对事业一样执着地追求下去,即使在布满荆丛的山路上,每迈一步,抬起的前脚总要比后脚高而且沉重,我爱情的石板房门为你的脚步声敞开。我将象爱护眼睛和名誉一样认真的爱护,将用自己诚实的歌喉去打动陈旧的婚酒,不再嘶哑我们早该自由的声音,打动古老无形的缚绳,从我们身上象融雪一样化去。”,在<情诗与梦幻>“在生命的河谷逆流而上,我把沿路漂亮的鹅卵石小心意意地揣进怀里,待到有那么一天将它放置在你的枕边直到永远,向你倾诉我这康巴彝人的心脏是如何为爱情热烈的跳动”,“啊!送上一颗金子般真诚的心,悄悄装入你随身携带的绣花荷包,趁你不备让这心灵所散发的爱,将你诚心如意地笼罩---”。他温顺的情诗给人一种不可不接受和喜悦的琼浆,一杯又一杯醉倒在情与梦园里。

    由诗歌组成的第二部分《河水把我照耀》和第三部分《月亮和大山的梦》完美地从个体思考到民族集体思维的明显转折,诗人借民族特色的风格宣泄心中的感悟、解脱又深入内心潜在的永恒精神中,以诗歌的翅膀来写照自己情感上的波动与激烈的浪花。让我们走进他的民族、生活习惯、传统风俗的流程线,带我们游览他雅砻江边那个叫小金洛姑的山寨。从<天国的太阳>“我以哭声降生在这个世上/并将以会心的微笑被子孙挤出人世/而我知道我诞生于大地/也终将注定挚爱和归还于土地”,“啊/天国的太阳/在你的光芒里/我听见了先祖们在天堂里/用目光一直催我进取的钟声/我对情爱眷恋与思念放飞的信鸽/在每一座康巴彝人的石板房门口/真诚的止步/泪流满面的爱抚/几千年来的风雨中/我的民族/在那里进进出出出出进进的呼吸呵”他用自己独特的眼光来怀念祖先留给后人的财富与智慧,像一个小孩一样守在炉火旁依偎于老人怀里聆听神奇的神话传说而熟睡过去,好像在梦里也没有停止过一样。在<瓦罗圣泉>流入我的梦里吧/瓦罗圣泉/我的先祖喝过的水/我和子孙必将要喝的圣水/活着的人要喝的圣水/死后的魂灵也必将要唱的圣水/我在康巴东部的群山之间/千万年地渴饮你的名字/,<圣歌>上下几千年/羊羔感人肺腑的鸣叫深沉如海/想象阳光如何进入生命/普照头颅与身躯/以进入流水的透彻/从未惊起我衣襟的浪花/只照得我通体发亮/,在从<最后的声音>在最后的日子里/我又听见了那个声音/象野鸽咕咕的鸣叫/来自心灵深处的荞麦地里/我注定无处可逃/象注定朝拜从东方升起的太阳/啊/最后的日子里最后的声音/我听见他从我的骨质里呐喊/吉尔呵/我主宰运命的神佑/这生我最大的罪过是活得太真诚/。特别是在第二部分首页上写的“这些最后被称为鲜花的东西/都被你高贵的目光所美丽的忽视/而我所能做到的慰藉/是一次次地哭泣/再将这些发酵的泪水/盛满子夜的鹰爪酒杯/把自己暗无终日地灌醉/”,从这些美妙的诗句中看出诗人对理想与现实中的纠结困惑,使得他不得不速写内心深层次的诠释和看法。我们渴望过爱情,也许心底没有放弃过爱情,任活在情与爱的围墙里。因为,爱情不单单是世间男女之间抽象的爱,它有很多类别:如父母亲人、朋友知己、同学战友、兴趣爱好、民族同胞、文化历史等等诸多,合成一种大爱的形式概念。诗人的爱贯穿于民族、生命、家乡及家族亲人、传统文化的审视,<史洛河>那些羊毛线将我所有的乡情/所有的怀念/越拉越紧/越拉越紧/而我的爱默默坐着/让自己的血液不停破译/我的故乡河呵/那些与你的故事相关的主题/,<洪水潮天的故事>我听得懂你的哭声/基膜惹妞/悲壮的洪水潮天沐洗了世尘/而我终将还是要回到人流中去/让洪水般汹涌的脚步感动一生/我不能不被你的故事淹没/我是康巴彝人呵<河水把我照耀>在这一切来临之际/让我逝去/你们--让河水把我永远照耀/给我生命/给我时间/给放个长长不醒的梦/我好想自由自在地思想、歌唱/。是啊!诗人对民族和个体的共鸣用自己的方式来歌唱、缕析、感动着我们。<竹笛>中的‘从古侯时涅代悠悠传来/清脆响亮/悲壮激越/就这样/你的汗水/你三月的小雨/潮湿季节潮湿我诗歌的耳朵/缘此/我定居康巴高原腹地/和无数长满真诚的面孔相爱/并在一条条温柔的河流/静心沐浴/’,诗人永远的乡恋一次又一次激起强烈的情与爱的澎湃。从<九月>阿普手里的经书翻了无数次/阿婆口里的祷词染红了晚霞/没有过河拆桥的理由/胎记永远镶刻着故乡/一条史洛河的涛声/荡漾不尽的思念/泪光常常在子夜洒落/潮湿我双眼的朦胧/又从<故乡>中唤起我们久隔浓郁的乡情,心儿似乎散步于山腰田间里的小路,重新接上记忆遥远的岁月,像年迈的母亲轻轻叫起你的乳名一样。‘爱着/我们却又失去了很多/婚礼上的圣水湿透我的脊背/木桶里的渴望湿透我的脊背/我是谁?/是否真正熟知?/真正的风景在熟悉中渐渐美丽呵/温暖的火塘/闪烁的炊烟/啊/所有的颂歌和赞词无可代替/告诉背水的妈妈/告诉犁地的父亲/告诉他们我的名字渴望长大/故乡’,就这样诗人优柔寡断的乡思如同他家乡的金河一样‘金河啊/你悠悠流去的江水/却是否理解/我那珍惜慈爱与阳光的头颅/为了梦醒/几多春秋/我曾用痛苦与忧伤做过枕头/我曾追随脆弱多情的鸽哨/游渡天涯沦落的风尘/在我终于回到你的身边/彝人的土墙石板房里/我才从康巴高原的阳光下/从一对灵魂紧紧相依/一件披毡耸立岸边的风景中/读出我所等待的幻象/一步步/向我的心灵贴近/贴近/’, 诗人的文学功底正如他在诗中常写到的土墙石板房一样坚实、牢固,目光以康巴高原的海拔高度去博览群山。尤其是他的十首组诗<西部四川>真是情满幽深、有意与无意间被那些诗句停止了呼吸,宛如一道菜吃了无数次,是咸是淡是辣始终不曾感到一丝厌倦和烦咽。‘啊/父辈们辉煌过的名字/热烈的阳光/总让我慵懒的目光羞愧难当/’、‘太需要喝醉民歌后的灵性与朴实/西部四川/太需要了民歌的纯真/而我们真的不再忧伤/西部四川/即使在生命里有着难言的伤痕/拥有这些民歌在荞麦地里抚育粮食/’、‘北飞的仙鹤/带上我们的心灵正飞向绝对的灿烂/啊/终于/我们的泪水晶莹剔透’、‘还记得我被剃下的最初那撮乳发么/记得它们珍藏在石头缝里/西部四川/你的那些心脏的哪一个位置?/给我讲述许多许多故事/教会我唱许多许多歌谣的奶奶呢?/最初从母亲手里递来的牧鞭/最初从父亲手里接过的缰绳/它们呢?/啊/都在那里?’。不论是他的散文还是诗,给我们诉说着他无法分割的民族之情与彝族山水的眷恋。

逐字逐句间认真地品读中,总感觉诗人用心灵和情感鸣写的诗句里,有种奇妙微弱的引力显示着两种民族的相似性、关联性,我们追溯历史的沿河总有一些藏族和彝族的共同点或一种历史潜在的遗留。在诗人俄尼牧沙斯的身上我不尽看到了彝族人文传统的面纱还看到了一些藏族有关密不可分的深远性的关联。或许是宜居于康巴神奇的土地上产生不免的默契与融和。在<吉祥舞>牵起阿爸厚实的手/牵起阿妈慈祥的微笑/牵起阿妹含羞的柔情/吉祥舞/吉祥舞/跳起康巴快乐的锅庄/踩着康巴华炜的弦子/扬起康巴奋进的踢踏/阳光多么灿烂大地多么亲热/山岗翩跹如碟河流奔放如歌/草原上友谊的哈达连接四方/草原上美丽的家乡令人留恋/草原上幸福的雪莲越开越娇艳/啊  请喝下溶满康巴人民深情的青稞酒/啊  请与康巴人民并肩跳起康巴吉祥舞/。直到最后我越坚信了这样的想法,藏族与彝族的祖先是不是同一类种族的分支呢?两种民族的传统、风俗习惯、生活、信仰等方面较为相似,而且两者都是相信有神论、万物有灵性和生命、应善待世间众生的特性。是不是彝族神话传说<乌吾格子>或彝族史诗《勒俄特依》中讲述的那样.

   总之,这本精短简练而以情服人、慑人心魄与思考的诗集,真正吸引了我就像诗人在<远远的山岗>中‘端详一种日子/那是远远的山岗的背景/黑拇指按响山岗的门铃/孤独/了解的也会了舍弃/而我之所以常常忧伤/是想用自己的母语/在远远的山岗开出鲜花/’,也在后记中叙说的“我在竭力用着心灵与它们无时无刻没有休止的交谈”,是啊!作为一个少数民族的后代,我们时刻用自己的情与思去接近自己的母语、民族、故乡,可我们始终也不敢说对历史说了如指掌。因为,它的博大、它的辉煌、它的精神、它的美德面前,我们是何等的渺小、狭义、贫乏。所以,诗人只能用一次又一次反复不停的寻觅、聆听、解读省心。诗人俄尼牧沙斯也如此钟情、慷慨的说“作为我民族的一个儿子/人类种族的一员/我热爱我的民族/热爱人类/我拥有忧患意识却也知道/忧患意识却不是坐地呐喊/甚于狂呼猛叫/忧患与理想是呼不来的/忧患应该是试着探索适应于现实的作为/理想应该是用思想的聪慧与汗水的辛劳去获取”,是啊!这一串串精美深刻的散文和诗句不仅是诗人它本身要戴了美丽与财富,而且也是给予我们读者垂涎三尺的盛宴。在英雄支嘎阿龙和美女嘎茉阿妞的爱情里我不得不将自己贫乏的缕析能力及仓促执笔收起,怕愧对和贬低了诗人闪烁的诗歌光芒与才华,也感谢《灵魂有约》再一次让我带进精粹的民族文化中,就像大凉山野中有个叫“索玛”的花,也就是杜鹃花,它的美丽它的艳色不仅征服了那里所有人儿的心也向往了我,所以,自己感觉这只是一个开始,以后继续去了解或探索彝山人的文化历史。那些热爱生活充满善良和朴实的少数民族身上休养生息。寻找快乐和财富的一种精神。那些人性最阳光最纯净的天地、那些与自然、生命、爱、和谐为一、那些让心灵震颤的音符与绿色的精灵们,让我不得不踢起所有去追寻和接受。

 

       2011年4月3日于新疆*沙雅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9 00:52 , Processed in 0.030496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