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多杰坚措诗集:《抖落,一身的尘世俗缘》序

热度 1已有 637 次阅读2014-10-10 17:50 |系统分类:文学

075651y7xfdwrw4mxt3mrm.jpg

 

      读了多杰坚措的《抖落,一身的尘世俗缘》(青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元月版)后,我想起前不久和因写《将军,你不能这样做》而闻名于世的诗人叶文福的一次通话。在长寿举行的西部散文家论坛期间,铁路作家朱海燕拨通了叶文福的电话,他们说完后,朱海燕说:“西藏洋滔要和你说话。”他把手机给了我,叶文福说他去香港讲学刚回来,正在广州,准备过七十岁生日,他询问了藏族诗歌创作后,满腔热情地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藏族诗人饶阶巴桑写得很好,全国闻名,希望我们藏区多出几个二十一世纪的‘饶阶巴桑’。”叶文福对藏区诗歌,特别是对藏族诗人寄予了很大的希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多杰坚措没有辜负叶文福的期望,他读完文学硕士后,一直在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的基层工作,并且持之以恒地以自己的抒情方式坚守诗歌,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虽然没有饶阶巴桑名气大,但他的许多诗不亚于饶阶巴桑,有的甚至超过了饶阶巴桑。他在生活中发掘诗意,在诗意里别出心裁,独树一帜。读他的诗没有平庸、干巴、俗套的感觉,新鲜有味,手法别致,抒情叙事,文笔细腻,委婉生彩,哲理深刻,像春水涓涓,流淌别样清泉,把读者引到一个幽深奇异的诗歌境地。他笔下的世界是有生命的,是有人性的,想象诡谲奇美,气势雄伟不凡,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082146t8blaval9j0a7a23.jpg


       读多杰坚措这部诗集,看得出,他受到过良好的教育,他的诗受藏族传统民歌、藏族古典诗歌、藏族格言诗和国内外优秀诗歌的影响比较大,他有机地把藏族民歌、诗歌和现代诗结合起来,韵味鲜明,生动活泼,节奏明快,朗朗上口。他的诗精雕细琢,结构比较严谨,寓意深邃。作为文学硕士,多杰坚措汉文水平较高,阅读过不少中外诗坛名家诗作,这些诗作在结构、形式、思想逻辑、语言、意象、句式章法等方面,都与藏族传统诗歌有所不同,他从中获取新的灵感,得到新的启示,引发新的思索,并进行不拘一格的创作,多角度多层次地抒发自己的诗情,思想比较开放,诗路比较宽广,追求比较新颖,美学视角比较奇美,显示出一种新鲜的诗境。“青黛 雪山深处厚重的生命色彩/矮小 却是养育一个族群的宽大世界//羊群簇拥着生活的气息/牧歌在这片高原凝固成快乐//一缕炊烟升上天空/孕育搏击长空的力量//……我的黑帐房/一顶顶用牛毛编织的神话//明天 你是否也会是/留给这个世界的一组文化符号//”(《黑帐房》),他的诗冲破了藏族民歌和藏族古典诗歌的固定模式,不拘泥于整齐的句式,不固守传统的韵律,诗人赋予雪山“生命的色彩”,看上去雪山虽然矮小、平缓,但它却养育了藏族人民,这里的世界非常宽广,这里的世界非常精彩,这里的“羊群”、“牧歌”、“炊烟”、“黑帐房”、“神话”、“文化”、“生活”、“快乐”……无处不在,生生不息。诗人预言,草原人民的黑帐房,再过十年或者几十年,随着时代的变迁,人民生活的富裕,它们将成为“留给这个世界的一组文化符号”,寓意是深刻的,藏族人民新的向往和渴慕,蕴含着浓烈的时代气息,它是青藏高原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沸腾生活在藏族人民心中的燃烧,代表着藏族人民建设美丽草原的求新之情,迸发着时代的强音。

      藏族诗歌在藏族新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是文坛一支艳丽的奇葩,是藏族传统诗歌的进一步发展,是中外新诗影响的产物。多杰坚措正是这个新时代涌现出来的诗歌新人,除了诗歌的思想和内容焕然一新之外,在形式上也在不断创新。多杰坚措没有亲身经历过解放前苦难的岁月,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他亲眼看到青藏高原的巨大变化,引起他灵魂的震动。他的诗就地取材,是真实生活的升华,给读者身临其境之感,激发人们热爱美丽中国,热爱高原大地的激情。“用一只野牛角吹动高原/听银河波涛律动的野性//一击闪电激活雪山的冷峻/九曲黄河在我的血管里沸腾//”(《用一支野牛角吹动高原》)“远处,阳光难以企及的山崖上/一只苍鹰在梳理孤独”(《午后的牧场》)“天高,岂能成为孤独的理由/路险,怎能当作退缩的借口//如果不能活着飞翔/那不如在穿越大气的飞行中死去//飞过唐蕃古道/飞越喜马拉雅//饮风雪为酒/邀山川为友//用双翼写下坚毅/不在天地的背景中褪色//”(《鹰语》)诗人以这种抒情方式,使自己的诗歌插上奇思异想的翅膀,豪放张扬,万马不羁。细细咀嚼,既有深度,又有冷静的思考和潜移默化的感染力。诗人写诗的过程是一个思想成熟的过程;观念变化的过程;生命完善的过程。他记载下来的“野牛角吹动高原”,“黄河在我的血管里沸腾”,“苍鹰梳理孤独”,“用双翼写下坚毅”……无不具有思辨的雄性的震慑力量,青藏高原的阔大辽远塑造了诗人奔腾狂放的胸怀,赋予诗人“思接万里”的视野。我们从他的诗中深切感受到生命的轻与重,强与弱,抗争与毅力,坚持与进取。多杰坚措写思想,而尽力避开思想;写气质,而尽量绕开气质,优美的意境饱含丰富的感情,精炼含蓄的语言展示诗人的内心世界,表现诗人对高原的切身感受,借景抒情,渗透着作者的诸多参悟。

082103mnaten77qazjpja5.jpg


       “文学是人学,诗学是情学”。诗歌,作为语言的最高级形式,是对美的一种极致追求,是展露人类灵魂的生命底色。多杰坚措把高原看成诗的化身,岁月侵蚀,时代远去,都无法使诗的光芒黯淡。他不羁的灵性和超越时代的精神独立性,是一座耀眼的灯塔,时时照耀我们的心灵。“其实,那天你并不想哭/只想把心里的苦痛/唱成那首《远飞的仙鹤》/站立成玉树的坚强//那一刻,泪水不再显得那么多余/站在大家关注的目光里/红丝带映红的是你脸上/那份古铜色的倔强//因为所有的人,看见/站在废墟上,你就是/战胜灾难的希望//因为所有的人,知道/站在帐篷里,你便是/沟通心灵的天使//因为所有的人,相信/站在镜头前,你更是/震撼世界的感动//你单薄的背影不再孤单/这一刻,这个世界/所有的爱都在向你聚拢/你稚嫩的童声也不再羸弱/这一刻,这个蓝天下/所有的语言都在为你加油……”(《男孩,才仁旦舟》)情感是诗歌创作的动力和核心,能否成功抒写真情,是衡量诗歌成就和价值的重要标准,许多广为流传的诗篇,都以抒情见长而具有长久的生命力。多杰坚措写玉树地震,写地震中的才仁旦舟,情绪激烈,大江奔腾,势如破竹,意象纷呈,一气呵成。他写人,写事,都是那么激昂高亢,信心百倍,给人鼓舞和力量。我们在疼痛中看到希望,在灾难中看到光明的前景,玉树地震后诗歌铺天盖地,但像多杰坚措创作的这样的佳作不多。“策马行走尘世/扬鞭处就有云朵在绽放//所有的难舍/装进行囊选择虔行//于是,将自己和童年一起/埋进土地等待一声春雷//留下羊群和母亲的唠叨/守望白云深处无法省略的帐篷//母亲的额头岁月堆积成慈祥/我远行的背影总在眼眸中回放//从此,牧场之外的远方/是母亲心中再也放不下的牵挂//偶尔有孤雁飞过深秋的天空/小鹿已不知躲进哪片山林//月亮总是圆在母亲的梦里/我却在异乡追逐我奔跑的骨头//”(《策马行走尘世》)诗的本质在于抒情,情感是诗的生命。多杰坚措成功地抒写出人间至真至美的情感,他对母亲深情绵邈,辞婉诚挚,母亲的额头被岁月堆积成慈祥,诗人远行的背影总在母亲眼眸中回放,说明母亲思子心切。诗人描述精纯华美,婉曲缠绵,脍炙人口,体现了他善于言情的特长。而我“却在异乡追逐我奔跑的骨头”,这个结尾出语惊人,让人意想不到,容易触及人的灵魂,引起心灵的震撼,很富有感染力。诗人从一个意象生发出另一个意象,环环相扣,绵绵不绝,把真挚的情感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诗人借助联想和想象将实事实情化为虚拟的情境和画面,使诗中的抒情体现出扣人心弦的特点。

      多杰坚措的一些哲理诗,用独到的眼光去审度人与世界的关系,抒写自身的切身感受,表现出强烈的个性,天性自由,娓娓道来,有声有色,有情有味,耐读易记。“一座山在我肩上的重量/只如一片云的轻重//”(《或是想起父亲》)“一切都在空与不空之间/一切都在实与不实之间//天空 看上去空洞/却着实存在/大地 踩上去厚实/却注定虚空//”(《我的肋骨在风中飘散》)“天涯,是我放牧的草场!/海角,是我饮马的地方!//”(《天涯·海角》)这些让人过目不忘的诗篇有其独特的艺术风格,是诗人观察世界体悟人生的心血的结晶,人们想说而又说不出来的思想感情被诗人恰如其分、恰到好处地说出来了。流苏的绮丽,行云流水的空明,回肠荡气,营造和开辟了一个诗的新境界。多杰坚措是拿精神生命在作诗,呕心沥血、苦思冥索以觅奇句奇境,独辟蹊径地开拓了寄情寄理于诗的新境界。
      

      诗人以诗为天,以诗为马,以诗为梦,唯诗为上,多年来不懈的追求,正在日臻完美地结出诗的硕果。

       (《抖落,一身的尘世俗缘》已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文/洋滔 图/老藏民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4-10-11 10:04
赞。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1-2-26 14:47 , Processed in 0.037667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