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佛教文化新动力 中华文促会佛教文化中心成立

已有 2803 次阅读2013-6-30 19:24 |个人分类:通讯作品|系统分类:文化

 

 

                                                            

                                                                  中华文化促进会佛教文化中心揭牌仪式

2013年6月28日,中华文化促进会佛教文化中心成立大会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阳光大厅隆重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佛教学者,汉藏两地高僧大德,台湾代表以及北大、清华、人大以及复旦等高校禅学社学生代表共300余人参加了本次大会。成立大会由中华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张玉文主持。

                                         

              中华文化促进会佛教文化中心主任于广华登台致辞

  成立大会上,中华文化促进会驻会副主席、佛教文化中心主任于广华致辞,并宣布中华文化促进会佛教文化中心组织机构成员名单;北京大学宗教研究院名誉院长楼宇烈教授,觉囊派第四十七代法王健阳乐住活佛,中国艺术研究院佛教艺术中心主任田青研究员,中华两岸教育文创发展协会理事长高键智(台湾),著名剧作家、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王石等发表了精彩的报告。王石副主席和楼宇烈教授共同为佛教文化中心揭牌。健阳乐住活佛向中心赠送了手绘唐卡一副,北海禅院主持明贤法师向中心赠送工笔重彩玄奘大师圣像绢画一副,中国山水画创作院龙瑞工作室画家李正恩赠送的捐赠手书金刚经长卷一部。

                                                                                              

     中华文化促进会创立于1992年,由海内外成就杰出的文化艺术家、学者、企业家和文化活动家组成,是由文化部主管的全国性联合性社会组织。之所以成立佛教文化中心,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王石指出:儒释道共同构成中华文化的主体,以文化现象的视角研究佛教文化,是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实现中华文明复兴的应有之义,也是文化界立足当下中国现实,以佛教文化丰富建构当代文化、解决国人精神困境的初步尝试。

                                                             

                                                                                 楼宇烈教授发表演讲

    楼宇烈教授认为,佛教文化中心的成立正当其时。佛教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历史最为悠久、理论最为丰富、信仰最为切实,它是落实到我们生命和生活之中的一种信仰。佛教文化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主体组成部分。中国传统文化主体是由儒、释、道组成,我们用儒来治世、治国,用道来治身、养生,用佛来治心。佛教进入中国以后,同本土的儒道思想紧密结合、相互渗透、打成一片,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各自保留了自己最核心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所以又是“你是你,我是我”这样一种独立的发展过程。希望我们通过佛教最根本的教义和理论,将正知、正见传达给民众,使民众有正心、正修,同时发挥佛教对净化人心、净化社会的积极作用。

                                              

     觉囊派第四十七代法王健阳乐住上师阐释说,修行是为了清除我们身心的毛病,远离消极、犹豫、放纵、急躁、散乱等一些恶习,依靠从容、淡定,精进、喜悦、自在的品德,绘制出慈悲社会的庄严。这份空灵的精神才是面向未来的审美。多年来我们跟着上师们的步伐,重建佛教事业,修建庙宇,整理文献,完善教学体系,与大众一起分享佛教精神。天地人、身心灵、思想和智慧、中华五千年文明,这些都是佛教精神,是不变的真理,也是“中国”这两个字所承载的灵魂。我认为“中国”不是一个利益界限,而是一个精神家园。

                                               

     中国艺术研究院佛教艺术中心主任田青教授在《佛教文化的力量和意义》的演讲中指出,我们今天需要佛教文化,首先是因为这个社会需要一种能让我们自然达到和谐的力量。历史上,佛教文化所受到的摧残和误解很多,而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佛教文化对中国影响的深广。现代汉语中很多语言来自佛教,如世界、心心相印、单刀直入、开门见山等,而佛教音乐、佛教雕塑,佛教绘画,佛教建筑等等佛教艺术的不可替代性和它的宏大瑰丽让人叹服。我希望佛教文化中心对我们传承佛教文化这份古老的、伟大的、沉甸甸的文化遗产有所助力。                             

        中国社科院宗教所研究员李富华表示,中华文化给予了佛教强大的生命力。佛教传入之初,依附于当时中国主流的文化形态,找到了生存发展之道。而中国佛教发展的每一步都深深的与时代保持一致。我呼吁佛教文化中心今后在整理佛教典籍这方面,能够起到实质性的作用。                               

                                 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闫征发表演讲

      中华文化促进会佛教文化中心负责人吕纯九表示:中央领导提出了“中国梦”的科学命题,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成了时代的强音,中华文化促进会佛教文化中心的成立,顺应了中华民族文化伟大复兴的潮流,为中国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和世界佛教文化的交流,搭建了一个宽阔的平台,中心将通过举办论坛、公益活动、参观考察、项目合作等形式,不断加强同国内和世界各地的佛教文化交流,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友好合作、共同促进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

                                           

                    中华两岸教育文创发展协会理事长高键智(台湾)发表演讲

       台湾中华两岸教育文创发展协会理事长高健智在演讲中表示:中华民族同祖同源,两岸佛教一脉相承,两岸佛教界文化界有必要携手共进,为人类文明进步、为中华民族复兴尽微薄之力。 

                                                  

                                     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王石作总结

         大会的尾声,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王石对大会作了总结,并对佛教文化对于社会的贡献谈了自己的观点,内容如下:

  我没有想到今天下午的会开得如此之好。楼宇烈、田青、李富华、健阳乐住,还有特地从台湾前来的高健智等几位先生讲的都很好!会议之前,我曾经建议不请领导同志出席,以免官方化。我还是希望保持更多民间特色。再说,目前中央也不主张领导人过多出席活动。

  还有一个成功之处,是我们把佛教文化中心成立大会开成了一个讲堂。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良好开端,一个文化的开端,交流的开端。我自己就是抱着听课、听大师开示的心情来的。健阳上师讲的太少了,应该多讲一点。文促会和健阳上师曾有很多合作,唐卡的展览,梵乐的七城市展演。在这过程中,我们结识了他。从他身上看到了佛教文化,他让我感觉到新生代的佛教人物。并觉得他可以说是一个典范。每次见到他,我就觉得他眼睛特别清澈,行事从容。你看他上台下台走路不慌不忙,一步是一步,走的踏踏实实。他让你感觉到阳光,是一代新人的风采。

  还有一个让我有点遗憾的地方,不够圆满的地方。就是几位学者讲话的时候,上台下台,掌声太短。楼宇烈先生讲话,大家热烈鼓掌,但他刚走到一半,还没到讲台掌声就没了,剩下几步走的很干,很孤独,甚至有点尴尬。讲完话以后,大家觉得很好,可是他还没走到座位,掌声又没了。我建议以后要改一改。讲话前要用掌声把讲话的人欢迎到讲话台前,讲完之后,又以掌声把他送回座位。不但是功德圆满,而且体现出听讲者的文明,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同意?

  文促会弘扬佛教文化,已非一日。我们的名誉主席许嘉璐先生,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是我们的榜样。如香港世界佛教大会,儒释道澳门对话,以及在美国和基督教文化的对话等等。创立佛教文化中心,标志着我们弘扬佛教文化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我曾经想过这样一个问题。从前有人说随着科学的发展,宗教会逐渐衰微,逐渐被哲学、科学所说明,所替代。但事实上,从发展来看正好相反。佛教在我们这个时代,确实是越来越大的发挥着影响。台湾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台湾,有很多上流社会的人,包括科学家,企业家都对佛教产生浓厚兴趣。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有一位学术界的老人,今年已经108岁,他就是周有光先生。他到现在,仍然是每年写作不断,每年都有新书出版。上述问题,我曾请教过周老,周老说:“人类已知的世界越大,未知世界则更大。”这句话,实在太透彻。

  文促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已经21年。这里我想说一句话,就是文促会的同仁,尤其是驻会工作人员,这些年就是怀抱着一种类似宗教虔诚、宗教情怀的心在工作着。文促会的名字很大,但开始的时候只有六、七个工作人员。就这六、七个工作人员的工资,每人每月600块钱的工资都不能按时发放。最长的时候,连续 8个月欠发工资。那时我们只有一小套房子办公。接待人都约到酒店的咖啡厅,不好意思请到办公室,因为太寒酸了但就是这样的条件,我们做了很大的事。

  比如我们第一次做活动,做了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就是把上个世纪,中国人,包括国内和海外的作曲家,在一百年里所写的全部音乐作品梳理一遍,评出每一类型音乐的经典之作,然后请全世界最杰出的华人指挥家,乐团,歌唱家,演奏家,去演绎这些作品,而且要在全国很多城市演出。台湾我们也去了,去了台北、台中、高雄,而且是系列性的演出。为什么能够做到?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心里的“愿力”!在活动开幕式就要开始,将近一两千音乐家要集合在北京,有11场音乐会要连续举行的时候,我们手边还没有钱。但我们没有放弃,不断地努力。而就在活动开始前的几天里,我们得到台湾佛教界朋友的支持。他们很慷慨的赞助了文促会400万台币和一台摄像机。

  那个时候这笔钱是非常经花的。前不久在上海会议上,有人发言讲到“有多少钱办多少事”。我说这个也对,量入为出。可是也不全对。如果只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那文促会就一件事也办不了。起码一件大事也办不了。因为文促会没有多少钱。所以我认为应该在这句话之前再加一句:办多大事,找多少钱。这,讲的就是愿力。要敢于办大事,敢于发大愿。最后找了多少钱,再说“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这两句话要结合起来。

  再如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我们在南京举行两岸抗日军人会议,举行9.9两岸同歌,也是这样。活动就要开始,经费还无着落,可能就差一个星期了,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你是王石同志吗?我是中国移动王建宙。”听到这里,我想终于感动上帝了。从前纪念抗战胜利,纪念的是8.15,是日本天皇向全世界宣布投降;纪念的是9.3,是密苏里巡洋舰上,日军向盟军投降。而日军向中国投降是什么时候,很多人都不知道。那一年,我们告诉人们,是9月9号。这是中国人的抗战胜利。因为当时是向国民政府投降,所以我们不纪念。但再一想,抗战胜利不是哪一个党的胜利,而是中华民族的胜利。这样两岸就有了共同的纪念,有了共同的想法,也包括王建宙的想法。所以愿力很重要。我们这里指的是好的愿力,善的愿力,和的愿力,美的愿力。

  我本人对于佛教文化这个领域,就像刚才田青先生所说的那些知识分子一样,不是一些苍白,几乎是完全苍白。我的少年时代和青年时代对于宗教的认识,只有一句话,就是马克思说的宗教是麻痹人民的鸦片。就这么点认识。楼宇烈先生说同意我的说法,说还要加两个字:迷信。认为宗教是唯心论,有神论。

  我刚才跟楼教授说了个问题。我说一个老太太,天天去烧香,然后求佛保佑她儿子出海平安归来,求她的儿媳妇能生个孙子。可是她隔壁一个老头病得要死,她也不闻不问。我说这是佛教精神吗,这和佛教的教义有关系吗?楼先生说的好,他说,没有关系。这种老太太,这种信众在中国非常多,越到南方越多。他们不懂什么叫佛教,但是也有好处。起码知道一件事,就是说我一定要多行善,做一个好人,佛才会保佑我。就这一点,这也非常好。这个领域对我来说,我想是一个学习的问题。

  我前天碰到台湾来的一个禅宗人士,叫林谷芳,他也是一个音乐家。我跟他说,我们今天要开这个会议。说本来想请你来讲一讲,结果时间不允许。我说你想说什么,我可以给你传达一下。他说我就讲一件事。他说现在有一句话,说一个人的愿望就好像是一个分数,分子是所得,分母是欲求。欲望越大,数值就越小。反过来,欲望越小,数值就越大。换句话说,就越能让人感到满足。而现在的问题,是个人的欲望过于膨胀,欲求过大,因此总觉得所得太少,总觉得不满意,总觉得自己失败。因此无法安身立命。我想,的确有这个问题。

  这让我想到英国犹太籍作家昂布里希的一本书。他说,很多人都说佛陀在菩提树下觉悟,那么佛陀在菩提树下觉悟到什么呢?这个英国人说,他认为他觉悟到的是放弃。他说在那个时代,在印度,隐士不是一两个,而是成一个风气,很多人都到森林中间,到山洞里边去修行,去冥想,是一个风气。这其中之一,就是佛陀。佛陀在想,人总有不能摆脱的困苦。如何摆脱呢,一种情况是所有的愿望都实现,这就摆脱了。可这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剩下一个方法,就是放弃欲望,就是放下。当你的欲望等于零的时候,你会对所有的事情感恩,因为都是所得。当然这是极端的说。没有哪个人的分母是零。不过,这也给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重要的事,众人的事,善事,我们应当怀抱大的愿力,而个人私欲,则越小越好。那个数字越小的时候,你的感恩之心,你的满意,就会增加。一万个人参加马拉松赛,冠军只有一个,如果这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失败者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不稳定了,就会出问题了。只有一个成功者,其他全是失败者,不能这样说。我经常和一些朋友说到,一定要告诉孩子们,告诉年轻人,不能把占有巨大财富视为成功的前提。不是这样的,人不需要太多的钱,就可以很幸福。这个观念一定要有,不一定非要当冠军,非要当第一才是成功。

  中华文化促进会不是宗教团体,而是文化团体。但我认为,佛教文化中间的很多教义、思想,和中华文化的观念、思想是重叠的,是同一件事情。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从弘扬文化的角度,把佛教文化中心的工作做好。我会与大家共同努力。

                                                                         健阳乐住活佛赠送了手绘唐卡

 

                                                                                               

                                                                    画家李正恩赠送手书金刚经长卷

 

                                                                                         

                                                                明贤法师赠送工笔重彩玄奘大师圣像绢画

  中华文化促进会组织创立于1992年,由海内外成就杰出的文化艺术家、学者、企业家和文化活动家组成,举办过一系列重要的文化活动,在国内外享有良好的声誉,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文化NGO组织。

  此次佛教文化中心的成立,顺应于中华文化复兴的伟大潮流,旨在以文化的视角研究佛教,以佛教文化丰富构建当代的中华文化,以期解决当前国人的精神困境,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尽一份力量!

 

中华文化促进会佛教文化中心主任、原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于广华佩戴嘉宾牌

中华文促会副主席金范坚向学术委员会代表颁发证书

会场报到处的免费结缘的佛学书籍

 http://video.sina.com.cn/v/b/108438546-2481298667.html中华文化促进会佛教文化中心成立大会新闻视频

 附:中华文化促进会简介

  中华文化促进会在1992年在党中央领导同志亲自倡导下创立,属全国性联合性社会组织。2004年国家授予“全国先进民间组织”荣誉称号。文促会以“弘扬中华文化,促进国际交流”为宗旨,由海内外成就杰出的文艺家、学者、企业家和文化活动家组成;文促会创会领导人系全国政协原常务副主席叶选平,现任名誉主席许嘉璐,主席高占祥,法定代表人王石;目前已创立国内地方及海外文促会组织32个,设立专业性机构27个,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文化NGO。

  中华文化促进会创会17年间,努力践行创会宗旨,开展了一系列重要的文化活动。其中:以全面整理我国历史典籍为目的的《今注本二十四史》文化工程;以全球化与中华文化为主题的“2004文化高峰论坛”及其发表的《甲申文化宣言》;旨在促进国际交流与合作的“2005年亚洲文化合作会议”;旨在总结展示上世纪100年文艺创作成就的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舞蹈经典、摄影经典系列活动;旨在推动海峡两岸文化交流的《2008两岸文化交流协商会议》以资助10个革命老根据地贫困学生就读职业学校和高等院校为目标的“山花工程”,以及创建的“文化产业协作体”、“节庆中华协作体”、“书画频道”、“音像世界频道”等项目,均在海内外产生了重大影响,赢得了良好声誉。

  文促会曾与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以及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典、丹麦、奥地利、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韩国、泰国、新加坡、越南等国家展开文化交流及项目合作。

  党和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江泽民、吴邦国、习近平、李鹏、朱镕基、李瑞环;海内外文化名人启功、季羡林、任继愈、贺绿汀、李德伦、谢晋、杨振宁、陈香梅、陈立夫、梅纽因、李姬镐均曾出席、参与文促会活动。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技术支持:BODYIG.NET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1-27 18:38 , Processed in 0.020756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