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我的章恰尔文学印象(全文)

已有 560 次阅读2014-8-6 20:21 |个人分类:文人痛游西藏|系统分类:文学| 藏语, 母语, 文学, 章恰尔

章恰尔印象及第七届“章恰尔文学奖”评选说明(完整版重发)

20111228日)

第七届章恰尔文学奖评委会副主任委员 完玛冷智

(藏语,祝贺和说明)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领导,各位作家:

      很荣幸能在这里分享《章恰尔》创刊30周来的成就和第七届“章恰尔文学奖”颁奖典礼的喜悦!鉴于今天部分参会领导的语言能力,昨天通知我要用汉语说明,虽然比较突然,我还是接受重任,昨晚匆匆做了一点准备,就没有来得及跟组长和其他评委沟通,请允许我发表意见。

我的发言有两个部分:

作为读者对章恰尔的心灵印象;

作为评委对本届评选活动的说明。

首先,高居世界第三极的藏民族,以诗情画意的艺术情操、虔诚至纯的信仰情怀和宽宏大气的史诗胸怀,把艰辛的生活装扮得朝气蓬勃、浓彩重笔、五彩缤纷;在与严酷环境长期和谐相处的生存空间中,文学和宗教让祖祖辈辈的生活表现得那么美好和浪漫。

对于这样一个诗意的民族,《章恰尔》是上天的礼物。而《章恰尔》走过30年,这是一个与改革开放同步发展的可喜历程,我很庆幸刚好是在这个时期成长的一名读书人。

我出生的山村,以藏语作为第一语言和社区交流载体(至今都是),藏语是我们的生活状态和文化习性,藏语是娘胎里听到的歌声,藏语是儿时吟唱的歌谣,藏语是我们学会的第一句话、第一篇故事、第一次表达、第一种思维方式。我们的文学爱好来自哪里,显然也来自藏语,我想说,我们的文学和语言思维,恰恰就是在《章恰尔》的沐浴下成长的。

有点奇怪的是,甚至我的汉语表达和写作,也都是在一句句翻译《章恰尔》版小说作品中起步和练就的。我从小读藏文专业,从中师起发表在一些报纸上的短小作品(也只能算作文了)都是用藏文写的,中文阅读和写作能力显然非常有限。

于是,大约从大学里的少数民族预科部开始,我习惯于更多地阅读《章恰尔》(其实是其他《西藏文学》、《达色》等藏文杂志流通很有限,也常去跟尖梅达等文学达人见面而容易弄到这份杂志),既是以此接触自己远离的社区、人群和文化表达,更有趣的是我就用藏文文学作品的阅读来增加中文的学习。我的方法非常枯燥、繁重,但对我个人很有吸引力。那就是,常常把《章恰尔》上自己喜欢的小说、散文和诗词翻译成中文,甚至拿到杂志就把一些翻译作品还原为中文,再去找来原作对比自己的理解和译文。

显然,扎西达瓦、阿来,包括在座的梅卓女士等,那些用汉语创作的藏族作家和藏族题材作品,也从《章恰尔》的藏文翻译推介来认识的。

那几年,几乎拿到的每一份《章恰尔》杂志上,我都有一些密密麻麻夹写在印刷品上的汉字译文,我的字又难看又潦草,应该说只有自己能看得懂。但每当译完一篇,似乎自己发表了一篇作品一样欣喜若狂。不过,不知道这种自我训练会有其他的用途,所以,译完了,就丢弃了它。

我想,也许每一个自然而然地能够放得下的事情,也都会给你的人生带来无限的价值和果实。预科之后阴差阳错上了中文系。既然是语言文学系,免不了提交文学作业。

大概是大多数同学的母语跟我以藏语作为母语不同,我的作业成本似乎更高,每一次交作业都会给自己带来压力。除了每一次作文主题的架构、主题和形式,我还要让脑海里所有按照藏语母语搭建的文学思维、语言程序统统转换成中文,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那些负责任的老师关照,在赞美那些好作业之后拿出我的拙作,让同学们欣赏“黄果树”(指黄南、果洛、玉树)同学的差距和进步,且会找出一大堆常常让全班男生欢跃、女生大笑的奇怪的句式表达。

有一天发现,如果我提交尖梅达他们任何一位朋友的诗(后来一篇都没公开发表过,因为你最总会发现,“诗不可译”完全可以成为你的信条----当然,尖梅达本人逼着我翻译发表的一首短诗《我一无所有》除外),老师绝不会再拿到讲坛上“特别点评”了,赞美的评语会不断增加。

有一次,布置的是小说。比起诗和散文,这是我根本没法完成的任务。因为,我早期发表在小报上的,也没有一篇是小说。而且,我连民间故事整理的耐心和能力都不具备。

哪怕多难,完成每一篇作业,是我追赶那些母语为中文的同学们的唯一途径。小说作业下来了,每个同学都在用自己的智慧。我尝试了几次,失败了。客观的说,根本就没法写完一篇,哪怕是准小说,哪怕是一则故事来滥竽充数,我看到自己无法完成。

好啊,不是《章恰尔》杂志上画了很多吗,那不多是小说吗?我翻来覆去,没下多少功夫就找了在那个很年轻的反叛期自己非常喜爱的小说《德措夫人》。这篇小说通过描写一位结扎失去生育能力的弱女子离婚后荣当“活佛夫人”(所谓的“明妃”,似乎有点象当今开始兴起的那些世间“侃卓玛”)的遭遇,揭露了一位“文革”后重回寺庙的“活佛”在性、“洞察力”和生活上的沉沦,表达了普通藏人对变革时代一些“活佛”的虚假和霸权的反叛和呐喊,当然也表露了这类女性自身的劣根性、反叛的不彻底性和对“活佛”继续抱有的希望。

我把杂志上的初译稿很认真地誊写到作文纸上。高兰老师对小说的构架、故事、情节安排等都非常赞美,写了一长段的评语,也许对一个知识女性来说,这样的故事很有冲击力。这是我在作业稿上首次得到的最高奖励。

于是,就按照老师的提示和意见,逐句逐词打磨修改,每一句有疑问的表达,尽量请教一些同学指导和帮助。虽然水平有限,这篇小说译稿似乎终于成熟了。晚上睡觉前拿出来阅读一两段,有时还自豪地觉得自己的中文小说作业比《章恰尔》上的《德措夫人》原文更能让自己感动----也许因为这是自己的。

后来,我如实告诉老师和同学,这是一篇翻译作品,我只能在句式、用词这些方面润色,没有权利在故事、结构和人物性格等方面做太多的再创作,我只是希望能如实地再现原作者的意图。文学系的老师和一些同学马上会鼓舞你说:“奥,完玛,那为什么不去发表呢?”

“是的!”我对自己说:“不妨去试试吧!”

根据老师的推荐,我去了青海湖杂志社,那就在西宁的城西区,那时文联里不像现在认识这么多人,我不知道谁接待了我这个“投稿者”,告知我在那篇《绊马之行》之后再也没有发表过藏文小说的翻译作品,那位编辑说:

“我们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编辑,看不懂原文就不好决定你翻译的对不对!”

我可能恳请他考虑。看过译文后,《青海湖》最后考虑说,去拿个原作者同意发表这个译文的委托书,我们就进入编辑程序。

回到宿舍,聊天中得知同宿舍的多智合认识《德措夫人》的作者之一关却杰,他们是河南县的老乡(现在是河南县长了)。但那时候没有电话等通讯条件,我就去《章恰尔》杂志社希望能得到一个书面的东西。

命运的安排总是那样有趣而可爱。我去杂志社找人,遇到的恰恰是我的初中老师之一旦果先生。他几乎很舒服、很喜悦地说服了我,给我指路:“རྒྱ་ཡིག་ཐོག  བོད་ཚིག་ཐོག汉人靠字据,藏人靠诺言。既然中文系老师杜说好,何必绕这么大圈子挤《青海湖》呢?你投给《西藏文学》汉文版吧!”

来来去去这个过程似乎用了两三年吧。1997年第1期《西藏文学》汉文版,用一个很响亮的栏目重点推介了《德措夫人》这篇小说译作,那一年我大学毕业,也许更务实的是,它提高了我的就业资本。

是的,这是我用汉语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文章。那时候的西藏没有这么紧张,对如此的批判性小说也大胆刊发了---现在会不会需要在统战部、宗教局审稿不通过呢---还用了那么一个很响亮的“布达拉宫”式推荐《德措夫人》的摘要,如果觉得有趣,请读者,尤其是年轻的女性读者一定要去读这篇小说---如果你会读懂《章恰尔》上母语原作更好!

忙完实习,忙完就业后,似乎《章恰尔》给我打开的这扇门,从我的老师,我的同学,到对发表这类文章犹豫的《青海湖》,到那些渴望自己被汉语文学界、被文联作协之类所认可的母语作家们,以及对我个人的好处,萌生了继续整理那些《章恰尔》藏文版中文练习本的念头,后来就有群太加先生的《触怒山神》(也是《西藏文学》,1999年第4期。原文标题叫《过错》)等也得以发表。

在师大中文系比我早一级的好友、团学组织搭档达洛,当年就在省作协里,原来他也一直在默默地做《章恰尔》文学的汉译,我们一拍即合,一发不可收拾,把自己的和别人译稿搜集整理,经过漫长的、很多曲折的路,经过几乎每次失去耐力的坚持,经过很多人的帮助,最终也成就出版了那部很厚、著名学者国家民委副主任丹珠昂奔作序的《当代藏语小说译选集》。

《当代藏语小说译选集》最后的出版者,就是《章恰尔》所在青海人民出版社。里面大多数译作的原文出自《章恰尔》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总之,这是第一部当代藏族小说翻译为汉文出版的藏族本土文学作品集,收入约30位藏文作家的41篇小说,也会欣慰通过这样的方式,为中文读者全方位认识文学视野中的藏族当代社会以及藏族母语文学的发展提供了方便。这扇大门,现在开的越来越大,越来越亮。只要你原文写的好,没有一个母语作家需要象10年前一样担心不被所谓的主流社会所察觉—--不过,母语作家们的写作能力是不是正在下降呢?

讲述这段故事,我是要说,虽然我不具备文学创作的天分只能偷着去翻译来完成作业,但是,生活阅历和文化情趣让我经常陶醉于《章恰尔》那些熟悉的作品、熟悉的故事和熟悉的人物形象中,也更愿意关注哪些熟悉的作家朋友。

应该说,对于不少像我一样母语是藏语的人,《章恰尔》常常被有些人当做藏文版的《人民文学》(不一定恰当)而给予关注和偏爱,确实是“联系作家(也联系读者)、服务作家(也服务读者)、感谢作家、展示精品的一个平台”。

主编丹正佳先生指出《章恰尔》“坚持以德办刊,努力做到靠人品经营刊品,靠刊品树立品牌”,更是有目共睹的,是世界藏文文学界所公认的。为此,请允许我对章恰尔创刊三十年来走过的成长历程和巨大成就表示祝贺,对章恰尔文学带给我们一篇篇优秀作品表示感谢!

 

其次,受第七届章恰尔文学奖评委会委托,我就“藏地饰界”杯第七届章恰尔文学奖的评选活动做简要说明。

经过前期阅读自评、后来集中初评复评和终评,“章恰尔文学奖”获奖作品3篇(都是小说),“章恰尔新人新作奖”2篇(都是是个),“章恰尔理论评论奖”1篇。而责任编辑奖就自然产生了,是为相应获奖作品的责任编辑。

获奖作品已经公示,今天就要颁奖了,代表评委会对获得第七届章恰尔文学奖的各位作者、责任编辑表示真诚的祝贺,“藏地饰界”慷慨解囊支持母语文学表示感谢!

我觉得这次评选有几个特点:

第一,严格标准。这次评选活动,是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章恰尔文学奖”评选办法》评选的。在指导思想上把握方向、把握导向、把握原则、服务大局;在评选范围上,明确时限、不分体裁、开放包容、向作者和读者负责,反映了藏民族崭新的时代风貌;在评奖标准上,坚持标准、逐条对照、严肃认真、细化内容、透明评议,坚持思想性、艺术性、可读性相统一的原则,重视作品的艺术品位,注重作品的语言表现力和感染力。

第二,程序公开。由编辑部和读者通过多种形式推选候选作品,编辑部整理出42篇(包括文学奖24篇、评论奖5篇和新人新作奖13篇)作品作为评委参考篇目做了大量前期准备工作,使这次评选有了很好的基础。还明确提示可另外评选。候选作品名录提出后,10月底起交给评委手中,要求评委逐篇仔细阅读、进行评议和筛选,每委评委按评奖名额分别提出了初步的评选意见,涵盖各个体裁的作品;此后分初评、复评和终评三个阶段,公开、公正、透明地进行了集中评选,最后以匿名的民主投票确定评奖作品,并由评委会集体讨论撰写获奖评语。评语将在《章恰尔》上刊发。

第三,评议公正。在前期阅读和评议的基础上,在集中初评时,每个评委讲述各自的评选理由,并提供书面评议,3/4的评委推荐的就作为提名作品,包括文学评论奖和新人新作奖各1篇;对其他作品,再次进行评议讨论,逐一复评,集体投票提出提名作品名单,包括文学奖提名5篇、新人新作奖3篇;全部提名作品确定后,我们再次全面评议;由于意见分歧较大,我们采取笨而很有效的民主形式,最后以无名记投票的方式,进行两轮投票逐步集中,按票数的多少来确定获奖作品。虽然说文学奖都是小说、新人新作都是诗歌,作者都是男性、也都来自安多,应该说是缺陷,但由于评选仅仅针对作品本身,这个结果应该说总体上反映了《章恰尔》三年来的发展成就,大体上体现了《章恰尔》文学的最高水准,整体上反映了多数评委和读者的意见和爱好,应该说坚持了评奖活动的导向性、公正性、权威性,是公正的、民主的、合理的。

第四,评委结构合理。我们的评委会由七人组成,包括大学教授、资深编辑、作家、专家学者和象我这个读者,我觉得这是个特点,而且都是像我一样的40岁左右,代表了一个年龄段和人群。评选还实行评委名单、评语公开制度,尤其集中评选之前评委之间相互不知道参与这项活动,可以说是很公正的,免于干扰和阻力,杜绝了人情请托等不正之风(不过,藏语文学界并没形成这种气候,是很庆幸的吧)。

我说的这几个特点,是个人意见,不一定全面,难免有不足和不妥,请评选组长和其他同仁补充。

今天是1228,虽然这个数字藏语念起来很普通,甚至有些跌倒的感觉,不管怎样,汉语还是有点流行味儿。选择这样的日子里颁奖,祝贺获奖的作者拿到在全国都可以排得上名的奖金,更祝愿各位作家在这个被金钱所侵蚀、被庸俗所腐朽、被龌龊所玷污的末法时代能够坚守作为作家的纯洁和高贵,永远保持精神的高地、智慧的高处、心灵的高妙、艺术的高雅,进而创作出更为优秀的作品,在这个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历史时期创作更好更让我们陶醉甚至沉迷的作品!

感谢所有作者奉献睿智,感谢所有编辑付出辛劳,感谢所有读者分享成果,感谢青藏高原这片大地给予我们灵感和胸怀,感谢人类文明的多样性带给我们生活的美好和心灵的飞跃!

谢谢大家!

(藏文稿发表在《章恰尔》杂志2012年第一期:《章恰尔创刊30年有感》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9-26 09:32 , Processed in 0.021396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