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习仲勋与尖扎昂拉头人

热度 2已有 29920 次阅读2013-10-15 18:13 |个人分类:文人痛游西藏|系统分类:见闻| 习仲勋, 民族工作, 尖扎, 故乡

备注:这是几年前接受故乡昂拉乡老乡们的嘱托,为他们专门整理了习仲勋与昂拉末代头人项谦关系的纪念文章,不知道老乡们是否用上或是否有效。后来我将其发表在《青海民族宗教》杂志,做《尖扎导游词》(中国文联出版社)时改写在其中。今天,纪念习仲勋百年诞辰很有起色,便想起旧作,找来发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将领中,习仲勋先生对统一战线、处理民族问题的贡献是公认的。

当年全国解放,中央把解放西藏的任务首先交给了西北局。在我看来,在青海,昂拉和果洛算是对和平解放西藏的常识和经验摸索。在对昂拉的工作中,我们看到习仲勋并不急于解决问题,而是稳妥推进的。。当然,这方面的材料基本来自官方,而国内外学者和民间一些有关昂拉解放的回忆录,并没有更多地提到提到习仲勋与项谦的关系。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现将整理篇发帖于此。。。

 

统战工作的成功典范:比诸葛亮还厉害

新中国成立前后,在一些帝国主义国家和国民党特务的煽动支持下,青海、新疆的大小叛乱很多,土匪横行,殃及无辜,严重破坏和扰乱了西北的和平与稳定。而和平解放西藏的第一任务,最初也是交给西北局负责的。习仲勋以敏锐的眼光,最早关注疆藏问题。在实地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习仲勋提出:一切工作都要在民族团结的基础上采取“稳进慎重”的方针进行。“争取各民族上层人士,争取宗教方面人士,然后去发动,不可颠倒过来。”这个解决民族问题的新思路为稳定西北开发西北创造了很好的条件。而争取青海昂拉部落第十二代千户项谦归顺中央政府,是在中共中央和毛主席的亲自过问下,由习仲勋同志亲自主持的,是中共统战工作和执行民族政策的成功典范,是习仲勋的统战理论在西北地区解决众多民族问题的一个代表、一次成功实践。

翻开解放初期的西北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习仲勋同志在建国初主持西北局工作,成功解决了新疆、青海、甘肃等西北地区的一些非常棘手的民族问题和纠纷,而争取昂拉部落千户项谦归顺,是习仲勋在西北地区解决众多民族问题中的一个代表。

回忆那段屈折的历史,争取项谦的归顺工作,自 194912月始,至19527月项谦从兰采森林回归,时达两年七个月之久,表现了中国共产党人极大的耐心和对和平争取的诚意。为此,习仲勋多次指出:“必须坚持在充分军事准备基础上以政治争取为主的方针,十分慎重,首先是用和平方式解决。对于项谦必须采取反复争取,特别宽大政策。”习仲勋显然不是单纯考虑项谦个人的问题,而是从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出发,团结包括藏族在内的各少数民族。

当时,为了争取项谦脱离与国民党残部的关系,和平解放昂拉,自19509月至1952年4月,中共政府曾多次派遣藏传佛教大师喜饶嘉措、班禅古嘉赛、夏茸尕布、松布及塔尔寺的代表,藏族知名人士岳赛多杰、宦角才郎、扎西旺徐,以及中共青海省委统战部长周仁山、副主席马良、桑热嘉措等50余人,身入虎穴,亲赴昂拉,先后与项谦和平谈判达17次之多,希望谈判达成协议,早日和平解放昂拉。但都被项谦拒绝,甚至曾妄图扣留省政府副主席扎西旺徐,还骂马良副主席是“匪特”,并将其在阳光下晒了3个小时。他派6人持枪埋伏在四区边界,企图谋害马良,幸有古嘉赛事先发觉,阻谋未遂。其复杂曲折,变化多端,颇具戏剧色彩。

而主持西北局工作的习仲勋同志,则亲自领导这场斗争,显示出炉火纯青的智慧和才干。他高瞻远瞩,多次向青海领导指出:正确解决昂拉叛乱,不仅对解决昂拉藏族同胞关系极大,而且对于我党在青海其他藏区和少数民族地区站稳脚跟,建立人民政权,开展工作关系极大;甚至对于甘、川、康藏区乃至西藏也有重大影响。他说:必须坚持在充分军事准备基础上以政治争取为主的方针,十分慎重,首先是用和平方式解决。对于项谦必须采取反复争取,特别宽大政策。

针对当时有些人急于军事进剿的情绪,习仲勋电告青海省委书记张仲良:决不能打,万万不可擅自兴兵,只有在政治瓦解无效以后,才能考虑军事进剿。

1950724,贵德县委书记李熙波渡黄河到古日寺,欲去昂拉说服项谦接受政府领导。项谦阻止,双方在一个四周有伏兵的草滩帐房商谈。项谦说:“如果你们要粮,我们每年可交一些,但你们的人不能进入昂拉。”谈判未果,30日李熙波返回。19508月,项谦统一归顺,来到西宁,向政府深表悔悟,但是,回到昂拉却又背信食言。

19519月,对项谦第八次政治争取失败后,人们义愤填膺,青海省各族各界代表会议上,代表们提议,坚决要求政府出兵昂拉进剿。

习仲勋当即复电劝阻:争取和平解决昂拉问题,于我政治上有利,应当仔细向喜饶嘉措、班禅行辕等许多藏族人士征求如何争取昂拉千户。过去历次所做争取工作是否都完全适当,也可以稍加总结,以便政治争取工作做得更好。我们顾虑的是对广大藏区的影响问题,如果我们功夫不到,且不说军事上打不好,致其流窜所生的麻烦,即使打好了,对其他藏区工作仍会有许多不好的影响,给以后增加许多困难。如果我们政治方面工作还未做得周到(当然还有军事上的准备),军事进剿仍不妨甚至可以肯定应当推迟。

在习仲勋同志的领导下,青海省继续坚持耐心的和平争取。

到了19524月30日,青海省委根据西北局和中央指示,调人民解放军一军一师(包括贵德独立营)共一万余人,由一师师长罗坤山指挥进军昂拉地区。195252,解放军开始全面进驻当时称为“小台湾”的尖扎昂拉。53平叛战斗结束,战斗中部队指战员牺牲89人,负伤71人;项谦则隐匿在同仁兰采森林中。有些人,认为争取项谦可能性不大,没有什么价值。

习仲勋即电省委书记张仲良:只要将昂拉地区工作做好,不犯错误,争取项谦归来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尽速派出项谦信任的汉藏人员向项谦诚恳表示,只要他归顺政府,则对他负责到底;项谦若回来试探,不管真诚与否,我们均应以诚相待,以恩感化。

5月13日,西北局电示青海省委,并发西北军区报中央:对项谦及其逃窜之匪,务必组织骑兵追击部队坚决跟踪追歼,并结合各方面进行争取,迅速彻底解决;乘此胜利,发动各族人民普遍展开剿匪运动,对成股土匪配合部队坚决清剿,务希藉此机会严厉打击恶霸特务的破坏活动;经与喜饶嘉措谈好,请他仍到昂拉出面安抚各部落并争取逃散之匪。西北局指示中同意青海省委关于尖扎区的工作方针,并指示要大力进行救济工作。

根据西北局的指示和省委的安排,省委统战部部长周仁山、省协商委员会副秘书长古嘉赛、省民委委员岳赛多杰、省教育厅副厅长桑热嘉措、贵德县副县长更登、古郎寺的成勒活佛、大佛寺管家端藏、古长生等,带医疗队、贸易队、电影队、救济队前往尖扎地区开展工作。上述人员5月10日到昂拉千户庄尖巴昂。13日即分三个组分头行动。成勒活佛与古长生带领医疗、贸易队人员前往古郎当措;古嘉赛与岳赛多杰带领医疗、贸易队人员前往勒松错鱼、昂拉(尖巴昂);十族昂巛贝却吉与桑热嘉措带领医疗队、贸易队人员前往三个寺院及尖扎滩、昂科等处。各组首先召集各庄村群众,召开各种形式的会议,根据告各族人民书的精神,进行了广泛的宣传教育。

同时,部队进驻昂拉后,严明纪律,秋毫不犯,十分尊重当地的藏族民族风俗习惯,严格保护寺院,释放俘获的头目、官人,医治卧病在床的项谦千户之母亲,对当地民众救济、度荒、抚慰,以活生生的实例揭穿了“红汉人吃人”、“共产党不信教,要消灭佛教”等反革命匪徒的造谣欺骗。在统战工作的无形力量下,在民族政策的感召下,隐藏在森林的项谦头人,1952711日下午从同仁兰采森林回到尖扎,归顺人民政府和解放军。项谦归来后,西北局书记习仲勋于7月17日电告西北局并青海省委书记张仲良同志:请青海省委十分妥善地稳定项谦情绪,并从多方面消除其顾虑,争取长期靠我。项谦如目前怕去西宁,可不必勉强,就让住昂拉家中,一切听其自愿,这样也许会早点出来。7月21日,西北局电告青海省委,要切实按习仲勋同志指示办。

项谦千户回归后,先后受到了当时的青海省人民政府主席赵寿山和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的接见和宴请款待,并委任项谦继续担任昂拉千户,直到1953年正式成立尖扎县人民政府,项谦北选为第一任县长。气候又被当选为黄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青海省政协常委等职,为百姓作了不少有益的工作。

1952811,项谦在兰州参加西北民族学院干训班毕业典礼晚会。会上,投入项谦负疚抱悔地握向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北局书记习仲勋的手,躬身认罪地向习仲勋献上洁白哈达,喜泪盈眶地向习仲勋举杯谢恩。11日,习仲勋为欢迎项谦举行招待宴会,席间,习仲勋对项谦说:“你回来人民是欢迎的,今后再不要受特务土匪的欺骗。只有跟共产党走,才是一条光明的道路。”

项谦在归降的言谈和文章中说:“我现在完全宽心,毫无顾虑了!”“过去人民政府对我争取了17次之多,我没有回头,而现在为什么回来呢?首先是人民政府到昂拉后,对昂拉百姓进行了安置和救济、保护了寺院;释放了被俘人员,使他们回家安心生产,对我的家眷财产也予以照顾和保护;连病在床上的我的老母也给予治疗,家中一针一线都没有损失。我虽然畏罪跑了出去,但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伟大政策感召下,我感到感动,从而认识了匪徒们的真正面目,便下定决定回头请罪,不再跟匪徒做危害人民的事情。今后一定要为人民做些好事来立功赎罪……”

195298,《人民日报》刊登专题通讯,标题是“人民政府执行争取团结少数民族政策的一个范例  青海省昂拉部落千户项谦归向人民政府”,可以看到项谦的错误,错得很真实,但一旦悔悟也忠诚不二。

以诚相待,以恩感化。习仲勋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分析研究了少数民族上层人士在本民族本地区的社会地位、社会作用、社会影响等的形成与存在,和在历代政治制度下的政治活动、政治态度,以及宗教信仰对他们思想意识和精神品德的教化效应,而以共产党人的远大眼光,坦荡襟怀,博大爱心,与各少数民族上层人士交相共事,使他们感受到中国共产党真正是他们民族的拯救者。

项谦千户归顺之事后,中共中央首任统战部长李维汉后来详细地向毛泽东汇报此事,毛泽东十分赞赏,称赞道:“诸葛亮有个七擒七放,我们还多,我们来个十擒十放。”毛泽东见习仲勋时说:仲勋,你真厉害,诸葛亮七擒孟获,你比诸葛亮还厉害。

周恩来总理把这段历史作为全国的典范给与了很高的评价,他在《稳步地实现少数民族地区的民主改革(1956年7月24日)》中指出:对于现在还在山上叛乱的武装应该怎么办呢?办法是停战和谈。连蒋介石这样的人我们都肯跟他和谈,对于叛乱的地主、奴隶主又有什么不能和谈的理由呢?要反复跟他们和谈,允许来去自由。要他们来和谈,和谈不成,还要回去打,我们也不杀害他们。这样做,相信和谈可以成功。有关地方国家机关要认真地进行和谈,一次不行,再来二次,如果他们硬要打,我们就自卫。我们不是压迫者,只要叛乱分子停止叛乱,一律宽大处理,一个不杀。三国时诸葛亮七擒七纵,我们要十擒十纵,百擒百纵。四川省的气魄应该大些,否则就要甘拜诸葛丞相的下风了。过去青海争取项谦)就是这样做的,这是一条很好的经验。我们工作中是有缺点、错误和偏差的,如急躁、冲动,甚至在战争中出现报复情绪等。

曾任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主席的李瑞环也曾说过:“李维汉和习仲勋同志关于民族统战工作方面的讲话和著作,是我们当今民族统战工作的法宝。”实事求是地肯定了习仲勋对民族统战工作做出的贡献。

身临庄园感受这样的和平与感动,让我们冥想到世间万物的因缘合和;在任何一个时代,我们可以知道斗争、暴力、以牙还牙,并不是好的和唯一的方法;而化干戈为玉帛,变敌人为朋友,化灾难为福泽,常常在咫尺之间和须臾瞬间转换着。如此看来,庄园的美不仅在于外在的建筑艺术和民风民俗。在其间享受到人类情感的美和历史知识的享受,让我们感到获益非浅,不虚此行!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3-10-15 20:09
习仲勋与十世班禅大师的关系也非常密切。习仲勋与甘南黄正清(阿巴阿洛)关系也相当密切。
回复 duoerbanmadaoji 2013-10-22 17:32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9-26 09:09 , Processed in 0.021380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