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杰·索木东(གངས་ཅན་གསོམ་སྡོང་།),藏族,又名来鑫华。安多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

    现在还没有记录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现在还没有留言

最近访客
统计信息

已有 128466 人来访过

置顶日志
【文学自由谈】严英秀:陇上文人印象记——刚杰•索木东(摘录) ... 2020-10-15
        被疫情阻隔的春天,窗外的花儿们还是如期开放了。仿佛因为寂寞,比以往的春天开得更加斑斓一些。喜欢拍照的刚杰·索木东又拍了一张从石缝里漫延而出水一般撒了一路颜色的蓝花,他又做了一桌红红绿绿的家常饭菜,他又写了一首朴质清新的诗歌,“纵使此刻,我已泪流满面/还得面向春天,努力说出/人世温润,踏歌徐行”。          诗人刚杰·索木东叫我“小姨”。在我的心目中,他还应该是一个孩子,但分明,中年的沧桑已悄然占据了他的眼角眉头。现在的他,是不是更柔软敏感 ...
(104)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甘肃日报》2020年9月11日“百花”栏目的两首诗 2020-09-11
冶力关 (外一首) 从明代开始的那场大雾 尚未散去。盛开在金盏菊里的 庙花山,十七户老乡已经迁到山脚下了 翻过一道山梁,阿玛周措 或者冶海,露出安谧的笑容 说普通话的赵闹格曼 对着镜头谈笑风生 池沟村,古老的木车轮毂 挂在墙上,突然想起 一个远方的朋友 微雨就落了下来 美 仁 在草地上盘膝而坐 天空和云朵就一起低了下来 一场雨,落在美仁草原 便遇见了久违的前生 在甘南 既不是过客,也不是归人 在人世 必将是过客,也会 ...
(353)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青海湖》2020年第4期的一组诗 2020-07-30
玉树,大地上漫游的风 (组诗) 嘉那玛尼   左旋,前行,就能听到 回向众生的祈祷,静默的轮回 从长长的石墙中间走过 足以,洞穿人心的坚硬   亿万枚石头,堆积成嘉那玛尼 亿万枚星辰堆积成无垠苍穹 亿万枚慈悲的心,就可以堆积成 人世温润   记得那年漫游玉树大地 突然想起,老祖母 曾经说过的 ...
(564)次阅读|(0)个评论
收入《良渚的诗》(张海龙主编,浙江大学出版社,2020年7月)的一首诗 ... 2020-07-06
在洮河上游想起良渚           洮河岸边诞生的马家窑文化,还有更高处诞生的青藏文化,和江南的良渚文化乃至世界各地这一时期诞生的文化一样,都昭示着一段文明的源起。                                             &nbs ...
(206)次阅读|(0)个评论
刚杰•索木东:写在六月的诗 2020-06-24
  芒种   一场接着一场的雹子落在北方 遍地零落的樱桃,花椒,和麦粒 其艳若血。蹲在四野凋敝的地头 我的中年之忧,远不及一茎衰草 更让这个节气显得突兀   来自南国的朋友,说他已经生疏了 插秧时倒退的脚步。回到西域的女子 在一片花海里憧憬着五谷丰登—— “芒种,本是个丰收的季节。 你为什么却还那么感伤?” &nb ...
(456)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兰州晚报》2020年5月22日的一篇随笔 2020-05-22
一份报纸的文艺,或者江湖 □刚杰•索木东         有人说,黄河穿城而过的金城,因了一群人的坚守而显得文艺;有人说,祖国陆域版图中央的兰州,因了一份地域的粗粝而显得江湖。于我而言,多元文化浸润的这座边陲之城,一如栖身26年的西郊地名“安宁”,朴朴素素里充盈着实实在在的包容和温暖。           源于一份对文学的挚爱,多年以来,始终关注着这座城市为数不多的几份报刊,还有藏在铅字背后的那一群人;源于一份对文学的恪守,经年以后,我们中的 ...
(349)次阅读|(1)个评论
付海鸿博士的评论,刊于《文学人类学研究》2019年第二辑 2020-05-19
恋地甘南、中年写作与乡土记忆——刚杰•索木东与他的《故乡是甘南》 付海鸿 【内容摘要】 在“藏族诗歌”地理版图与知识分子的乡土写作上,刚杰•索木东的诗集《故乡是甘南》描绘了不可重复的精神原乡——“甘南”。本文将从恋地甘南与中年写作的角度,探讨《故乡是甘南》的书写意义。 【关  键  词】 恋地甘南 中年写作 乡土记忆         2017年12月,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了《藏族青年优秀诗人作品集》。该诗丛推出了来自四川、甘肃、青海、云南、西藏等五个省份 ...
(225)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甘肃日报》2020年5月7日的一个书评:时光漫吟者——牧风诗集《青藏旧时光》简评 ... 2020-05-09
        牧风是一位执著而勤奋的作家,他的创作主要以散文诗和新诗为主。自20世纪90年代始,先后在《诗刊》《星星》《青年文学》《散文诗》等刊物发表作品50余万字,获各类文学奖励。从他的第一部诗集《记忆深处的甘南》,到最近出版的《青藏旧时光》,能看到他以不变的“大抒情”深情吟唱卅余年的身影。         牧风出生在甘南一个叫“古尔占”的老村落,那里有东晋时期吐谷浑所筑的牛头城遗址。从戎羌部落到吐谷浑领地,从吐蕃王朝到唃厮啰政权,从明代屯军到现代的多民族 ...
(213)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甘孜日报》2020年4月24日的一个访谈 2020-04-24
从甘孜文学延伸去 —— 访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 刚杰 • 索木东   《甘孜日报》记者    兰色拉姆           2020 年 4 月,甘孜州文联主编的首本藏文翻译集《世界中短篇名作选译》(藏文版)出版发行,我州母语文学首次集中借鉴国外优秀作品,并共享给五省藏区的母语作家和母语文学爱好者。         我州文学创作和发展的势头日益向好,为从更加多元的视角进一步审视我州 ...
(943)次阅读|(5)个评论
刊于《香格里拉》2020年春季号的《又一片雪落入纸上(组诗)》 ... ... 2020-04-16
又一片雪落入纸上 (组诗)   大雪   所有的枯萎都走到了尽头 北国极寒之地,再也听不到 班马萧萧。面容忧郁之人 就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弃儿 还有什么能被巨大的空旷带走   鹖鴠不鸣。虎始交。荔挺出 这并不是节气,所能带给我们的 最后宽慰。有人推门而入 卸下一身的寒气,却卸不下 岁月,无法回避的苍老 ...
(486)次阅读|(0)个评论
入选《我向新中国献首诗》(南方出版社)的一组诗 2020-04-15
在祖国的南海边 (组诗)   晨间,在棋子湾走了走   在海上,人是孤独的 船是孤独的,灯塔是孤独的 甚至,连星辰和神灵都是孤独的 这样的孤独,容易让我想起 北国的雪原   沿着海岸线走,并不能走出太远 一坐下来,就听不见风的喧嚣了 海滩上有沙砾,贝壳,和人类的痕迹 那些黑色和白色的石头 据说,可以作为棋子 — ...
(286)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民族文学》(汉文版)2020年5期的三首诗 2020-04-14
再厚的冰雪都会渐次消融 (诗三首)   新年,与子书   那么多的雪落入甘南 那么多的牛羊,在原野上踟蹰 啃食着大地最后的口粮 那么多的行囊,回到檐下 安静的村落又变得热热闹闹   那么多的病疫和恐慌,落入新年 那么多的村庄,关锁了门户 那么多的忧伤包围着我们 包围着梦中家园。那么多的流言 足以,众口铄金 ...
(633)次阅读|(5)个评论
刊于《迪庆日报》2020年4月8日副刊“岗拉梅朵”的一个散文 2020-04-12
老木屋   刚杰 • 索木东   秋夜微寒,梦回故里。 又一次,无端地梦见已经拆除三年 的老木屋,和木屋中那些早已故去的亲人们。 梦中的老木屋,还是那个安木多藏区卓尼洮河沿岸的典型民居 ——“ 内不见墙、外不见房、实地虚檐 ” 、双层土木结构的 “ 苫子房 ” 。 梦中的老木屋,还是那个外部夯土为墙,内部实木架构。结实的梁柱之间套卯相连,梁上挂椽檩,所有房间以木板为墙相隔。楼上正房(亦称上房)面南背北,大五间开间, ...
(507)次阅读|(1)个评论
刊于《草地》2020年2期的一组诗:《自冬向春,苦难大地的阵痛》 ... 2020-04-09
  自冬向春,苦难大地的阵痛 (组诗)   小雪   有冰凌挂上残枝,有雪片覆于败叶 在太阳尚未升起之前,整个北方 冬天,就显得如此落拓   更大的雪,在这座临水的城市 始终没能遇到。这足以使得 宽窄不一的巷道,暧昧不清的灯火 甚至,零落这个世界的尘埃 都能各安其命   而我是有多久没有看到莽原 ...
(201)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迪庆日报》(副刊)2020年4月3日的一首诗 2020-04-07
风推窗                □刚杰·索木东 风推着窗,您也入梦而来 亲眷的孩子们正准备迎娶新娘 您反复叮嘱,要把庄重的礼服穿上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活人,要有个活人的模样。” 曾经交代的事,和没来及安顿的 我都一一做着,按自己的方式 红崖下自生的那些咒语 每年都会带孩子看上一遍 他会记住,血脉流淌的方向 紫铜的马勺,就挂在墙上 您亲手敲出的那些印痕 足以盛满,所有的念想 木头的砧子朽掉之前 还是没能 ...
(205)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飞天》2020年第4期的三首诗 2020-04-02
  隔离 打开一页窗,尚能嗅到泥土的清新 关上一扇门,再也回不到红灯照墨的往昔 从生老到病死,没人愿意 仔细测量,人世的长度 从大寒到春分,我们都在 反复练习,逃离屋子的方式   需要遗忘的事情还有很多 需要面对的生死已经所剩无几 窗外,早已人声鼎沸 太阳依旧不明不暗地铺满了大地 也就不再奢望,天空 还能泄下,一束醍醐 ...
(447)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黄河·诗歌专号2019》的一组诗 2020-04-01
在青藏,星辰和神灵都是孤独的 (组诗)   仁康古屋   婴孩的脚迹留在石头上 菩萨的面容,就已 在月夜下清晰地浮现 潮湿的地屋里 劳累的母亲,可曾听闻 仙鹤高亢的鸣声?   那些黑色的陶器 仍旧有人制作 织锦的女子 缝补着岁月的忧伤   雨就这么一直下着 八月的理塘,赛马的汉子 滑倒在草地上 那朵云,就压得更低了   圣者仓央嘉措啊! 在您转世的地方 仍能听到,那些 被误传的诗句 风一样流行 &nb ...
(412)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贡嘎山》2020年2期的一组诗歌 2020-03-27
阳光,透过季节的缝隙 (组诗)   冬月于河边见雪   “ 为什么草地容易积雪, 而路面上却化得那么快? ” 我的孩子,可以给你说出 许多符合常识的答案 却不能,明确告诉你 从高原到城市,这条坚硬的路 究竟暗藏着多少冰凌   如果再往岁月的深处走 就会看到,积雪覆压的山冈 和饮风而泣的生灵 你还得知道,惟 ...
(602)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拉萨日报》2020年3月23日的一首小诗 2020-03-23
春分 一缕鹅黄点缀着北方的天空 春天说来也就这么来了 苍茫的长空里 白云悠悠 那么多的绿色植根心底 大地绿意葱茏  “走在逐渐熙攘的大街上, 突然就会,泪流满面” 三月的风如此轻柔 而我们的心里 满是欢喜 我的老祖母啊 多年以后, 您指给我看的 这轮月亮还在头顶 依旧那么明亮 
(223)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白唇鹿》(汉文)2020年第1期的一组诗 2020-03-19
这场雪下得不露声色 (组诗)   冬至日随记   阴阳等分已经毫无意义 薄薄的雪,落在地面上 一如我们敷衍的生活 在城里,所有的人 都朝一个方向行走 所有的日子,都模糊了 北方,鲜明的四季   远行的人陆续回来了 我的村庄,又恢复了一些生机 十数年后,梦中的老木屋 依旧在阳光下,封存着 儿时的记忆 —— 自从你走后 ...
(386)次阅读|(2)个评论

查看更多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4GMT+8, 2020-10-20 20:02 , Processed in 0.050562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