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有困难的就要帮助

热度 2已有 1474 次阅读2013-11-26 19:25 |个人分类:那些人|系统分类:慈善| 小热登, 养老院

有困难的就要帮助

 

1

小热登对着镜头说:“我希望更多的人和我一起关爱老年人”,话音还未落地,他便抬眼看我,“这样说可以嘛?”


“说的好!就是后面的那个老奶奶站起来走了。”我指着录制中突然站起来走了的老奶奶,笑着说。


哎呀呀……”小热登像个天真孩子,追上老奶奶,一个熊抱把老奶奶抱回了原位。养老院里所有的老人哈哈大笑,老人们剩下不多的牙齿被我看得清清楚楚。


被抱回的老奶奶也调皮的假装生气:“热登你嘴笨,一句话说了好几次!”


热登像个孩子一样,挠着头,看看老人们,再看看我,“还要说一次嘛?”


“最后再说一次!”我刚说完,老人们又一次哈哈大笑,好像我的话验证了那位老奶奶的话。


小热登是甘孜州道孚县养老院的院长,摄制组要拍摄一分钟的公益广告,热登要对着镜头说两句话,半天过去了,他还没说清楚。


但是私下里,热登可是典型的话唠,出发前曾经采访过他的师兄说:“热登嘴碎,你要适时打断。”


到了现场,我是真的见识到了“嘴碎”,和他聊老人们的生活,他能够从这个老爷爷最喜欢吃白菜、那个老奶奶睡觉不关灯开始说,细致、琐碎。若不是我们的及时打断,他可以就一个老人的生活习惯絮絮叨叨的和你说上半天。


“几十年和老人说话,习惯了说得非常清楚。”篇幅有限,我们多次提醒他说的简单一点的时候,他说。


午饭时间,我跑去阳台和老人们聊天,聊的内容还是院长热登。


“我们早上起床的时候,他在干活;我们晚上睡觉了,他还在干活!”一个老人说。


“边干活,还边爱说话,他恨不得把每件事都给说明白!”老奶奶含笑说。


“他怕我们在这里闷,天天和我们说话,上次去成都回来,一路的事说了好几天。”带着墨镜的老大爷很了解热登。


阳光打在老人们的脸上,写满桑仓的面庞和纯真的笑容,让我一时忘记他们都是孤寡老人。


关于养老院,此前我只有两个印象,一个是被老人放火,烧死11人的黑龙江联合敬老院。另一个是电影《云图》中的养老院,无奈的老人、野蛮的护理员、监狱铁网一般的栅栏。我一直把养老院和生命最后的无力和无奈联系到一起,那是一种极度压抑的氛围。人们常会在养老院之前加上“安详”“宁静”的定语,但我认为那是词穷后的无奈选择。


道孚县养老院,确是另一番景象,老人们互相调侃互相挤兑,有说有笑,乐呵呵的。小热登各处奔波筹钱,为老人们在院子的西北角建了一个转经的地方。大转经筒顶上的铃声,伴着老人们的笑声,那种氛围可用“天伦之乐”来形容。

 

“只要用心,老人们就开开心心的,我也开开心心的。”小热登说。

 

2

小热登过去是道孚县广播电视局的线路维护员,1997年有个年近80的老人成为了他的邻居,看到老人生活窘迫,小热登便常常下班后帮老人收拾屋子、打扫卫生、洗衣做饭。和老人接触后,小热登知道,他叫陈远达,重庆人,十几年前来到道孚,没有亲人,没有固定的生活来源。


几个月后,陈阿爷被小热登接回了家里,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全有小热登料理。这一过就是16年,现在陈阿爷已经98岁了,已经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全靠小热登的照顾。


老人失聪,说话声大,用尽全身力气对着镜头喊:“没有小热登,我活不到现在!”


小热登说,刚开始会有些困难,自己的工资不够用。后来县里的很多人知道了这件事,很多人便自发捐款捐衣,送油送粮,县民政局也为老人申请批准了低保补贴。


小热登的邻居说:“陈阿爷福报大,这辈子遇到了小热登。”


也有让小热登觉得很惭愧的事情,“我们藏族不过生日,我就忘了给陈阿爷过生日了。后来电视里看到人家给老人过生日,我才明白。”小热登说。


2008年,老人90大寿的时候,小热登召集了亲朋好友和邻里乡亲,在饭店摆了寿宴。我在当时拍摄的影像里看到,老人坐在主座,满脸都是笑容,在众人的祝福声里,老人幸福的看着正在忙活着的小热登。


小热登的感人事迹,在当地传为佳话,后来被媒体采访报道,更多的人因小热登的大孝而感动不已。2011年,小热登被评为了“四川省道德模范”。


今年,小热登调到了县养老院任院长,需要照顾18个乡的46名老人,一天到晚都忙碌在老人院里,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吃喝拉撒。


采访间隙,我故意问小热登,你一个藏族人怎么照顾了一个汉族老人这么多年。


“哪有什么藏族汉族之分啊,有困难的就要帮助,经文里也说,为六界众生脱离苦难而祈福。”小热登说。


罗格 2013-11-21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那萨 2014-2-9 11:18
祝福好人~祝福需要帮助的人拥有更多温暖的热心、慈悲心~
回复 努嘉巴 2014-5-23 09:48
   和谐社会真需要慈悲之心,不必要假情假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7 11:55 , Processed in 0.061619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