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有些悲凉 但却真实 ——观电影《河曲马》后的一点思考

热度 1已有 3342 次阅读2013-8-20 20:52 |个人分类:评论|系统分类:影视| 《河曲马》, 多智合, 藏族电影

有些悲凉 但却真实

——观电影《河曲马》后的一点思考


    多智合导演的电影《河曲马》,不单单是一部关于草原宝马的故事,更是一部对传统文化(本土文化)消逝的反思。


    围绕着宝马“黑鹰”,影片涉及了四类人,他们与本土文化——这里具体就是草原马文化——息息相关。小骑手贡宝杰一家为代表的真正的文化传承者;以洛哲为代表的野心勃勃但失去本真的继承人;以老板为代表的财大气粗的直接掠夺者;以马术队教练噶吉为代表的常常冠之以“先进”“科学”之名的开发者。


    这四类人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做着自己认为最正确的事情,本不该有是非上的评判,但对在大市场下摇摇晃晃的传统文化来说,我们需要有个利弊判断。


    毫无疑问,我们将以最崇敬心去赞美小骑手一家,他们是毫无利己念头的传承者,他们是最真实和最有力的保护者,虽然在他们自己看来,这只是一种必然的选择。小骑手将“黑鹰”视为自己的兄弟,甚至在激烈的赛马场上,不忍下鞭子赶马,小骑手一家对卖马嗤之以鼻,爱马如爱子。


    我们最厌恶像洛哲一样的本该肩负继承重任,但因物质利益而忘本的“自己人”。对于传统文化,他是最直接的破坏者,作为草原传奇桑格陀肖的后人,不仅不懂马不爱马,甚至不择手段的将马当成了赚钱的工具。在表达厌恶之余,我们需要反思,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或许就扮演着洛哲这样的角色。


    财大气粗的老板,可恨也可爱,对于他来说马本该就是赚钱的工具,或者说,任何东西在他心里没有文化价值,只有商业价值。这类人可怕,但好防,脑门上就明明白白写着自己的意图。


    像马术队教练噶吉一样的“先进”保护者,最可怕,最具杀伤力,他们总能冠冕堂皇的以先进之名,将传统文化变成博物馆里的陈列品。噶吉懂得如何把马养的更壮硕更有耐力,但她不一定爱马,她或许永远不会理解爷爷说的“骏马的故乡在草原,马离开草原就受不了。”


    当小骑手的父亲明确不会将“黑鹰”卖给噶吉时,噶吉的回话是:人没有马聪明。在和小骑手交谈中,噶吉再三表示说,她会将黑鹰带到更大的舞台上,孩子问哪有比草原更大的舞台时,她的答案是:世界。这就是这类“先进”保护者的思维,他们总觉得传统就是落后的,眼光低浅的,她们不能理解文化背后的意义。爷爷说,人对得起马,马才会对得起人,我不知道噶吉是否真的明白其中的深意。


    这种看似先进的文明,总是堂而皇之的带来巨大的破坏,因为这样的所为已经被冠以“先进”和“科学”之名,总是端着“对”的架子,做着“错”的事情。


    影片《河曲马》的最后,老板偷马没有得逞,洛哲骗马没有得逞,唯有噶吉在小骑手“把它带到更大的舞台上” 的请求中,将一匹好马牵走了。


    这样的结局,有些悲哀,但却是真实。每一天都在发生着这样的故事,很多东西都这样消逝了。


 


    但是。


    凭什么最基层的人们要成为最坚实的传统文化保护者?凭什么最穷苦的人们为了传承所谓的传统而不去享受现代文明带来的舒适?


    没有答案,或许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以上只是一个观影者在观看《河曲马》后的思考。


                                                  罗格 2013.8.2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LUOZANGDUOJIE 2013-9-3 17:51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1-20 14:03 , Processed in 0.027766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