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布宫粉刷:累并快乐的一天

热度 3已有 942 次阅读2015-10-22 01:57 |个人分类:那些日子|系统分类:见闻

 
  布达拉宫在每年的藏历新年来临之前,都会进行一次规模浩大的粉刷。不知道历史上这样的工作是如何完成的,我并没有读到相关的记载。但是自从我来到拉萨以后,我知道每年粉刷的那几天,总有很多人自愿到红山上参加粉刷工作,相当于义务劳动。
   今年的粉刷工作前天开始的,我通过微信朋友圈看到两个好朋友参加了这次粉刷工作。据说今年的义工没有去年多,所以朋友们在微信朋友圈呼吁大家前去参加劳动。昨天一早醒来后,就在床上看稿,间隙打开微信朋友圈浏览发现又有另外一个朋友也在粉刷现场,也在呼吁朋友们前去。我就心动了,立刻起床吃早餐,然后坐上20路公交前往布宫的方向。快到中午时达到布宫正门,当时正门已经不让人进了除了购票的游客。我说我是参加义务粉刷的,他们就放行了。我就一口气爬到了德央厦广场,在通往德央厦的台阶上,看到各种严重喘气的游客,还有一些导游在一群游客中间大声地说着“他们把牦牛的屎晒干当燃料”这种没有营养和语言美感的讲解词。
    实际上我到达德央厦的时候,粉刷匠们都出德央厦大门穿过原僧管学校楼下再经过一个小门往布宫最东端走去,我就紧跟他们问粉刷工作在哪里?他们说现在正在吃午饭,我就跟着他们沿着顺山势而下的台阶来到红山的东头,我发现所有的参加义务粉刷工作的市民百姓散落在顺势而下的石板台阶上,一团一团地围在一起吃午饭,所有人身上都是白色的涂料点点,场面很是壮观。我倒好,上午的劳动没赶上,来了就赶上午饭。

    在我东张西望找朋友的时候,朋友远远就看到我了,在台阶最下端向我招手。我就迅速跑到他们那里,旁边的小姑娘给我递了一杯甜茶,朋友从旁边的阿佳那里要了油饼给我,我喝茶吃油饼。小姑娘又拿了一盒菜和一盒牛肉冬瓜汤,我们就用喝茶的纸杯分着喝了点汤。据说午饭时布宫管理处的餐厅提供的,当然大多数参加劳动的人自己也带了茶和干粮来,我们吃的油饼就是隔壁阿佳自己带来的。要知道藏族人是“过林卡”(野餐)的高手,随地围圈一座,有茶有干粮,不乏说说笑笑、其乐融融。整个午饭时间,所有顺石板台阶落座的人们就像一个村的村民集体劳动一样,一点看不出是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在一起。

   吃完饭,我们就开始干活了。我首先去找了一个背涂料的铁桶,应该是往年用过的,上面还粘着干硬的白色涂料。我就背着它去了台阶下端门外山坡上的涂料搅拌处。我早就听说布宫的粉刷涂料制作非常特别,因为白色涂料土是西藏某地特产的,另外为了增加涂料的粘性,还要往搅拌的白色涂料里加牛奶和白糖、冰糖,搅拌后用类似喷枪的管子把涂料喷洒到布宫的外墙上,当然白宫刷白色涂料,红宫刷绛红色涂料。人们把背涂料和桶子一字排开,一直排到涂料搅拌调制的地方,等涂料调制好了,一一倒入桶里背到需要粉刷的地方。粉刷的人需要四人一组,其中一人骑在墙头抓着接有漏斗的塑料管子的一头,另一个人站在墙头主要负责往漏斗里倒涂料,而另一个人像蜘蛛侠那样顺着绳子双脚踮着外墙顺墙面上上下下拿着管子另一头像玩水枪那样把涂料均匀地喷洒在外墙上,第四个人就在房顶抓着绳子的另一头负责撑住“蜘蛛侠“并根据他的要求收放绳索让”侠“在外墙上自由升降。我们就在涂料调制处与”蜘蛛侠“所在的墙头之间来回背涂料。要在各种不同的石阶和木梯上上上下下,尤其是像我这样背铁桶的人,铁桶不像塑料桶没有盖子,所以一不小心涂料就会洒出来打在背上,一会功夫我的衣服就被白色涂料盖了一层。为了让桶身不倾斜,我尽量把桶子像被水姑娘那样把桶底边沿顶在腰部,这样铁桶与背形成一个直角,桶内涂料水不容易洒出来,但是时间就了腰部又痛又酸。尤其像昨天,我们经过了那么多台阶和木梯子,把涂料水背到了原僧官学校的楼顶,结果粉刷者们说已经刷完,再不需要涂料了,我们又从楼顶背着涂料层层下楼经过一个长长的暗道,大概是德央厦广场下方的某个地方,那边又刷好了,我们又背起涂料经过暗道原路返回,背到德央厦广场南边二层楼顶上才算把涂料用上,最后都累趴下了。

   
  如此劳累的义务劳动,为什么这么多市民百姓源源不断地前来参加呢?很多人会归结为因为宗教信仰,因为布宫是藏族历史上政教组织的最高居所,多少高僧大德在这里居住,多少卷帙浩繁的佛学经典珍藏在这里,能为这个象征民族精神的“诺亚方舟”尽点力、做点贡献,当然是积累功德的事情。另一方面,我认为在藏族人民自古以来在其潜意识里,一直都有一种对“吉兆”(rten vbrel)的向往和对“妄想”(rnam rtog)的回避。在藏人日常的行为举止中,都会注意自己的言行是否有利于招来“吉兆”,而尽量避免招致“妄想”的言行。像参加布宫粉刷这样的事情是有利于正法的行为,因此一旦参与其中就会为自己及家人带来一种祥和的“卡里斯玛”般的无形的“吉兆”,因此人们乐此不疲。我想我的参与在理性上是想亲历一次不一样的劳动,而实际上真正的动因来自于潜在骨子里关于“吉兆”的向往,要不然我的朋友们不会在朋友圈里留言说“你好福气”。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pari 2015-10-24 06:05
看到前几年出版的一本书,名叫《粉刷一个空壳》:一个民族的悲剧。
回复 pari 2015-10-24 06:15
“一不小心涂料就会洒出来打在背上,一会功夫我的衣服就被白色涂料盖了一层。”--你变成了洁白哈达。这才叫吉祥。
回复 pari 2015-10-24 06:17
“还有一些导游在一群游客中间大声地说着“他们把牦牛的屎晒干当燃料”这种没有营养和语言美感的讲解词。”--他们永远无法了解图伯特和图伯特人民。其实,也不必要了解,语言,文字,风俗完全不同的两个民族,还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好。
回复 pari 2015-10-24 12:16
听我们学校一位柬埔寨学生讲,他们国家许多宫殿,寺,古屋里的宝物,都被外国强盗掏光运走了。 在首都金边如此,在全国也一样,无一幸免。民舍同此,受难家庭无计其数。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
回复 雪域猛禽 2015-10-27 11:23
我认为在藏族人民自古以来在其潜意识里,一直都有一种对“吉兆”(rten vbrel)的向往和对“妄想”(rnam rtog)的回避。在藏人日常的行为举止中,都会注意自己的言行是否有利于招来“吉兆”,而尽量避免招致“妄想”的言行。
     为粉饰布宫义务劳动是真正的功德。在粉饰的过程中你是否感到身体虽然劳累着,内心却充溢着一种愉悦,一种崇高的情感。那是来自布宫的神奇加持,祝福你有福之人。
     记得在故乡,隔河对岸有一座寺院,每当寺院要有人贡献义务劳动的时候,成群结队的信众就会自发地来到寺院,投入到修缮寺院的劳动中。愉快的劳动中发出的嗨嗨、哟哟的节奏声响彻云霄。特别是在打墙的时候。
     我们民族的精神是高扬的、充实的、富足的。在世界民族之林,藏民族是最有特色的民族,在严酷的自然生存环境中生命力最顽强、精神饱满、文化发达的民族。是以成为雪域高原的主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5-10-30 09:52
我们民族的精神是高扬的、充实的、富足的。在世界民族之林,藏民族是最有特色的民族,在严酷的自然生存环境中生命力最顽强、精神饱满、文化发达的民族。
回复 pari 2015-10-31 09:38
rten vbrel,请写成:rten ‘brel,这是国际通用写法。还有: Nga, Nya,Zha,Sha.其它字母的写法都一样。
系统软件调整之后,如果图伯特文字的罗马拼音字写的对的话,就会自动显示图伯特文字。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8-17 03:27 , Processed in 0.307758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